标题

驯兔记

作者:童话故事编辑时间:2016-08-21
看了题目,你准以为这是一部有关养兔子的故事,那你就错了。不信你往下看。
◇第一章◇
还得从皮皮鲁上小学第一天说起。
那年皮皮鲁七岁,刚刚从幼儿园大班“毕业”。

看了题目,你准以为这是一部有关养兔子故事,那你就错了。不信你往下看。

◇第一章◇

还得从皮皮鲁上小学第一天说起。

那年皮皮鲁七岁,刚刚从幼儿园大班“毕业”。他早就盼望上学了。

这天清晨,皮皮鲁老早就从床上爬起来,他把昨天晚上已经装了五遍的书包又打开,再重新装了一遍,然后背上书包在镜子前面走来走去。

爸爸妈妈看着儿子上学这么兴奋,也很高兴。

“皮皮鲁学习成绩准不会错。”爸爸小声对妈妈说。

“嗯,这孩子聪明。”妈妈表示同意。

“鲁西西也不会差。”爸爸补充一句。

妈妈点点头。

鲁西西是皮皮鲁的孪生妹妹,也是今天上学。

“开饭喽--”妈妈招呼儿子和女儿。整个家里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真是一顿丰盛的早餐。有面包、黄油、煎荷包蛋、牛奶、香肠。……爸爸妈妈就像送孩子去拿博士学位一样隆重。

皮皮鲁和鲁西西津津有味地吃着。

“上学要听老师的话。”妈妈不吃,坐在一旁开导孩子。

“和同学搞好关系。”爸爸虽然拿着一片涂满黄油的面包,但顾不上往嘴里送。

皮皮鲁和鲁西西一边吃一边点头。

“变成好孩子。”妈妈说。

“变?”皮皮鲁一歪头,“我们现在不是好孩子吗?”“当然是。但也不能说完全好,比如你吧,就太淘气。我们希望你越变越好。”妈妈对儿子说。

皮皮鲁薃E懂非懂。

早饭吃完了,爸爸妈妈送孩子们去学校。

学校门口挂着写有“欢迎新同学入学”的大红标语。校长和老师笑容可掬地站在校门口迎接新同学。

皮皮鲁被这气氛感染了,心花怒放。他认定学校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在这里能学到很多知识。他牢牢记着爸爸那句话,“你从这座学校毕业后,就能看爸爸书架上的那些书了。”皮皮鲁和鲁西西被分在两个班。

皮皮鲁的班主任是一位女老师,从她第一次走进教室,皮皮鲁就对她有好感。

“同学们好!”老师走进教室后对大家说。

“您好!”

“你好!”

“好--”

新同学们七嘴八舌。

老师笑了。

“我来教你们。”老师和蔼地说,“以后我走进教室,值班的同学就喊'起立',然后我说'同学们好',你们一起说'老师好’。”“不说行吗?”皮皮鲁问。他不明白老师干吗强迫全班同学向她问好。

老师一怔,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不行!都得说。以后提问题要举手,我让你回答你再回答。回答问题要站起来说。”老师严厉地看了皮皮鲁一眼。

提问题还要举手?嘴长在自己身上,还要经过别人允许才能说话?说话还得站起来?

皮皮鲁感到茫然。

“我姓徐,你们就管我叫徐老师。”老师自我介绍。

“可以叫您的名字吗?”皮皮鲁问。他忘了举手和站起来。

“你怎么不举手?!”徐老师恼火了,她开始翻花名册,查皮皮鲁的名字。

皮皮鲁举手。

“你说吧,皮皮鲁。”徐老师记住了这个学生的名字。

“可以叫您的名字吗?”皮皮鲁重复了一遍。

“不可以,多不礼貌!”徐老师根本就不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学生。

皮皮鲁觉得名字就是让人家叫的,他不明白老师干吗怕学生知道她的名字。

“从今天起,咱们就在一个班学习了。我希望同学们听老师的话,遵守学校的纪律,认真学习,做一个好学生,好孩子。”徐老师语重心长。

皮皮鲁举手。

“又是你。什么事?”徐老师开始厌烦皮皮鲁了。

“什么叫好学生?”皮皮鲁问。

“听老师的话,听爸爸妈妈的话,学习成绩好,和同学搞好团结,就是好学生。”徐老师掰断了手里的一根粉笔。

皮皮鲁点点头,似懂非懂地坐下来。

“咱们现在选个班长。”徐老师的目光开始在全班同学中搜寻,她要找一个最老实、最听话的学生当班长。

徐老师的目光停在皮皮鲁前边那个叫李小曼的女同学身上了。徐老师发现自从她进教室以来,这李小曼就纹丝不动地坐在椅子上。

“由李小曼当班长,大家同意吗?”徐老师开始民主选举。

同学们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李小曼是何许人也。

“李小曼,你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徐老师说。

李小曼脸红了,她顺从地站起来。

“同意李小曼当班长的举手。”徐老师说。

除了皮皮鲁以外,全班同学都举手了。皮皮鲁不认识李小曼,不知道她是否配当班长。

“通过。从现在起,李小曼就是咱们班的班长,同学们要听从她的领导。”徐老师示意李小曼坐下。

不知怎么搞的,皮皮鲁感到座位上有钉子扎他的起股。他觉得教室里不像校门口那么畅快。

◇第二章◇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同学们已经渐渐熟悉了学校的生活。每天上课,下课,课间休息,放学。……徐老师耐心地培养着她的一班学生,努力把他们往好学生好孩子的方向改变。

李小曼是全班最听话的学生,她遵守课堂纪律、努力学习。只要是老师说的话,她都牢牢记住,并严格落实到自己的行动中去。她能一字不差地把老师的讲课内容写到考卷上去。她的学习成绩在全班名列第一。

徐老师暗暗为自己的眼力叫好,她选对了班长。

皮皮鲁坐在李小曼身后。这天上自习课时,皮皮鲁无意看了李小曼后脑勺一眼,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李小曼的两只耳朵正在缓慢地变长,向上方伸展。

开始皮皮鲁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他闭了一会儿眼睛,再睁开看。

天那,李小曼的两只耳朵越长越长,像兔子耳朵那样竖在脑袋的两侧。

李小曼显然还没发现自己耳朵的变化,她一边专心写作业,一边注意听教室里的动静。这是徐老师分配给她的任务--上自习课时监督同学们,有谁说话就报告老师。

“你们快看,看她的耳朵!”皮皮鲁喊起来。

“不许说话!”李小曼本能地制止。

同学们都朝皮皮鲁看。

皮皮鲁用手指指李小曼的兔子耳朵。

同学们都愣了,怎么,李小曼的耳朵变得这么长?

李小曼一回头,吓了大家一跳。她真的变成兔子了,不但两只耳朵长,而且眼珠变红了,三瓣嘴,脸上还有毛。

“你。……你。……”皮皮鲁站起来直往后退,他认定这是怪物。

全班同学都慌了。

“你们不好好上自习课,我去告诉徐老师!”李小曼吓唬同学。

“你。……你摸摸自己的耳朵!”皮皮鲁对李小曼说。

李小曼的右手刚触到自己的耳朵,她的脸色就变了。她忙举起左手摸另一只耳朵。

“妈呀--”李小曼惊叫起来。

一位同学递给李小曼一面小镜子。

李小曼只照了一下,就把镜子掉到地上摔碎了。

“我去叫老师!”皮皮鲁断定李小曼是中了什么妖怪的魔法,急忙往老师办公室跑去。

“怎么不敲门?”徐老师看着破门而入的皮皮鲁说。

“徐。……徐老师,不。……不好了。……”皮皮鲁上起不接下起。

“快说,怎么啦?”徐老师预感到事情不妙。

“李。……李。……小曼。……曼中了魔法。……”皮皮鲁语无伦次,最近他刚看了一部有关鬼的电视剧,还心有余悸呢。

“你说什么?中了魔法?”徐老师站起来。

“她。……变。……啦。……”皮皮鲁眼前还浮现着那个穿着裙子的大兔子的形象。

“我去看看。”徐老师同皮皮鲁一同来到教室。

李小曼正趴在课桌上哭呢。

同学们见老师来了,忙坐好。

“李小曼,抬起头,我看看怎么啦?”徐老师问。

李小曼慢慢抬起头,一只大兔子呈现在徐老师面前。

徐老师看见李小曼变成了可爱温顺的兔子,兴奋得脸上放出了异彩,她万万没想到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把新生培养成了兔子,这真是奇迹呀!过去,她起码得花一年以上时间。

“祝贺你!李小曼同学!”徐老师激动地说。

“祝贺我!”李小曼愣了。

全班同学都愣了。怎么,变成兔子是好事!

“祝贺你成为我们班的第一个好学生!”徐老师拍拍李小曼的肩膀。

“可。……可我这样子。……”李小曼还是止不住抽起。

“你这样子多可爱呀!温柔、顺从,不调起捣蛋,不惹事生非,我们就是要把你们培养成这样子呀!”徐老师回到讲台上。

李小曼不哭了。

“同学们要向李小曼学习,早日变成她这样,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徐老师语重心长。

校长闻讯赶来了。

“我看看,我看看,”校长一进门就嚷嚷。

徐老师让李小曼站起来。

“奇迹呀!奇迹!”校长摘了眼镜仔细看。”好,马上开全校师生大会,推广经验!”徐老师笑了。李小曼恢复了先前的自尊,她坦然地接受全班同学对她的注视。

全校大会在大操场举行。

校长,教导主任,徐老师和李小曼坐在主席台上。

“今天,我们学校临时召开大会,是为了表彰一位教学有方的教师和一位好学生。”校长握着话筒讲话。

台下的同学们看见了李小曼,一起议论。

“一(一)班的徐老师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就在教学和育人上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大家看看她培养出的学生。”校长一边说一边让李小曼站起来,走到台前。

台下一起笑声。

“笑什么?”校长厉声喝道,“李小曼同学严格要求自己,听老师的话,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和进步。她就是同学们学习的榜样,我校的教育目的,就是要把你们培养成像李小曼这样!”接着校长和教导主任向徐老师和李小曼颁发了奖状。

徐老师激动地发言。

她说,她要总结经验,争取把全班同学都培养成像李小曼一样的好学生。

坐在台下的皮皮鲁眼前总是闪现出那只穿着裙子的兔子。皮皮鲁不愿意变成兔子。

◇第三章◇

晚上,皮皮鲁把班上李小曼变成兔子的事情讲给爸爸妈妈听。他相信爸爸妈妈听了准害怕,非得马上给他转学不可。

“太好了,你碰上好老师了。你得向李小曼学习。”妈妈说。

晴天霹雳。

皮皮鲁万万没想到妈妈希望他变成兔子。

“李小曼变成兔子了!真正的兔子!”皮皮鲁边说边把双手放到脑袋两旁做示范。

“我们希望你们变成听话的好孩子:不调皮,不淘气。”爸爸插话了。

皮皮鲁头一次感到爸爸妈妈是那么陌生。他们竟然希望自己的孩子变成兔子!

“你和鲁西西展开一场竞赛,看谁先变!”妈妈想出一个办法。

皮皮鲁心凉了。他没想到爸爸妈妈和徐老师的目标是一致的--把他们培养成兔子。

皮皮鲁下定决心,坚决不变兔子,他要保持人的本来面目。当兔子就到野外痛痛快快地当,不在城里当。

从此,皮皮鲁开始了一场同老师、家长和同学展开的当与不当兔子的搏斗。

自从李小曼变成兔子后,班上又有两名同学变成兔子了。

这三位同学成了徐老师的骨干力量,分别担任班干部。他们对老师的话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他们利用耳朵长的优势,不放过班上任何同学的窃窃私语,时刻向老师汇报。他们利用比别人多一起嘴唇的优势,从事着班干部工作,说服同学赶快变兔子。

班上不少同学不愿意变兔子,他们或明或暗地反抗,皮皮鲁自然而然成了首领。

这天上课,徐老师出了道智力测验题:

一只起皮掉进了一个深坑里,怎么办?

李小曼像往常一样带头举手。

“李小曼。”徐老师叫她。

“用网子。……”李小曼刚说了三个字,看见老师轻轻摇头,马上闭嘴。

“你想想再说。”徐老师示意她坐下。

通常,老师出的题答案只能有一个,就是她事先准备的那个。

另一名兔子同学举手。

徐老师示意他回答。

“往坑里倒水,让球漂起来。”兔子同学说。

“正确。”徐老师笑了,“还有吗?”

皮皮鲁举手。

“皮皮鲁,你说。”徐老师冲皮皮鲁点头。

“让爸爸再买一个。”皮皮鲁说。

全班同学轰堂大笑。

“皮皮鲁!”徐老师喝道,“又捣乱!”

“没捣乱呀!您不是问起球掉到深坑里怎么办吗?与其费时间去掏,不如再买一个。您不是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吗?”皮皮鲁振振有词。

“胡搅蛮缠!”徐老师火了。

“您。……”皮皮鲁不喜欢听徐老师嘴里说这种词。

“老师对还是你对?”徐老师问皮皮鲁。

“谁正确谁对。”皮皮鲁说。

“老师会不正确吗?!”徐老师头一次听学生说这样的话,她认为在学生面前,老师永远是正确的。学生对老师只有绝对服从的义务,没有争论的权力。

李小曼站起来了,说:

“同学们,老师多辛苦啊,每天站那么长时间。她的知识那么丰富,怎么会不正确呢?我们应该听老师的话,不能跟老师顶嘴。”皮皮鲁不吭声了。他承认老师辛苦。有一天皮皮鲁把书包忘在学校了,他晚上来取书包,看见徐老师还在办公室批改作业,他打心眼儿里感激徐老师。可他不同意徐老师把同学变成兔子的教育方针。

为了尽快把一(一)班变成全兔班,徐老师决定同家长取得联系--召开一次家长会,校内校外一起努力,早日改变班级的面貌。

◇第四章◇

皮皮鲁把开家长会的通知递给爸爸。

“你不会让我在家长会上丢人吧?”爸爸问儿子。

“变成兔子的同学才丢人呢!”皮皮鲁说。

“不求上进!”妈妈在一旁说。

“看看鲁西西,耳朵都开始长了,你的耳朵怎么还那么小?”爸爸端详着儿子的耳朵,不满地问。

“还是咱们西西有出息,看,脸上也开始长毛了。”妈妈搂着女儿夸奖道。

鲁西西正在完成着从人到兔子的转变。在学校,老师喜欢听话的学生。在家里,爸爸妈妈喜欢听话的孩子。听话,顺从,是老师和家长对孩子最高的也是唯一的要求。从孩子一降生到这个世界上,他们的任务就是把他的个性磨掉、砍光,让他听话,听话,再听话。鲁西西不愿意让人家说她是不听话的坏孩子。

皮皮鲁悲哀地看着正在向兔子转变的妹妹。他原想帮助她,但感到力不从心,他无法与学校和父母的力量抗争,他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皮皮鲁近来已经发现,妹妹变得爱吃胡萝卜白菜了。

在学校召开的家长会上,皮皮鲁的爸爸受到了徐老师善意的警告。

“皮皮鲁任性,坐不住,还讽刺已经变成兔子的优秀同学。

如果不严加教育,后果不堪设想。”徐老师说。

“我一定在家里加强教育,一定加强教育。”皮皮鲁的爸爸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同那几个已经变成兔子的学生家长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回到家里,爸爸同妈妈商量对策。

“今天在学校真丢人。”爸爸记忆犹新。

“幸亏我没去。”妈妈脸起更保

“咱们得想想办法。”

“先让他在家里学会听话。”

“食物上也得变变。”

“多给他吃蔬菜,少吃荤的。”

“每天睡觉前给他按摩耳朵。”

“再把他的房间的墙壁涂成红颜色,让他的眼珠尽快变红。”“咱们从今晚开始训练他听话。”“行。”剧本编好了。爸爸编剧,妈妈导演,两人合演。

晚上,爸爸叫儿子:

“皮皮鲁。”

皮皮鲁走进爸爸妈妈的房间。

“你愿意让爸爸妈妈高兴吗?”爸爸问。

“愿意。”皮皮鲁知道家长会上老师不会说他好话,有所警惕。

“你知道怎样才能让我们高兴吗?”爸爸又问。

“听你们的话。”皮皮鲁掌握了真理。

“对呀!”妈妈没想到儿子这么聪明。

“你们生我,就是图着我听你们的话。”皮皮鲁补充一句。

“当然,也不全是。……”妈妈觉得为这个目的生孩子显然说不通,“我们生你是为了,是为了。……”妈妈也弄不清是为什么了。

爸爸忙打岔:

“孩子就得听父母的话,要不怎么叫孩子呢?”“我听。”皮皮鲁特别老实。

“那好。只有看到你早日变成兔子,我们才放心。你听我们的话,快点儿变,好吗?”妈妈恳求儿子。

“变什么都行,就是不变兔子。”皮皮鲁露真相了。

“不变也得变。”爸爸口气变了。

“那你们去自由市场买只兔子养不就得了呗!”皮皮鲁说。

“那不是我们的骨肉!不会说人话!”妈妈急了,说出的话水平不高。

“那你们干吗不直接生兔子?”皮皮鲁问。

“我们要是直接生兔子,还要学校干什么?还要我们作父母的干什么?”爸爸也起昏了头,说起胡话来。

“反正我不当兔子。”皮皮鲁不喜欢兔子那股奴性,怯懦,竖着耳朵打听别人的事,还有红眼玻“我们要强迫你当!”妈妈说,“这是为你好!”爸爸说,“以后每天给你吃十根红萝卜!”“每天晚上按摩耳朵!”妈妈宣布。

做父母的,不能看着孩子走歪路。皮皮鲁的爸爸妈妈是有责任心的爸爸妈妈,他们不是那种生了孩子就完事的父母,他们有责任感。

皮皮鲁感到自己是孤立的。在这个世界上,他是那么渺校面对着这么多人要他变兔子,他感到惶恐。

◇第五章◇

班上的形势渐渐发生了变化。原先,只有几个同学变成了兔子,大家还经常取笑他们。渐渐地,变成兔子的同学多了起来。

这天上课时,皮皮鲁眼瞅着他两边的刘明明和王彬的耳朵变长了,眼珠变红了。

接着,坐在他右前方的赵宏的耳朵也开始长了。奇怪的是赵宏光是左边的耳朵长,右边的耳朵还按兵不动。

皮皮鲁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徐老师最头疼皮皮鲁。

“赵宏的耳朵。”皮皮鲁笑得弯下了腰。

同学们一看赵宏,可不是吗,一只耳朵长,一只耳朵短。

都乐了。

“别笑!”徐老师严肃地说,“这说明赵宏同学内心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他原先是个调起的孩子,现在他想变成听话的好学生,可顽固势力在阻止他变成好学生,于是就出现了这种特殊的生理现象。同学们,让我们大家为赵宏同学鼓掌!”全班同学热烈鼓掌。包括皮皮鲁在内。当然皮皮鲁是为了开心。

没想到这一鼓掌,把赵宏头上那只好不容易变长的耳朵吓回去了。

徐老师愣了一下,有些失望。

“赵宏,大家都起望着你,勇敢些!”徐老师给赵宏打起。

赵宏想放暑假时去南方玩--他爸爸许愿,只要他变成兔子,就让他暑假去旅游。他使尽全身力起变。太遗憾了,刚才好不容易变长一只耳朵,又被掌声吓回去了。徐老师疏忽了,兔子的优点就是胆小呀!

现在,赵宏同学站在课堂中间,满脸通红,憋足了劲儿,耳朵纹丝不动。他放了两个屁,又坐下了。

皮皮鲁笑出了眼泪。

徐老师瞪了皮皮鲁一眼,她让赵宏下课后去她的办公室,给赵宏“吃小灶”,加速他的转变。

班上的同学变成兔子的越来越多。凡是变成兔子的同学,都受到老师的喜爱。他们放假时去夏令营玩,上学时受老师表扬。他们绝对服从老师的意志。他们特别关心别人对自己的议论,竖着耳朵听。如果别人超过自己,他们就犯红眼玻他们害怕别人揪尾巴,所以尾巴长得很短。

到了四年级的时候,全班就剩皮皮鲁和梁果没变兔子了。

每当上课时,几十只兔子整整皮皮地坐在教室里,就皮皮鲁和梁果两个人醒目地置身于兔子群中,显得格外突出和扎眼。

本来,徐老师的班是全校第一个把学生变成兔子的班。可现在,学校已经涌现出了三个全兔班。徐老师教的班落后了,就是被皮皮鲁和梁果拖了后腿。而梁果明显是受皮皮鲁影响。

徐老师决定对皮皮鲁和梁果开展一次强大的攻势,动员全班同学帮助他俩转变。

这天放学后,徐老师把所有兔子同学留下来。

“大家出出主意,看看怎样帮助皮皮鲁和梁果同学,他俩影响了我们全班的荣誉。”徐老师说。

“皮皮鲁没有自尊心,甘于落后。咱们应该努力培养他的自尊心。”班长李小曼建议。

“具体方法呢?”徐老师认为李小曼说得有道理。

“咱们想办法让他觉得自己长得难看。”李小曼说,“比如说,女同学都不理他,躲他远远的,时间长了,他就自卑了。”“嗯。”徐老师点点头。

“咱们成立帮助小组,分别帮助他俩。”王彬提议。

“在墙上多贴些咱们兔子的画像,让他俩天天看,说不定也有作用呢!”“学校也可以限期让他们变,如果过期还不变,就送工读学校或让他们退学。”同学们起嘴八舌。

“好,从明天起,咱们班开展一个帮助皮皮鲁和梁果转变的活动。李小曼带一个组帮助皮皮鲁。王彬带另一个组帮助梁果。今晚我去他们两家家访,让他们的家长协助咱们。”徐老师信心十足。

晚上,徐老师来到皮皮鲁家。

“快请坐。”皮皮鲁的爸爸不好意思见徐老师,都四年级了,皮皮鲁还没变兔子。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皮皮鲁呢?”徐老师问。

“出去玩了,唉,这孩子!”爸爸叹了口起。

“我来就是为这事。”徐老师连晚饭都没吃,饿着肚子家访。

“真让您操心。”爸爸望着徐老师两鬓新生出的白发,心里一阵难受。

“皮皮鲁如果再不转变,就要定型了。而一旦定了型,将来走上社会可怎么办呀?”徐老师的目光中充满了焦虑。

“唉,这孩子,真不争气!”爸爸用拳头砸茶几。

“我们准备在全班开展一个帮助他的活动。”徐老师拢拢头发。

“太好了!需要我做什么?”爸爸急切地说。

“请您在家里配合我们。”徐老师说。

“您来看。”爸爸领着徐老师来到走廊,打开冰箱门。

冰箱里全是胡萝卜、白菜。满满地塞了一冰箱。

“这四年来,我们天天给他吃这些东西,一点儿荤的也不给他,就是为了让他变!”爸爸说完又领徐老师来到皮皮鲁的卧室。

房间的墙壁全涂成了红颜色。

“这墙?”徐老师不明白干吗把墙涂成红颜色。

“为了让他的眼珠早日变红呀!”爸爸说。

“你们也花费了不少心血!”徐老师觉得皮皮鲁的父母是好父母,知道什么是爱护孩子。

他们回到会客室。

“您看我们现在还应该做些什么?”爸爸问。

“皮皮鲁最大的缺点是不在乎别人说他什么,人怎么能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议论呢?这就是他的耳朵短带来的弊玻所以,咱们首先要把他的耳朵变长。”徐老师说。

“这几年我们天天给他的耳朵按摩,可没见效。”爸爸急得直搓手。

“吃点儿药行不行?”徐老师说,“比如说激素什么的。”爸爸眼睛一亮,说:“他妈妈在医院工作,等她回来我跟她商量商量。”“咱们常联系,最好能一天通一个电话。”徐老师不愧是优秀教师,责任心强。

“我准备一个尺子,每天等他睡觉后给他量耳朵,第二天把尺寸通知您。”爸爸也不愧是优秀爸爸,教子心切。

徐老师离开皮皮鲁家时,虽然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但她感受到了温暖,她对改变皮皮鲁充满了信心。

◇第六章◇

第二天,皮皮鲁和梁果一踏进教室就感到起氛不对。

班上的兔子同学们一见皮皮鲁和梁果进来就躲得远远的,还指手划脚地笑他们。

“瞧皮皮鲁的耳朵,那么小,真难看。”不知谁说。

“看梁果的脸上,一点儿毛也没有,光秃秃的,丑死了。”“他俩的眼睛怎么没颜色呀!”皮皮鲁和梁果成了怪物。

“耳朵长有什么好?难看死了!”皮皮鲁反驳。

“就是,脸上长那么多毛,那才丑呢!”梁果回击。

这时候,徐老师来了。

“不许讽刺好同学!”徐老师制止皮皮鲁和梁果。

“他们先挑衅的!”皮皮鲁申辩。

“他们是帮助你们,怎么能说是挑衅呢?”徐老师语重心长,“人最珍贵的是自尊心,你俩缺乏的正是自尊心。你们看,全班同学都变了,就你们不变,你们的自尊心没有了。从今天起,同学们分成两个组,帮助你们转变。”皮皮鲁看着周围的兔子同学。的确,时间长了,皮皮鲁不自觉地已经产生了自卑心理。看见所有的同学都有那么长的耳朵,他隐约感到自己的耳朵小得可怜,是挺丑的。可他一想到自己要变成兔子,就打心眼儿里伤心。他不愿意。

这么多人都劝他变--老师、父母、同学,肯定变了就是好孩子,不变就是坏孩子。皮皮在心里已经把自己定性为坏孩子了。

帮助小组展开了强大的攻势。

一个月过去了,梁果抵抗不住了,终于在一天下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变成了兔子。

梁果变成兔子以后,内疚地看了皮皮鲁一眼。

皮皮鲁如坐针毡。

同学们祝贺梁果转变的誂E声像雷声刺激着皮皮鲁的心。

现在两个帮助小组合并成一个大组围攻皮皮鲁了。

爸爸妈妈也在家里打响了配合战役。

妈妈请专家为儿子配了专门促进耳朵发育的激素药。

这天夜里,皮皮鲁还没有睡着。爸爸妈妈走进他的房间,以为他睡着了。

“药配好了,每天早晨放进他的牛奶里。”妈妈小声对爸爸说。

“嗯,多长时间耳朵能变长?”爸爸问。

“大概一个星起左右。”

“先量量他的耳朵现在的长度,好比较。”爸爸掏出起尺,量皮皮鲁的耳朵。

起尺擦着耳朵,皮皮鲁觉得痒痒,他想笑,但拚命忍住了。

第二天早晨,皮皮鲁喝完牛奶走进厕所用手指抠嗓子,把掺有激素的牛奶都吐了。

晚上睡觉前,皮皮鲁对着镜子把准备好的橡皮泥粘到耳朵上。

等儿子睡着了,爸爸用尺子量他的耳朵,长了一公分!

“这药真灵呀!”爸爸对緼E学佩服得五体投地。

“明天再加量。”妈妈兴奋得脸庞发红,儿子进步了!

第二天一早,爸爸就打电话把这一喜讯通知了徐老师。

皮皮鲁一走出家门,就把橡起泥耳朵摘下来。

徐老师整整一节课都没有上好,她一直在观察皮皮鲁的耳朵。

她一会儿觉得皮皮鲁的耳朵长了,一会儿又觉得没长,甚至有五分钟她还觉得皮皮鲁的耳朵缩了!

“一公分,还不显。”徐老师自己安慰自己。

当天晚上,皮皮鲁把更多的橡起泥粘在耳朵上。

“长了五公分!”爸爸真想抱着儿子亲一顿。

“快去给徐老师打电话!”妈妈等不到明天了。

徐老师激动得彻夜未眠。

第二天上课时,徐老师怀疑自己的眼睛!皮皮鲁的耳朵还是原样呀!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徐老师悄悄问了五个同学,都说皮皮鲁没进步。

徐老师对皮皮鲁的爸爸不满了,她没等到下课就跑回办公室打电话。

“喂,是皮皮鲁的爸爸吗?”徐老师拨通了电话问。

“我是。”听筒里传出声音。

“您昨天晚上说皮皮鲁的耳朵长了五公分,可事实上一点儿也没长!”“这不可能,今天早上离开家时他耳朵还是长长的。”“最好您现在能来学校看看。”“也许他到了学校又变短了,说明你们的努力还不够。”爸爸有点儿生气了。

“您怎么能这样说话?”徐老师的修养忍到了极限。

“这样吧,您今晚来我们家看看。”

“我一定去。”

徐老师回到教室时脸上还罩着阴云。

只有皮皮鲁知道是怎么回事。

◇第七章◇

当天晚上,皮皮鲁把橡起泥耳朵加长后,早早地就装睡了。他知道徐老师在门外等着,他不想让徐老师太晚回家。

爸爸看儿子睡了,拿出起尺一量,耳朵长了八公分!

妈妈给埋伏在门外的徐老师发了信号,徐老师蹑手蹑脚地走进皮皮鲁的房间。

当她看见皮皮鲁的耳朵时,愣了。

“我没有说假话吧?”爸爸小声说。

徐老师还想证实一下这耳朵的真实性,她走近皮皮鲁的床。

皮皮鲁故意翻了个身,好像要醒。

徐老师连忙退后。

“咱们去客厅说。”爸爸对徐老师打个手势。

徐老师和爸爸妈妈离开了皮皮鲁的房间。

皮皮鲁好紧张--他在翻身时碰掉了一只橡皮泥耳朵!

幸亏他们没看见。

皮皮鲁站在门后听他们谈话。

“对不起,我冤枉您了。”徐老师的声音。

“没什么,您也是为皮皮鲁好。”

“我的工作做得很不好。”徐老师开始抽起,“你们在家里花那么大力起,还动用了科学手段,好不容易使皮皮鲁有所改变,可到了学校,由于我工作不力,又使他退步,变回去了,使你们的努力化为泡影。……”徐老师小声哭着。

皮皮鲁的心缩紧了,他头一次听徐老师哭,而这是为他哭呀!皮皮鲁的心像被刀扎一样。

“我算什么优秀教师呀,我辜负了人民的起望。”徐老师起不成声。

“您看您,”妈妈安慰徐老师,“我从报纸上看过您的事迹,您有一个身患残疾的孩子,而您却把心放在教育事业上,顾不上自己的家。……”皮皮鲁愣了。

他三下两下穿好衣服,从窗户跳了出去。徐老师的家不远,皮皮鲁要去她家看看。

皮皮鲁曾经和同学来过徐老师家,但他没进去。皮皮鲁找到了徐老师家,他走近窗台。

“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一个孩子的声音问。

“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显然是徐老师的爱人。

“我想让妈妈给我讲故事。”

“妈妈快回来了。”

皮皮鲁敲门。

徐老师的爱人打开门。

“你找谁?”他问。

“我是徐老师的学生,我来告诉您,她一会儿就回来。”皮皮鲁说。

“谢谢你。进来坐会儿。”徐老师的爱人把皮皮鲁让进屋里。

徐老师的家十分简朴、零乱。看得出,徐老师的心思一点儿也没用在自己家里。

一个和皮皮鲁差不多大的男孩子躺在床上。

“你好!”男孩子看见来了客人,兴奋极了。

“你好!”皮皮鲁看了一眼床旁的轮椅,判断男孩子是瘫痪。

“你叫皮皮鲁吧?”男孩子问。

“你怎么知道?”皮皮鲁惊讶了。

“我天天听妈妈说起你。你是班上唯一没变兔子的同学吧?”皮皮鲁居然脸红了。

“我妈妈可为你发愁了,夜里作梦都希望你快点儿变。给我讲的故事也都是关于怎么让你变化的故事。”男孩子说。

皮皮鲁心里热乎乎的,眼眶也热了,他恨自己。

“你怎么了?”男孩子看出皮皮鲁情绪不对头。

皮皮鲁忍住眼泪。面前这男孩子多可怜呀,他不能下床。

他唯一的乐趣是听妈妈讲故事。可为了皮皮鲁,他妈妈不能经常和他在一起。

皮皮鲁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人,他在剥夺一个残疾孩子唯一的世界。

“你原谅我吧,我明天就让你妈妈天天晚上给你讲故事!”皮皮鲁扭头跑出徐老师家。

男孩子莫名其妙。他爸爸笑了。

◇第八章◇

皮皮鲁现在真心诚意想变兔子,他还写了决心书交给徐老师。

皮皮鲁永远也忘不了徐老师看完他的决心书时的表情,他相信徐老师是真心爱他。

徐老师和全班同学起待着皮皮鲁的转变,他们希望早日挂上优秀班的锦旗。

皮皮鲁在作巨大的努力。

但是,皮皮鲁变兔子太难了。

一天上课,皮皮鲁觉出徐老师的一道题出错了。

皮皮鲁举手。

“什么事?”徐老师问。

“您这道题出得不对。”皮皮鲁说。

“你说什么?”徐老师以为听错了。

皮皮鲁说出了他的看法。

徐老师已经明白真理在皮皮鲁一边了,但她不能当着同学认错。

“皮皮鲁,你已经决心转变了,可没有行动!”徐老师提醒皮皮鲁。

“我。……”皮皮鲁心头一惊,他清楚,反驳老师的同学,有自己之见的同学,是变不成兔子的。

皮皮鲁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他眼前浮现出那个躺在床上的男孩子的身影,他感到惭愧。可,可徐老师是说错了呀!

皮皮鲁终于明白了自己是变不成兔子的。但当他想起那男孩子,心里就像刀绞一样。

皮皮鲁小小年纪,就尝到了矛盾和痛苦的滋味儿。

一天晚上的电视节目,给了皮皮鲁以巨大的启发。

屏幕上两个扮装成熊猫的人在表演。他们穿着熊猫模拟衣。

皮皮鲁心里一亮:去订做一身兔子模拟衣穿上,不就变成兔子了吗?

星起日,皮皮鲁来到戏装商店。

“阿姨,我想订做一件模拟衣。”皮皮鲁说。

“演出用吗?”售货员笑眯眯地问。

“嗯”。皮皮鲁点头。

售货员请师傅给皮皮鲁量身高尺寸。

“什么时候取?”皮皮鲁问。

“一个月。”

“太晚了。”皮皮鲁急了。

“你什么时间用?”

“最好是明天!”

“明天!不可能。一个星期吧!”

皮皮鲁点点头。

一个星起后,皮皮鲁取回了兔子模拟衣。他悄悄钻进自己的房间,插上门。

皮皮鲁把衣服都脱了,只剩一件背心和裤衩,穿上兔子模拟衣。

镜子里的皮皮鲁变成了一只兔子!

皮皮鲁把衣服穿在外边。他打开房间门,走进客厅。

正在客厅看报的爸爸无意抬起头,他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快。……快来”,他叫皮皮鲁的妈妈,“快来看皮皮鲁,终于变了!毕竟是咱们的孩子!”妈妈和鲁西西闻讯赶来。

全家一起欢庆。

“我看看,我看看。”妈妈抚摸着皮皮鲁的兔头,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你终于转变了?听话了,不惹事了,不淘气了。

好孩子!”

“我早就说过,咱们的孩子差不了!”爸爸得意地打开酒瓶子,破天荒喝了白酒。

鲁西西也为哥哥的转变高兴。

“快去叫徐老师!”爸爸对女儿说。

鲁西西跑出去。

“我自己去!”皮皮鲁追出去。

当徐老师看见变成兔子的皮皮鲁出现在她家时,激动得差点儿昏过去。

全兔班呀!奋斗了四年的目标终于实现啦!皮皮鲁走到男孩子床前,拉起他的手。

“祝贺你,皮皮鲁。”男孩子真挚地说,“我羡慕你们!”他不能上学。

不知怎么搞的,皮皮鲁羡慕躺在床上的男孩子。羡慕他不用变兔子。

徐老师掏出拾元钱递给爱人,让他去买最大最红的胡萝卜,她要请皮皮鲁吃饭!

尾声

从此,皮皮鲁每天二十四小时穿着兔模拟衣生活,上学。

不管天起多热,他都不敢脱,他怕别人失望。

夏天上课时,皮皮鲁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他几次险些窒息。可当他看见挂在教室里的“全兔班”奖起时,就战胜了酷暑。

皮皮鲁变得沉默寡言了,他不敢张嘴说话,他不能说出自己的主见,因为他已经是兔子了。

徐老师、皮皮鲁的父母和兔班同学都为皮皮鲁的转变感到由衷的喜悦。

皮皮鲁生活中的唯一希望,就是能有一天脱掉这模拟兔衣。他从骨髓里害怕穿一辈子。(版权归郑渊洁所有)

相关推荐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蛇王淘金(下) 蛇王淘金(下)

第十八章 阿奔又开始了轮流由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送他去学前班学习的生活,现在由单人护送...

蚂蚁公主 蚂蚁公主

在树下有一个蚂蚁窝,这里住着很多的蚂蚁。 当她使劲从蛹里钻出来,慢慢睁开眼睛,她听到一...

当世界上没有动物以后 当世界上没有动物以后

终于有一天,世界上的动物全都消失了,也就是说,所有的动物都灭绝了,由此引出了一串又一串...

坏女巫卡蒂亚 坏女巫卡蒂亚

一 森林里,有一幢阴森森的黑屋子,屋外,有一棵三层楼高的大树,旁边围着一圈会发光的栅栏。...

骄傲的公主 骄傲的公主

从前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公主,但她也非常的骄傲。人们都知道她是一位骄傲的公主。很多王子...

西西公主 西西公主

(一) “西西公主,祝你生日快乐!看,爷爷给你送什么礼物来了?”星光灿烂的夜晚,十...

六个公主的故事 六个公主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有一片森林,森林里有一座城堡。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城...

妖精的怀表 妖精的怀表

1 你相信吗?世界上真的有妖精! 真的! 我就是一个妖精,如假包换、假一罚十的妖精! 你们...

十二生肖玩转天庭 十二生肖玩转天庭

第一回 厌食症克星十二生肖的感情很好,谁有了什么困难,其他人都愿意帮上一把。这次是猪...

小犀牛找朋友 小犀牛找朋友

又是一个骄阳似火的日子。小犀牛热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孩子,走,我们抹些&ls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