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续)

童话故事网(/) 2016-08-21

转眼一年过去,流浪狗们依然过着简单、艰苦的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有困难互相帮助,狗儿们的日子虽苦但还都乐观。

一天,如雪正在树下乘凉,突然看见小同往村口方向跑,还招呼如雪:“快去看看吧!大水来啦!”自从阿杰进城回来,大水就成了“名人”;这大水在市中心一带可谓“风云人物”,跺一跺脚,地皮都得颤三颤(当然是对狗类而言),人称“水哥”。

它俩跑到村口,远远看见阿力、阿杰、小板等七八条狗已经到了。如雪挤进狗群,只见大水就在里面。

这个大水,果然不同凡响:乍一看挺像沙皮,可是身材又高又大,更像一种土狗,估计是哪只沙皮遛弯时留下的杰作;本就狰狞的脸再加上一个大块头,活脱就是狗中的“门神”;说起话来底气挺足,就是声音有点哑。

原来,大水住的那条位于市中心的商业街要改造,过去的旧楼全部拆掉建新楼。大多数商户搬走了,剩下几户不愿意走的,跟开发商或是交涉或是冷战。大水也不想走,在这儿住惯了,搬到别的地方,一是看不上眼,再就是脸上无光,自己多少也算个老大,一说让人轰出来了,叫别的狗笑话。

“我住得好好的,凭什么你让走就得走!按先来后到我来的也比你们早!”大水不止一次这么想。

于是,它就不走,一见有人来,不分男女老少:拆迁的、作动员的、贴告示的、“维持治安的”,上去就咬,直到把人咬跑。谁来也得先过大水这一关。最后没人敢来了,大水就这么守着偌大的、空荡荡的一条街,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那几个钉子户也乐得有它这么一道屏障。直到一天早上,只见远远的一个人奔自己这个方向来。大水心想,这是哪个不怕死的。那人近了,大水定睛一看:嚯!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只手还背在身后。管他的,来者不拒!边叫边冲上去,那人还在往这边走,大水纳闷:这是人吗?正想着,就见那人把背在身后的那只手拿到前面,原来那只手里握着一根四、五尺长的粗木棒子。没等大水反应过来,那人抡圆棒子就劈,大水躲闪不及,后背挨了一下,疼的差点昏过去;接着第二棒又要劈下来,大水忍着剧痛,爬起来就跑,一口气跑出老远,从那再也没回去。流浪了一段时间,昨天偶遇阿杰,才来到小庄。

“那是碗口一样粗的棒子呀!”大水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能把如此凶悍的狗打成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如雪想。

“太不像话了!谁招他惹他了!他们想占谁的地方就占谁的地方!简直就是侵略!大水,那里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以后就在这儿住吧!”阿力激动地说。

“是啊,是啊,以后在这儿住吧。这里条件虽然不好,但最起码安全。”阿杰也说。

大水收起刚要掉下来的眼泪,一个劲说:“谢谢!谢谢!”

“大家听清了!水哥初来乍到,对这儿不熟,我们一定要照顾好!”

阿力一说话没有不拥护的,众狗纷纷表态:

“水哥放心吧,只要有我们的就少不了你的。”

“在这安心住吧,大家都欢迎!”

大水很感动,热泪又一次盈了眶。

“那么水哥,你先跟着我,熟悉熟悉环境,再考虑怎么办。”阿力想得周到。

“嗯,”大水很快恢复了常态,它扫了大伙一眼,说,“兄弟,这样吧,你平时也挺忙的,我跟这位小兄弟一起怎么样?”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如雪。

阿力也没多想,心想它愿意跟谁就跟谁:

“好啊,它叫如雪,很不错!来,如雪,认识认识水哥。”

如雪和大水正式见面,大水说:“兄弟!哥哥正是难的时候,多帮帮哥,以后肯定忘不了你。”

“那里,那里,大家应该互相帮助!”如雪赶紧说。

“如雪向来讲义气、重情意。”阿力补充道。

就这样,大水跟如雪来到在废弃下水道里的家。如雪先让大水在外面等,它进去把里面的什么碎砖头、旧瓦块、破塑料带清理出来,才让大水进。大水的块头能比如雪大一倍,头能进去,身子有点费劲,四条腿全趴下来,总算钻了进去。如雪见大水进去了,自己也正要往里钻,突然大水又钻出来了。

“哎呦!里面太挤了!空气也不好!喘不上气来!”大水出来就嚷嚷,边说还用爪子摸着胸口,好象是挺上不来气,“在宽敞地方住惯了,养成的坏毛病”。

“阿力那儿好,它在一个没人住的破房子里,既宽敞,又通风。”

“算了吧,这挺好的,习惯就行。不为住什么样,主要是觉得你这小兄弟不错;好兄弟,等哥哥发达了,一定忘不了你!”大水边说边又钻进去。

从那以后,大水天天跟着如雪。如雪也尽职尽责,把小庄的情况一一介绍给大水,小庄有多大,人多少,狗多少,流浪的多少,家养的多少,哪条什么来历,哪条最名贵,哪里有吃的,哪里不能去。找着吃的东西先让大水,大水也挺客气:“咳咳,这是怎么说的,那我就先吃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大水睡里面,因为里面宽敞,大水睡的开,如雪在靠近出口的地方,虽然那里窄,倒是也能睡开。

如雪觉得大水以前吃了不少苦,挺不容易的,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主,人家是客,主人招待好客人是应该的,所以尽量有求必应。有时候大水说:“兄弟,我背有点疼,可能旧伤又犯了,这样,你帮我找点吃的吧,我就不出去了。”

如雪找来半块馒头,大水瞧了一眼,说:“唉,在农村就凑合着吧,当初我在市里吃的可不是这个。兄弟,吃过爆米花吗?又香又甜,有机会哥带你吃一回。”

在大水眼里,小庄是顶好的、百分之百的——农村,因为只要出了原来住的那条街,就都是农村。但对小庄还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有时候夜里睡不着觉,就念叨:把小庄平了吧,哪怕建个绿地也行呵。大水经常抱怨这儿条件差:想喝点干净水都没有,也不能洗澡,我这身上痒的厉害,都长跳蚤了;这下水道也有点潮,要不兄弟你给弄点干草来垫一垫,你不知道,当年哥哥住的是什么样的地方,市中心,人多,地方宽敞,干净……

“还有这儿路两边的树,”大水还说过,“太碍事,显得也土气,早该砍!城里都多少年不种树了,现在兴草坪,一种一大片,又好看又洋气。”

如雪整天跑前跑后照顾大水。一次它俩碰上阿力,阿力问大水过的怎么样,大水倒是不错,把如雪从上到下夸一个遍,如何周到,如何细心。如雪心想,你舒服了,可把我累惨了。

大水有时也回忆一下过去的辉煌,什么它怎么厉害,怎么当上老大的,把谁打败了,把谁赶跑了,它的小兄弟们怎么听话,最后还补充一句:兄弟,谁欺负你给哥说,哥帮你出气!

不过大水也不是一无是处,它的热情、真诚就是众狗皆知的。无论见了谁,都像多少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哎!兄弟!干吗去?忙吧?最近怎么样?家里挺好的吧?有事说话!”真诚的让你想掉眼泪,似乎得把心都掏出来才对得住。时间一长,它认识的狗比如雪认识的都多,在路上走着,经常因为碰上“熟人”打招呼。

一天晚上,如雪刚睡着,就听见大水“唉、唉”的长吁短叹。如雪想,你白天睡一天了,我一点没闲着,晚上又不让睡觉?如雪睡自己的,不管它。可大水的声音越来越大,吵的如雪实在睡不着,没办法,只好强忍内心的烦躁,平心静气地问:

“水哥,睡不着啦?有什么烦心事?”

“兄弟,你不知道,哥在市里住的时候,可热闹了,晚上10点夜生活才刚开始;你看这儿呢!9点半就看不见人了。要不怎么说这儿是农村!穿衣打扮就不一样!”说着又叹口气:“小庄的人就是脑子不开窍,来个开发商,把这一拆,住宅楼盖起来,多漂亮!花坛、草坪、喷泉,那是什么档次!光知道要钱,行吗?城市还发展不发展了?”

如雪心想:你过去不就是个钉子户吗?还好意思说别人!

“就该来上几十辆铲车,从南头到北头把小庄推平拉倒!”

那晚,如雪做了一个梦,开头挺好的,如雪娶了媳妇,还生了窝小狗狗,一家幸福的生活着,突然有一天,铲车来了,小庄整个被推平,如雪只好带着老婆、孩子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去逃难。

一天,大水对如雪说:今天跟我走,请你吃大餐。

如雪半信半疑,不一会儿来到一座院子前,大门口的树上栓着一只棕色的小狮子狗。

原来这只家养的小狮子狗每天都被自己主人栓在门口的树干上,不知什么时候,有条流浪狗欺负它栓树上,没事就来招惹它,小狗气的够戗,可又没办法;那天遇见大水,大水说这事交给我了!小狗为此付出的报酬是一顿丰盛的午餐。

大水说:“兄弟,你在这儿该干吗干吗,什么也不用管,看哥哥收拾它!”

它和如雪躲到大门里面,专等那只狗来。

不一会儿,一只脏忽忽的土狗来了,照例开始逗那只小狮子狗。小狮子狗也挺聪明,故意把它往大门这边引。大水在里面看着,见时机成熟,“蹭”一下窜出去,上去就是一口,那只狗疼的“嗷嗷”直叫,夹着尾巴逃跑了。

大水并不追,看它跑远,才“噗”一下吐出刚咬的一嘴狗毛:“就这两下子还出来混!”

转身对小狮子狗说:“行了,放心,它不敢来了!要是再来你找我,保证斩草除根!”

那小狗也不敢怠慢,:“大哥,谢了!你们先到旁边歇会儿,半个小时后开饭。”

“好说,好说。”

大水、如雪到一边拐角等着。不到半小时,院子里出来一个人,把个小盆放到狮子狗跟前,小狗叫道:“大哥,开饭啦!”

“好嘞!”大水答应一声,和如雪来到门前。

如雪一看:嗬!棒子面拌鸡肠子!

它俩吃的这香呀!如雪有日子没吃这种大餐了!“呼呼”地猛吃,不过大水吃的更猛,那大脑袋一个劲地挤,好几次差点把如雪挤个跟头。如雪虽说只吃了个七、八分饱,但已经很满足了。

过了几天,大水一早又嚷嚷:“走!又该改善改善伙食了!”

他俩来到一座院子前,一只家养的土狗正在大门口等它。这次是因为那土狗的主人在院子里晾了一些地瓜干,昨天被一条流浪狗偷走好几块,为这那狗还挨了主人一脚,土狗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找大水帮忙。

大水对如雪说:“我在院子里埋伏着,你在门外找个地方藏着,里头一有动静你就堵到门口,我要是没逮住它,就看你的了。”

吩咐完毕,然后各就各位。等啊等,等了老长时间,也没见昨天的流浪狗再来。

如雪饿的肚子咕咕叫,想进去问问到底还等不等呀,正在这时,有只挺脏的流浪狗试探着进了院子,是只母的,看样子刚生过小狗。如雪想,大概就是了。

突然里面传来杂乱的狗叫声,如雪赶紧到大门口守着,就见刚才那只流浪狗叼着几块地瓜干惊慌失措地跑出来。如雪正好看见它的眼睛,里面除了慌张,还有焦急和无奈:也许它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窝里还有几只嗷嗷待哺的小生命等着吃奶,可是找不到吃的哪里又有奶呢?眼神里好象还有乞求,在求如雪,放过我吧,不然那几个小家伙只能饿死,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如雪一犹豫,那狗“嗖”一下从它旁边窜了出去。大水和那看家狗接着吵吵着追出来。一看跑远了,大水那个急:

“唉!你怎么回事?叫你拦住它你怎么就拦不住?”又转身对那看家狗说:“兄弟,对不住,事没办好,东西不能要!咱下次再说!”

说完就要走,那狗不傻,赶紧拦住:“大哥别走!今天帮我这么大的忙,受这么大的累,哪能就这么走了?”

“本来说好逮住它,让你好好出口气,可我这小兄弟刚出来混,笨手笨脚的,也太老实,让它跑了!”

“拿着,拿着,兄弟的一番心意,以后少不了麻烦您!”

“唉、唉,这怎么好意思!”

回去的路上,大水这通埋怨,什么“妇人之仁”、“成不了大事”、“废物”、“没用“之类的话。如雪低头在后面跟着,也不辩解,一是嘴里叼着装地瓜干的塑料袋,没法张嘴,再就是也不敢辩解。

第二天,大水失踪了,不知道去了那里,如雪一连几天找来找去也没找到。问别的狗,都说见过,如雪想,难道它故意躲着我?又一想,也好,省得自己吃不饱,又得伺候它。如雪把窝里的草清出去,舒舒服服睡了一大觉。

半个月后,大水突然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把如雪吓一跳,心想它要知道我把草都弄出去,还不得跟我急。

谁知大水是来告别的。

“兄弟,我以后不在这儿住了。我又找了两个兄弟,准备干一番大事业!你对哥哥的好处,哥哥一定忘不了!”说着扭头大声对那两个小跟班说:“赖皮、楞子,听见了吗?这是我兄弟,对我有恩,对我有恩就是对你们有恩,不能慢待了我这兄弟!知道吗?”

那两个小跟班赶紧点头哈腰地答应。

从那以后,经常能听到大水的消息,昨天为了“伸张正义”把哪条狗咬伤了,今天为了“主持公道”把哪条狗赶跑了,不知道明天又会有什么壮举。它的队伍也不断壮大,已经有十余个手下。每天,大水的喽罗们分几拨占领村里有吃的的地方,它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转,看见爱吃的,大吃一顿,不爱吃的,叫喽罗们吃,然后,才轮到其它流浪狗。如雪它们越发吃不饱,可又惹不起,稍有不满表现,那些喽罗就一齐上来狂咬。不过它们对阿力到敬而远之,每次阿力一出面打抱不平,它们都乖乖躲一边。

阿力也找过大水,让它别这么拉帮结伙的闹,大水总是那几句话:哎呀,这帮弟兄们非得跟着我,怎么说也不行!哄都哄不走,赶明儿我再劝劝它们!

阿力知道这不过是说辞,可也没办法。

后来大水的势力越来越大,不但流浪的狗怕它,家养的狗也怕它,谁家的狗有好吃的,小喽罗马上闻着味就去了,至少拿一半给大水吃。甚至每天都得交吃的东西,专门有小喽罗上门收,就像收保护费。

大水俨然就是小庄狗类中的黑社会老大。

小庄狗儿们编了个顺口溜:“小庄四大害——砖头、棒子、大水和死耗子”。砖头、棒子是人用来打狗的工具,死耗子一般都是给药死的,狗吃了也会中毒,而大水,则是狗中的败类。

小庄有条和市区相连的街,开始有一些做小生意的,后来越发展越大,成了大排挡一条街,特别是夏天,吃饭的人坐的满满的。流浪狗们也因此有了一个新去处,那儿很容易就能找着吃的东西,只是放辣椒的比较多,所以有的狗已经开始尝试吃辣了。

大水也发现这是个好地方,它见往这儿来的狗越来越多,就动了心思:不行,这样下去狗多食少,我们吃什么去?

于是大水一声令下,它的手下“呼拉”一下把大排挡一条街的出口、入口全把住,除大水的喽罗们,谁也不让进。

这下可把别的流浪狗气坏了,它们一拨一拨聚在街口,议论纷纷,但又敢怒不敢言。大水的五、六个手下在这个路口,虎视眈眈盯着外面这些狗,昨天有只狗仗着身大力不亏,想硬往里闯,结果给咬了个遍体鳞伤。

如雪知道这件事是听阿杰说的。对大水走到这一步,它并不感到奇怪,只是觉得快了点。阿杰一个劲的后悔,后悔当初不该把它领这儿来,谁想到它竟成了小庄一害。如雪说,这事只有阿力能解决,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

阿力因为锻炼,经常住在村东河堤上的树林里,村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它还不知道。如雪、阿杰把事情一说,阿力顿时勃然大怒:

“太不象话了!这个大水怎么这样?当初看它可怜,好心收留它,结果养虎为患!它欺压的都是它的恩人呀!没想到呀!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阿力一连说了好几个“没想到”。

三狗这就回村。阿力恨不得一下飞回去,找大水算帐。来到大排挡街口,众狗还那样对峙着,大家一见阿力,顿时有了主心骨,来了精神,纷纷聚到阿力身边,一面还说着什么。阿力说道:“大家不要怕!都跟我来!”

阿力带领群狗向大水的手下走去。那几个喽罗早就没了刚才趾高气昂的神态,阿力它们径直往里走,有个小喽罗怕不好交代,用很小的声音说了句:“哎,不能进”。阿力义正词严的说:“这里不是你们的,是我们大家的!知道吗?我们想进就进!”那几个喽罗赶紧躲到一边。

大家正往里走,大水来了,原来阿力刚到就有站岗的去通风报信。大水还领着几个手下,加上刚才那五、六个,和阿力这边势均力敌。

“兄弟,”大水傲慢的说,“想来尝尝鲜,好呀!欢迎!”

“好!我们一起去!”阿力招呼大家往里走。

“哎!你来行!它们不行!”大水说着把爪子向前一挡,表示拒绝。

“为什么?这是我们大家的地儿,谁愿意来谁就来!”

“哎呀!兄弟,你不常在村里,可能有所不知,这个地儿,已经归我了;你来,我欢迎,你是客人,主人得招待好!它们,我不认识!凭什么到我家来?”大水蛮不讲理。

“大水呀大水!你竟然说不认识它们?当初不就是它们收留你,帮你渡过难关,还一口一个‘水哥’叫着!你现在混好了,不回过头来帮大家就算了,还‘不认识’!你可真是忘恩负义!”

阿力的话句句在理,句句命中要害,大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那又怎么样!我就是不让你们进!”大水开始耍无赖,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

“弟兄们!不管它,咱们往里走!”阿力也下了战书。

大家一步一步往里走。

论实力,阿力它们不是大水一伙的对手,但阿力它们在气势上占了上风,完全压倒了大水一伙。大水见形势不妙,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恶狠狠丢下一句“下次等着瞧”,带着喽罗们逃跑了。

上一篇:谁可以做朋友
下一篇:金莎姑娘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