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

童话故事网(/) 2016-08-21

如雪曾经是只幸福的狗,在它还很小的时候,一个刚上班的小姑娘成了它的新主人。如雪并不名贵,只是一只京八串,但小主人特别疼爱它,还给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如雪。那是如雪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不愁吃,不愁喝,还有人关心爱护。那时的如雪既可爱又顽皮,每到小主人去上班,它就“忙碌”起来,为制服一只拖鞋摔的晕头转向,或为抓住一块肥皂忙活多半天;饿了,饭盒里吃一点,渴了,脸盆里喝一点,经常一天就这么过去。小主人下班后,带它出去玩,给它洗澡;日子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如雪当时觉得能这样做一只狗,应该心满意足。

在如雪不到一岁时,命运发生了变化,一切都是从它小主人搬家开始的。

如雪住在一个叫小庄的城中村,村里有很多外地人租住。如雪的小主人就是其中之一,后来因为变更工作,就搬走了,如雪被留给一个同院的小伙子。它的新主人工作太忙了,每天早上去上班,晚上很晚才回家,如雪没人管,从此开始自力更生的日子。先是在院子里找吃的,倒经常有其他住户给些剩菜剩饭,后来剩菜剩饭吃不饱,就自己去外面找。不过它从不离家太远,吃饱喝足之后,一定回家,而且再晚也要等主人回来,见上一面,才去睡觉。后来如雪越走越远,离家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倒不是不愿意回家,而是回去也没人管,在外面有吃有喝,还认识一帮难兄难弟,大家一起玩、一起吃。这时的如雪并不觉得自己是流浪狗,所以和别的狗比起来还多少有那么点矜持和自信,不像其它狗那么脏稀稀、满不在乎。终于,半年后的一天,当如雪回到家时,发现已是人去屋空,从那以后,如雪成了一只真正的流浪狗。

不好受总是难免的,幸亏已有心理准备,没几天也就适应了,像其它狗一样也变的脏稀稀、满不在乎,毕竟讨生活是第一位的,填饱肚子是头等大事。早上一睁眼,先找吃的,村里哪儿有垃圾箱,哪儿有饭店,哪个大婶、老婆婆好心爱施舍点,早就烂熟于胸,只要能吃,赶快咽到嘴里,落肚为安,否则慢一点就进了别的狗嘴。还得注意不能讨人嫌,有的人事多,弄不清怎么就急了,砖头、棒子说来就来,尽管如雪平时很小心,但还是挨过一砖,幸亏躲的快,砖头只擦了后背一下,留下块疤。住的地方也随意,天凉就找个背风暖和的地儿,天热好说,马路边,房檐下、停着的汽车底下都可以。时间一长,如雪的毛不但长而且乱,一绺一绺支棱着,看起来就像个又脏又旧的棉花套子。不过大家还是叫它如雪。

就这样,稀里糊涂混过了一年。

夏天,天亮的早。如雪从一段废弃下水管里爬出来,去找自己的早餐。刚转过一条街,正见碰见小同,如雪知道它爱睡懒觉,平时不到七点见不着,今天怎么这么早?

“懒蛋,”如雪常这么叫,“今天太阳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吧?”

“如雪哥,你不知道,昨天早晨阿杰拣着一块骨头,上面有那么大一块肉!”小同边说边想像着那块肉有多大。

“是吗?”如雪也咽了一口唾沫,“在哪儿?”

如雪上次吃肉大概是10个月以前的事。

正说着,阿力来了。

“如雪、小同,你们说什么呢?”阿力问。

“昨天阿杰拣着一块带肉的骨头!”小同抢着说。

“不就是肉吗,想吃,我去林子里逮几只鸟,给你们尝尝鲜!”

阿力有两次的确抓到过鸟,一次一只,但只够它自己塞牙缝的,而且故意把鸟毛挂在嘴角好几天,到处显摆。

“阿力哥,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小同追着问。

这时,一条瘦精精的小狗在它主人的牵引下从它们旁边经过。

“嗬!挺精神!”

“真是干净利索!”

“够瘦的!腿可真细!”

小狗听见它们几个议论自己,顿时勃然大怒,转过身冲它们狂吠起来。

阿力几个也不示弱,你叫我也叫;小狗的主人赶快拉紧绳子,以防事态扩大。

双方对峙几个回合后,小狗被它的主人拉走,可它们几个还不甘心,继续骂着:

“什么东西!走狗!”

“狗仗人势!”

“有什么了不起的!呸!”

大家边骂边散了。

阿力是它们的头,不光因为个头,而是真有两下子。阿力本来是只肉食狗,在养殖场长大,似乎命中注定要被吃的,不过阿力天生有股子倔劲,不甘心自己是条肉食狗,当别的狗大吃特吃的时候,它只吃一点,别的狗睡得正香的时候,它刻苦锻练,以至于老也养不起膘。后来养殖场的人单独把它关到一个小笼子里,不让它活动,好不容易看着长的差不多,马上就拉到了饭店。厨师从笼子里往外拽它的时候,阿力以前的苦练没白费,楞是跑了出来,又历尽千辛万苦(据说曾经打败过黑背,不过阿力好象不太愿意说起这事),最后来到小庄,发誓要像祖先一样以捕猎为生,做个丛林之王。之后天天锻炼,吃了不少苦,功夫不负有心“狗”,一年下来,阿力练的就像一只真正的猎狗,动作敏捷,反应迅速,没有肉食狗的臃肿与迟钝,具有了除血统和相貌外猎狗的所有素质。从那以后,阿力经常打抱不平、拔刀相助,渐渐在小庄一带有了名气,其它狗们都敬它为大哥,阿力也就成了小庄流浪狗的保护神。

再说如雪,快到中午,也没找着什么吃的东西,好在天热,也不是太饿,肚子叫的不算厉害。

正走着,突然眼前一亮:“这是谁家的公主呀!”

原来前面杂货店门口有只纯白西施狗,正趴在那儿打盹呢。

“真好!”如雪想,“怎么能让它注意我呢?”

一会儿,有了主意。如雪来到杂货店对面一滩积水旁,先冲公主叫叫,看公主醒了,顺势滚到水里,来回打着滚。它想:这么热的天,公主也一定愿意到水里凉快凉快。于是滚的更起劲。

很快,公主起来了,如雪的心跳从每分钟80下提高到180下只用了0.7秒,接着公主懒洋洋打个哈欠,扭头进屋了。

如雪怔怔的在水里趴着,不知道是该走还是继续打滚.

如雪郁闷的一天没吃东西。心里总在想这事:公主怎么对自己不屑一顾?它不热吗?屋里有空调?不对呀!它在门外趴着哪?

为这几天吃不好饭,最后还是阿力看了出来,问它怎么回事,如雪把事情一五一十对阿力说了,阿力有些为难,打架还可以,谈情说爱它也不专业。想了半天,似乎想明白了:人家是公主呀!自然是高雅又高贵,可你呢?却像乞丐一样在脏水里滚来滚去,你至少表现的要像个王子

如雪一想也是,现在怎么办呢?怎么扭转这留在公主心里已经不好的印象呢?一抬头,看见脏忽忽、邋里邋遢的阿力,顿时有了主意。

阿力本不愿意,但架不住如雪软磨硬泡,才勉强答应自毁形象,帮这个忙。如雪则说,你现在的形象正好,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根本不用再毁。事不宜迟,二狗这就出发上路。

阿力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四蹄高起高落,象匹骄傲的高头大马,这是它多年锻炼养成的习惯。

就是苦了如雪,它脚步小,在后面小跑一样紧跟慢跟,两条狗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

“如雪,你说我能成为一条真正的猎狗吗?”阿力习惯性的问。

“你已经是一条真正的猎狗了。”如雪真不是敷衍,而是发自内心的、肯定的回答。

“可我没有正宗猎狗的血统啊?”

“是不是真正的猎狗不能看血统,要看它有没有猎狗的素质,有没有猎狗的能力,你完全具备一条猎狗应具有的全部条件!”

“是吗?”阿力挺高兴,“其实我也这么想,所以才拼命的练。”

“现在的纯种猎狗根本没有锻炼的机会,它们只是象宠物一样被人养着。”

“好多猎狗……”

阿力正回头跟如雪说话,一辆汽车从它面前呼啸而过,阿力甚至感到汽车轮胎擦过自己的脚。原来它们到了十字路口中央。

阿力吓的一动不敢动,还保持着刚才回头和如雪说话的姿势。

“阿力!阿力!你怎么样?你怎么样?没事吧?”

阿力稍稍缓过点劲来:“还好,”上下左右检查一下,“没受伤。”

如雪也长出一口气。

“如雪,你说我要是个人的话,那辆车还会这么开吗?”

“我想不会吧,开车的至少会减减速。”

两条狗继续往前走。

看看快到公主家了,如雪抓紧时间交代注意事项。忽然,阿力兴奋的叫起来,原来它发现路边垃圾箱里竟然有炸酱面,一个饿狗扑食就大吃起来,还招呼如雪:“快吃呀!还热着呢!”

如雪哪有心思吃,对它说:“你先吃着,我在前面拐角等你;记住!打扮的越窝囊越好。”

如雪跑到前面拐角,露头一看:呵,公主在呢。

又等了半天,阿力才过来。

“你去哪儿啦?这么老长时间?”如雪有些着急,埋怨道。

“我又在那儿翻了翻,看还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给你捎点。”阿力有点理亏。

“你觉得怎么样?”阿力叉开话题。

只见阿力浑身是泥,牙上还挂着一根面条,长长耷拉下来。如雪看的惊心动魄:“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是吗?”阿力说着把面条撩到额头上,“怎么样?这样比较写实吧?”

“好,就这样吧。”如雪也想不出还能邋遢到什么程度,“刚才说的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走吧。”

它俩一前一后过去。阿力在前面,到那滩水之后就滚进去,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如雪则在旁边优雅的趴下来,眼睛不时偷瞥一下公主。

公主先是警觉的看着它们俩,过一会儿就开始冲它们大叫;开始如雪还能本得住,时不时优雅的舔一下爪子,可公主越叫越厉害,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阿力也不打滚了,发呆一样看看如雪,再看看公主;又过两分钟,如雪也有些熬不住,慢慢起身,尽量表现的从容,向拐角走去,阿力在后面跟着。

“怎么回事?”如雪躲在拐角后百思不得其解,阿力在一边絮絮叨叨,如雪也不理它,它现在特别不想说话。

想了半天:呵,可能是这么回事吧,公主看见我跟这么一个邋遢鬼在一起,当然不高兴!有啦!

如雪又对阿力如此这般交代一番。

公主正在门口台阶上打盹,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狗叫声,只见如雪追着阿力狂奔而来,到了门前,阿力停下,作出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狗头紧紧贴在地上,如雪则围着它狂叫。看样子阿力害怕的不行,撩后腿又要跑,不料左后腿正蹬在如雪下巴上,把如雪踹飞起来,腾空转了720度,背朝下摔在地上。

“搞砸了!快跑吧!”

如雪不想在这继续丢人,爬起来撒腿就跑,阿力紧跟其后。

二狗一直跑出五个路口才停下。

阿力一个劲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谁想到正蹬着你呢……”

如雪也不说话,心想:怎么回事?本来想露一手,结果出尽了丑!

后来,如雪说:“阿力哥,我没事,谢谢你帮忙!”

“兄弟,今天是哥不好,都怪哥毛手毛脚的,不然不会这么糟。”

“没事,没事,我早就想过,人家是公主,哪那么容易攀的上。我就是试试。”

“哎,兄弟,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那什么,我下午去村南,阿杰有点事摆不平,我去一趟。你也别把这事放心上,我先走啦?”

“阿力哥你忙去吧,我心里有数。”

“那好,那好,我走了。”

“狗是条好狗,就是有时候毛毛躁躁的。”看着阿力远去的身影,如雪心里想。

从那以后,如雪还是像往常一样,该吃吃,该睡睡,只是偶尔去看看公主。趴在一边,远远的、静静的看。

夏天是流浪狗日子比较好过的时候。可吃的东西多,哪怕有点坏也没关系,不管是剩菜剩饭,还是烂西瓜坏水果,都能吃,而且天一热,吃的也少,总之饿不着。

每到午后,它们就爱在村子中央的小柏油路上玩。那条小柏油路两边的树长的很茂盛,把整条路掩成一条林荫道。中午人们大都在午睡,路上人少,这里就成了它们的天堂。

一天如雪正和小同它们几个玩,看见阿杰从村口往这边来。阿杰前几天去了城里,说是要见见世面。

“哎!阿杰回来啦?”

“城里怎么样?”

大家纷纷和它打招呼。

“呵!人家城里!”阿杰的语气里带着无限羡慕。

阿杰这次进城可谓大开眼界,高楼大厦,马路汽车,还有美狗。

“城里的狗,都穿衣服,女的超短裙,男的马甲。”

“嗷——!”大家齐声发出赞叹。

“知道什么是肯德基吗?知道什么是寿司吗?知道什么是冰激凌吗?城里的狗都喝牛奶,吃进口狗食!”

“嗷!”这次声音不太齐,有的狗发出“啧啧”的声音,有的低头不语。

阿杰这次在城里遇到一条叫大水的狗。这大水在市中心一带是头,它专门安排两个小兄弟陪阿杰玩。

“知道吗?大水在市中心一个花池里清出一块地方,自己住!”阿杰煞有其势的说。

“市中心有什么好的?人多,污染又重!”

“什么呀!市中心!寸土寸金,那可是绝版地带,再也找不出这样的住处了!人家阿水说,就它那块地,整个小庄给它都不换!高尚地带,高尚生活!”阿杰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广告词。

“‘地带’怎么‘高尚’呢?什么又是‘高尚生活’呢?”如雪有些想不明白,它觉得“地带、生活”与“高尚”似乎没什么联系。

阿杰还在喋喋不休的大发感慨,如雪一句也没听进去,它还在琢磨“地带、生活”和“高尚”的关系;等它一抬头,发现阿杰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远了。

“唉,这年头,连狗都虚荣了。”如雪叹了口气。

转眼天冷了,如雪还是一天天重复着以前的日子,每天为吃忙碌。

有一次,如雪正低头找吃的,旁边路口过去一辆电动车,是个带孩子的妇女,孩子只有两、三岁,坐在后衣架上的小椅子里,穿一件血红的小面包服,捂的严严实实。如雪一抬头,正和小孩打个对脸。小孩看见如雪,就叫起来:“狗狗!狗狗!”

边叫边侧着身子向如雪摆手。因为袖子长,没露着手,只看见整个胳膊在晃动。

路上车多,所以电动车的速度并不快,如雪很快就跟了上去。

“别闹!听话!”年轻的妈妈一边骑车,一边抽空回头训斥孩子。

小孩根本不听,还是一个劲地叫“狗狗!狗狗!”。如雪则一步不落在后面追着跑;它想,要是小孩非得愿意和自己玩,他妈妈拧不过,没准就把它“收养”了。如雪越这么想跟的越紧,作为对小孩的回应,也不时叫两声。

就这样,如雪从村里的小路一直跟到村外的大路。到了大路,小孩妈妈一转右手手腕,电动车加足马力速度越来越快,如雪跟不上,渐渐越落越远、越跑越慢,小朋友也不再冲它招手,最后停下来,看着远去的母子俩,过了一会儿,才回去。

从村东跑到村西,整整一上午,如雪也没找着吃的,肚子饿的咕咕叫,现在竞争太激烈了,流浪的越来越多,地少狗多,有什么办法呢?开始的时候,每天吃饱还不成问题,后来变成一顿、两顿能吃饱,现在则是偶尔一顿能吃饱,然后可能就要饿上一、两天,特别在冬天,天气冷,体力消耗大,可吃的东西又少,已经有好多狗外出谋生,外出也是一条生路。

“倒是饿不死。”如雪常这样安慰自己。

走着走着,来到公主家附近,只见公主正在门口看来来往往的人,如雪趴在离公主家十多米远的一棵树下,静静看着。公主一举手,一投足,都让如雪回味半天,叫声也好听,如雪看的如痴如醉,转眼到了下午,饥饿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哎,你看这狗怎么样?值几千。”

如雪正醉着,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回头只见一瘦一胖两个人在身后。

“这狗现在还行吗?能值那个价?”高瘦子问。

“当然,我打听过,这狗算是比较纯的,真正纯种的,一般人谁买的起?”矮胖子内行似的说。

“我看这个事行,最近手头正有些紧。”高瘦子又说。

“听我的,咱们要不这么办……”矮胖子的声音越来越小。

两个人嘀咕半天,然后转身进了旁边一条胡同,如雪悄悄跟进去,发现他们住最里面的院子,好象在这儿租房。

如雪有种不祥的预兆。

第二天,如雪早早起来,它要去公主家看看。离老远,就见一群人围在百货店外,老板娘正在人群中央破口大骂:

“哪个丧尽天良的!我们家小狗招你惹你了!偷一条小狗!你真能耐!他三婶,我昨晚上还看见我们家小狗呢,今早上就怎么也找不着了……”。

如雪听的明明白白:公主失踪了!它到昨天那个院子门口看了看,只见大门紧闭,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又出来听一会儿,也没什么新线索。如雪觉得这事单靠自己不行,于是急急忙忙去找阿力。

阿力听如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叙述完之后,想了想,说:“如雪,你先别急,我召集大家,今晚咱们开个紧急会。”

深冬的夜晚,干冷干冷的,月光撒满大地,村里的街道不用路灯也看得清。夜很静,人们大都睡觉了,整个小庄孤零零地矗立在那儿;路上轻易见不到人,偶尔会有人骑车路过,车轮碾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如雪顺一条胡同慢慢跑着,它要去参加阿力专门为它召开的紧急会议。白天大家忙自己的生计,只能晚上开会。会议地址选在村里煤店的煤棚,因为那里比较隐蔽。如雪从煤店北墙下的一个洞钻进去,看到阿力、阿杰、小同、小板、箱子,还有两条不太认识的狗都已经到了。

阿力一看全部到齐,会议可以开始了。首先由如雪把大概的情况介绍一下,然后它开始发言:

“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是要开一个紧急会。”边说边扫了一眼,大伙都很严肃,“在咱们村里,有一只西施狗失踪了,很可能是绑架!这件事的性质很恶劣!在咱们小庄流浪狗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处理不当,后果将不堪设想!但事情并不是单纯的失踪那么简单,更关系到我们狗类的尊严,我们不是玩物,我们也是活生生的生命,我们也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命运,我们不能任人宰割……。”

阿力激动起来就爱这么长篇大论讲个没完。从狗的祖先在森林里纵横捭阖,到狗成为人类的朋友,从狗对人类忠心耿耿,到人对狗麻木不仁,从给狗栓上链子到给狗穿上衣服,从滥吃狗肉到狂犬病。

“如雪的事就是大家的事,”阿力终于回到主题上,“我们应该让大家看到,我们有能力把这件事解决好!”大伙觉得阿力说的真好,纷纷激动起来。

“没错!咱们不能太软弱!”

“得做出点样子来!”

“和他们拼了!”

阿力示意大家安静。

“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公主在哪儿?据如雪的情报,它应该在它家南面一个院子里,嫌犯是一胖一瘦两个男的。这样,分一下工,轮流在院外进行监控,一有机会马上进院侦察,看看公主在不在里面!”

“如果不在怎么办?”

“那就比较麻烦,”阿力边说边设想了一下可能的严重后果,“走一步看一步吧!好了,我分一下班。”

阿力如此这般作了安排。

散会后,狗儿们一个个从墙洞里钻出来。

“大家回去抓紧时间休息,谁还有问题?”

正说着,有个人骑电动车飞速而来,“呼”一下从它们身边驶过,把阿力吓一跳,原地蹦起老高,冲那车狂吠起来。其它狗也不示弱,纷纷帮腔。阿力见“狗”多势重,率领群狗就要追,没追出两步,电动车已经走远,众狗也停下脚步不叫了,阿力想了想,回头对还楞在那里的如雪说:“过路的。”

第二天一早,阿杰值第一班,先到里面看了看,门关着,于是回到胡同口。这样一直到上午十一点多也没动静,不到十二点的时候,如雪来接班。

如雪一看大门没开,听听也没有声音,只好继续耐心等待。下午快三点的时候,大门“哐”的一声开了,高瘦子披一件大棉袄,趿拉着一双棉拖鞋,蓬头垢面的出来了。如雪一见大门没关,有机可乘,就悄悄溜进院子。院子里乱七八糟堆满了东西,还有一辆踏板摩托车,正房里响起电视的声音,估计是矮胖子在里面。旁边还有一间偏房,如雪从门上的一条大缝往里看,里面也堆的满满的。

看着看着,看到一个编制袋在动,好象还有狗哼哼的声音,如雪觉得像公主,袋子扎起一半,另一半正好是公主那么大,又仔细闻了闻,是公主的气味。

“公主在这里!”如雪欣喜若狂。可怎么救呢?门锁着,也进不去。如雪恨不得马上就把公主救出来,正着急,瘦高个回来了,如雪赶紧躲到一堆木板后面。

瘦高个一进屋就吵吵:“别看了!别看了!走走!”

“干吗去呀?五点就得带着狗见买家,这都三点多了!”矮胖子的声音。

“唉,一会儿回来了!快点!快点!”

“行、行!”

如雪心想不好!今天他们就要卖狗!得赶快通知阿力它们!想罢窜起来就跑,把扳子都顶翻了,吓了里面的人一跳。

如雪刚到外面,正碰见来接班的小同。

“小同,他们五点就要买狗!快跟我去找阿力!”

“我知道它在哪儿!跟我来!”

它们到了那里,只有阿杰在。

“它去村东旧货市场了,刚走。”阿杰说。

于是三条狗一齐奔旧货市场。

仨狗追上阿力时,它也就刚到那儿,。如雪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阿力一听事情紧急,看看天大概已经下午四点了,马上分配任务:“小同,快去村西头找小板、箱子它们,让它们以最快的速度去那个胡同,如雪、阿杰,你们俩赶紧去盯着;我去村口看看,见到他们回来就去和你们会合。好!大家分头行动!”

狗儿们纷纷各自行动。

阿力正要走,突然发现一只叫小蛋蛋的小狗正和塑料袋“搏斗”。小蛋蛋是只刚断奶的小狗,父母也是流浪狗,母亲是只京八串,父亲是只土狗,现在还看不出象谁,不过肥头肥脑的倒挺可爱,最近天天坠着阿力它们。

“小蛋蛋!”阿力大声叫它,“给你一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你去村口,看看有没有一胖一瘦两个人往村子里来!看到了,立即回来汇报!”

“是!保证完成任务!”说着扭呵扭的奔村口去。

阿力感觉这个爽呀!

“没想到自己还颇具领导才能,这安排的,井井有条,狗近其能,一个也没浪费,自己的组织能力竟然这么强!唉!原来自己是当将军的料,如果哪一天能指挥千军万‘狗’,也不枉活此一生……”

“报告!”阿力正美着,忽然听这么一声,低头一看,小蛋蛋回来了!

“小蛋蛋!有什么最新情报!”

“报告阿力叔叔,我去村口看了,警察叔叔已经下班班,回家吃饭饭去了!”

阿力差点没晕过去,觉得自己作为一名统帅在用兵上还是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好了!小蛋蛋,天快黑了,现在我命令你马上回家吃饭饭!”

“是!”小蛋蛋说着转身掂掂走了。

阿力一想时间不早了,干脆不去村口,直接和如雪它们会合吧!

再说如雪和阿杰,离开阿力后撒开狗腿往回跑。跑着跑着,阿杰说:“跟我来!有一条近道!”说着领如雪钻近路边一个篱笆里。

篱笆里面是个小菜园,穿过菜园,对面墙角有个洞,它俩钻出去往南一拐是个路口,沿这个路口往西走,下一个路口就到了。

如雪观察了一下,摩托车在院子里,但位置和刚才不一样,看来他们回来了,听听屋里有说话的声音,估计一时半会儿走不了,它俩就回到胡同口先等着。不一会儿,小同、小板、箱子,还有认识不认识的狗来了好几条。

如雪打心里感动:“你们能来我真心的谢谢你们!”

“咳!这有什么!”

“相互帮忙,应该的!”

正客气着,阿力到了。

“怎么样?他们在吗?“

“还在,暂时没什么动静。”如雪小声说。

“大家分散开!别这么聚着,听我口令行事!”

于是大家分散开,但眼睛都没离开阿力。

大概快五点的时候,只听胡同里一阵发动摩托车的声音。阿力一看,矮胖子在前面骑车,瘦高个坐后面,踏板上还有如雪看到过的那个编制袋。

“这就是了!”阿力看着如雪说,如雪点点头,阿力大喊一声:“弟兄们!冲啊!”

众狗一听招呼,“呼”一下涌进胡同,冲那两个人大叫起来。矮胖子吓一跳,心想从哪儿冒出这么多狗,还都冲自己来。加油门要走,如雪扑上去就咬,只是个小跳不高,只咬到瘦高个的裤腿角,连肉都没咬到,可摩托车已经提速了。

阿力见势不好,两腿用力,“噌”一下扑上去,本想直奔矮胖子的喉咙,可惜用力过猛,骑到了矮胖子的头上,俩前腿正搭到后面瘦高个的双肩上,狗头和瘦高个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瘦高个和矮胖子同时发出一声非人类的大叫,接着连人带车翻倒在地。

众狗一见,顿时气势如虹,叫的更起劲了。如雪趁机咬住编制袋,拽到一边,咬袋口的绳子。

瘦高个和矮胖子彻底懵了: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些狗到底怎么啦?两人爬起来退到院子门口。矮胖子气急败坏,转身回到院里,抄起一把铁锨就杀了出来。

阿力怕有伤亡,看如雪已经把绳子咬开,大叫:“弟兄们!撤!”

众狗调头往回跑,矮胖子挥舞着铁锨在后面大呼小叫的追上来,直追到胡同外,见狗们已经四散奔逃,才住脚。回去找到袋子,袋子也空了,俩人只得垂头丧气、灰头土脸的推起摩托车回家。

再说众狗按计划各奔东西之后,看看没有追兵,都到村东小树林集合。大家见面后自然是欣喜万分,连蹦带跳,兴奋的交流着刚才的战斗经验。阿力点了点数,一个不少,甚至连受伤的都没有。

“这次行动很成功!咱们不但完成了任务,而且无一伤亡呀!”阿力特别高兴。

“今天多亏各位帮忙,兄弟在这谢谢了!”如雪补充了两句。

“弟兄们!这件事之后,我觉得大家最好出去躲一躲,有谁跟我去河堤上的树林!”阿力想的比较周全。

如雪和另外两只狗跟阿力去,阿杰想带小同出去走走,其它几条狗准备去临村。这样大家一起往外走。路上,阿杰问如雪:公主看见你救它了吗?如雪一听低下了头,当时公主眼看就要从袋子里钻出来,可阿力一声“撤!”,结果公主没看见它。不过如雪并不在意,只要公主得救就好。

一转眼,阿力它们已经躲出去小半年了。四、五月份的时候,它们托别的狗打听过,说那两个人已经搬走,并且关于丢狗这件事早就没人提了。阿力、如雪它们才敢试探着回村,特别是如雪,一直想看看公主过的怎么样。

七月的一天,如雪慢慢溜达着来到公主家门口。一切仍照旧,只是公主不太一样:公主旁边趴着另一只西施狗,而且是只公的。看来它主人怕公主寂寞,给它找了个伴。

如雪看着它们亲密的样子,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夏日的正午,太阳慷慨的贡献着阳光,烈日下的林荫道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如雪边走边想:“这样也挺好。”

茂密的树阴下,小柏油路中央,如雪越来越远。

上一篇:整容
下一篇:蚕豆花和油菜花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