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灵坦克

童话故事网(/) 2016-08-21

“孙常圣,你怎么没有完成作业?”语文老师揪着他的耳朵,恶狠狠地质问。

猴子般精瘦的小男孩儿几乎被提起来,疼得他龇牙咧嘴:“做完了!我做完了!只是忘交了。”见老师放了手,忙一阵乱翻,从书包里找出作业交给老师。

老师瞧了瞧,写得还不错,气儿消了些,“下次别忘了!”言语中已经有点儿笑容,接着又继续上课。孙常圣长吁一口气,赶忙坐下,瞅瞅四周,同学们都捂着嘴儿偷偷在笑他。

“哼,幸灾乐祸!”小圣生气地想。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小男孩儿急忙背上书包,一溜儿小跑往家赶,连几个同村的同伴儿被落在了后头,当然,他也没忘拾起路边一根看上去很顺滑的木棍儿——这是很多农村小男孩儿的通病。

“这家伙,真不仗义!我快要教训他了!”大个子的朱壮壮挥挥肉嘟嘟的大拳头,气呼呼地说。

孙小圣一气儿跑回家,悄悄进了院子,有蹑手蹑脚地溜到南院的柴草棚里,里面黑乎乎的,他轻声喊道:“毛毛,毛毛,——”

一个灰影子从小圣头顶嗖地窜下来,吓了他一跳。这是一只老猴子,全身灰褐色的毛发一块块脱落下来,露出黑红色的皮肤,咋看去,象是穿了件百衲衣的小赖子,难看极了。

小圣却不嫌弃,把棍儿放在一旁,伸手去摸那丑猴儿,嘴里安慰着:“毛毛乖,别怕!”

毛猴儿不识趣儿,一下跳到窗台上,“呒呒”地喷气,不安地四处张望。小圣正在纳闷儿,身后一下闯进好几个小孩儿,朱壮壮一马当先,几乎把小圣挤倒。

“哇,猴子——这么丑!”朱壮壮一眼瞧见窗台上的老猴儿,大叫起来。

“这不是昨天在咱们村口表演的那只猴子吗?”细心的张晓茜认出了猴子的来历,苹果似的圆脸上由于兴奋涨得通红。

昨天下午,几个外地人在本村村口空地上演杂耍,一个蓄着山羊胡子的老头儿牵着几只猴子耍得挺精彩,刚放学回来的几个小学生给吸引住了。后来,一只老猴儿爬杆儿出了错,旁边一个穿着花衬衫,留着黄头发的男人抽了它几鞭子,老猴儿身上被打掉好几块皮,渗出的血淋淋沥沥地滴在场地上,孩子们看了怪心疼的。那老猴子也真有个性,冲黄毛小伙子龇牙咧嘴咆哮着,黄毛又挥鞭子,老猴儿拼命一挣,绳子断了,老猴子三蹿两跳,逃进村里去了。耍杂技的急坏了,而看热闹的人们一阵哄笑……

孙小圣见细心的张晓茜看出来了,忙辩解道:“它自个儿跑来的,昨天晚上我在这里发现的——你们靠后点儿,别吓着它。对了,这件事儿千万别声张啊!”

“谁敢说出来我就揍他!”朱壮壮叉着腰嚷嚷道,“咱们得保护这个臭猴子。”

几个孩子叽叽咕咕了好一阵才离开,他们约定好第二天早晨来小圣家集合,一块儿去上学,顺便再瞧瞧这丑猴子。

傍晚,孙小圣一家人正在吃饭,“咚咚咚”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勤快懂事儿的小圣赶紧去开门,几个外地人随着涌进来,为首的正是山羊胡子和黄毛。看见他们,小圣心里咯噔一下。

“有什么事儿吗?”小圣的爸爸跟出来,见这么多人,纳闷地问道。

“啊,”山羊胡正想凑近小男孩儿说话,看见主人出来,赶紧笑着说,“我们是在这儿玩杂耍的,昨天跑了一只老猴子,想打听打听,看看是不是跑到你这儿来了。”说着,眼睛滴溜溜满院子乱转。

小圣心里怦怦直跳,他想躲开,又怕这帮人发现猴子,悄悄地向南院草棚挪去。

“是这么回事儿呀,我刚回来,没看见。小圣,”爸爸冲院子里喊道,“你在咱家有没有看见猴子?”

“没,没有!”小圣在南院急忙回答。

黄毛盯着南院,问道:“我们去找找吧?”说着,径直走过去。

爸爸皱着眉头,没吭声,妈妈也出来了,见这些人要搜,嘟囔道:“不就是只猴子吗,有啥稀罕的!”就跟着那几个人来到南院。

山羊胡挺圆滑,陪着笑脸和妈妈说话,其他几个人到处寻找。柴草棚、猪圈、鸡窝都找了,一无所获。妈妈想起来儿子,问道:“龙龙,你在干嘛呢?”

“我在这儿呢。”厕所里传来小圣低低的声音。

那几个人正想去厕所看看,听见有人在里面,就没去。

妈妈不满地对那些人说:“行了吧!如果猴子在这里,俺们也不会藏起来,谁有空管它?”说着,把几个人送出门外。

不速之客去别人家里找去了,爸爸想了想,看着刚溜出厕所的小圣,一脸严肃地说:“你到底见没见人家的猴子?要是真看见了,就给他们说,给人家送去,决不能贪心,占小便宜儿!做人要实诚!”

面对一向疼爱自己却又要求严格的父亲,小圣有些紧张,他低着头,犹豫着。

“干嘛这么严肃,不就是只猴子吗?”妈妈在一旁插嘴说,“咱家小圣可不是乱拿别人东西的孩子——我看那几个人不像好人,瞧他们鬼鬼祟祟的,听村里人说他们还虐待猴子,打猴子,猴子跑了更好,省的受罪!……”

小圣刚才就把猴子抱起藏在了厕所里,还好,老猴儿倒也配合,没吱声。他本想把猴子还给人家,但看到老猴子身上的伤痕,怕它再挨打,就没说出来,听妈妈这么说,小圣心里安稳多了。

第二天,爸爸吃过饭,一早儿就去城里打工了,临走时,爸爸说朋友送的大狼狗下午能领回来看家了,一直期待有条狗的小圣听了,先是高兴,后来又担心起来,有些忐忑不安。

一会儿,朱壮壮、张晓晴来找小圣上学。几个小孩儿一起溜到南院,走进柴草棚。

老猴子正在吃小圣为它准备的花生米,它捡起一粒,迅速丢进嘴里,嘴巴起劲儿地吧嗒着,吃得津津有味。眼珠不停地滴溜乱转。

“我家不安全了!”小圣告诉小伙伴,“昨天晚上那几个人来找啦,差一点儿就被发现。”

“那怎么办呢?”晓茜扑闪着两只大眼睛,焦急地问。

“这好办,把它藏到我家后院!那是老房子,没人住,安全可靠。”朱壮壮拍拍胸脯,出了个主意。

几个小孩儿说干就干,小圣找了个箩筐,壮壮上前去抱老猴子,哪想到丑猴子龇牙咧嘴一阵狂吠,把天不怕地不拍的小胖子唬得一跳,“它想干嘛?”

小圣忙挡在壮壮身前,“毛毛别怕,我们都是来帮你的。”说着,慢慢靠近猴子,用手轻轻抚摸着它的身体。

说来也怪,那暴躁的老猴儿竟然安静下来,顺从地听任小圣把它装在箩筐里,晓茜又拿过一个纸质包装袋,弄了几个孔,罩在老猴子的头上,伪装好。

安排妥当,壮壮背着箩筐,小圣和晓茜跟着,一前一后向村前壮壮家走去。

不是冤家不聚头,几个小学生刚走到村子前街,正碰到山羊胡和黄毛几个人在路旁争论,他们正为老猴儿的事儿着急,有坚持继续找的,也有想放弃回家的。

小圣眼尖,瞅见他们,催促伙伴们赶紧绕着胡同跑。不料一着急,老猴儿脑瓜儿顶上的纸盒掉了,黄毛一歪头,恰巧瞧见了,大叫一声“站住”,一伙人立即追了上来。

小孩儿们赶紧跑,一颠簸,箩筐里坐的猴子不乐意了,它又瞅见山羊胡几个人凶神恶煞般撵着,吓坏了,“哧溜”一下窜出箩筐,顺着路旁的小树爬上去,“噌”地跳进了附近的一所院落。

这是一所老宅院,闲置很长时间了。事发突然,几个小学生来不及思考,急忙跑进去寻找,院子里静悄悄地,院外传来急匆匆地脚步声令气氛一下紧张起来,晓茜吓得脸色苍白,小圣那,眨眨眼,迅速找了根木棍顶在破旧的大门上。

“你们赶紧去屋里找,我守在这儿。”朱壮壮叉着腰,显出男子汉的气魄。

院子里乱糟糟的,堆积的柴草,倒塌的墙头,呈现着荒凉、凄冷,而正屋门虚掩着,里面黑乎乎的,透着阴森恐怖。孙小圣平时很机灵,也听大人的话,算是个好孩子,可就是怕黑。晚上绝不敢一个人去厕所,常站在屋门口,小鸡鸡对着门缝往外撒尿,为此,妈妈没少说他。而现在,面对荒凉的老宅,他有些迟疑,但想起可怜的老猴子,又看看身旁的女同学,小圣咬咬牙,呼唤着老猴子的名儿闯了进去。

屋子里阴暗潮湿,老毛毛正在西屋房梁上挂着,听到小圣的呼唤,跳下来,吱吱叫了两声,小圣循声走进去,却看到老猴儿盘腿坐在半塌的土炕上,双眉低垂,眯着眼睛,老和尚打坐似的,一副怪样。

“孩子,”小圣正诧异老猴儿的姿势,更令人惊异的事儿发生了,那猴子居然说话了。

小男孩儿呆了,他直愣愣地盯着面前这只毛茸茸的动物,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傻小子,”老猴儿急了,索性蹦起来,双手——应该是前爪,搭在小圣肩膀上,“听着,孩儿,我可不是一般的猴子!”它睁圆眼睛,直直的看着男孩儿,一字一顿地说道:

“俺乃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也!”

小圣眼睛眨呀眨呀,眨了好一阵儿,差点儿笑出声:“哼,你要是孙悟空,那为什么还被人欺负?”

“嗨!”老猴儿一声长叹,眼睛一红,几乎掉下泪来,它在炕上迅速溜了几圈,忽然侧耳听听窗外,大门正被“啪啪”砸得乱响。

老猴子一纵身,跳近小圣,“这都怪如来那老和尚——说来话长,现在形势紧迫,其中原因以后俺再给你说。听着,俺老孙碰到你,就是你的造化,赶紧说吧,孩子,你想要什么,俺老孙变给你!”

“真的吗?那就变个芭比娃娃吧!”晓茜在小圣身后探出头,好奇而充满向往地问道。她半信半疑地望着眼前古怪的毛脸动物,心里兴奋极了。

那猴头听了,搔搔脸,抓抓耳,“嘻嘻,这——这——这太小家子气了,俺老孙便虽然变得,传出去让人家笑话。换,换一个吧?——比如变个金箍棒!”说起金箍棒,那猴儿老脸上竟透出一抹光彩。

“好!”小圣一听也来劲儿了,马上附和。

晓茜却不同意,“整天拿个棍子像什么?爸爸妈妈和老师会批评的!”

小圣一寻思,也有道理,改口道:“那就变个坦克吧?”

“坦克?”猴子小孩儿般嚷道,“就是电视上打仗时挺厉害的那种会跑的怪物吧?俺老孙知道。”

“哗啦”,院子传来一声震响,有人闯了进来。

“好了,孩儿们,”老猴儿跳上窗台,严肃地说,“俺老孙就变成个坦克跟着你了!”说罢,嘴里念念有词,忽然尖声喊声“变”,一股青烟腾起,之后,那猴子真不见了,土炕上留下一个黑乎乎巴掌大的东西。

“这是什么呀?”晓茜撇着嘴,看看土里土气的小破坦克车,不满地抱怨道,“和那猴子一样难看!”

小圣却不嫌弃,小心地捧起来,来不及细看,赶紧去院子找壮壮。

院子里正热闹,小胖哥壮壮伸开双手,拦挡着进来的山羊胡等众人,黄毛冲上前准备硬拽开他,山羊胡赶忙使眼色,老头儿怕伤了小孩儿不好跟当村的交代,他抱住小胖墩,笑呵呵地说:“小家伙,那只猴子在哪儿?别人的东西要归还,你们老师应该讲过的吧?”

“恩——”壮壮答不上话,却不让开,和老头儿支起黄瓜架,黄毛迫不及待地望屋里闯,迎面正碰到小圣和晓茜出来。他盯着俩小孩儿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又赶进老屋里去找。

朱壮壮一见来了助手,指着山羊胡等人唱开了:“当了个当,当了个当,爷爷家里卖猪汤,猪尾巴猪骚猪腚眼,每人给你们来一碗儿!”这是他们班课下流行的顺口溜。

山羊胡瞄了眼孙小圣手里的坦克,问道:“小同学,那猴子呢?”小圣哼了声,把坦克对准那老头儿,按了下按钮,“嗖”,一粒黄色的子弹飞射而出,敲在了山羊胡的腰上,刹那间,金光一闪,小圣进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这是一个小城市,楼房、平房、商店应有尽有,但却大都冒着浓烟,也有的建筑已经坍塌。街上看不到行人,不远处有一个高大的桃形红色建筑,从那儿传来阵阵枪声,身旁一个指向仪指示灯不断闪烁着指向那里。

小圣这才发现自己是乘坐在一辆小坦克里。这是游戏吗?小家伙心里一阵冲动,太好玩儿了,他开动坦克向前行驶,“咕咕噜噜”,小坦克像个醉汉,在大街上东倒西歪的,不过一会儿,小圣就基本掌握驾驶技术了,驾驶台上还有各种武器配备的符号呢!小圣按了几次,大体知道了。听着前方越来越急促的喊杀声,他急不可耐地冲了过去。

一群黑衣武装分子在围攻那个漂亮的红色建筑,里面有一些红衣战士在反抗,不过反抗的火力很弱,快支撑不住了。黑衣士兵呐喊着向前冲锋,他们的服装上标有$符号。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小圣也不分敌我,开着坦克向黑衣士兵冲过去,接着他的机枪发言了:“哒哒哒,哒哒哒……”黑衣士兵被打倒了一片。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们惊慌失措,忙不迭地后退,小圣开着坦克如入无人之境,顺利冲到红色建筑跟前。

“谢谢你!谢谢你!”红衣战士们纷纷向他招手致意,“你真是我们的救星啊!”

小圣赶紧停止射击,千万不能伤了好人,他看看四周后得意地问:“你们是在说我吗?嘻嘻嘻……你们是谁呀?那些穿黑衣服的又是什么人呢?”

红衣战士看着眼前的小孩儿,嘴巴张成了“O”:“ 你不知道他们是谁?好吧,告诉你,那些是金钱帮的黑衣军团,他们是天下第一大帮,手下好多人马,到处侵略。我们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

“你们的这个大楼真好看!”小圣好奇地望着这座桃形建筑物,惊讶地赞叹。

“这是这座城市的内城,也是这里的中心枢纽,被称作心灵之都。”

“心灵之都”、“金钱帮”、还有“黑衣军团”,小圣都是头次听说,他搔搔脑瓜儿,“那些黑衣军团的也不见得有多厉害啊!”

“当当当”他话还没说完,一串子弹敲在了小坦克上,“不好,黑衣军团的人又来了,做好战斗准备!”红衣战士急忙提醒大家。

小圣回头一瞧,果然,大批黑衣军团的士兵冲了过来,刚才他们是去搬救兵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看到有仗打,小圣反倒来了精神,他“呀——呀”地呐喊着,将坦克开向敌群,敌人的枪林弹雨落在坦克上,就像卖豆腐的在敲梆子,打不到小圣,小圣熟练地用机枪猛烈还击。

黑衣军团的人倒下一大溜儿,其余的纷纷躲到旁边的建筑物后边,小圣一踩油门追上去,敌人边打边退,小圣穷追猛打,一气儿追出好远,一直追到了城边的小巷里。在这儿,坦克毕竟不如单兵灵活,敌人在胡同里转来转去,和小圣玩起了捉迷藏,折腾了大半天,小圣也没打倒几个坏蛋。

“嘀嘀嘀”,小坦克里的自动报警系统响了,小圣低头一看,不好,显示器上,“心灵之都”快失守了,大批的黑衣军团士兵发起猛烈的冲锋,已经逼近红色建筑墙角了。

好狡猾的敌人,原来他们用了调虎离山计,故意把小圣引开。“等着瞧吧,俺小圣来也!”小坦克飞快地穿街过巷,不再理会骚扰的敌军,眨眼间冲到“心灵之都”城下。这次小圣可有经验了,他驾着坦克围着内城转起圈来,边打边碾,冲在最前边的敌军被打的鬼哭狼嚎,抱头鼠窜。剩下的不敢再冲锋了,躲在远处打冷枪,小圣有办法,他切换好武器,暗暗瞄准,“轰”的一声巨响,炮弹在远处敌群中炸开了花,敌人哀号着飞上了天。几发炮弹打出去,敌人都吓坏了,纷纷后退,“杀啊——!”红衣战士趁机发起反冲锋,和小圣一起乘胜追击,将黑衣军团彻底打退了。

战斗胜利结束了,原本冷清的城市忽地一下热闹起来,好多人从隐蔽处跑出来,打扫战场,清理垃圾,修缮房屋、街道,不一会儿,城市就变了个样,整齐多了。

作为感谢,红衣战士们赠给小圣一箱子弹,小圣高兴地不得了,他问:“那些坏蛋还回来吗?”

“也许会,不过一时半会儿来不了了,他们这次伤亡惨重,得招兵买马,休养一阵儿才能恢复元气。你瞧,敌人被打败了,我们的城市恢复了信心,大家都踊跃参加我们的队伍呢!以后他们再来,我们就不怕了!”

小圣心里踏实了,他开着坦克往回赶,发现坦克有些变化,仔细瞧瞧,资料显示,原来的龟壳坦克升级成了铁皮坦克了,这种坦克也叫铁牛,比原来的更结实了,不过不如以前灵活了。小圣不在乎,他觉得真带劲儿!前边有个金色的光圈儿在闪烁,就像《西游记》中悟空用金箍棒划的,坦克一进入里面,“嗖”的一声,小圣就又回到了老宅院。

“孩儿们呐,这是在作孽啊!”山羊胡忽然吃错药似的使劲儿跺着脚,拍着大腿哭号起来,“不就是只老猴么,它咋会知道哪儿有宝贝?我们是财迷心窍了!”他突然凶巴巴地冲黄毛几个喊道:“二黄、金生,还有铁锤,你们快跟我回去,快回家!别在这儿不务正业了。走,走啊!”

看着他疯疯癫癫的样子,跟他一起的后生们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一个个傻愣愣地站在那儿,不过再看他老人家吹胡子瞪眼的,赶紧脚底抹油——灰溜溜地走了。

老宅院里顿时安静下来,张晓茜奇怪地问:“他们这是怎么了?真是不可思议!”朱壮壮哼了一声,“我知道,准时他们犯神经病呢!”小圣心里暗想,会不会和小坦克刚才的战斗有关联呢?

“哎呀,要迟到了!”晓茜一跺脚,“咱们快走吧!”几个小学生醒悟过来,慌忙向学校跑去……

晚上,小圣抱着坦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踏实,原来的塑料玩具真成了金属的了,就像白天在“心灵之都”发生的一样,难道“心灵之都”、“金钱帮”都是真的吗?

隔壁爸爸妈妈的屋里灯灭了,他们休息了,小圣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小圣,小圣”,有人在他耳边轻声呼唤,他睁开眼,一只老猴儿蹲在床头正冲他咧着嘴巴。

小圣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毛毛——噢,是孙悟空!”

“嘘,小声点!”老猴王一指隔壁,“小子,干得不错,旗开得胜,有俺老孙的遗风!”

小圣揉揉眼,想起在白天的奇特经历,急不可耐的问:“孙悟空,‘心灵之都’、‘金钱帮’都是什么东东?都是真的吗?那老头儿为什么追杀你?为什么又哭闹着走了?”

“好吧,咱们也算是患难与共了,俺就实话对你说了吧。不过,你可千万要保密啊!”

小圣坚定地点点头。

“俺老孙取经成佛后,天天在灵山坐禅念佛,一晃又是五百年,可把人给憋屈死了。俺屡次想下凡来瞧瞧热闹,可那老佛爷就是不肯,说仙凡有别。眼见得人间道消魔长,世风日下,天界很多正义之士纷纷请愿、游行甚至上访,要玉帝和佛祖开恩,派天神下凡降妖除魔,可是那俩老板一推再推,腻腻歪歪拿不定注意,反而在下界途中设下三千界仙网,网上布满蚊蝇,阻止众仙下凡。”

“嘿嘿,界仙网?还有苍蝇蚊子?”小圣一听乐了,“这也能拦住你们?”

“英雄所见略同,俺老孙也是这么想的!再说也禁不住众仙家的怂恿,俺就逞强去闯界仙网,虽说下到凡间,可俺一身法力也被那狗蚊蝇吸取了!”

“苍蝇蚊子也这么厉害?!”小圣瞪大了眼睛,同情地望着猴王,“怪不得被人欺负。你真一点儿法术也没了?”

大圣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只剩下最后一变了。当俺老孙来到凡间一个小镇,那镇上的人们正在议论,说有人梦见神仙指点,只要抓到跑来的一只千年猴精,就能找到宝藏,发大财。于是,那老头儿就和一帮百姓来抓俺了——一准是如来捣的鬼!等俺回到灵山,非得找那老和尚算账!”

想到先前看到的老猴儿的处境,小圣有些难过,“孙悟空,你的伤好了吧?”

“哎——,”美猴王一声长叹,“遥想当年,俺老孙叱咤风云,十万天兵也没能奈我何;可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连凡夫俗子也趁火打劫,俺老孙可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了……”,他感慨万分,如泣如诉,一双眼睛也红红的。

小圣又气又乐,安慰道:“别哭了,被哭了,大圣,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孙悟空啊!”

“言之有理!”猴王一跳,翻到床头柜子上,“俺老孙才不会小家子气哩!俺虽然只能变成个小坦克,可是这坦克不是一般玩具,它可是仙家宝贝呢!”老猴子又卖弄起来,侃侃而谈,“开着这辆坦克,能进入人的心灵,只要你发射的子弹打中那人。你就能进入他的心灵,然后去打败诱惑他心灵变坏的妖魔鬼怪,那人就……”

“哇塞,我知道了!”小圣一拍床头,“这么说,‘金钱帮’、‘黑衣军团’都是坏蛋,我进入的‘心灵之都’就是那老头儿的心灵了!”

“对,”猴王兴奋得使劲儿挠着脸颊,“你把入侵老头儿心灵深处的妖怪打退了,他又恢复了善良淳朴的本性,自然就安心生活,不再找我要宝贝了。”

“那你还能捉妖怪吗?”

“不行啊,俺只能变成玩具坦克,以后就靠你降妖除魔了!”

“靠我?!”小圣半惊半喜地问。

“对,自打俺老孙认识了你,就觉得和你有缘。No.1,是因为你的名号,俺是大圣,你是小圣;No.2你虽然调皮但天性善良,很合俺老孙的口味儿!”

老猴王那里知道,小圣应该叫“小胜”,爸妈给他起名叫孙长胜,不过派出所户籍科把“胜”打成了“圣”,打错了容易,改就难了,孙长胜就成了孙长圣,小名也成了“小圣”,小圣就这样偶然“诞生了”——在中国,这种事儿常有,有年龄弄错的,甚至有性别弄错的,你要是不知道就太OUT了。

小圣不清楚这些,他想想说:“我——试试吧。那你能教我七十二变吗?”

“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俺老孙已经没本事儿了,还怎么教你?不过,只要你用俺老孙变的坦克去打怪,不断升级,俺就能慢慢儿恢复法力了。”

“哦,是吗?太好了!孙悟空,你就瞧好吧!我一定会帮你搞定的!OK!”

“这第一次小胜可别轻敌,以后的对手厉害着呢!时候不早了,你睡吧。记住,千万别告诉别人,要是居心叵测的人拿了俺去,会做坏事儿的!”猴王嘱咐孩子一阵儿,也累了,打个哈欠,“岁月不饶人呢!”身形一晃,又变成了铁皮小坦克。

“当当当”,挂钟敲了十二下,小圣又兴奋了好一会儿,终于抱着宝贝坦克进入了梦乡,他梦到自己开着升级后的坦克横冲直撞,所向披靡,杀得“金钱帮”、“黑衣军团”等坏蛋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上一篇:女明星和图钉公主
下一篇:流浪的小猪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