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池人

童话故事网(/) 2016-08-21

尼克这个人,除了名字有点特殊其余的普通到了极点。而他没想到,自己变成了一个太阳能电池。

事情要从那次历险说起.

由于尼克一家住在上海市市中心,他儿子妻子与女儿都没有真正地见识过一下大自然的自然风景。于是,他们一家五口决定去云南省西双版纳的丛林中去历险,好戏开始了······

经过三千公里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下车,大儿子尼尔与二儿子尼比就开始发疯了,要不是尼克拦着,他俩早就跳进澜沧江里游泳去了。

尼克带好东西,向深山老林进发。一路上打打闹闹,有说有笑,不时留下一点纪念,拍几张照片,差点就迷路了。由于两个儿子太调皮,妻子桑燕与小女儿尼娅身体有点瘦弱,物品大都由尼克提着,真够累的。但是,经过三千公里的“风雨”,加上历险时的疲劳,使尼克体内激素失调,体内发生剧大变化,最终成为一个太阳能电池。

回到家,桑燕发现尼克脸有点红,一摸他身体,好烫!忙问:“怎么了,你哪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

尼克说:“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晕,睡一觉就没事了。”但他没想到,自己身体里已经开始储存电量了。只要有光,他就可以自身发电,然后存在身体内。

第二天,他去公司上班,正好电脑坏了。他懂得一些修电脑的知识,便开始修。谁知,他触到了电线,他却没有任何触电的感觉,原来他体内可以吸收外来的电力,当电力超过一定的强度后,他才会有感觉,极限为十五万伏。也就是说,电压超过十五万以后,尼克才有感觉。

一会,他去会见一个客户。当他们握手时,那个客户立刻四肢发麻,瘫坐在了地上,头发立刻成了爆炸型,一个字——酷!

“怎么了,王总?”原来那个倒霉的客户叫王**,“哪里不舒服呀?”说着,就要扶王总起来。王总大呼“救命呀!”

尼克立刻成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保安闻声赶来,问王总:“王总,怎么了?”

王总扶着桌子,勉强站起来,两个腿一边发抖一边说:“尼克要谋杀我!他刚才用电电了我一下,我差点就被他电死了!”

尼克说:“王总,你太冤枉我了,我连个电池都没有,哪来的电呀!”

保安说:“你们别吵了,到保安科再说吧!”说完便拉着尼克准备走。于是,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爆炸头型的人。这次,尼克傻了,难道自己身上真有电?尼克的脑袋大了!

办公桌上有个鱼缸,里面住着四条金鱼。尼克把手放进鱼缸,四条鱼立刻在水里活蹦乱跳,直到有一个到阎王那儿去报到了,尼克才把手拿出来。

尼克真的“傻”了!

他不顾一切地跑到医院,要求医生给他全身做全面的检查。这位医生刚一碰他,就闪电般地缩了回来,说:“你,你身上怎么有电呀!”

这一次,尼克信了。他想,我应该去测一下我身体里有多少电。于是他去买测量电压的仪器。当走到一个胡同时,几名小混混看尼克挺有钱,便上前说:“大哥,咱这几个兄弟最近手头紧,向你要俩,你看着给。”边说边挥了一下手中的铁棍。尼克反应快,他知道,自己身上的电足够对付这几名小混混,便说:“老子就不给,你们能咋的?”

这几名小混混说:“这里不好说话,走!去那片树林里,咱们慢慢说!”说完,便要拉尼克。尼克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个小混混。立刻,那人开始哭爹喊娘,大声呼救:“快、快救我!救我——!”另外两名见状,立刻上来揍尼克,刚举起拳头,就看见同伴的头发竖了起来,有电!这两人最怵电了,便扭头就跑。尼克一生气,身上释放的电流更大了,这两名想跑的小混混便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拉了回来。

尼克见他们被电得不行了,才放开他们。这时,尼克发现自己可以操控身体内的电了,为此十分高兴。但是,他又想:“万一科学家把自己带到实验室,把自己解剖了,然后······”尼克不敢再想了。

这时,几名警察来了,问尼克:“请问你是尼克先生吗?”

“我是。”

“请跟我们走一趟!”

“为什么?”

“明知故问,有人举报你用电差点电死他,我们想了解一下情况。”

“是不是王**举报我的,还有一名保安?”

“没错,废话少说,走!”说完,便把尼克押回了公安局。这时,尼克才发现,警察手上都戴上了防电手套。

刚回到公安局,一位警察便拿着一个测电仪测量尼克身体里的电。可是,尼克外表没有一点电,这让几位警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认定尼克身上必有凶器,便要搜他的身。

这一下可好了,尼克恼怒了,大声质问道:“你们怎么可以随便搜身,我······”他话还没讲完,便被一个警察给堵上了嘴,尼克用愤怒的眼光注视着这位警察,警察立刻给了尼克一拳,说:“小子,老实点,否则有你受的。哼!”

尼克的火气更大了,大喝一声,双眼变蓝,眼睛里释放出五百伏的电。尼克明白,五百伏的电压,足以让这个警察的遗嘱生效——如果他已经写的话!所以,尼克只放了一秒钟,便住手了。

另外的几个警察看呆了,过了好大一会,一个警察才回过神来,二话不说,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电话一通,便说:“局长,这、这里有个犯人,他、他······”

“他什么他!小君呀,你平时嘴挺厉害,现在怎么结巴了!”

“不是,他眼睛里会放电,把我们的一个人电晕了!”

“哟哈,犯人是不是个美女,抛个媚眼就把他‘电’晕了!”

“局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是说他······哎呀,麻烦局长您过来一下,越快越好。”

这时,尼克走来,用手一摸电话,电话便报废了,还不时冒出火花。这个“小君”立刻吓晕了过去。

再说局长那边,他正纳闷呢,这是怎么回事?于是,便大步朝审问室走来。一进门,便看见一个警察傻愣在那里,另外两个人都晕了。

局长这下火了,大声质问尼克:“好你个家伙,在公安局里还不老实,快说,你用什么把他电晕了?”尼克有口难辩,只好说:“请你让医生给我做全面的检查,但你要小心,我身上有电。”

“什么?你身上有电?开什么玩笑!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哼,你身上不是有电吗?让我摸一下!”说完便拍了尼克一下。结果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一次,局长信了,说:“我的妈呀!我不是在做梦吧!”说完便打了自己一耳光,疼痛立刻赶走了疑虑。局长拔腿就跑,亲自去找市长。当时市长正在开会,正说到重要之处,局长这位不速之客闯了进来。若不是大家都认识他,恐怕早就以恐怖分子的名义被捕了。

局长顾不上擦汗,对市长说:“汪市长,我、我有一个天大的新闻,想和您单独谈谈。”与会者面面相觑,说:“什么事能比**台风重要?”市长也发话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局长挺反感这句“名言”,说:“今天,我们抓捕了一名犯人,他、他会放电,还电了我一下,我的两名手下都被电晕了。”

副市长走过来,先是摸了一下局长的额头,又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嘴里还嘟囔着:“也没、没、没发烧呀!”这个副市长居然口吃——真是出人意料!

旁边一个自称气象局局长的人说:“也可能得了突发性精神分裂。快给精神病医院打电话吧!省得他在这里捣乱!”一个人已经把电话打通了。

公安局局长急了,伸出拳头对天发誓,让在场的人都相信他,还说如果自己是骗人的,就主动辞职。

市长有点信了,便说:“会议暂停,明天继续,大家先回去吧。”然后,在几十名特警的保护下,来到了公安局,而尼克已经走了。

“人呢?”市长问局长。

“人呢?”局长问站岗的人员。

“人呢?”站岗人员问自己,“哪个人呀,局长?”

“那个会放电的人,他跑哪儿去了,快说!”局长的眼睛瞪的贼大,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吓得那个人说不出话来。

“别激动!”市长说局长的不是之处。

门岗人员说:“那个人,他、他电伤了四名警察后就回家了。”

局长立刻查出尼克的个人资料以及住址,火速赶往尼克家,并通知医生、科学家、电力专家、武警大队、特种部队······

开门的是尼比,他问:“找谁?”

“尼克。你是他儿子?”

“回答正确,”尼比说,然后回过头大喊:“爸,有人找你。”

尼克一看就明白了。他说:“不用多说了,快走吧!”局长说:“挺有自知之明呀你!”

尼克冷笑。

市长问局长:“这个人就是那个会放电的人吗?”

“千真万确。”

市长见局长如此认真,从他的目光中,市长相信他。

经过各方面检查,终于确定尼克是一个货真价实,名副其实,假一赔十,如假包换的电池人!

这可是爆炸性新闻,它立刻轰动了全球。各大媒体争相采访尼克。尼克受不了了,稍一发功,便把记者轰走了。他刚走没两步,两架直升机就在他头上一百米处盘旋,若不是考虑到机毁人亡,尼克早就把它电下来了。

当天晚上,中央新闻足足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来报道尼克的特异功能与“光辉”事迹,看得尼尔两眼发瞪,尼比口水直流,尼娅拍手叫绝,而尼克不屑一顾,因为这个新闻有不少的虚假之处:那五个小混混是被尼克电了几下,可尼克走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到电视上却分别成了六、七、八、九、十级伤残了,真是让人莫名其妙!还有······

尼克还没有给家人解释完,便有人闯了进来,并对尼克说:“尼克先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几个小时后,全球的所有著名科学家都要云集上海了。”

尼克早就料到了,对桑燕说:“老婆,你们在家好好吃,不用担心我。”

尼尔问:“爸爸,你要多长时间回来?”旁边的一位戴眼镜的高个子说:“那还不一定,也许今晚便要回来了,也许回不来了。”

“回不来?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科学家,我只管接送人。”

“接送人?”

“奥,他是说接你爸去见科学家。”一位大胡子补充道。

尼克拍了一下尼尔的头,说:“快去吃饭,吃完饭写完作业就睡觉,别玩电脑,明天还要上学呢!”

“知道啦!”

“我走啦,拜拜!”

“拜拜!”尼娅说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尼克走下楼,进了专车。刚坐下,便晕了过去······

原来,那些人都是恐怖分子,他们认为尼克是很好的“助手”,便骗走了尼克。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尼克才醒来,他被牢牢地绑在一根大柱子上,头昏昏沉沉地,然后脸上一凉,才彻底清醒过来——有人泼了他一身凉水。

“老大,他醒了。”

“嗯,小米,老子没耐性,你现在就去和他说,该怎么办你明白吗?”

“明白。”

尼克也明白了——他被绑架了。他开始放电想把铁链电断,但由于电压太低,失败了。

“小子,甭费力气了。奥,不,应该是别费电了,上海本来就电力不足呢!”

“呸!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有种的放开我呀,啊!”尼克一边挣扎,一边咆哮。

“好,算你有种!我直接给你说吧!我们老大看你身手不凡,请你来加入我们,只要······”

“只要我帮你们办事,你们就不会亏待我,是不是?”

“聪明!看来你的脑细胞都被激活了。”然后,小米换了一种口气问尼克:“你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你无条件帮我们办事。”

尼克保持沉默,忽然,他双眼一瞪,一股强大的电流从眼睛里释放出来,直逼小米。小米却在那里安然无恙。尼克目瞪口呆。

小米冷笑了几声,说:“小子,我们早有准备,身上穿的全是防电的,哈哈!”

尼克蔫了!

小米接着说:“第二条路,如果你不答应,现在就可以滚蛋!”

尼克认为他们没有这么好的心肠,便说:“快说,有什么代价?”

小米拍了拍手,便有四个人被带了进来,且有个人还拉进来一个大铁笼子,里面有只非洲巨蟒。

尼克定神一看,是他妻子桑燕与三个孩子。小米指着非洲巨蟒说:“代价是——用你最亲的人来喂饱我的小宠物。”

尼娅吓哭了。

尼克气得咬牙切齿。

尼尔与尼比对尼克大呼:“爸爸,快救救我们呀!”

尼克破口大骂小米:“你他妈地狗娘养的,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你的良心都被野狗吃了,我操你十八辈祖宗······”

小米不慌不忙,掏出一把一尺长的刀子,对着桑燕与尼娅说:“俗话说的好哇,女士优先!你骂一句,我捅她们一刀。你骂几句,我捅几刀。”

尼克没办法,只得闭上嘴,但他还是喘着大气,气得满脸通红。而桑燕与尼娅抱在一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老大在上面发话了:“你同意不?我的巨蟒正等着吃饭呢!”

尼克只好使用缓兵之计,暂且同意了!他要求把妻子与孩子四人全放了。

小米说:“想得美。”然后便走了。他们一家人便在这里团聚了。

政府等到第二天才发现尼克失踪了,连他一家人也不见了踪影。立刻,大街小巷布满了警力,全力搜捕尼克,应该说是绑架尼克的人。在市政府,警察召开了紧急会议。

在会议上,大家一致认为是恐怖分子绑架了尼克一家——还真猜对了!

立刻,全部的警察穿上了防弹衣与防电衣,生怕尼克被恐怖分子操控。

消息一传出,又一个轰动全球的重大新闻。这家报纸说尼克被UFO劫持,那家报纸说尼克一家去山林隐居······真是五花八门,说啥的都有,我真是服了那些报纸的主编了。

国家主席知道后,立刻给市长打电话,要求汪市长在七天之内必须找到尼克,不然,汪市长就可以提前退休了。汪市长又给公安局长打电话,命令局长六天内必须破案,不然,局长就可以下台大吉了。局长又给布侦探布克打电话,让布克五天之内必须查明真相,不然布克就可以自动辞职了。

布克,是国内十分著名的超级侦探,数次侦破各种疑难案件。这次,他没当回事。可当他去尼克家一调查,也吃了一惊,犯罪人员几乎没留下一点痕迹,连个指纹或鞋印都没留,可真有难度。

这时,有一个人写了一封匿名信,写给布克的。布克看后,精神为之一振,信上面写道:“原老大绑架了尼克,目前在上海市**镇**号。”

“是谁写的呢?”布克想。忽然,他想起自己曾经派一个人去黑手帮那里去当卧底,难道是他?

经过查询,果然是他——布比——一名超级卧底,布克的亲生弟弟。布比在黑手帮当了四年的卧底了,为公安局查获了许多重要情报。由于害怕原老大发现自己是卧底,才会写匿名信。原老大姓原,叫原磊,绰号原子弹,黑手帮老大,故称“原老大”。

公安局长听完布克的汇报,立刻出动大量武警,准备一举歼灭所有的恐怖分子,为人民除害。

“原老大”不愧为老大,奸诈狡猾,在局长进行追捕前的两个小时,他们全部逃跑了。他们有一艘大型快艇,正好容下所有人。快艇上有四十六人,原老大与自己手下的四十名“精英”,加上尼克一家,直奔台湾省高雄市。

原磊有两个弟弟,二弟叫原雷,外号“原子核”,三弟叫原垒,外号“原子能”。忘了介绍了,二弟是原老二,三弟理所当然就是原老三了。两个弟弟就在高雄市,已经做好迎接大哥的准备。

原老大顺利到达高雄市,与原老二原老三会合。

刚会合没几天,他们就被特警以及武装警察包围了。

原家三兄弟也不是吃素的,他们除了飞机、军舰以及核武器,其它的应有尽有。

布比向布克汇报了原家三兄弟的军事实力,连布克也吓了一跳。于是,请求空军支援。

尼克一家在地下室里,经过协商,决定使用计谋逃出去。尼克看见屋里有一根电线,不知是否有电,只能试一下了。尼克让尼比去望风,自己用牙咬断电线,立刻,强大的电流被尼克吸入体内,正好也帮了空军的忙。原来,原雷看见中国空军飞来了,准备用爱国者防空导弹击落它。正好电被尼克吸走了,造成电力不足,导弹无法发射,连雷达也罢工了。原家三兄弟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决定用尼克一家当人质,想办法逃出去。

而尼克吸足了电,用力一挣扎,全身光芒四射,刺得尼克一家睁不开眼睛。只听“哗啦”几声,铁链应声而碎。

当尼克一家打开地下室的铁门——应该是被电开的,准备走的时候,原家三兄弟来送死了。尼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释放出足以让原家三兄弟毙命的电流。只过几秒钟,老大与老三便面目全非,驾鹤西去了。老二原雷在几名忠心护主的人的保护下幸免于难。最后,在布克以及所有特警的猛烈进攻下救出了尼克一家,以及布比。

当清理人数时,发现原雷与两名恐怖分子不见了!

“让他跑了!”布克一脸的遗憾与气愤。

原来,原雷跑到了日本,然后乘飞机到了英国伯明翰,去找他的八拜之交——基里斯图亚。基里斯图亚,外号“小鸡”,是英国黑手帮的老四,身材魁梧,体格健壮,有众多死党。看见原子核沦落到这种地步,十分恼火,要为原子核报仇雪恨,为原子弹与原子能报仇,发誓要血债血偿,尼克又有麻烦了······

尼克获救后,便直接来到了北京科学院。在许多声名显赫的科学家的惊讶声与讨论声中,尼克懵了——自己不就变成了一块电池嘛,还有什么奇怪的吗?

这时,一个医生走来,话也不说,招呼也不打,便抽走尼克五百毫升血——哎呀妈呀!招呼不打也就算了,还抽走我那么多血,你以为我是大白鼠呀,任你们摆布我?若不是你是医生,为国家做贡献,我早就把你电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几天后,血检报告出来了,让全部在场人员吃了一惊——尼克血液里含有一种奇怪的元素,暂时叫做QW。这种元素的能量大大超过原子能。但是,有一个消息更让人吃惊,这种元素需要营养支撑,如果没有营养,便会发生爆炸,也就是说,如果尼克死了,他就会成为一个炸弹。结果就是:炸毁半个地球——最少!因为QW的能量太强大了。

沉默了。

忽然,有一位科学家提出假设,如果让尼克变回普通人,那就好了。

“好主意,我双手赞成。”

“不错,先检查一下尼克身上的所有元素,然后想办法。”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很快,这则重大新闻传了出去,也传到了小鸡与原子核耳朵里。

小鸡不想这么快就死,便问原子核:“小原呀!咱还要不要杀死尼克?”

“当然要了。”原子核这次是铁了心要杀尼克,他认为,自己早晚要落到警察手里,怎么样都是死,还不如与他们同归于尽,来了痛快,也好有几十亿人来陪葬——值!

小鸡点点头,答应了。

而尼克这个超级人体炸弹被送到了一栋别墅里。这栋别墅里只住着尼克一家人。别墅周围三公里内全是特种部队,大约有一万七千人,而且,上有飞机,下有坦克,中间还有几十枚巡航导弹······

尼克一家住在别墅里是哪儿也不能去,这下把尼尔和尼比高兴坏了——他们本来就不喜欢上学,这下,真的不用上学了,但他们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不用上学,忧的是自己与炸弹生活在一起,万一爆炸,那人类不就······所以尼克与主席的谈话中,接到了十分重要的命令——尼克要好好活着,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尼克认为这个命令十分可笑,即使主席让我死,我也不会死——我还没活够呢!

与此同时,小鸡与原子核带上了三名超级恐怖分子,坐飞机来到了北京——“TGYJ”计划开始实施。“TGYJ”是“同归于尽”这个成语每个字的拼音的开头字母的大写的拼合组成,所以是“TGYJ”。

当他们五人来到北京才明白尼克一家已经被保护了起来,而且是里三层外三层,什么飞机导弹坦克大炮除去核武器,其余的都架在了别墅周围。尼尔对着天上说:“可真热闹呀!”尼比对着地下说:“地面装备更热闹!可以开一个坦克博览会了。”忽然他们发现又来了许多军队,上面却插着联合国国旗,这是怎么回事?尼克解释:“由于联合国刚召开完紧急会议,认为保护尼克不光是中国自己的责任,更是全世界共同的责任。所以由一百八十个国家组成的五万精英陆军,四千精英空军,与各种医疗小组和科学家专程来访,那场面,壮观!”

一旁不爱说话的尼娅也插了一句:“咱家的知名度,目前仅次于空气!”

“没错,瞧,那是美国的**坦克,那是英国的**装甲战车,那里是法国的**大炮,那里的士兵拿的是最先进的冲锋枪······”尼比指着窗外的各种装备兴奋地大喊。

“呦,儿子,年纪轻轻,知道的世界先进武器可真不少呀!”

“那当然,有一句名言听过没?这句名言是这样说的:知之为知之,不知百度知,上网查!在百度上,啥武器查不出来呀?”尼比一抹鼻子,得意地说。

这时,科学实验室里也传出了好消息,说科学家们通过各种实验,发现想要使尼克变成普通人,要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用什么毒?敌敌畏?耗子药?还是······?”尼尔问。

“不用你在这里给我‘出谋划策’,一边看你的导弹去吧!”尼克教训尼尔。

尼尔拍拍屁股,玩去了。

“您接着说。”

“嗯——”科学家严肃地看着尼克说,“我们需要一种微量元素,把它注入你的体内。这样,你就可以恢复健康,变成正常人了。”

“那就快去注射吧!”尼克想赶快恢复。但是科学家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的调查研究显示,这种元素只有一个地方有。”

“哪里?”

“噶次星云!”

“噶次星云?”

“是的,是一个月前新发现的星云,只不过它的位置太特殊了。”

“在哪?”

“太阳附近,距离太阳一千二百五十公里,共有三百个小星球,是受太阳的吸引力,形成固定的轨道,每绕太阳一圈要三个月。白天星球表面温度可达到85至100度,再加上4个0!晚上温度可以到三十亿到四十亿度!”

“三十亿到四十亿?”

“再减去4个0!”

“我最讨厌这种说话不说完的人啦!”

“不是我没说完,是你抢着说的······”

“闭嘴!”尼克问:“到底有没有办法到达那里?”

“有。只是时间问题。只要研究出一种超耐热的材料后,就可以了。”

“要多长时间,才可以顺利取出元素,回到地球?”

“嗯,四至五年。”

“四至五年?有没有搞错!就算一天放一个屁,四至五年也可以把地球上所有的蚂蚁给熏死了!”

“STOP!停!言归正传!”科学家推了一下眼睛上的“玻璃片儿”,说:“最快也要两年呢!”

“好好好,两年就两年,快点,我可不想再当炸弹超人了!”

······

与此同时,原雷原老二与小鸡的TGYJ计划也正式实施。他们高价购买了一台钻地车,决定从地下一直钻到尼克家,然后拉响炸弹,与尼克TGYJ——同归于尽!走之前,原子核的遗嘱已经写好了······

在公路上巡逻的国际刑警感到地下微微震动,以为是小地震,没当回事。直到原雷离别墅只有五十米时,指挥部才用雷达追踪器发现了钻地车。立刻,各种坦克来营救尼克。尼克刚跑出别墅,一台灰色的钻地车破土而出。别墅应声而倒。尼克忽然发现,自己的二儿子尼比还没出来。他想返身回去,却已被拉进装甲战车里。他大声呼喊:“不要开炮,不要开炮,我儿子还在里面。”总指挥一听,拿起望远镜一看,喊了一句:“遭了!”

尼比被当成人质了!

这可气坏了尼克,他一边骂歹徒不是人,一边求总指挥不要伤害他儿子。坦克不能开炮了,导弹不能发射了,地雷不能引爆了,飞机不能射击了,气得各国军队发毒誓等到抓住歹徒要把他大卸九十八块,然后烤熟了喂野狼,也许野狼还嫌他太臭,不吃呢!

小鸡有了人质,便更加猖狂,开着他的破钻地车在地底下乱窜,时不时冲出地面撞翻一辆战车,这让尼克忍无可忍,他不愿再让保护自己的军队再受到伤害而不能还击。于是,他狠一狠心,用对讲机对总指挥大吼:“老总,快发射潜地跟踪导弹,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快发射呀!”

“可上面有你儿子,我怕······”

“怕什么!你尽管发射,我儿子福大命大,死不了!”

“可是······”

“别啰嗦了,你发射不发生?你要是不发射,我就咬舌自尽!”尼克说着玩呢!

“好好好好好!”总指挥吓得差点按错了按钮。说明一下,潜地导弹的按钮与氢弹发射按钮挨着。

总指挥咬咬牙,一边大骂歹徒,一边按下了按钮,立刻,六枚潜地导弹破土而入,没了踪影。

过了死寂般静的十几秒后,大地发怒了,在剧烈的振动中,大地被强大的冲击波冲出了一个大坑,一团烈火随之涌出······

尼克顿时泪流满面,跑出了战车。

医疗救护队与抢险灭火队一齐涌上,与死神赛跑。

昔日那功率强大的钻地车,今日已变成一堆废铜烂铁,灭火队一边灭火一边寻找尼比,医疗队的各科室医生都已守护在急救室里,血浆准备了上万毫升,氧气瓶抬来了十瓶,还怕不够。

所有的人都度秒如年!终于,“半个世纪”过去了,尼比被找到了。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医生马上开始抢救。(抢救室只离这儿五十米)。大量失血使尼比重度昏迷、休克。几名主刀医生身上与手上都是鲜血!炸弹碎片给予尼比沉重的打击与伤害。经过五个半小时的紧急抢救,医生硬是把尼比从地狱里拉了回来,气得阎王爷大吼:“劫狱啦!来鬼呀!”

尼克暂时先把心放了回去,忽然,他想到了什么,问总指挥:“那两个家伙怎么样了。死没死呀?”

“基里斯图亚当场被导弹炸死,而原雷还剩一口气,幸存了下来,但最少是二级伤残!”

“活该!”尼克生来第二次说这个词。第一次是电死原磊和原垒的时候说的。

过了几天,尼比终于苏醒。守护在一旁的桑燕给尼克打电话。

尼克带着尼尔尼娅在坦克的护送下赶来了。尼克扑到儿子床前失声痛哭:“儿子,是我不好,是我让指挥发射的导弹,是我害你现在身负重伤,是······”

“爸,别说了,你没做错。我虽然受了伤,但还是一个健全人呀!对了,那两个歹徒坏蛋怎么样了?”

“一死一伤!”

“伤的那个坏蛋现在怎么样?”

“左脚从膝盖以下被炸没了,左臂少了两个手指头,右耳朵缺了三分之二,,而且,现在还在昏迷,可能会全身瘫痪,或者,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自作自受!”

“没错!像这种歹恶的大坏蛋,怎没炸死他、烧死他、电死他呀!”

“······”大家七嘴八舌地诅咒歹徒。

随行的三名歹徒听说基里斯图亚被炸死,原雷重伤,心里十分难过,决定救出原雷,再另想计谋刺杀尼克。

三个月过去了,尼比的伤已痊愈,原雷也要被送上刑场枪毙。三名歹徒全部用血写下遗书后,背上枪与火箭筒,出发了。三名歹徒中,A用冲锋枪,任务为扫射军队。B用狙击枪,准备一枪击毙尼克。如果尼克躲在装甲战车里,就有劳C了。C使用火箭筒,一炮便能让坦克或装甲战车爆炸。他们三人躲在了离刑场约三百米的一栋废旧的五层居民楼里。万事俱备,只欠尼克。

上午十点,在九辆战车与四辆坦克的保护下,犯人原雷被押进了刑场。在经过几分钟短暂的发言后,开始行刑了。为了安全起见,尼克没有来,他们一家正在看现场直播。

刑场上持枪的是三名武警。

“瞄准,预备——”话音还没落,一名武警便脑浆四溅,鲜血直流。四周围观的群众四处乱跑,场面混乱不堪。紧接着,另外两人也倒下了——该倒下的没倒下,不该倒下的却倒下了。警察们拼命地维持秩序,人群才不那么混乱了。当时,市长也在这里。他急忙钻进一辆装甲车,并对控制装甲车的人下命令:“快瞄准原雷,开火!今天一定要杀了这个人!”装甲车刚转过来炮口,便被C歹徒的火箭筒击中,着火了。由于这是一辆世界一流的装甲车,所有内部并没有受到什么创伤,汪市长也幸免于难。这时,原雷趁机在混乱中劫持一辆车逃跑了。ABC三名歹徒见状,便悄然离去。

原雷开着车不知去哪。这时ABC开摩托追了上来。原雷高兴之极,四人开着原雷偷来的奔驰轿车没跑多远,后面就有四辆警车追了过来。

“让你尝尝我的厉害!”A歹徒端起冲锋枪,打了半梭子子弹后,四辆警车便相互拥抱了。

“哼哼!跟我斗?没门!”

“原雷,啊不,原老二,你真命大,在两个月前的大爆炸中居然没有死,厉害,佩服!”

“嗨,甭提了。若不是你们几个好兄弟出手相救,我早就变成枪下鬼了。”

“二哥,咱们下面该怎么办?”

原雷看了看天上,说:“先把它们三个家伙解决了。”歹徒们抬头一看,三架武装直升机在他们头上盘旋。

“呦哈!连飞机都来了,让他知道我的本事。”C说完,用火箭筒对准飞机,准备先轰下来一个以观后效。

原雷表示怀疑。

一炮上去,一辆汽车被从天而降的飞机砸的面目全非。另外两架飞机,向指挥员请示后,发射了空地导弹。

八枚导弹从天而降,屁股上冒着火向汽车冲来。原雷看都不看,立刻开始飘移。没想到原雷还是个飙车高手,导弹没伤他一根毫毛。足足有一分钟,飞行员都张大了嘴,冒出来一句“飞、车、党!妈呀,快跑!”

原雷冷笑两声,说:“这算什么?想当年我勇闯关卡时,七道防线全被我硬闯了过来,从云南到越南,从······”

“二哥,咱车快没油了!”

“什么?没油了?这可怎么办?”

“嗯,根据卫星导航仪的显示,前方十五公里处有一个加油站。”

“好,快去!”

“可我们没有钱呀!”

“哎呀我的天哪!有钱我还嫌沉呢,有枪就可以了,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

“是是是,全听二哥的。”

到了加油站,原雷说:“给我加一百升油,再加五百升备用的,快点!”

“好,一共四千五百七十五元,去那个地方交钱。”

“没钱!”

“没钱?刷卡也行。现在这年头,都带信用卡、优惠卡、银行卡、会员卡、贵宾卡,挺流行的,不都图个方便嘛!”

“我也没卡,我只有这个。”原雷挥了挥安上了消音器的自动步枪,并朝水泥地上打了几枪。

服务员脸色变了,脸上堆满了笑容与恐惧。其它几个服务员见状,恨不得把油罐子让原雷的车拉走。原雷走的时候,他们还说:“下次光临时,打个招呼就行。”

原雷走了,服务员立刻破口大骂,并马上报警。

这时,那两架直升机来了。二话不说,招呼不打,二十枚火箭弹便发射了。原雷见状,喊了一声:“兄弟们,坐好了!老子要发飙了!”说罢,车速大加,在笔直的公路上,好似一枚导弹,劈开空气,朝前奔去。二十枚导弹愣是炸不到它。

司令在指挥室里听完报告后,命令发射追踪导弹。立刻,四枚导弹便盯准汽车,直飞下去。A不慌不忙,端起冲锋枪,看都不看,一梭子子弹飞出去。导弹在空中变成了礼花炸弹。飞行员的鼻子差点气到肚皮下面,脑子一热,一股脑把所有的导弹炮弹火箭弹,炸弹激光烟雾弹,火炮机枪催泪弹,全都扔了下去,致使这段公路七七四十九天之内不能通车,气得公路局差点安上六亲不认的防空导弹。

这时,司令接到尼克的电话,尼克要求一起参加战斗。

“不行!”司令拒绝了,“他们很厉害,两架直升机都没击败他们,你行吗?”

“当然行!”尼克信心十足。

“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那······”

“那你就提前派十架飞机保护我呀!好啦,一小时候我便到**地的**军事基地,快准备吧!”

一个小时零十分钟后,尼克不听“良言”,还是坐上飞机,在十架飞机的保护下,朝目的地飞去······

一看见那辆汽车,尼克便运足气,把自己体内所有的电量都释放了出来。由于受电面积大,原雷怎么躲也躲不开,还是被电击中了。

尼克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说:“搞定!”

空军司令问尼克:“你身体里怎么有这么强,这么多的电呀?”

尼克嘿嘿一笑,说:“秦山核电站里的电多的是,我刚才释放的电算不了啥。只是核电站十天的发电量嘛,不多!”

“十天?十天还不多?我晕”

“我倒!”

“我吐!”

“我、去看一下那几个人是否被电死了。”

大家都笑了。

经过清理,四名歹徒全部电死。当整理A的尸体时,从他身上掉下来一块东西。

这块东西,是半个玉佩。

这块东西,让尼克吃了一惊。

尼克有一个亲弟弟,比他小一年零四个月。尼克有一块玉佩,一不小心摔成了四瓣。他亲弟弟挺聪明,自己一块,尼克一块,爸妈各一块,正好分完。这样,便成了象征——这一块玉佩象征着他们一家人。

有一天,弟弟突然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再也没有······

现在,这个人的玉佩,可以与自己的玉佩拼起来,再加上自己父母的玉佩,正好吻合。难道,莫非这个人是······

“弟弟!”尼克一把抓住A的手,上面有一块疤痕,是烫的。

“弟弟?”桑燕惊讶地问:“他是你弟弟?”

“没错,你看这块玉佩,是天下无双的,而且,手上的这块伤疤,是一不小心被开水烫的,他、他一定是我失踪了三十年的亲弟弟!”

“那他怎么、怎么会成了恐怖分子呢?”

“一定是被绑架后,有教唆人员教唆他们,给他们洗脑了,一定是!”尼克使劲用拳头砸地,“是谁?是谁教唆我弟弟的,我要宰了他!”

“爸爸,别生气啦,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再说了,是······”尼娅劝尼克。

“是什么?”

“是你电死叔叔的。”

“没错,是我、是我亲手电死的,我是恶人,是犯人,我怎么会那么傻,为什么要电死别人,即使是电个半死也行呀,总比现在好呀,我、我,唉!”尼克揪着自己的头发。

“好了好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好好安葬他的尸骨吧,也算是对他的补偿吧!”

“是呀,你别忘了,你原来也不知道他是你弟弟呀!不知者不罪,你身体可是一个炸弹,要是病了,全国人民,不,全世界人们的心不都提到嗓子眼了,而且······”桑燕劝说尼克。

“好好好,我明白了。”尼克抹抹眼泪,说:“把我弟弟火葬了吧,骨灰就放在我家里,我要好好陪陪失踪了三十年的弟弟。”

“好。”

一晃两年过去了,科学家们终于取来了地球上没有的那种微量元素,经过这种治疗,尼克终于恢复了。他很高兴,又有一丝忧虑。他在发什么愁呢?没人知道。

(文章的原创性引起的一切法律责任,由作者承担。童话故事网只负责文章内容的审核。如果有什么疑问,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改)

上一篇:谁是小金猴的妈妈
下一篇:老顽童与小老鼠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