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小金猴的妈妈

童话故事网(/) 2016-08-21

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南方的一个野生动物园里。

初秋的中午,和煦的太阳照在一号猴山上暖洋洋的。众猴们三个一堆,两个一对的簇拥在一起睡午觉。在猴山的中央,有一个黄色的琉璃瓦小亭子。亭子里,一只猴妈妈正搂着一只金黄色的小猴子睡得正香。突然,小猴子动了一下,一只金黄色的小手从妈妈的怀里伸出来,接着又一只小手从妈妈的怀里伸出来。小猴子眨眨褐色的眼睛,扭了扭身子,哧溜一下从妈妈的怀里溜了出来。小猴子溜出亭子,东瞧瞧,西望望,发现大家都在睡觉,没有一个玩伴,觉得好没意思。

“难道没什么有趣的吗?”小猴正想着。

突然一只美丽的花蝴蝶飞了过来,停靠在小亭子的顶上。

“哎呀呀,那是啥?抓下来看看。”

小猴子“嗖”地一下便爬了上去。他刚想伸爪去抓它,蝴蝶煽动着翅膀飞了起来。一会儿,又落在猴山的绳锁上。小猴子不满地瞪了蝴蝶一眼,就往绳锁上爬。小猴子在绳锁上摇啊摇啊的走,快要靠近花蝴蝶了,花蝴蝶扇扇翅膀又飞了起来。这回,花蝴蝶飞到猴山外面的一棵大榕树上。

“啊呀,真过分哦!要么你就下来跟我玩,要么你就飞得远远的。你干嘛又让我看见,又让我抓不着你啊!”小猴子心里气呀,气得直抓胸口。

突然他看见从大榕树上挂下来的菟丝子藤,长长的,有十来条缠在一起,像一条绳子,就在小亭子的上方。他记得妈妈曾经说过,“那个东西不能爬,危险!”可是这会儿,他想试试。那可气的花蝴蝶,让他忘了危险。他要荡到树枝上去抓蝴蝶。于是,他轻轻爬上小亭子的顶上,抓住菟丝子藤用力一蹬脚,只听嗖的一声,菟丝子藤带着他飞了起来,凉风嗖嗖地从他耳边飞过。他害怕地闭上了眼睛,突然他听到嘣的一声,然后整个身子在往下落。接着,啪!的一声,小猴子摔在了地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一片好大好大的草地。草地上开着红的、黄的还有紫色的花儿。周围有一些他从没见过的家伙。每一个都比他大个儿,要是他站起来,还没有他们的小腿高呢。这是哪儿啊?他害怕得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原来,小猴子摔到了猴山外面的一个大草场上,这里是野生动物园的草食动物区。里面住着来自澳洲的一群红袋鼠和三只鸸鹋,还有来自非洲的几匹斑马。这时一只土红色的小袋鼠,蹦蹦跳跳地过来了。她用嘴轻轻地碰碰小猴的脸,美丽的杏仁儿眼充满了好奇和关爱,说:

“我是小袋鼠艾玛。你是谁呀?你叫什么名字?”

小猴子看看小袋鼠艾玛,懵懂地摇摇头。

“你从哪儿来?”

小猴子还是摇摇头。

“妈妈!妈妈!快来看呀”!

小袋鼠喊道。

腾腾腾,一只袋鼠妈妈跳过来,她关心地看看小猴子问:

“你从哪来呀,妈妈呢?”

“不知道。”

小猴子迷迷糊糊地说。因为,刚才那一摔,把他给摔糊涂了。再说,他还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号猴山,那个他出生的地方。这时,腾 腾 腾,一只胡子花白的袋鼠爷爷又慢慢地跳过来,他看了看小猴子说,

“依我看,他是猴子,大概是金丝猴妈妈的孩子吧!。记得前年开动物运动会时,我见过荡秋千冠军的金丝猴丽丽,她的身上长着跟小猴一样颜色的毛发。对!一定是她的孩子。他们就住在二号猴山。”

小袋鼠说“小猴子,我叫艾玛,我扶你去找妈妈吧!”

小猴子刚想站起来,又哎哟地一声坐了下来,嘴里叫着,

“哎哟,腿好疼呀!”

小袋鼠艾玛噗哧一笑,对小猴子挤了挤眼,又看了看妈妈,好像是说妈妈你能帮忙吗?袋鼠妈妈温柔地看着小猴子说:

“来吧!爬到我的袋子里,我带你去找妈妈。”

于是,小猴子在小袋鼠艾玛的帮助下爬进了袋鼠妈妈的育儿袋里,金黄色的小脑袋露在袋子的外面,两只小爪子抓着口袋的边上。袋鼠妈妈带着小猴子向二号猴山的方向跳去。小袋鼠艾玛也跟在妈妈的身边,安慰着小猴子。当他们一行来到二号猴山的附近时。一道围栏挡住了去路。

这可怎么办呢?袋鼠妈妈一下子给难住了。她看了看小袋鼠,好像在问,你说该怎么办呢?小袋鼠摇摇头,又想了想,小脑袋东转转西转转,突然她眼睛一亮指着围栏右边的水禽湖说:

“看白鹳叔叔,我们找他帮帮忙吧。”

小袋鼠艾玛说的水禽湖是一个半月型的湖泊。湖心岛上有两株相连的大榕树。大树下有几间木板搭建的禽舍。还有一个有一米多高的蘑菇型竹棚。湖里一群天鹅在游玩。竹棚下几只灰雁在休息。一对丹顶鹤夫妇带着两只灰色的小鹤在湖边散步。一只漂亮的雄性鸳鸯紧紧地跟在一只灰色的雌鸳鸯后面。五六只绿头鸭在禽舍旁边啄食。还有一只刚刚搬来不久的大白鹳一条腿站着睡觉呢。

于是,小袋鼠艾玛把前爪搭在嘴上,做成一个喇叭,对着白鹳叔叔喊“白鹳叔叔,白鹳叔叔,过来帮帮忙好吗?”

听到喊声,白鹳叔叔,睁开眼睛,那眼睛亮亮的,周边还有一圈红色。然后,又展开一米多长的翅膀,煽动着雪白的羽毛伸了个懒腰。他大声地说:

“谁在叫我?”

“是我,我是小袋鼠艾玛!您过来好吗?我们想请你帮这只小猴子找妈妈。”

于是,白鹳叔叔飞到草场的围栏上。

“怎么找啊?”白鹳问。

“听袋鼠爷爷说,他是金丝猴阿姨的孩子。金丝猴的毛是金黄色的,你看!他的毛也是金黄色的。大概,是住在二号猴山吧?。”

“好吧!我试试。”白鹳叔叔说。

于是,白鹳叔叔从袋鼠妈妈的口袋里叼起小猴子,又把它轻轻放在自己的背上,向二号猴山飞去……。

二号猴山在涉禽馆的右边,离小袋鼠住的草场不太远。像一号猴山一样,这里也有高高低低的假山石、树桩子、小亭子、铁锁链,小水池,还有一个可以荡秋千的吊轮胎。白鹳叔叔带著小猴子很快就来到了二号猴山。他们看见正在打盹的金丝猴们。白鹳叔叔飞下猴山。轻轻地把小猴子放在一只漂亮金丝猴身边。大着嗓子问:

“谁是金丝猴丽丽?”

丽丽抬起睡意惺忪的眼睛,看看白鹳叔叔说:“是你找我吗,有么子事呀?”

“看!我把你的宝宝送回来了!他的毛跟你的一样漂亮呢。”白鹳说。

金丝猴丽丽看看白鹳,又看看小猴子,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我的宝宝!”

金丝猴丽丽从怀里抱起一只在吃奶的小猴子,说:

“看看,这个才是我的宝宝!”

白鹳叔叔仔细一看,咦,小金丝猴的毛既不像金丝猴妈妈,也不像坐在金丝猴丽丽身后的金丝猴爸爸,他的毛是奶黄色的。是那种浅浅的黄色。

金丝猴丽丽说:“两岁以后,他的毛色就会长得像我们一样了。白鹳大哥,好漂亮的娃儿,把他给我作儿子我也乐意,就怕我们宝宝的爸爸不乐意。”说着,她回头看了看宝宝的爸爸,又哈哈地大笑起来。

“白鹳大哥,您带他到长臂猿山庄去看看吧!春季动物智力竞赛会上,我看到长臂猿妮娅抱着一个宝宝,毛色跟他很像。”好像…好像长臂猿山庄就在那片桃树林后面。”金丝猴丽丽左臂抱着宝宝,右臂伸出指了指远处的桃树林。

于是,白鹳叔叔,告别了金丝猴丽丽夫妇,带着小猴子向桃树林的方向飞去。

白鹳叔叔和小猴子飞过桃园的上空,他们看到一个好大的园子。

“大概这就是长臂猿山庄吧!”白鹳叔叔心想。

于是,白鹳叔叔加快了速度。黄昏时分,它们就到了那个大园子,他们站在了高高的围栏上。白鹳叔叔定眼往围栏里一看,吓得差点儿从围栏上掉下来。小猴子也吓的把头埋在白鹳叔叔的背上。原来,那园子里住着一只新来的大猩猩,那大猩猩好大呀,足足有500多斤。身上长着一尺多长的红毛。他好像有点忧郁,怀里抱着一只没有他手掌大的小花猫。

“咪咪,咪咪!”白鹳呼唤着小猫,小猫从红毛大猩猩怀里钻出来,爬上了围栏,走到白鹳身边。

“找我有事吗?”咪咪问。

“这里不是…不是长臂猿山庄吗?怎么现在…?”白鹳叔叔疑惑地问道。

“哦,是这样,”咪咪说,这里现在是红毛猩猩的公馆,长臂猿山庄嘛,喏!搬到那边去了,就在这个公馆的后面。你们听,那呜呜的叫声,就是长臂猿们在唱歌。

“咪咪”,顺便问一句,这位红毛大哥怎么好像不开心?”白鹳叔叔关心地问。

“喔,这个嘛,听说,他找不到女朋友,大家都在帮忙,可是不好找呀。”咪咪难过地说。

“是这么回事。”白鹳叔叔也遗憾地摇摇头。

长臂猿山庄离红毛猩猩的公馆很近。绕过去就到了。此时的长臂猿山庄非常热闹。睡足觉的长臂猿们,个个精神饱满。有的长臂猿在树藤上荡秋千;有的在假山石上爬上爬下;有的在草的上跳舞,嘴巴嘟嘟的呜呜,呜呜地叫着。只有一只金黄毛的长臂猿蜷缩在一棵大树下,她的脸上充满了哀伤。身后,一只黑色的长臂猿正在专注地帮她整理着毛发。白鹳叔叔想,

“别的家伙,都那么高兴,而她一脸忧伤,是不是她丢了孩子?”白鹳想到此,就朝大树飞去。他们来到大树下,白鹳把小猴子放在那只金黄色的长臂猿面前,问:

“你是妮娅吗?这是你的孩子吗?”

长臂猿妮雅慢慢地抬起头,看看面前的小猴子,眼睛一亮,一下子把小猴子强过去,紧紧地抱在怀里。嘴里不停地说着:

“宝宝,我的宝宝,我的宝宝。”

她的眼里充满了激动的泪水。可是她怀里的小猴子,却不住地摇头,要挣脱她的怀抱。白鹳叔叔疑惑地看看妮雅,又看看小猴子。好像是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妮雅身后的黑毛长臂猿发话了:

“我叫健健,是妮雅的先生。几天前,我们的宝宝生病死了。妮雅很伤心,她把这个小家伙当成自己的宝宝了。虽然,我们的宝宝也长着金黄色的毛发。但是,我们是猿呀,是没有尾巴的,你看这个小家伙,有一条又细有长的尾巴。”

这下,白鹳叔叔犯难了,下一步,他们该往哪里去呢?

长臂猿健健低头想了想,用手指着太阳下山的方向说:

“听说那边松树林里住着一位猫头鹰奶奶,她是这一带的元老,去过的地方很多,知道的事情也很多,兴许她能帮上忙。”

白鹳叔叔谢过长臂猿健健,想从妮雅怀里接过小猴子,可是妮雅把身子一侧,紧紧的抱着小猴子,就是不肯给白鹳叔叔。

“妮雅,让他们去吧!小猴子的妈妈找不到宝宝会和你一样伤心的。在说明年,我们又会有自己的宝宝了。”

长臂猿妮雅很不情愿地把小猴子递给白鹳叔叔,还在小猴子的脸上亲了亲。小猴子也亲了亲长臂猿妮雅。白鹳叔叔带着小猴子,告别了长臂猿妮雅和健健。告别了长臂猿山庄,朝松树林飞去。

飞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来到一片松树林,停在林间的一小块空地上。这时天渐渐暗了下来,只有少许的光线散落在林间的空地上。小猴子有些害怕,他在白鹳叔叔的背上颤抖。白鹳叔叔大声叫道:

“猫头鹰奶奶 ,猫头鹰奶奶,你在哪儿?”

“谁在找我?

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白鹳叔叔抬起头,看见一只棕褐色的猫头鹰站在高高的树枝上,两只大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在两眼的上方有两道白白的眉毛。白鹳叔叔想她一定是猫头鹰奶奶,就大声问:

“晚上好!您就是那个大家尊敬的猫头鹰奶奶吧?我想请教您,这个小猴子是谁的孩子?他找不到家了。”

猫头鹰奶奶从树上飞了下来,用右翅扶了扶鼻子上的老花镜,走到大白鹳身旁。她围着小猴子左转了一圈,右转了一圈,然后点点头说:

“嗯,我知道了。我看他是白头叶猴的孩子,娇小的身材;滴溜溜的眼睛;金黄色的毛发和细细长长的尾巴。特别是他的头顶,有一小撮毛是尖尖地竖起来的。对!前天我还在一号猴山上见过他呢。他可是一号猴山的宝贝呀。他的爸爸可是猴王呀,妈妈是王后。想必现在那儿已经乱成一团了。快走!我带你们去一号猴山。”

“那太好了,谢谢您!”白鹳叔叔说。

猫头鹰奶奶说,“谢什么呀,你不也是在做好事吗?”

于是,白鹳叔叔带上小猴子跟着猫头鹰奶奶朝一号猴山飞去。

那一号猴山那,还真是白头叶猴住的地方。听猫头鹰奶奶说那白头叶猴啊,身上的毛以黑色为主,头部高耸着一撮直立的白毛,颈部和两个肩部是白色的,尾巴的上半截是黑色,下半截是白色,手和脚的背面也有一些白色。可是小猴宝宝却是金黄色的。

这时候的一号猴山那,就像炸开的油锅,有机里哇啦乱叫的,有的满山上下乱找的;当然,也有一些,猴妃们在讪笑着看热闹的。而那小猴子的妈妈—叶猴王后一边找一边落泪。猴大王阴沉着脸。突然一只眼尖的年轻母叶猴指着猴山的上空说,“看!那是什么?”大家顺着他的手指抬头看去,一只大白鹳和一只猫头鹰,正向他们这边飞过来。王后一眼就看到了白鹳叔叔背上的小猴子。她情不自经的叫起来,

“我的宝贝儿子!我的宝贝儿子!”

不一会儿,白鹳叔叔和猫头鹰奶奶落在猴山的小亭子顶上。

“尊敬的王后陛下,看看!想必这是你的宝宝吧?”王后眼里还含着泪,但那已经是欢喜的泪了。这时,小猴子也等不急妈妈来抱他,自己就从白鹳叔叔的背上爬下来,扑到妈妈的怀里。“妈妈,妈妈,我好想好想你呀,以后,我再也不乱跑了。”猴王爸爸尊严地坐在一块高高的大石头上,但可以看出,他的心也在笑。这时整个猴山都欢腾起来。

上一篇:生日
下一篇:电池人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