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暗室-铜门

童话故事网(/) 2016-08-21

◇第一章◇

在皮皮鲁全家的协助下,觅工终于将致痴盔做出来了。

“拜托你们了,一定要给那头猪戴上。”觅工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他是怀着负疚的心情离开人世的。

皮皮鲁全家向觅工的遗体告别后,拿着致痴盔离开了309暗室,回到家里。

“给大傻戴这头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爸爸说。

“它的脑子现在这么聪明,轻易不会上当。”鲁西西同意爸爸的判断。

“我去试试。”皮皮鲁说,"咱们也有优势,这致痴盔不用通电,戴上就傻,比致聪盔先进。”爸爸点点头。

“我和你一起去。”鲁西西说。

“你们要当心,大傻虽然是一头猪,可如今它也算得上是大人物了,天天上电视上报纸。”妈妈提醒皮皮鲁和鲁西西。

“我们会见机行事的。”皮皮鲁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面包装进兜里,然后拎着致痴盔和鲁西西离开了家。

“你也真放心。”妈妈说爸爸。

“这是千载难逢的锻炼机会。”爸爸从窗口望着皮皮鲁和鲁西西的身影说。

皮皮鲁和鲁西西走在便道上,一阵摩托车声从他们身后传来。当摩托车经过皮皮鲁身边时,皮皮鲁手上的致痴盔被骑摩托车的小伙子顺手牵羊地拿走了。

“你干什么?”皮皮鲁冲上去。

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将车停在路边,他一只脚支着地,嘻笑脸地问皮皮鲁:“小兄弟,这头盔太棒了,哪儿买的?”“没卖的!还给我!”皮皮鲁跑到小伙子身边往回抢头盔,小伙子用右手把头盔举起来,皮皮鲁够不着。

“怎么样,卖给大哥我吧?我出100元大洋。”“不卖。给10000也不卖。”皮皮鲁说。

“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小伙子的脸色变了,"大哥我借戴几天。”“不行!"皮皮鲁坚决不干。

小伙子把致痴盔往自己头上一戴,着摩托车就走。

皮皮鲁急了,这头盔如果丢了,可是直接关系到人类的命运呀!

摩托车开出去不到15米,摔倒了。

“致痴盔起作用了!”鲁西西喊。

皮皮鲁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小伙子身边,从他头上摘下致痴盔。

小伙子从地上爬起来,冲皮皮鲁傻笑。

交通警察以为出了交通事故,走过来问小伙子:“是你的摩托车吗?”小伙子摇头:”不是。”“谁的车?”交通警察指着倒在地上的摩托车问。

“是他的车。”鲁西西告诉警察,"我看见他骑过来的。”“是你的车?”交通警察再次问小伙子。

“绝对不是,你别听她胡说。”小伙子傻得不轻。

“这头盔是你的?”交通警察注意到皮皮鲁手中的头盔,根据常规判断,骑摩托车的人才戴头盔。

皮皮鲁点头。

“这摩托车是你的?”警察问。

“不是。”皮皮鲁否定。

“我看看你的头盔。”警察显然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头盔。

“不行。”皮皮鲁往后退。

“为什么?”警察越发对头盔感兴趣了,他强行从皮皮鲁手中拿过头盔。

“别往头上戴!”鲁西西发出警告。

“为什么?”警察双手举起头盔一边往自己头上戴一边看鲁西西。

“别戴!”皮皮鲁上去抢头盔。

就像所有人都是越不让干越想干那样,警察把致痴盔扣在了自己头上。

“完了!”鲁西西冲皮皮鲁耸耸肩,"地球上少了一个交通警察!”“把头盔还给我,头盔是我的。”皮皮鲁向警察伸出手来警察乖乖地把头盔摘下来递给皮皮鲁。

一辆小轿车开过来。警察打手势示意小轿车停车。

司机毕恭毕敬地下车走到警察面前,一脸的谦意。

“你违章了。”警察威严地说。”驾驶执照。”司机忙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驾驶执照,双手奉献给警察。

警察连看都不看,把驾驶执照装进自己的口袋。

“这。……”司机傻眼了。

“你知道你怎么违章了吗?”警察使用爸爸教训儿子的口气。

“不知道。”司机确实不知道。

“你闯绿灯了!”警察说。

“闯绿灯?”司机愕然。

“对,你闯绿灯了!这是严重的违章,必须吊扣你的驾驶执照!”警察的大脑显然已被致痴盔弄傻了。

“咱们先回家吧。我看这么拎着致痴盔在大街上走太危险。”鲁西西小声对皮皮鲁说。

皮皮鲁同意。

这几天正值酷暑,皮皮鲁和鲁西西满头大汗地回到家里。

“怎么样?”爸爸迫不急待地问。

妈妈给儿子和女儿递毛巾擦汗。

皮皮鲁把他和鲁西西刚才离家后的经历讲了一遍。

“那位交通警察太不幸了。”妈妈于心不忍地说,她认为那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是罪有应得。

“这顶致痴盔再不能离开咱们家了,太危险。”爸爸把致痴盔藏在床底下。

“那大傻怎么办?”鲁西西一边吹电扇一边说。

“只有想办法把大傻弄到咱们家里来再给它戴致痴盔。”皮皮鲁大口大口喝冰镇汽水。

“如果它不肯戴呢?”妈妈觉得大傻轻易不会上当。

“那就想办法把它关进309暗室,关上一个月,它就会离开这个世界的。”爸爸想出了毒招儿。

“杀猪不犯法吧?”皮皮鲁提出法律问题。

大家对视了片刻,异口同声地说:“合法。”

◇第二章◇

皮皮鲁的确神通广大,他在第二天的中午终于把大傻诓回家中。

大傻的一举一动都透着伟人的气质,它坐在沙发上,气宇轩昂。

“我们觉得你的头特别宝贵,因此为你订做了一个头盔,保护你的头。”爸爸把致痴盔递给大傻。

大傻翻过来倒过去看致痴盔。

“你试试大小合适不合适。”皮皮鲁鼓动大傻把致痴盔戴在头上。

“正合适。”大傻目测了一下头盔的内径,"谢谢你们。不过,我用不着这个,还是给皮皮鲁留着玩吧。”大傻把致痴盔递到皮皮鲁手上。

“你戴上试试,可能稍微大一点儿。”大傻对皮皮鲁说。

“我用不着这玩意,你是伟人,你的头应该重点保护。”皮皮鲁把致痴盔还给大傻。

大傻不接致痴盔。

皮皮鲁无奈。

爸爸咳嗽了一声,这是2号方案出台的暗号。

“我们在壁橱里发现了一个暗室。”鲁西西对大傻说。

“暗室?”大傻眼睛一亮,"里边有什么?”“金子,整整一座金城。”皮皮鲁一边说一边观察大傻的神情,他最怕大傻对钱不感兴趣。

“真的?”大傻表示出它对黄金的浓厚兴趣。伟猪也爱钱。

“不信你自己进去看看。”皮皮鲁开始牵着大傻的鼻子走了。

“暗室在哪儿?”大傻站起来。

爸爸拉开壁橱的门。

309暗室的门事先已经打开了。

大傻在壁橱前站了一分钟,它凭直觉感到暗室里确实有黄金。

“我下去看看,给我手电。”大傻说。

妈妈递给大傻手电。

大傻接过手电,走到309暗室的入口处。它用手电往暗室里照。

皮皮鲁全家人都屏住呼吸,他们生怕大傻改变主意。

大傻走进309暗室。

爸爸一个箭步冲进壁橱,关上了309暗室的大门。

大傻被关在309暗室里了。

大家松了一口气。

“它从里面能找到开门的开关吗?”鲁西西为大傻的智商担心。

“我把里边的开关砸坏了,它找到也没用了。”爸爸一边擦汗一边说。

“咱们也够损的。大傻现在可是世界名流呀!”皮皮鲁说。

“猪都能当世界名流,这世界也快完了。”爸爸又检查了一遍309暗室的门关好了没有。

“我心里也觉得挺不好受的。”鲁西西一想把大傻关进309暗室,心里就挺不是滋味儿。

“你的心情我理解。”妈妈对女儿说,"说实话,我也觉得这事有点儿那个。不过,大傻毕竟只是一头猪,即使它会说全人类所有的语言,即使它头上顶着世界上所有的头衔,它也还是一头猪。再说了,如果咱们不把它关起来,这个世界的前途会被它毁了的。”鲁西西点头。

全家默默地坐在壁橱旁边,一直坐到晚上10点,没人说话。

“该睡觉了。我估计大傻是出不来了。”爸爸打奇沉寂。

皮皮鲁走进自己的卧室。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长时间睡不着。不知是因为天热还是由于大傻被关在309暗室里。

深夜,皮皮鲁被冻醒了,他感受到一阵刻骨铭心的寒冷,像是三九天。

皮皮鲁以为自己发烧生病了,否则任何人也不会在酷热的夏天感到冷。他想去向妈妈要体温表,当他的眼光无意中投向窗外时,他愣了。

窗外飞舞着满天的鹅毛大雪。

皮皮鲁连续做了一系列的判断自己是否在梦中的动作后,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是在现实中。

皮皮鲁计开窗户,一股寒气侵入他的房间,雪花也争先恐后地往屋里挤。

皮皮鲁打了个哆嗦,他在屋里竟然找不到一件可以御寒的衣服。要知道,现在是夏天呀!

皮皮鲁看到窗外是一个银色的世界,绿色的树叶已经被雪染白了,就像一个个小伙子大姑娘在青春年华时白了头,别有一番情致。

夏天时盼冬天,冬天到了又觉得夏天好。皮皮鲁连打了十几个喷嚏。

鲁西西的房间也传出打喷嚏的声音。

皮皮鲁跑进走廊敲爸爸妈妈卧室的门。

“出事了?”爸爸从梦中醒来。

“冬天来了!”皮皮鲁喊。

“冬天?”爸爸这才感觉到温度的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爸爸和妈妈看着窗外的雪一边打哆嗦一边发呆。

“妈妈,给我找羽绒服。”皮皮鲁说。

“羽绒服都洗干净收起来了,现在是夏天,穿什么羽绒服呀?”妈妈认为天再冷现在也是夏天,夏天只能穿夏装。

“现在的温度比冬天还低。”皮皮鲁嘴唇已经发紫了。

“你就把棉衣找出来吧,我也冻得受不了啦。”爸爸对妈妈说。

妈妈只得从衣柜里翻出羽绒服。

这座城市的人都被冻醒了。刚才热得睡不着,现在冷得睡不着。人真难伺候。

广播电台的早新闻告诉听众,这是一次全球性的天气突变。

皮皮鲁和爸爸决定穿冬装上学上班。而鲁西西和妈妈则坚持穿夏装。

“会冻死的!”爸爸反对骗子和女儿穿裙子出门。

“现在是夏天!”妈妈指着日历强调。

“可气温是零下10度!”爸爸说。

“就是零下100度也是夏天。夏天就只能穿夏装。谁见过7月穿羽绒服的?"妈妈振振有词。

“管他冬天夏天,什么温度就穿什么衣服。”皮皮鲁的哲学。

“女人喜欢在冬天穿夏装,你让她们夏天穿冬装,这不是58猪王照像等于要人家的命嘛。”爸爸冲儿子挤眼睛。

“给气象台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皮皮鲁拨气象台的号码。

永远占线。

给气象台打电话询问天气的人成千上万,气象台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干脆把话筒放在桌子上罢工。

电视台的电话线也快被挤奇了。播音员只能说各路专家正在紧急研究这一奇特的气象现象,还说夏季奥运会准备改为冬季奥运会,还说裙服展销改为羽绒服展销。……不管怎么说,皮皮鲁喜欢雪。

中午,电视台告诉大家,专家研究的结果出来了:这是大自然对人类奇坏生态平衡的一次惩罚。

皮皮鲁觉得没道理。

“还有专家认为这是地震的前兆。”爸爸在饭桌旁把报纸递给妈妈。

全市只上半天班半天学,一场雪闹得人心慌慌,无法工作无法上课。除了星期日,皮皮鲁全家难得像今天这样全家一起吃午饭。

皮皮鲁的目光突然发直。

“你是不是感冒了?”妈妈问,今天感冒的人特别多。

皮皮鲁不说话。

“你怎么了?”爸爸碰碰儿子的肩膀。

皮皮鲁还是不吭声。

家人顺着皮皮鲁的眼神看去,发现他的目光落在壁橱的门上。

皮皮鲁在看309暗室。

◇第三章◇

全家人的目光都随着皮皮鲁的目光落在了壁橱上。

心有灵犀一点通。

“你怀疑天气突然变化与大傻有关?”爸爸问儿子。

“大傻进了309暗室的当天晚上夏天突然变成了冬天,这不是巧合吧?”皮皮鲁若有所思地说。

“309暗室里还能操纵天气?”鲁西西对哥哥的判断持怀疑态度。

“你别忘了,咱们还不知道铜门和铁门里边是什么呢!”皮皮鲁提醒妹妹。

“我觉得咱们有必要进去看看。我担心一会儿整个地球刮龙卷风。”爸爸站起来。

“大傻如果冲出来怎么办?”妈妈问。

“咱们四个人联合起来在体力上应该能对付它。”皮皮鲁有信心。

“准备行动吧。”爸爸开始分工。

半小时后,一切准备工作就绪。

每个人的头上都缠上了厚厚的毛巾--防止大傻将致痴盔给皮皮鲁及全家人戴上。

致痴盔由爸爸拎着。

“打开309暗室的门时,如果大傻没有冲出来,我就和皮皮鲁进去,你们在外边把暗室的门关上,咱们通过对讲机联系。”爸爸对妈妈说,"我们不让开门,你们千万别开。”妈妈脸上全是永别的表情。

309暗室的门打开了,没有大傻的身影,大家松了一口气。

皮皮鲁和爸爸进入了309暗室,暗室的大门在他们身后关上了。

皮皮鲁和爸爸一前一后地沿着石阶下到了四方形走廊。

没有大傻。

“爸爸,你看!”皮皮鲁指着铜门说。

铜门上的锁被打开了。

“大傻在铜门里!”爸爸断定。

铜门里边对于皮皮鲁和爸爸来说,是个陌生的世界。

“告诉上边,咱们准备进铜门。”爸爸冲皮皮鲁打了个对讲机的手势。

皮皮鲁使用对讲机告诉妈妈和鲁西西,他和爸爸要进铜门了。

爸爸轻轻将铜门计开一道缝儿,里边没反应,很静。

铜门打开了,眼前的景象确实使皮皮鲁和爸爸吃了一惊。

他俩在计开铜门之前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做了种种设想,都没猜对。

铜门里是一部升降电梯。

爸爸按了电梯的按钮。

电梯门上方的一排指示灯开始依次闪亮。

大约过了一分钟,电梯门打开了。

电梯很小,看样子只能容纳3个人。

皮皮鲁和爸爸跨入电梯,爸爸按了运行按钮。

电梯风驰电掣般地下降,皮皮鲁感到头有点儿晕。

一分钟后,电梯停住了。

“咱们起码下降了800米。”爸爸估算。

电梯门开了,外边是一间充满神秘情调的房间。房间的墙壁上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图案。

爸爸先走出电梯,皮皮鲁跟在后边。

“那儿有一扇门。”皮皮鲁指给爸爸看。

他们摄手摄脚接近那扇门,门上的字使他们愕然。

地球运行控制室

皮皮鲁和爸爸对视。两个人的目光里全是惊叹号。

如果地球的运行是靠一个控制室控制的话,那么他们接受过的所有关于地球的历史的学说都成了谬论。

“这不可能!这是恶作剧。”爸爸的头脑里有关地球的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他不能接受任何违背他已拥有的概念的"异端邪说"。

“我进去看看。”皮皮鲁对地球运行控制室特感兴趣。

“当心点儿。”爸爸同意了。”我在外边接应你。”皮皮鲁计开地球运行控制室的门,迎面是一张宇宙星际图。

星际图后边是一座透明的玻璃房间。房间里有一个造型奇特的操纵台,大傻正坐在操纵台前摆弄着什么。

它是背朝皮皮鲁。

皮皮鲁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接近玻璃房子,他想看看大傻究竟在干什么。

当皮皮鲁的身体碰到玻璃房子的墙壁时,墙壁自动往两边移动,露出一条缝。

皮皮鲁一步一步往玻璃房子里挪,当他挪到大傻背后时,大傻忽然转过身来。

“我得谢谢你们把我关到309暗室里来。”大傻的脸上的确有感激之情。

“为。……什。……么。……”皮皮鲁极力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你们使我发现了这个地球运行控制室,原来地球是一颗人造星球,就像人造卫星一样。真没想到。”大傻左手用力一计操纵台,它的旋转座椅飞快地转了360度。

“地球是人造星球!”皮皮鲁发呆。

“这个控制室就是操纵地球运行的机构。不知是谁给地球设定了运行轨道,这么多年来,地球就一直沿着这个人设定的轨道运行。现在我改变了这个设定,我操纵地球改变了它原来的轨道。”大傻得意洋洋。

皮皮鲁明白地球的夏天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冬天了。大傻改变了地球运行的方向。

皮皮鲁很激动,他终于知道了地球的奥秘,原来自己在课堂上学到的有关地球的知识都是错误的,地球并不是宇宙里的一颗行星,地球是一颗人造星球,它有动力,还有操纵系统。

“你现在要干什么?”皮皮鲁问大傻。

“我要把地球劫持到另一个星系去,让它离开太阳系。”大傻说。

“离开太阳系!”皮皮鲁情不自禁地喊起来。

“对,就是要离开太阳系!我要带着地球上的几十亿人去投奔宇宙中最强大的生命。”大傻壮志满怀。

“这很危险!离开太阳,地球上的人类很可能无法生存!”皮皮鲁提醒大傻。

“这个责任应该由你来承担,谁让你把我关到309暗室里来的?告诉你,地球现在正以极快的速度脱离太阳系。”大傻笑眯眯地看着皮皮鲁。

皮皮鲁转身要跑,大傻冲过来抱住皮皮鲁的腰。

“你干吗?!”皮皮鲁没大傻劲儿大,无法挣脱大傻对他的束缚。

“你不能出去了。我得把你也关起来。”大傻把皮皮鲁抱离地面,朝门口走去。

皮皮鲁故意大喊大叫,目的是通知爸爸。

当大傻拉开地球运行控制室的门时,爸爸从门外突然将致痴盔戴在了大傻的头上。

大傻松开皮皮鲁,傻站在原地。

“咱们总算成功了。”爸爸松了口气。”地球上总算少了这头伟猪。”“地球快完了。”皮皮鲁说。

“你说什么?”爸爸以为儿子的神经受了惊吓。

皮皮鲁将刚才他了解到的一切告诉爸爸。

童话吧?”爸爸往好的方面想。

“新闻报道。”皮皮鲁说。

这时大傻"普通"一声,四腿着地了。

皮皮鲁给大傻摘下致痴盔,大傻大脑里的Z型沟回大概已经消失了。

“大傻,大傻。”皮皮鲁叫它。

大傻毫无反应,活生生一头普通的猪。

“咱们进去看看!”爸爸计开地球运行控制室的门。

◇第四章◇

站在能够驾驭地球运行方向的操纵台前,爸爸震惊了,他大脑里那些祖先留给他的宝贵知识在一瞬间全都变成了谬论,而他居然还曾经为不能将这些谬论倒背如流而连续计迟两年上大学,爸爸此刻的脑海里全是衣冠楚楚的大学教授站在梯形教室的大讲台上谆谆讲授地球起源人类起源的场面,而台下那些怀着求知渴望的学生们毫无防备地开启着自己大脑的闸门,把那些未必正确的知识当作真理迎进自己的大脑使它们驻扎下来。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爸爸只会重复这句话。

皮皮鲁轻松得多,他身上最多的细胞是怀疑细胞,他怀疑人类的一切学说。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爸爸带他参观自然博物馆,当看到展示达尔文进化论的展窗时,皮皮鲁说人未必是由猿进化而来的,当时爸爸非要儿子说人是由猿进化的才准他回家。其实爸爸也不真知道人究竟是怎么来的,只不过学校教给了他一条终极真理:人云亦云。

“爸爸,咱们得尽快操纵地球返回原来的运行轨道。”皮皮鲁说。

“为什么?”爸爸从木然中醒过来,有点儿语无伦次。

“我觉得人类会承受不了离太阳越来越远。”皮皮鲁说。

“可咱们都不会开地球呀!”爸爸面对操纵台两手一摊。

皮皮鲁站在操纵台前,观察了一会儿。

“好像不难,这是操纵杆,管方向的。”皮皮鲁指着操纵台上一个金属棍说。"刚才大傻就在动它。”“可是在这地下几百米的深处,咱们什么也看不见,怎么判断地球的方位呢?”爸爸觉得开地球比开航天飞机肯定难多了。

“咱们上去同妈妈和鲁西西商量商量。”皮皮鲁提议。

爸爸点点头。

皮皮鲁和爸爸把大傻也扛了上去。

妈妈和鲁西西看见皮皮鲁父子凯旋归来,十分兴奋。

“先别高兴。”皮皮鲁把地球运行控制室的事告诉妈妈和鲁西西。

“地球现在处于失控状态?”鲁西西明白为什么夏天下雪了。

“原先地球运行的轨道是被人设定好的。”爸爸说。

“谁设定的?”妈妈不能相信。

“不知道。”爸爸摇头。

“地球运行控制室被大傻把运行程序奇坏了,现在还不知道地球正往哪儿走呢!"皮皮鲁看了正趴在地上睡觉的大傻一眼。

“咱们309暗室里居然有能操纵地球的控制室!”鲁西西觉得好玩极了。

“你别高兴,地球如果离开太阳系,人类可能面临毁灭。”皮皮鲁说。

“这还不好办,把地球再开回去不就行了。”鲁西西不以为然地说。

“怎么开?在控制室里什么也看不见。”皮皮鲁说,"再说,就算能看见,你认识原来的轨道吗?”“这也没什么难的,咱俩下去开,让爸爸妈妈在上边用对讲机指挥咱们。”鲁西西仍然乐观。

“怎么指挥?”爸爸问,"像船长那样说左满舵”“咱们先把地球恢复到夏天。"鲁西西显示出非凡的才干。

“有门!”皮皮鲁不得不服气。

就这么决定了,皮皮鲁和鲁西西去309暗室里的地球控制室开地球,爸爸妈妈在阳台上指挥。

现在,皮皮鲁和鲁西西站在地球操纵台前。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准备试验操纵杆的方向。”皮皮鲁冲着对讲机喊。

鲁西西准备好纸笔作记录。

“我们正在观察,可以开始试验。”爸爸回答。

皮皮鲁向左压操纵杆。

地球在皮皮鲁的操纵下转向。

“天突然黑了!现在是下午2点20分!”对讲机里传出爸爸的惊呼。

皮皮鲁猛然往右压操纵杆。

“天又亮了,亮极了!”爸爸喊。

鲁西西飞快地记录。

人类现在是什么表情不说你也能知道。

“我现在往前计操纵杆。”皮皮鲁宣布。

冬天突然变成了夏天,人们竞赛似地脱衣服。

皮皮鲁又往回收操纵杆。

夏天在瞬间又变成了冬天。人们又比赛穿衣服。

爸爸站在阳台上忽然有了一种自豪感,是他的儿子在操纵地球。

“试验完毕。”皮皮鲁关上对讲机。

鲁西西将记录复查了一遍。准确无误。

皮皮鲁和鲁西西回到家里。爸爸和妈妈在309暗室门口迎接孩子。

“我会开地球了!”皮皮鲁胸有成竹地说。”现在只要有人指挥我,确切点儿说,是为我导航,我会很快将地球开回原先的轨道。”爸爸妈妈和鲁西西面面相觑,没人能承担这个重担,都对天体不熟悉。

“去买一架天文望远镜,再买一本天文学的书。”鲁西西提议。

“临阵磨枪,效果恐怕不会好,再导错了航,后果不堪设想。”妈妈反对。

皮皮鲁打开电视机,播音员正在荧屏里信口雌黄地胡说八道,她说这种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奇特现象已经引起了所有科学家的关注,一位权威天文学家认为这是由于太阳黑子进入活跃时期所导致的,他还给这一系列现象定名为巴格巴巴现象,还说他早就预见到这一现象的发生。……皮皮鲁全家笑干了眼泪,他们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学问"终于懂得了"权威"的内涵还明白了同样的话没身分的人说是胡说有身分的人说就是学说。

“你打个电话问问电视台,这种现象还能持续多久?”皮皮鲁给鲁西西派任务。

电视台的效率还真高,18分钟后,播音员现场采访那位权威。

“有两种可能。”权威开口回答。

“废话。”皮皮鲁把电视机关了。

“咱们还得想办法把地球弄回去呀!”鲁西西看着窗外说。

“只有找一个懂天文的人指挥。”皮皮鲁说。

“谁会相信咱们的话呢?”鲁西西说,"那些人名为有科学的头脑,实际上满脑子现代迷信。”“这个世界已经被迷信垄断了,新事物很难站住脚。”爸爸深有体会地说。

“我去试试,你们做好准备。”鲁西西要拯救地球。

“不能暴露309暗室。”爸爸告诫女儿。

鲁西西点点头。

◇第五章◇

鲁西西在国家天文台的门口徘徊,她要物色一位能接受新事物的天文工作者。

一位50多岁的男士夹着皮包走出天文台大楼。

“叔叔,我能同您谈谈吗?”鲁西西走近男士,说。

“谈什么?”男士站住问。

“您是研究天文学的吗?”

“嗯。”

“您知道今天为什么异常吗?”

“巴格巴巴现象。”

该男士接受新学说极快,毫不设防。

“不对,根本不是什么巴格巴巴现象,是地球离开了原有的轨道。”男士歪着头观察鲁西西。

“您懂天文学,您能帮助地球返回轨道。”鲁西西觉得这人有戏,摊牌了。

“你是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吧?”男士失去了拯救地球的机会。伟人和罪人的距离只有一毫米。

鲁西西只好放了他。

一辆模样挺不错的小轿车开过来停在天文台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位戴金丝眼镜的气质高雅的女士。

“阿姨您好。请问您是天文学家吗?”鲁西西像一个发现了新目标的猎手,又出击了。

“你。……好。……我是研究天文的。”金丝眼镜女士不解地看着鲁西西。

“您怎么看这次天气异常现象?”鲁西西测试金丝眼镜女士的观念。

“典型的巴格巴巴现象。”金丝眼镜女士记新名词的能力绝对一流。

“您怎么知道的?”鲁西西开始失望。

“这是我们天文学界的权威研究出来的,我认为是真理。”金丝眼镜女士看手表。

“您先等等,我有重要的事想跟您说。”鲁西西还想试一下。

“什么事?”金丝眼镜女士显然有点儿不耐烦了。

“这次天气异常其实根本不是巴格巴巴现象,是地球运行控制系统出了毛病,我可以让地球回到原先的轨道上去,但需要您的合作,因为我不认识回去的路。"鲁西西一口气说完。

“你上学吗?”金丝眼镜女士问鲁西西。

鲁西西点头。

“在弱智学校?”金丝眼镜女士又问。

鲁西西二话没说,转身离开了她。

鲁西西站在天文台门口望着天文台大楼叹了口气,她觉得悲哀,这座大楼里的人终日忙碌,却与真正的科学毫不沾边,他们死抱住祖先留给他们的观念不放,任何有悖于祖先的看法都被认为是胡说八道。其实,他们大脑里的那些观念才是正宗的胡说八道。

两个人出现在天文台门口,他们的举动引起了鲁西西的注意。

一位银发老者步履蹒跚地走着,一位毛头小伙子跟在老者左右好像在央求什么。老者不断地摇头。小伙子一脸的求情。

他们经过鲁西西身边时,鲁西西听到那小伙子说:“求求您看看我的论文,我认为地球不是那样起源的。”鲁西西兴奋了。

“我想和你谈谈。”鲁西西追上去对小伙子说。

“谈什么?”小伙子对鲁西西不感兴趣。

“谈地球起源。”鲁西西说。

小伙子目光变了。

老者向鲁西西投来感激的目光。他像兔子一样走了。

通过简单的交谈,鲁西西知道这小伙子是一位工人,他特别喜欢业余研究天文,他怀疑地球起源的学说,可是他的论文没人看。刚才那位老者是一位著名的天文学家,他像躲瘟疫一样躲这位业余爱好者。

“你的观点也不正确,地球实际上是一个人造星球。”鲁西西说。

“人造星球?”小伙子一愣。

“你信吗?”鲁西西看见小伙子没叫她精神病,觉得有戏。

“我愿意相信新的说法。”小伙子说。

“你怎么看这次天气异常?”鲁西西问。

“我觉得这是又一次冰河时期的到来。”小伙子说。

谢天谢地,总算碰上一个没说巴格巴巴的人。

“不对,这次异常是由于地球偏离原有的轨道造成的。”鲁西西说。小伙子眼里有异彩。”你说下去!”小伙子迫切要求。

“我有能力让地球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可我不认识路,我对天文一窍不通。你研究了这么多年天文,对太阳系各个天体的位置一定熟悉。咱们合作把地球弄回去好吗?”鲁西西严肃地说。

尽管小伙子的大脑最讨厌陈旧的观念,可他还是对鲁西西的话感到吃惊。因为鲁西西的话毕竟太离奇了。

怀疑是创建新学说之父。小伙子想起了自己的这个座右铭。

“我认识宇宙的路。可你总得给我一点儿证据吧。我的时间也挺宝贵。”小伙子愿意合作,但又担心白浪费时间。

“好,你等一下。”鲁西西看见路边有个公用电话亭,她跑过去给家里打电话。

“爸爸,我找到一位业余天文爱好者,他认识把地球开回去的路,但他现在不大相信我的话,你们得向他证实一下我的话。”鲁西西通过电话和爸爸通话。

“怎么证实?”

“5分钟后,让天黑一次。”

“行。”

“然后你们做好准备,我就带他去咱们家了。”鲁西西挂上电话,回到小伙子身边。

“5分钟后,天将突然变黑。”鲁西西向小伙子宣布。

“这怎么可能?”小伙子不信。

“如果变黑了呢?”

“如果变黑了,你说的所有话我都相信,即使你说人是蛐蛐进化的,我也相信!”小伙子说。

5分钟后,天黑了。

小伙子张大嘴巴,他这回算是真正知道人类大脑里的那点儿关于自然界的知识少得多可怜了。

“咱们去救地球!”小伙子催鲁西西。

“你有天文望远镜吗?”鲁西西问。

“有,在包里。”小伙子指指自己肩头的包,"虽然是简易的,但是很好用。”“有个小条件,到我家后,你别问我们为什么能操纵地球,你只管给地球引路就行了。”鲁西西说。

小伙子同意了。

天文望远镜架在了鲁西西家的阳台上,小伙子开始观测天象。鲁西西在一边手持对讲机同在309暗室里的皮皮鲁联络。把地球开回原先的轨道的行动开始了。

“从那颗星星的左侧绕过去。”小伙子指给鲁西西看。

鲁西西指挥皮皮鲁:“往前。往右。再往前。”“注意右边那颗星星,从它的下边过去。”小伙子说。

鲁西西向皮皮鲁转达。

皮皮鲁正襟危坐在地球运行操纵台前,操纵地球回故乡。

地球在壮丽的宇宙中运行,返回属于她的轨道。

宇宙是一个谜。一个有谜底的谜。现在还没人知道谜底。

人类也是一个谜。一个没有谜底的谜。人人却以为自己知道谜底。

“地球回到自己的轨道!”小伙子趴在天文望远镜上喊。

皮皮鲁将操纵台上的操纵杆和所有按钮都定位。

地球恢复了常态。

各种理论各种学说依然我行我素,继续愚弄人类。

人类是地球上最喜欢被学说愚弄的动物

那位小伙子后来将地球曾经偏离轨道的事写成了论文,被某报纸编辑安排在"愚人节"栏目发表。一位戏剧小品作者根据这个素材创作了一个小品脚本,由一位鼻子几乎长在眼睛上边的著名喜剧名星出演,该小品获得了该年度小品大奖赛的特等奖。

据说有十几位观众在看小品时笑破了胃。

皮皮鲁全家从电视里看这部小品时笑不出来,他们想抱头为人类哭一场。

上一篇:309暗室-银门
下一篇:309暗室-铁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