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尔

童话故事网(/) 2020-09-05

  从前有个小伙子,在学业结束时,父亲对他说:“孩子,既然你的学业已结束,就该到外面去创业了。我给你一条船,你就学着去运货做生意。要认真干活,希望你早些独立谋生,越早越好!”

  他给了儿子七千克郎作为做生意的本钱。年轻人出发了。他的船已航行了相当一段路程,但他什么也没买。这时,他把船开进一个港口,看见岸上停放着一口棺材,过路的人都向那棺材里丢钱。

  “你们干吗把一具死尸停放在这儿?”他问道,“死人应该安葬呀!”

  “那个人死时还背着一身债,”别人告诉他说,“按照这儿的风俗,一个人没有还清债,他死后是不能埋葬的。现在,靠过路人施舍,等这些钱够他还债时,我们就会埋葬他的。”

  “那样的话,去告诉大家,他的所有的债主都来找我吧,我来替他还债。马上把他运去下葬吧!”

  人们便把这件事传出去。他偿还了每一份欠债。不过,等他还清那个人的债时,他自己已不名一文了。因此,他回到了家里。父亲问道:“你回来得这么快,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的船在海上航行,偶然遇到一伙海盗,他们把我的本钱全抢走了。”

  “别难受,孩子。他们没有杀害你,那就谢天谢地了!我再给你准备钱,不过,下一次再也别到那一带海上去冒险了。”他又给了儿子七千克郎。

  “爸爸,你放心好了,我会走另一条航路的!”说完,他又扬帆出海了。

  航行到大海中间,他看见一条土耳其帆船。他暗自思忖:在这种地方,树敌不好交友。去拜访他们吧,也邀请他们来做客。于是,他登上了那条土耳其船,问道:

  “诸位从哪儿来?”

  “我们从东方来。”

  “运的是什么货呀?”

  “只运了一位美女,别的啥也没有。”

  “您准备把这位美女卖给谁呢?”

  “谁想买,我们就卖给谁。她是我们苏丹[1]的女儿,因为她是位大美人儿,所以我们就绑架了她。”

  “让我瞧一瞧。”他看了看,问,“你们要拿她卖多少钱呢?”

  “七千克郎。”

  于是,年轻人将自己父亲给他的七千克郎全交给了海盗,然后把那位姑娘带到了自己船上。他给姑娘施洗礼[2],并跟她结了婚,然后带她回家去见父亲。

  “我的好儿子,欢迎你回来,

  我能猜得出,你发了什么财……”

  “爸爸,我带来一件稀世珍宝,

  你见了后一定喜笑颜开!

  你从没见过,姑娘如此可爱:

  她是土耳其苏丹的千金小姐,

  我把她当作第一件商品带回家来!”

  “糊涂虫!你就带回来这个?”父亲对他们两人大发脾气,并把他们赶出家门。

  可怜的一对儿!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现在我们怎么办呢?”他发愁地说,“我连一分钱也没有啊。”

  可是,姑娘说:“喂,我会画精美的画。我画好了,你拿到外面去卖。但要记住,对谁也不要讲,这些画是我画的。”

  就在这个时候,土耳其苏丹派了一艘又一艘船四处寻找女儿。事也凑巧,正好有一艘船开到了这对年轻人居住的镇上。很多人下船上岸。小伙子看到城里来了许多人,便对他的妻子说:“多画一些画,今天我们肯定能卖出去。”

  她真的画了很多,说:“拿去卖吧,但每张至少要卖二十克郎。”

  他带着画来到城镇的广场上。土耳其人来了。他们看见了画,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除了苏丹的女儿,别人不可能画出这样的画来!只有她能画这种画!”他们走上前来,向年轻人问画的价钱。

  “这些画很贵,”他回答说,“每张至少二十克郎,少了可不卖。”

  “好吧,我们都买下啦。不过,我们还想再买一些。”

  “到家里去跟我妻子谈谈吧,这些画都是她画的。”

  土耳其人跟他到了家里,见到了苏丹的女儿。他们便把她绑起来,带回了土耳其。

  年轻人伤心透了。现在,他没有妻子,没有了职业,也没有了钱。他每天到港口去,想找一条能带他出海的船,但一直没有找到。有一天,他看见一位老人坐在小船上打鱼,便说:“老人家,你的日子比我可好过多啦!”

  “孩子,为什么你说这样的话呢?”

  “老人家,我多想跟你一起打鱼呀!”

  “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来吧!你捕鱼,我划桨,说不定我们会捕到什么好东西呢!”

  于是,年轻人上了船。他们说定,以后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起生活。作为开头,老人把他的晚饭分了一半给年轻人吃。

  吃过饭后,他们就睡觉了。这时,突然起了暴风雨,狂风吹得小船随着海浪上下颠簸,一直漂到了土耳其港口。

  土耳其人一看到这条小船,就把它据为己有。两个捕鱼人当了他们的奴隶,并且被他们带到了苏丹那儿。苏丹就派他们管理花园:老头儿管理蔬菜,年轻人培育花草。两名奴隶跟其他花匠们交上了朋友。在苏丹的花园里,他们的日子过得挺舒服。老人制作了吉他、提琴、长笛、单簧管和短笛,年轻人就演奏这些乐器,还唱着歌。

  苏丹为了处罚女儿,把她和侍女们一起关在一座高塔里。听到花园里传来美妙的乐声和歌声,她想起了远方的丈夫。“只有费尔·布劳(她这样叫他)才能演奏那么多乐器,只有他的歌声才那么优美。谁在花园里演奏乐器和唱歌呢?”

  她不能打开百页窗,便从窗孔里望出去,看到那位年轻的音乐家不是别人,果真是她的丈夫。

  侍女们每天给花匠们送去一只大篮子,要他们装满了鲜花。于是,苏丹的女儿对侍女们说:“把那个年轻人装在篮子里,上面盖满了花,带他到这儿来!”

  花匠们以为这是好玩,便把年轻人装进了篮子,侍女们就把他抬进了塔里。一放下篮子,年轻人就从花堆里钻了出来,突然发现面前是自己的妻子!他们拥抱、亲吻,倾诉别后的一切。接着,大家就商量逃走的办法。

  他们有一艘大船,上面装着珍珠、宝石、金子和珠宝。他们先把费尔·布劳送到货舱里,然后是苏丹的女儿,以后又把侍女一个一个地送下去。准备停当后,船就起航了。

  船开到公海时,费尔·布劳忽然记起了那位老人。他对妻子说:“亲爱的,我得回岸上去,尽管我这样做说不定会丢了性命!但我不能言而无信!因为我曾答应过老人:我和他要永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他们调转船头,回到岸边,发现老人正在那儿等着他们呢。他们扶他上船,然后又开到了公海。

  “老人家,”费尔·布劳说,“我们现在来分财产吧。这些财富,一半归你,另一半归我。”

  “那你的妻子也要分,”老人说,“把她的一半归你,另一半归我!”

  “老人家,”年轻人回答,“我对您非常感激,我愿意把船上的全部财富都给您,就让我留下我的妻子吧。”

  “你真是位慷慨的年轻人。对你说吧,我就是那个你曾出钱埋葬的死人的灵魂。你所以有这样的好运气,全是因为你做了那件好事。”

  他祝愿年轻人幸福,然后就消失了。

  船徐徐驶进家乡的港口,岸上礼炮齐鸣向他致敬:费尔·布劳—世界上最富有的贵族—带着他的妻子回来了!在岸上伸着双臂等待他们的正是他的父亲。

  他们从此幸福地生活,

  可惜从未送给我什么。

  (伊斯特拉地区)

  [1] 苏丹是旧时土耳其君主的称号。

  [2] 施洗礼是基督教的入教仪式。土耳其人信奉伊斯兰教,西方人信奉基督教。

上一篇:耶稣和圣彼得在弗留利
下一篇:偷懒的学问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