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豪夫童话 长鼻子矮人

作者:佚名时间:2019-10-09
  老爷!如果有人认为,只是在哈隆·阿尔·拉希德统治巴格达的时代才有女妖和魔法师,甚至认为,我们在城里市场上听说书人讲的妖魔鬼怪的故事,都是虚构的,那就完全错了。就是在今

  老爷!如果有人认为,只是在哈隆·阿尔·拉希德统治巴格达的时代才有女妖和魔法师,甚至认为,我们在城里市场上听说书人讲的妖魔鬼怪的故事,都是虚构的,那就完全错了。就是在今天仍有女妖存在,不久前我亲眼见过一件事,显然是妖魔在作怪。现在让我讲给你们听听吧。

  许多年以前,在我可爱的祖国德国,有一座著名的城市,城里住着一个鞋匠同他的妻子,他们过着俭朴的安分守己的生活。白天,鞋匠坐在街道的拐角上修补鞋子和拖鞋,如果有人想托他做新鞋,他也愿意做,不过这时他得先买皮子,因为他很穷,家里没有存货。他妻子卖些蔬菜和水果,这些都是她自己在门口的小菜园里种出来的。因为她的衣服穿得很干净,而且很会把蔬菜摆得又整齐又好看,所以许多人都喜欢买她的。

  这两口子有一个漂亮的儿子,他长得眉清目秀,身材端正,虽说才十二岁,个子却长得相当高。平常在菜市上,他总是坐在母亲的身边,要是那些女佣或厨师在鞋匠婆那儿买的东西多了,他就帮他们把一部分东西送到家里去。他这么跑一趟,多半不会空手回来,不是带着一枝美丽的花朵,就是一枚钱币或一块点心,因为这些厨师的主人看到这个俊秀的孩子被领到家里,心里很高兴,总要送些东西给他。

  有一天,鞋匠婆又和平时一样坐在市场上卖菜。她的面前摆着几只筐子,里面放着白菜、各种卷心菜,以及别的蔬菜和种子。在一只小筐里,还放着新鲜的梨子、苹果和杏子。小雅各——这是孩子的名字,坐在母亲身旁,用清脆的声音喊道:“到这儿来啊,先生们!瞧啊,多嫩的白菜,多香的卷心菜!太太们,这儿还有新鲜的梨子、苹果和杏子!谁要买?我妈妈要价很公道!”孩子这样吆喝着。这时,一个老太婆朝市场这儿走来。她穿着一身破衣服;一张脸又瘦又尖,老得皱纹纵横;一双眼睛红红的,一个钩鼻子尖尖的,一直垂到了下巴。她走路拄着一根长拐杖,但谁也说不出她是怎样走路的,因为她一瘸一拐,一颠一滑,摇摇晃晃,好像腿上装了轮子似的,随时都会栽倒,把她的尖鼻子撞到地上。

  鞋匠婆专注地看着这个老太婆。她每天坐在市场上,至今已经十六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当老太婆一瘸一拐走近她,在她的菜筐前站住了时,她不禁吓了一大跳。

  “您就是卖菜婆汉娜吗?”老太婆一边用嘶哑刺耳的声音问道,一边不停地摇晃着脑袋。

  “是的,就是我,”鞋匠婆回答说,“您想买点什么吗?”

  “要看看,要看看!看看卷心菜,看看卷心菜;我要买的,你这儿有没有?”老太婆一边说,一边弯下腰看着菜筐,把一双又黑又丑的手伸进菜筐里,用蜘蛛般的长手指去抓那些摆得又整齐又好看的卷心菜,一棵棵地送到长鼻子底下闻来闻去。鞋匠婆看见老太婆这样翻弄她珍惜的卷心菜,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她不敢说什么,因为挑拣蔬菜是顾客的权利,再说,她还觉得这个老太婆特别可怕。老太婆把菜筐里的菜全翻遍了,然后嘟嘟哝哝地说:“破烂货,烂菜,没有一棵是我想要的,五十年前的比这要好得多!破烂货,烂菜!”

  这些话惹恼了小雅各。“喂,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太婆,”他气愤地喊道,“你先把讨厌的黑手指伸进可爱的卷心菜里,乱捏乱翻,又把菜放到长鼻子底下去闻,弄得这些菜谁见了都不想买。现在你还骂这些菜是破烂货,然而,连公爵的厨师也经常在我们这儿买菜呢!”

  老太婆斜着眼睛瞅了瞅这个大胆的孩子,令人厌恶地大笑起来,然后用嘶哑的嗓音说道:“小孩子,小孩子!你不喜欢我的鼻子,我的漂亮的长鼻子?这个长鼻子,让你的脸上也长一个,一直垂到下巴吧。”她一边说,一边踉踉跄跄地拐到另一只菜筐跟前。她拿起几棵最可爱最白净的菜头,狠狠地捏着,捏得菜头吱吱作响,然后又胡乱地扔进筐里,嘴里叽叽咕咕地说:“破烂货,烂菜!”

  “你别那么摇头晃脑,叫人讨厌啦!”小孩怒冲冲地嚷道,“你的脖子细得像根白菜茎,一碰就断,你的脑袋要是掉在菜筐里,这些菜还有谁愿意买呢?”

  “我这细脖子,你不喜欢吗?”老太婆笑嘻嘻地嘟哝道,“那就让你一点脖子也没有,让你的脑袋缩在肩膀里,省得从你的小身体上掉下来!”

  “别跟小孩胡扯啦。”鞋匠婆忍不住地说道,她对老太婆老是翻着挑拣,闻来闻去,真的恼火了。“如果你要买,就快点。你把我的别的顾客都吓走了。”

  “好吧,就照你说的办吧,”老太婆凶狠地扫了她一眼说道,“我买你这六棵白菜头,不过,你瞧,我手里拄着拐杖,一棵也拿不了。让你的儿子替我把这些东西送到家吧,我会好好奖赏他的。”

  小雅各害怕这个丑老婆子,不愿意跟他去,他哭了起来。但是他母亲严肃地吩咐他去,因为她认为,让这个身体衰弱的老太婆独自拎这么重的东西是一种罪过。小孩眼里挂着泪花,听从了母亲的吩咐,把那些白菜头拾在一块布里包好,然后跟着老太婆从市场上走去了。

  她走得很慢,差不多走了三刻钟才来到城里一个最偏僻的地方,最后在一座快要倒塌的小房子前站住了。她从衣袋里掏出一把生了锈的旧钥匙,灵巧地把它插进门上的一个小锁孔里,突然,咔嚓一声,门打开了。小雅各走进门去,马上惊呆了!房子里面装饰得富丽堂皇,天花板和墙壁都是用大理石砌成的,家具是用最美丽的黑檀木做的,上面镶着黄金和磨光的宝石,地板是用玻璃铺成的,光滑极了,以致小雅各滑倒了好几次。这时老太婆从衣袋里掏出一枝小银笛,吹起一首曲子,一种刺耳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轰鸣。马上有几只豚鼠从楼梯上跑下来。雅各感到很奇怪,它们是用双腿直立行走的,脚上穿的不是鞋,而是核桃壳;身上穿着人的衣服,头上戴着最时髦的帽子。“你们这些混蛋,把我的拖鞋放到哪儿去了?”老太婆吼道,举起拐杖朝它们打去,打得它们吱吱直叫,乱蹦乱跳。“你们还要我在这儿站多久啊?”

  豚鼠连忙跳上楼梯,拿来一双衬着皮里子的椰子壳,熟练地套到老太婆的脚上。

  现在她一点也不跛了。她把拐杖扔掉,一手拉住小雅各,带着他从玻璃地板上飞快地滑了过去。终于她在一个小房间里站住了。这儿摆着各种各样的用具,看样子像个厨房,房里有红木桌子和铺着华丽毛毯的沙发,虽然这些东西更适合摆在一间豪华的客厅里。“坐下吧。”老太婆十分亲切地说,同时把小雅各按在一张沙发的角落里,又拖来一张桌子摆到他面前,使他无法出来。“坐坐吧,你拎的东西一定很沉,人头嘛,可不轻呀,可不轻呀。”

  “太太,您说的话怎么这样怪呀?”小孩喊道,“说累,我确实很累,可我拎的是白菜头,是您在我母亲那儿买来的。”

  “哎呀,你弄错了,”老太婆笑嘻嘻地说。她打开筐盖,一把抓住一络头发,从里面拖出一颗人头来。小雅各吓得魂不附体;他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不能不为自己的母亲着想。“要是这些人头的事让人知道了,”他心里想道,“人家一定会控告我母亲的。”

  “你这样乖,我该赏你一点东西了,”老太婆嘟嘟哝哝地说,“请稍微等一会儿,我去煮一碗汤给你喝,你喝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滋味的。”她说完,又吹起笛子来。首先跑来了许多豚鼠,它们穿着人的衣服,系着围裙,腰带里插着搅拌勺和切肉刀。接着跳进来一群松鼠,它们穿着宽松的土耳其扎脚裤,用双腿直立行走,头上戴着绿色的天鹅绒帽子,看样子像是小厨工。它们手脚麻利地在墙上爬上爬下,把锅、碗、鸡蛋、黄油、白菜和面粉取下来搬到灶上。老太婆滑动穿在脚上的那双椰子壳拖鞋,忽前忽后地在灶边忙个不停。小雅各在一旁看了,觉得她真的在尽心尽力地给他煮什么好吃的东西。灶膛里的火越烧越旺,现在,锅里冒出了雾气,沸腾起来,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老太婆一会儿跑过来,一会儿跑过去,松鼠和豚鼠跟在她后面。每次她从灶边经过时,总要看看汤是不是煮好了,长鼻子一直伸进了锅里。终于,汤翻滚起来,发出嘶嘶的声音。蒸气从锅里冒出来,泡沫直溢,淌到了火上。于是,她把锅子端开,把汤倒进一只银碗里,送到小雅各的面前。

  “喝吧,小孩子,喝吧,”她说,“只要喝了这碗汤,我这副讨你喜欢的模样儿,你就会有了。你还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厨师,这样你总算有了一门手艺,可是那种菜呢?啊,那种菜你再也找不到啦。为什么你母亲没有把那种菜放在筐里呢?”小雅各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只是埋头在喝那碗可口的汤。他母亲给他做过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但是没有一样像这碗汤这样好吃。香味从精美的白菜和调料里散发出来,汤甜丝丝的,带点酸味,又很浓郁。当他刚把这美味可口的汤喝完时,豚鼠点起了阿拉伯神香,整个房间里飘起一片淡蓝色的烟云。这片烟云越来越浓,渐渐向下沉落,神香的气味熏得小雅各头脑晕乎乎的;他不时地提醒自己,该回去看母亲了。但他挣扎着刚站起来,又总是迷迷糊糊倒了下去,最后他真的在老太婆的沙发上睡着了。

  他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梦。他觉得在恍惚中老太婆脱掉他的衣服,给他裹上了一张松鼠皮。现在他像只松鼠那样又会跳,又会爬了。他跟别的松鼠和豚鼠交上了朋友,其实他们都是些彬彬有礼的人,他同他们一起给老太婆干活儿。起初,派他干的只是一个擦鞋匠的活儿,就是说,他得把那双椰子壳涂上油,然后擦亮,这双椰子壳是老太婆当鞋穿的。他在父亲家里常常干这样的活儿,所以干起来得心应手。大约过了一年,他又做了一个梦。他被调去干比较细致的活儿,就是同另外几只松鼠一起,捞取太阳光线里的飞尘,捞够了就用最细密的筛子筛,因为老太婆认为这种飞尘是最精细的食物。她嘴里牙齿都掉光了,嚼不动别的东西,因此她叫他们用这种飞尘做面包给她吃。

  又过了一年,他被调到另一群仆人那儿,他们专给老太婆收集饮用水。别以为他们只要挖个池子,或者在院子里摆只桶,用来接取雨水就行了。其实这事儿干起来要细致得多。小松鼠和雅各得用榛子壳把露珠从玫瑰花上一滴滴收集起来,这就是老太婆的饮用水。由于她喝得非常多,挑水夫们的活儿也就重得要命。一年后,他被调去干室内工作,他的差事就是把地板擦干净。这也是一件不容易干的事情,要知道,地板是玻璃做的,在上面呵一口气都看得见痕迹。他们擦的就是这种玻璃地板,要把地板擦干净,得在脚上缠些旧布,然后踩着布费力地在房间里滑动。到了第四年,他终于调到厨房里工作。这是一件光荣的工作,只有经过长期考验的人才能得到这份工作。雅各在厨房里从厨工当起,一直升到一级点心师,有关烹调方面的技术他样样精通,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使他自己也常常感到惊异。即使是最难做的事,即用两百种食料制成点心,用世上所有的蔬菜熬成羹汤,他也学会了,而且做得又快又好吃。

  就这样,他在老太婆手下当差,大约过了七年。有一天,老太婆脱掉椰子壳鞋,拿着篮子和拐杖准备出门去。她吩咐雅各,在她回来之前,要把一只小母鸡的毛拔干净,在鸡肚里填满蔬菜,把鸡烤得黄黄的。他按照要领动手干起来。他扭断鸡脖子,放在开水里烫了烫,很灵巧地拔掉鸡毛,把鸡皮刮得又光又滑,又把鸡的内脏扒出来。接着,他去找蔬菜填鸡肚。他走进蔬菜储藏室,可是这一次却在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壁橱,橱门半开着。这壁橱,他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怀着好奇心走到跟前,想看看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他一看,哎呀,里面摆着许多小篮子,篮子里发出一股浓郁扑鼻的香味。他打开一只篮子,看见里面有一种蔬菜,形状和颜色都很奇特。它的茎和叶子都是淡绿色的,上面开着一朵鲜红的小花,还缀着黄色的花边。他若有所思地观赏着这朵花,闻了一下,一股浓郁的香味沁人肺腑。以前老太婆给他煮的汤里也有一股香味,和这香味一模一样。这股香味是那么强烈,使他忍不住打起喷嚏来,而且越打越厉害,最后他打着喷嚏醒过来了。

  他惊异地向四面张望,原来他还是躺在老太婆的沙发上。“不,这个梦活灵活现的,一个人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他喃喃自语地说。“我现在完全可以发誓,我确实变过一只可怜的松鼠,同豚鼠和其他的小动物一块儿干过活儿,而且还成了一个大厨师。如果我把这一切都告诉母亲,她准会发笑的!可是,我不在集市上帮她的忙,竟在别人家里睡着了,她不会怪我吧?”他想到这儿,跳起来要走。可是,他的四肢已经睡得麻木了,尤其是他的脖子完全僵硬了,头也不能自如地转动。他的鼻子老是突然碰到橱柜或者墙壁上;当他迅速转身时,鼻子就撞到门柱上,他不得不取笑自己竟然睡得这样懵里懵懂的。那些小松鼠和小豚鼠围着他,一边跑,一边叫,好像要送他回家似的。当他走到门槛边时,他也真的邀请他们跟他去,因为他们都是可爱的小动物,可是他们却滑着核桃壳,很快跑回屋里去了,他只听见他们还在远处啼哭。

  老太婆带他来的这个地方,原是城里相当偏僻的一个角落,他穿过几条狭窄的街道,好容易才找到回去的路。街上聚着一大群人,他以为附近一定在展览小矮人,因为他听见到处有人在叫喊:“嗨,瞧那个丑矮人!这个小矮人是从哪儿来的呢?嗨,他的鼻子多长啊,他的脑袋一直缩到肩膀里,一双手又黑又难看!”要是在别的时候,他一定会跟着去看热闹了,因为他很想看着巨人或者小矮人,或者古怪的外国服装,可是眼下他得马上赶到母亲身边去。

  他来到市场上,这时心里很不安。母亲仍旧坐在那儿,筐子里仍然摆着许多水果,这样看来,他睡的时间并不长,可是,他从远处就感到她好像很悲伤,因为她并不招呼过路人买东西,而是用手支着头,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当他走近母亲时,他也觉得她的脸色显得比往常苍白多了。他犹豫起来,不知怎么办才好。最后他鼓起勇气,悄悄地走到她的背后,亲切地把手放在她的胳膊上,一边说:“妈妈,你怎么啦?你在生我的气吗?”

  汉娜转过身来,看见他,吓得大叫一声,朝后缩去。

  “你要对我干什么,丑矮人?”她喊道,“滚开,快滚开!我讨厌开这样的玩笑。”

  “妈妈,你怎么啦?”雅各吃惊地问道,“你肯定有哪儿不舒服,为什么你要赶走你的儿子呢?”

  “我已经对你说过,给我滚开!”汉娜太太怒气冲冲地回答说,“你耍这种把戏在我这儿是骗不到钱的,丑八怪。”

  “糟了!她疯了!”小雅各悲伤地自言自语,“现在,我该怎样把她送回家呢?亲爱的妈妈,你理智点吧,好好看看我,我确实是你的儿子,你的雅各。”

  “不,现在还和我开这种玩笑,太不像话了。”汉娜大声对她旁边的一个女人说,“瞧这个可恶的小矮人,他站在这儿准会把我的顾客全吓走的,他竟敢拿我的不幸开玩笑。他对我说:‘我确实是你的儿子,你的雅各。’真是个无耻的东西!”

  汉娜邻座的女人们站起身来,破口大骂雅各。要知道,市场上的女商贩们都清楚内情,她们责备他不该嘲笑可怜的汉娜的不幸遭遇,她那漂亮的孩子,七年前就被人拐走了。她们威胁他说,如果他不马上滚开,就要狠狠揍他,把他揍个稀巴烂。

  可怜的雅各怎么也弄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心里想,今天早晨他像往常一样跟着母亲来到市场上,帮她摆好水果,然后跟老太婆到她家里去,喝了一碗汤,睡了一个觉,现在又回来了。可是,母亲和女商贩们却说七年了!她们还叫他可恶的小矮人!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他见母亲不愿听他再说一句时,泪如泉涌,伤心地离开了,朝他父亲白天补鞋的铺子走去。“我去看看,”他心里想,“父亲是不是也不认识我。我要站在门口和他谈谈。”他来到鞋匠铺,站在门口朝里张望。鞋匠在埋头干活,压根儿没有看见他。可是,他偶然一抬头,朝门口望了一眼,不禁吓了一跳,连手里的鞋子、捻线和锥子都掉在地上,大喊:“天哪,这是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晚安,师傅!”雅各打了个招呼,走进铺子。“您好吗?”

  “不好,不好,小先生!”父亲回答说,雅各十分惊异,因为父亲好像也不认识他了。“我干起活来已经不那么顺手了。我现在已经老了,就我一个人干活,想雇个伙计,又付不起工钱。”

  “难道你没有儿子?他能帮你干活的。”雅各继续问道。

  “我原来有个儿子,名叫雅各,要是还在,该是个二十岁的、高大能干的小伙子了,就能帮我干活儿了。唉,我命苦啊。他十二岁时,人就很乖巧,能干许多活儿,长得也很漂亮可爱。要是他还在,就能给我招徕许多顾客,我也用不着再修补旧鞋,可以专做新鞋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你的儿子究竟到哪儿去了呢?”雅各声音颤抖着问他的父亲。

  “天知道,”他回答说,“七年前,是的,至今已经七年了,他被人从市场上拐走了。”

  “七年前!”雅各吃了一惊,重复了一句。

  “是的,小先生,是七年前。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当时我老婆哭哭啼啼地跑回家,说天已经黑了,孩子还没有回来,她到处打听,找遍了每一个地方,也没有找到。我常常想,常常说,这种事早晚要发生。雅各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大家都这样认为。我老婆为他感到自豪,很高兴听到别人夸奖他,常常派他送蔬菜之类的东西到高贵的人家去。这样做当然是可以的,每次他都得到人家送给的好多东西。可是,我对她说:‘汉娜,当心哪!城市大,坏人多,要小心照看雅各啊!’事情果然像我说的那样发生了。有一天,一个丑老婆子来到市场上,把水果和蔬菜挑来挑去,讨价还价,最后买了好多,自己没法拿走。我老婆心肠好,派孩子跟着老太婆送去了。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他。”

  “你是说,至今已经七年了?”

  “到今年春天就七年了。我们到处张贴寻人启事,挨家挨户打听他;许多人都认识这个英俊的小伙子,都很喜欢他,最近还和我们一起寻找过,可是都白费力气。那个买菜的老太婆也没有人认识。一个已经活了九十岁的老婆婆说,那个老太婆也许是凶恶的老妖婆克罗特维斯,她每隔五十年才到城里来一次,买各种各样的东西。”

  雅各的父亲一边说,一边使劲地敲着鞋子,并用双手把捻线往两边拉出来,拉得很长很长。雅各渐渐明白他出了什么事,他并不是在做梦,而是在老妖婆那儿变成了松鼠,侍候了她七年。他顿时悲愤交集,简直要气炸了。老太婆骗走了他七年青春,可是他得到了什么补偿呢?他能把椰子壳拖鞋擦得亮亮的,把玻璃地板抹得干干净净的!他从豚鼠那儿学到了掌勺的一切诀窍!他站在那儿好一会儿,心里在思忖他的命运。最后他父亲问他:“小先生,也许您看中了我做的鞋子吧?您不想买一双新拖鞋,或者至少买一个……”他扑哧一声笑了,加上了一句,“买一个鼻套子?”

  “请问,我的鼻子怎么啦?”雅各问道,“为什么要我买个鼻套子呢?”

  “呶,买不买随您的便!”鞋匠回答说,“不过我得告诉您:假如我有这样一个吓人的鼻子,我一定要做个玫瑰色的皮套把它套上。请看,我这儿有一块现成的皮子,很漂亮。说真的,您的鼻子至少需要一码皮子。不过,有了套子你的鼻子会得到很好的保护,小先生。我知道,您一定经常把鼻子碰到门柱上或车辆上,您当然不想这样啦。”

  雅各吓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鼻子又粗又大,大约有两只手长!这么说来,老太婆也把他的容貌改变了,怪不得母亲不认识他了,怪不得人家骂他丑矮人!“师傅!”他几乎哭着对鞋匠说,“您这儿有没有镜子?我要照一照。”

  “小先生,”父亲认真地说,“您那副相貌,天生就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您不必老是照镜子。抛掉这种习惯吧,特别对于您,这是一种可笑的习惯。”

  “啊,给个镜子让我照照吧,”雅各叫道,“说真的,这不是为了炫耀!”

  “你别打搅我啦,我的财产中没有这玩意儿,我老婆有一面小镜子,可我不知道她把它藏在哪儿了。如果您一定要照的话,就到街对面去,那儿是理发师乌尔邦的店,他有一面镜于,有你脑袋的双倍大。到那儿去照吧,祝您早安!”

  父亲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把他推出门,然后关上门,坐下来重新干起活来。雅各沮丧地穿过大街,走进理发店,去见他早就认识的理发师乌尔邦。“早上好,乌尔邦,”他对理发师说,“我来是求您帮个忙,请让我照一照您的镜子。”

  “照吧,镜子就在那儿,”理发师一面喊,一面大笑起来。那些来刮胡子的顾客也跟着哈哈大笑。“您真是一个漂亮的小伙子,身材苗条,端正,天鹅脖子,皇后手,狮子鼻,再漂亮也没有了。您有点自豪吧,准是那样。不过,您还是照照自己吧!免得让人家说闲话,说我妒忌您,不让您照我的镜子。”

  理发师这么一说,店里的顾客一起哄堂大笑。雅各走到镜子前面一照,顿时泪水夺眶而出。“是啊,亲爱的妈妈,我这副样子,你当然认不出你的雅各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你在愉快的日子里,喜欢逢人就夸耀的儿子,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他的眼睛变得像猪眼睛那样小,鼻子大得吓人,一直垂到嘴边伸到下巴下面,脖子好像一点也没有了,因为他的头深深地缩进肩膀里,只有忍着极大的痛苦才能左右转动。他的个子非常矮小,还像七年前他十二岁时那样高。其他的小孩从十二岁到二十岁是往高处长,而他却往宽处长,弓背突胸,看起来像个装得鼓鼓的小口袋。一双细腿,软弱无力,似乎承受不住粗笨上身的压力。可是手臂却粗得很,垂在身边像成年人的手臂一样。双手粗糙,发黄;手指又细又长,像蜘蛛腿一样,要是双手完全伸出来,不用弯腰就能碰到地面。小雅各现在就是这副模样,他变成了一个畸形的矮人。

  这时,他又想起那天早晨,老太婆走到他母亲菜摊前买菜的情景。当时,他嘲弄过她的长相:长鼻子,丑手指,现在她把这些都加在他的身上了,只有那个颤动的长脖子她整个儿免掉了。

  “喂,您现在照够了吧,我的王子?”理发师一边说,一边走到他跟前,看着他直发笑。“真是做梦也见不到这样可笑的人。我想向您提个建议,小矮人。我的理发店虽然顾客不少,但近来不像我希望的那样多了。原因是:我的邻居,理发师邵姆,不知在哪儿弄到一个巨人,给他招徕顾客。呶,变成一个巨人,并不稀奇,但要变成像您这样的小矮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到我这儿来干吧,小矮人,衣食住行我全包了,工作只是每天早晨站在我的店门口招引顾客,打肥皂沫,给顾客递手巾。肯定这样一来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我的顾客将会比那个理发师和巨人的顾客多,而您也会从每个顾客那儿得到小费。”

  雅各听了心里非常恼火,竟有人向他建议,让他给理发师当诱人的广告。可是,这种侮辱他只好忍受,他有什么办法呢?因此他冷静地对理发师说,他没有时间干这类工作,说着就走了。

  虽然可恶的老太婆摧残了他的身体,却无法损害他的灵魂,这一点他清楚地感觉到了。因为他的思想和情感不再像七年前那样了,不,他相信在这段时间里,他变得更加聪明,更加明智。他感到伤心,不是因为他失去了漂亮的容貌,不是因为他变成了一个畸形儿,而是因为他像条狗似的被父亲撵出了门,于是他决定再到母亲那儿去试一试。

  他又向市场走去,来到母亲面前,恳求她冷静地听他把话说完。他向她提起那天他跟老太婆一起去的情景,向她提起他童年时经历的每一件事,然后告诉她,怎样在老妖婆那儿当了七年松鼠,老妖婆怎样把他变成了小矮人,因为那时他嘲弄过她。鞋匠婆不知道对这件事该怎么看才好。他讲他童年的事,讲得一点儿也不错,可是他说当了七年松鼠,她却不能相信。她说:“这不可能,而且没有女妖存在。”何况,她一看见他,就对这个丑矮人感到厌恶,不相信这会是她的儿子。最后她认为最好还是和丈夫商量一下。于是她收拾了莱筐,叫他跟她一起去。他们到了鞋铺里。

  “你瞧,”她对鞋匠说,“这人说他是我们丢失的儿子雅各。他对我讲,七年前有一个老妖婆把他从我们手里拐走了,并使他着了魔。”

  “是吗?”鞋匠怒气冲冲地打断她的话。“这都是他对你讲的吗?好哇,这个小棍蛋!我一小时前才对他讲了这些话,他竟马上拿去戏弄你!喂,我的小儿子,你着了魔吗?好吧,我来给你除掉。”说着,他抓起一捆刚剪好的皮带,冲到小矮人面前,朝他高高隆起的背上和长长的手臂上抽去,小矮人疼得哇哇直喊,哭哭啼啼地逃走了。

  这座城市里像各地一样,很少有人动恻隐之心,去帮助一个不幸的、同时样子有些可笑的人。因此,可怜的小矮人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晚上不得不睡在教堂又硬又冷的台阶上。

  第二天早晨,初升的太阳把他照醒,他严肃地思考起来,既然父母把他赶走了,今后他将怎样生活呢?他感到给一个理发师当招牌太失尊严了,他可不愿意为了几个钱,让人把自己雇去当小丑,或者当展览品。那么,他该怎么办呢?这时他突然想起,他当松鼠时学到了一手精湛的烹调技术,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许多厨师会雇用他。于是,他决定要好好地利用这门手艺。

  不久,天色大亮,街上行人多了起来,他首先走进教堂,做了晨祷,然后上路了。当地的领主是一位公爵,他是一个出了名的讲究吃喝的人,喜欢吃美味佳肴,在世界各地为自己寻找名厨。小矮人向公爵的宫廷走去。当他走到宫门口时,门卫问他来干什么,并拿他的相貌来取笑。他说想求见厨师长。他们听了哈哈大笑,然后领着他穿过前院,每到一处,仆人们都停住脚步瞧着他,一个个捧腹大笑,并跟上去瞧个没完,渐渐地后面跟了一长串各色各样的仆人,他们朝宫廷的台阶前拥去。马夫扔掉了马刷子,听差拼命地奔过来,铺地毯的忘了扑打地毯上的灰尘,大家前拥后挤,乱成一团,好像敌人冲到门口似的,叫嚷声响成一片;“小矮人,小矮人,你们看到那个小矮人没有?”

  这时,宫监怒容满面,手握一条大鞭子,跑到门口。“该死,你们这帮狗崽子,干吗这样吵吵闹闹?你们不知道爵爷还在睡觉吗?”说着他挥起鞭子,朝几个马夫和门卫的背上狠狠地抽去。“啊呀,老爷!”他们叫道,“您难道没有看见吗?我们带来了一个小矮人,像这样的小矮人,您恐怕还从来没有见过呢。”宫监一看见小矮人,好容易才憋住,没有笑出声来,因为他怕一笑会有损他的尊严。于是,他用鞭子驱散了其他的人,把小矮人领进宫里,问他来干什么。当他听说小矮人想求见厨师长时,就回答说:“你找错了人,小孩子,你应当来找我,找宫监。你想在公爵身边当个贴身小厮,是不是?”

  “不,老爷!”小矮人回答说,“我是一个能干的厨师,会做各种各样的名菜佳肴;请带我去见厨师长吧,也许他用得着我的手艺。”

  “那就随你的便吧,小矮子;看来你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到厨房里去吧!要是你当了贴身小厮,那就什么事也不用干,随你吃,随你喝,还有漂亮衣服穿。不过,我们还是走着瞧吧,你的手艺恐怕还够不上一个公爵厨师的水平。叫你当个小厨工吧,又未免可惜了。”说着,宫监牵着他的手,领他走进厨师长的房间。

  “老爷!”小矮人一边对厨师长说,一边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鼻子都碰到了地毯。“你不需要一个高明的厨师吗?”

  厨师长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放声大笑起来,说:“怎么?你是一个厨师?你以为我们的炉灶很低,你只要踮起脚尖,拼命把头伸出肩膀,就能看见上面的东西吗?啊,亲爱的小人儿!送你到我这儿来当厨师的人,把你当傻瓜愚弄了。”厨师长说完又纵声大笑起来,宫监和房里所有的仆人都跟着他哈哈大笑。

  可是小矮人并没有慌乱。“你大概不会舍不得一两个鸡蛋,一点点糖浆和酒,一点点面粉和香料吧?这些东西你们够多的。”他说,“让我做一两样好吃的菜吧,只要给我做菜所需要的东西,我可以在您面前很快把菜做好,您一定会说,他是一个真正的厨师。”小矮人说着这类话,两只小眼睛闪闪发光,长鼻子来回晃动,蜘蛛腿般的细手指连连比划,那样子看上去挺古怪。“好吧!”厨师长一面说,一面挽起宫监的胳臂。“好吧,为了开个玩笑,让我们一起到厨房里去吧!”他们穿过一些厅堂和廊道,最后来到了厨房里。厨房是一间高大而宽敞的房子,收拾得很好看;二十个炉灶上日夜不熄地燃着火焰,厨房中间流过一道清澈的溪水,同时用来养鱼;橱柜是用大理石和珍贵木料做的,里面摆着各种必不可少的常备食物;左右两边有十个库房,储藏着各种食品,在法兰克斯坦各地,甚至在东方被认为是美味可口的东西,都应有尽有。各种厨工正在走来走去地忙着,弄得锅盘叉匙丁当作响。可是厨师长一走进厨房,大家就静静地站住了,只听见炉火燃烧的劈啪声和溪水流动的潺潺声。

  “爵爷今天吩咐做什么早点?”厨师长问一级早点师,那是一个年老的厨师。

  “老爷!他说给他做丹麦汤和汉堡红丸子。”

  “好,”厨师长继续说,“小矮人,爵爷要吃什么,你听见没有?这两道难做的菜,你敢做吗?这种丸子你绝对做不出来,这有秘诀呢。”

  “这两道菜太容易做了,”小矮人回答说,大家听了,说不出的惊讶,其实他当松鼠时常做这些菜,“没有比这更容易做的菜啦!做汤,请给我几种蔬菜、几种香料,还有野猪油、根菜和鸡蛋;做丸子嘛,”他低声说,只有厨师长和早点师才能听到,“做丸子,我需要四种肉、一点料酒、鸭油、生姜和一种叫‘开胃菜’的东西。”

  “啊!我发誓,他说的分毫不差。”早点师惊讶地说道,“你在哪个魔法师那儿学来的?你说的这种开胃菜连我们也不知道;不用说,用它做出来的丸子一定更好吃。啊,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厨师!”

  “这样做我联想也没有想到,”厨师长说,“不过我们还得让他试一试。他要的东西都给他,再加上炊具和一切物品,让他马上做早点。”

  按照厨师长的吩咐,厨工把每一样东西都送到炉灶上。可是小矮人太矮,连长鼻子都够不到炉灶上。因此他们只好把两张椅子并在一起,又在上面放了一块大理石板,请这个奇怪的小矮人爬上去动手做早点。这时,厨师、厨工、仆人和其他人都围住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手艺是那么灵巧熟练,一举一动是那么干净利落,大家看了都惊讶不已。他把食料配好后,便叫人把两口锅放到火上煮,等他对“好”时再端下来。接着他开始数一,二,三……数到五百时,他叫道:“好!”锅子端下后,他请厨师长尝尝味道。

  品尝厨师叫一个厨工拿来一把金勺子,在溪水里洗了洗,然后递给厨师长。厨师长郑重其事地走到灶边,舀了一勺尝了尝,不由得闭起双眼,快活地咂了咂舌头,说道:“味道好极了,我以爵爷的生命发誓,味道好极了!宫监,你想尝一尝吗?”宫监鞠了一躬,拿起勺子尝了一口,高兴得不得了。“亲爱的早点师,你的手艺有口皆碑,”他说,“你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厨师,不过,像这样鲜美的汤和汉堡丸子,你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时,早点师也尝了一口,顿时对小矮人的手艺佩服得五体投地,马上拉住他的手晃动着说:“小子!你真是一位烹调大师,这种开胃菜一加,就特别有滋味!”

  这时,公爵的侍从走进了厨房,对大家说,公爵老爷要早餐。于是,他们把这两种食物放在银盘上,给爵爷送去了。那个厨师长把小矮人领进自己的房间里,同他交谈起来。他们在房间里待了还不到念半篇《圣父经》的时间(噢,老爷,《圣父经》是法兰克人的祈祷文,还不到信徒祈祷文的一半长),这时公爵派来一个使者,叫厨师长去见他。厨师长赶忙穿上礼服,跟着使者走了。

  公爵一副喜形于色的样子。厨师长走到他面前时,他已把银盘里的食物吃得精光,正在抹胡子。“听着,厨师长,”他说,“我对你的厨师一直都很满意,不过,告诉我,今天的早餐是谁做的?自从我继承祖先的王位以来,还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美味的早点。告诉我,这个厨师叫什么名字,我要赏他几个金币!”

  “爵爷!说起来这真是一件奇事。”厨师长回答说,接着他原原本本地讲了起来:今天早上有人领了一个小矮人来见他,小矮人一心要当个厨师,后来他试着做了早餐。公爵听了非常惊奇,马上派人把小矮人叫来,问他是谁,从哪儿来的。可怜的小雅各当然不能说他中了魔法,变成了松鼠,侍候过老太婆。不过,他也不喜欢撒谎,所以他老老实实地说,他现在既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他的烹调技术是从一个老太婆那儿学来的。公爵没有继续问下去,他看到小矮人这副奇怪的相貌,觉得很有趣。

  “如果你愿意待在我这儿,”他说,“我每年给你五十个金币,一套礼服,另外再给你两条裤子。但是,你得每天亲自给我做早点,指点别人中餐该怎样做,总之,我的伙食主要由你来总管。此外,宫里的每一个人都由我起了一个名字,今后我就叫你‘长鼻子’吧,并且封你为二级厨师。”

  长鼻子矮人连忙跪倒在法兰克大公爵的面前,吻了吻他的脚,并保证要忠心耿耿地为他效劳。

  现在,小矮人的生活第一次有了保障,他干这份差事也干得很出色。自从长鼻子矮人到了宫廷后,可以说公爵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以前,他对厨师们做的菜不满意,就常常把盘子碟子扔到他们的头上。有一次,烤牛蹄不够烂,他大发雷霆,把烤牛蹄狠狠地摔在厨师长的前额上,厨师长跌倒在地,躺在床上三天起不来。虽然公爵拿出几把金币补偿了生气时干的事,但是厨师们给他送菜时,没有一个不提心吊胆,怕得瑟瑟发抖。可是小矮人进宫后,一切像魔术似的全变了样。现在,公爵不是一天吃三顿,而是吃五顿,尽情地享用他的小仆人做的拿手菜,从来没有变过脸色发过火。他觉得样样食物都鲜美可口,人也变得随和亲切了,而且一天天地胖起来。

  他在进餐时,常常派人把厨师长和小矮人叫来,让他们一个坐在他的右边,另一个坐在他的左边,亲自把一些精美的食物送到他们嘴里。这样的恩典,他俩当然非常珍视。

  这位小矮人惊动了全城。大家都恳求厨师长允许他们看看小矮人怎样烹调。有几个最显要的贵人甚至得到公爵的许可,派他们的厨师到宫廷厨房里来,跟小矮人学习烹调手艺。每人每天付给他半个金币,这使小矮人有了不少的收入。为了保持和其他厨师的友好关系,免得他们产生妒意,长鼻子小矮人把那些贵人为他们的厨师付的学艺费都拿了出来,分给他们。

  长鼻子就这样在宫里住了将近两年,生活很富裕,声望也很高,只是一想起父母,心里就很忧郁。他过着这样的生活,一直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事,可是,后来发生了下面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长鼻子矮人买东西特别在行,也特别走运,因此,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总是亲自到市场上买家禽和蔬菜。有一天早晨,他又到鹅市上去选购公爵喜欢的又肥又大的鹅。他来回走了好几趟,留心地在搜寻。现在,在市场上,大家见了他,不再嘲笑和讥讽他的相貌了,相反,一见他,便肃然起敬,因为谁都知道他是公爵的著名厨师。如果他把他的长鼻子转向哪个卖鹅的女贩,那么她就认为自己要交好运了。

  突然,他发现街角上有一排小贩,尽头坐着一个妇女。她也在卖鹅,但她不像其他小贩那样大声吆喝,夸耀自己的鹅好,招徕顾客。于是,他走到这个女贩面前,打量了一下她的鹅,然后拿在手里掂掂分量。这些鹅正合他的要求,于是,他把三只鹅连同笼子一起买下了,扛在宽阔的肩膀上,向宫里走去。他忽然发现,三只鹅中只有两只嘎嘎地叫,像是真正的鹅,而第三只却静静地坐在笼子里,只是轻声叹气,像是人在呻吟,他感到很奇怪。“这只鹅大概有病,”他自言自语地说,“我得赶快回去,把它宰了做成菜。”可是,这只鹅却用清晰而洪亮的声音回答说:

  你要宰我,

  我就咬你,

  你要拧我的脖子,

  我就叫你活不长。

  长鼻子矮人吓了一大跳,连忙把鹅笼放到地上。这只鹅用美丽而聪慧的眼睛望着他,叹了一口气。“天哪!”长鼻子喊道,“你会说话,鹅小姐?我简直没有想到。哦,你不必害怕!我很懂得生命的意义,像你这样一只奇异的鹅,我是不会杀害的。不过,我敢打赌,你不是生来就披着这层鹅毛的。我自己也曾变过一只可怜的小松鼠。”

  “你说对了,”鹅回答说,“我并不是生来就披着这层可耻的鹅毛。唉,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伟大的韦特博克的女儿咪咪,会在一个公爵的厨房里送命!”

  “请放心,亲爱的咪咪小姐,”小矮人安慰她说,“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是公爵殿下的二级厨师,我保证不让任何人把你宰掉。我准备在自己的房间里搭一个棚子给你住,每天给你提供足够的饲料,只要我有空,就来和你聊聊天。我会对其他的厨师说,我在用各种特殊的菜叶,给公爵喂养一只鹅。等到有了合适的机会,我就把你放掉。”

  鹅含着眼泪向他表示感谢。小矮人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他杀了另外两只鹅,而为咪咪搭了一个棚子,借口说这只鹅是特地为公爵饲养的。他给她吃的不是一般的鹅食,而是面饼和甜食。他一有空,就去和她聊天,还好言安慰她。他们彼此讲了自己的身世,长鼻子这才知道她是哥特兰岛魔法师韦特博克的女儿。她父亲和一个老妖婆发生了争执,老妖婆用阴谋诡计战胜了她父亲,并对她报复,把她变成了一只鹅,带到遥远的地方,一直带到了这座城市。长鼻子也对她讲了自己的遭遇,她听了对他说:“我多少也懂一些魔法,我父亲曾在许可的范围内,向我和我的妹妹传授过一些基本的魔法。你刚才告诉我,在菜筐旁发生过争吵,你闻过菜后突然变了模样,老太婆还对你说了几句话,根据这些,我猜想,你是被一种菜魔住了,就是说,老妖婆用一种菜让你中魔了;如果找到这种菜,你中的魔就可以解除啦。”当然,这番话并不能使小矮人得到多大的安慰,因为这种菜他到哪儿去找呢?不过,他还是谢了她,心里怀着一线希望。

  不久,有一位附近的侯爵到公爵这儿来做客,他是公爵要好的朋友。公爵马上派人把长鼻子矮人叫来,对他说:“现在是时候了,我要你证明是不是忠心耿耿地为我效劳,是不是手艺高超的烹调大师。到我这儿来做客的这位侯爵,是除我而外最有名的美食家,也是精美菜肴的大鉴定家,他是一位有见识的人。你要注意把每天的菜搞好,要让他每次进餐都感到惊喜。在他做客期间,每样菜都不许重复,否则我就要你的命。只要你做到这一点,无论你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向我的司库员要,哪怕你要油煎黄金和钻石也行。我宁愿变成一个穷光蛋,也不愿在他的面前难堪。”

  公爵说了这番话,小矮人听了毕恭毕敬地鞠了一个躬,回答说:“您的吩咐我照办,爵爷!上帝保佑,但愿我做的菜每一样都能使这位美食家侯爵感到满意。”

  于是,小矮人使出了浑身的本领。他毫不吝惜主人的钱财,更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只见他整天笼罩在烟雾中,守候在炉火旁。他成了厨子的统帅,不停地向厨工和下级厨师发号施令,喊叫的声音几乎震破了厨房的圆房顶。老爷!我本可以像阿雷波①的驼夫那样做,他们给旅客讲故事,讲到他们大宴宾客时,总要把端上的菜一样样列举出来,列举了足足一小时,引得听众嘴发馋,肚子却饿得更厉害,最后,不由自主地取出干粮用起餐来,驼夫也跟着大享口福,饱餐一顿;不过,我可不愿意这样做。

  那个外来做客的侯爵,在公爵的宫中待了十四天,每天大吃大喝,过得又舒服又快活。他们一天至少吃五顿,公爵很满意小矮人的烹调手艺,因为他看到客人的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情。第十五天,公爵派人把小矮人叫到餐桌前,给他的客人侯爵做了介绍,并问侯爵是否对他的厨师感到满意。

相关推荐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蛇王淘金(下) 蛇王淘金(下)

第十八章 阿奔又开始了轮流由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送他去学前班学习的生活,现在由单人护送...

小鲤鱼跳龙门 小鲤鱼跳龙门

有一个小村庄,远处都是连接着的青山,近处一座山的山脚下,有一条小河,河边种满了杨柳,几棵...

蚂蚁公主 蚂蚁公主

在树下有一个蚂蚁窝,这里住着很多的蚂蚁。 当她使劲从蛹里钻出来,慢慢睁开眼睛,她听到一...

当世界上没有动物以后 当世界上没有动物以后

终于有一天,世界上的动物全都消失了,也就是说,所有的动物都灭绝了,由此引出了一串又一串...

六个公主的故事 六个公主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有一片森林,森林里有一座城堡。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城...

坏女巫卡蒂亚 坏女巫卡蒂亚

一 森林里,有一幢阴森森的黑屋子,屋外,有一棵三层楼高的大树,旁边围着一圈会发光的栅栏。...

骄傲的公主 骄傲的公主

从前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公主,但她也非常的骄傲。人们都知道她是一位骄傲的公主。很多王子...

西西公主 西西公主

(一) “西西公主,祝你生日快乐!看,爷爷给你送什么礼物来了?”星光灿烂的夜晚,十...

黄鼠狼给鸡拜年 黄鼠狼给鸡拜年

房外大雪纷飞、白雪皑皑、一片苍茫。大雪整整下了三天三夜,黄鼠狼也饿了三天三夜,它饥肠...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

山谷里有三个饲养场,胖得出奇的博吉斯是养鸡场的场主,小矮个儿邦斯是鸭鹅饲养场的主人,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