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不了情

时间:2019-11-09 作者:顾文显

一、晴天霹雳

  一天下午,市轴承厂家属楼突然冲进来一位年轻女人,她神色恍惚,登登登一口气跑上六楼,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人几乎是撞进屋里……

  住在这栋楼的都是一个单位的职工,那女人吃过午饭就被公安局请去了,早有人打听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只待看好戏。这工夫,好多闲着没事的邻居赶到那女人门前,边敲门边嚷,看这阵势,女主人怕要想不开,咱可不能坐视不救,其实他们就是想打听个究竟才放心。众人找着了理由,拼命敲开门,见女主人脸色煞白,纷纷关切地问长问短。女人沉默片刻,猛然,双手捂住脸,一头扎在床上,扯开嗓子号啕大哭……

  女主人叫茹艳华,与丈夫张义顺同是轴承厂工人。前年,厂子被兼并,张义顺下岗失了业,他打零工,蹬三轮,摆馄饨摊,做小生意……什么都试过,就是赚不着钱。总不能闲着等老婆养活啊,他与朋友相约,离家到南方打工。谁知竟跟不法分子勾结贩卖毒品,结果事情败露,被当地公安机关发现。围追中,张义顺跟随其同伙逃往悬崖,据险顽抗,被缉毒战士的子弹击中,不治身亡……刚才公安局通知她去,就是为这事。

  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邻居们还是摇头叹息。小茹为人不错呀,跟大家为邻五年,没同任何人红过脸,如今她丈夫死了,又没留下一男半女,往后的日子怎么打发?张义顺犯了重罪,死有余辜,可茹艳华这样的好人,又有什么错呢?真是红颜薄命。大家就劝她,姓张的自作自受,没你任何瓜葛,千万别想不开,人要往前看。可是劝得了皮儿劝不到瓤儿,茹艳华是越哭越凶。厂子家属楼的隔音效果本来就不好,这一哭,弄得整座楼都听到啦!

  茹艳华正哭得伤心,门又一次被推开,进来的是她的邻居万明方。大万来到茹艳华面前,说:“小茹,今天我有句话要讲。虽然公安局承诺为我保密,可是不吐出来,我到死也不会安宁。张义顺的死跟我有关系,可以说,是我害死了他。”

  “啊?”茹艳华止住哭声,睁大两眼看着万明方,“不会,不会。你怎么能害死他?你们俩的关系那么好。”

  “对,小茹。就因为这,我非得把事情真相讲出来不可,随你怎么处置。”万明方断断续续讲述了张义顺出事的经过……

  张义顺下岗后,自谋职业屡受挫折,精神变得十分空虚,整天念叨些“生不如死”之类的话。万明方总来劝他:“‘无名草木年年发,不信男儿一世穷。’你才三十多岁的年纪,怎么就一碗水看到底了呢?树挪死,人挪活,明天我辞职,陪你一块儿到南方闯荡,说不定咱们闹出名堂来,也混个款爷当当。”有了这话,张义顺多了一分希望,收拾收拾,跟万明方一道去了南方。

  在异乡,两个人相依为命,到一家私营企业干了一阵子。南方的钱也不像传说中那么好赚。张义顺有些沉不住气了,鼓动万明方跳槽换地方。万明方说,出门来肯定是奔着捞大钱的目的。但是眼下咱们刚扎下根儿,太草率地跳来跳去也不妥当。反正能赚出吃的来,不如先静观一阵,再做决定。可是,张义顺去意已决,他嫌万明方优柔寡断,成不了大气候,便扔下他自己另投了一家公司。谁想那家公司老板是个骗子,许诺的工资挺高,张义顺光是没白带黑地做工,最后,工资七扣八扣,到手所剩无几。万明方劝他回原来的公司,张义顺死要面子,怎么也不肯吃回头草。俩人仍然住在合租的小屋里,可是,却渐渐地疏远了。

  过了一段时间,万明方发现张义顺花钱如流水,便问他找到了什么工作,怎么这么赚钱。张义顺回答,你不用管那么多,如果缺钱就吱一声。万明方为好友发财而高兴,又一转念,他干什么这么容易来钱呢?卖血?伤了身子怎么办?就算卖血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呀。他仔细观察,发现张义顺胳膊上有针眼。电视上没少演那类禁毒片子,他猛然意识到,张义顺原来吸上了毒!吸毒要有强大的经济支持,张义顺一定是参与贩毒了,那可是掉脑袋的事呀。

  万明方借与张义顺喝酒的机会,与他唠知心话,终于证实了他担心的事。他赶紧劝阻张义顺,趁陷得不深,千万莫摆弄这玩意儿,不念别个,总得为小茹考虑吧,一定要下决心戒掉。可是,张义顺已经上了瘾,棒打不回头了,不仅不配合戒毒,反而威胁万明方道:“自古人生谁无死,自在一天是一天。各有各的活法。还是那话,你若是缺钱,要多少都成,谁让咱俩是铁哥们儿;可如果嘴不好,给我坏了事儿,不劳我动手,黑社会的厉害你知道!”

  听了这话,万明方很寒心。他怎么才能让张义顺戒掉这该死的毒瘾,继续以后的人生呢?想来想去,除了报警,再没别的路可走。

  他没想到,黑社会分子相当狡猾凶狠,警方得到万明方提供的线索,经过秘密侦察,包围了贩毒分子交货的地方,这些人却拔出武器反击,拼命杀出血路,逃往森林茂密的山区,终于在最后的较量中,顽抗到底的贩毒分子全部被歼……

  万明方沉痛地说:“我把这线索报告当地公安局,绝对不是要置义顺于死地,我实在是想斩断他与黑社会的联系。没想到他陷得那么深。一同出门,却没照顾好朋友,我有罪啊。”

  茹艳华抬起头,盯了万明方片刻,冷冷地说:“见义勇为,你有什么罪?你应当受奖励。好啦,请你出去吧。”

  万明方还想说什么,但接触到茹艳华冰冷的目光,只好讪讪地退了出去。

  二、尴尬相处

  死了一个毒贩,事情很快也就过去,没人再议论。可是,重返工作岗位的万明方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尴尬:自从出了那档子事,邻居们见了他都绕开走,就是当面碰上,人家也不愿意搭理他。大家背地里议论说,人情大于王法,以他跟张义顺的关系,无论怎么讲都轮不到万明方报警。那张义顺吸毒、贩毒,顶多也是个死,难道还用他成全。这个人不可交,连好朋友都能出卖,他还会对谁真心?

  万明方和张义顺与茹艳华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深厚友谊。他们三个从小在一个山村长大,小学、中学都在一个班级,结下了纯洁的友谊。后来,人大心开,两个男子汉都对茹艳华生出爱恋之意,向艳华表达了那层意思。茹艳华可为了难,她对两个男子汉都有好感,但她又绝不可能同时嫁给两个人……就这样,三角关系僵持了好几年,直到三个年轻人都毕业分配:张义顺分到了条件更好的电厂,而万明方和艳华同时分到电子轴承厂上班。他们俩正为张义顺高兴呢,谁晓得报到那天,两人却在新单位见到了张义顺!原来他宁可放弃优越的工作,心甘情愿地到这儿来跟茹艳华相伴。见到这种情景,万明方眼泪都下来了。他开诚布公地对两位同学说:“放弃如此优越的条件,到这儿来陪艳华,这么大的牺牲我万明方做不到……义顺,我服你了。”他主动退出了这场爱情竞争。这样,当年冬天,艳华、义顺喜结连理,万明方帮助张罗婚事,比自己的事还尽心尽力。知道内情的人,都夸奖这三个年轻人,赶上当年的刘关张啦。

  说来也巧,单位分房,万明方竟然跟义顺、艳华成了邻居。万明方觉得先前跟艳华有过那层意思,如今又早晚见面,不方便,想跟同事调一调。这事让张义顺知道了,找到万明方好一通发脾气:“明方,你心地怎么那样狭隘!你和艳华都是什么人品,我张某人心里最清楚。干什么还要调房,我们朝夕相处,难道你不喜欢,你不愿意看到我和艳华?”说得万明方低头不语,心里却涌动着一股暖流。

  茹艳华和张义顺成家后,十分关心万明方的生活。他们俩千方百计给万明方物色对象。可是,看一个黄一个,看两个黄一双,明方就是没遇上可心的人儿。两口子这个为难,知道他心里还是抹不掉艳华的影子,但谁有法子解决这难题,难道还能给他再克隆一个茹艳华不成?

  这样,两家几乎成了一家,凡是大小节日,万明方必到义顺、艳华家,如同一家人。这种关系,世上少见,全厂人人羡慕,哪个也没往别处想。

这样的关系,却闹到眼下这这般田地能不让人尴尬?

  万明方那天被茹艳华抢白了一顿,也觉没趣。他有一肚子委屈:当初的确没有害义顺的意思呀!现在,义顺做了鬼,有不少人背后议论:茹艳华成了“撂荒地”,这回万明方方便了,什么时候想拿下,手到擒来。多难听!仿佛他万某人当初举报时,就没安好心。事先他真没想到一个出于公义的举报会有这样的恶果!万明方如同变了一个人,他孤独沉默,很少跟人接触。没事了,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喝闷酒。走廊上,有时难免与茹艳华遇上,出于习惯,他主动与她打招呼。茹艳华总是应付性地点点头,从不多回半句话。万明方想就义顺的事再向她好好解释一番,可提了头,便被艳华打断:“我不想再听到那件事,请你理解我,别再给我伤口上撒盐了。”

  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尴尬。二人都想尽快结束这种尴尬处境,也想方设法换房子。然而,轴承厂这房子位置偏,厂子垮掉后,房子根本卖不出去,只好维持现状。

  三、真诚帮助

  后来,茹艳华所在的新厂子也搞裁员。她沾上毒贩家属这种情况,本来低人一头,又没钱去巴结领导,自然下了岗。下岗后,她整天忙忙活活,听说是跟外地商贩协议,帮人家收购干薇菜,据说,到时候收入很可观。万明方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听,还是对茹艳华说:“艳华,做生意的事,马虎不得呀。你有啥事,我可以帮你。多个人,多一分心眼嘛。”茹艳华冷冷一笑:“知道啦,您先把自己的事管好吧。”

  万明方一方面觉得茹艳华那么单纯的女人,不适应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运作起来难免上当;一方面又希望他的预感纯粹是杞人忧天,他实在是太盼望茹艳华早一天从困境和忧伤中摆脱出来。

  这一天傍午,万明方看见茹艳华蓬头垢面从外面回来,摇摇晃晃上楼,打开房门,不久,就听得到她压抑的哭声。

  家属楼多的是闲人。不大工夫,茹艳华门口又挤得满满的。好半天,才敲开门。茹艳华两眼红肿,默不作声地让大家进屋。万明方也跟了进去。听茹艳华对大家诉说她这次做生意遇上的不幸。

  茹艳华按合同收购了四吨干菜,直到春节过后,才见到收购方的人。对方来人检验了货物,说质量没问题,但要茹艳华亲自送到那边去方才算数,对方情愿按合同付款,再加付运费。这要求也不过分。茹艳华便雇了辆车,按对方指定的地址运送。半路上经过一个小镇子,车子突然出了毛病。这时天又黑下来,正好当地有家工厂库房闲着,她就花钱把货物存放在那儿。看门人把门锁好径自走了,茹艳华和随从人员也找地方住下。谁知道第二天修好车,把干菜送到收购单位,却发现麻袋里装的全都是锯末刨花!仔细回想,准是在半路上停放出的事。她急忙到存货那地方查找,才晓得那是间废弃的厂房,被人临时用了用,事后那看门人早没了踪影。茹艳华又一回忆,那买方人员路上与司机曾一同上厕所,很可能是串通司机与他设的圈套,否则,车子怎么那么巧,刚好在有废弃厂房的地方坏了呢?骗子趁夜里休息时,将货物调了包。她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可又拿不出证据。茹艳华把有限的资金和精力都搭在了收购薇菜上了,现在落到这么个结局,她已是山穷水尽,今后怎么办?

  万明方听着茹艳华的诉说,心里很难过。他发现桌子上扔着张有奖贺年卡,心里一动,何不借机会帮她一下?就说:“我正好要去邮局兑奖,顺便给你看一眼中没中奖。”他转身出去,不大功夫,喜滋滋地回来,冲茹艳华直嚷:“今天中午你可得请大伙吃一顿啦,你那张不起眼的贺卡中了特别奖,整整三万块!”茹艳华一愣,顿时又欢喜得泪流满面,当众对万明方说:“我真是遇上了贵人。不然,这种心情,到明年我也想不到那张贺卡上面。”她欢天喜地地请大家到饭店撮了一顿。还特意敬了万明方一杯酒,并当着大伙的面对万明方说:“我从来就没有抱怨过你对义顺那事的态度。他贩毒坑了自己坑别人,我亲手打死他都不解恨。今后我们一如既往,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

  其实,那中奖的谎言是万明方编造的,他拿出大部分积蓄帮助了茹艳华,又恰到好处地不失对方面子。办完这件事,他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四、柳暗花明

  两个人又正常往来了。万明方向茹艳华建议:“做生意风险大,你经验又不足,不如干点四平八稳的。在附近开个小吃店怎么样?”茹艳华说:“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干就干,她果真在附近兑了家小店,又雇了个漂亮的姑娘婷婷做帮手。鞭炮一响,小吃店开张。茹艳华对万明方说:“过去我不理你,实在是因为寡妇门前是非多,大家本来对那件事持否定态度,咱们如果再像以往那样相处,怕出来闲话。现在那事也过去了,再说还有婷婷跟我在一起,你该来就来,不必有什么顾虑。”

  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消息!这说明艳华不但真的理解了他,而且有接纳他的暗示。万明方等的就是这一天!张义顺临死的时候,曾经沉痛忏悔自己对不起艳华,并求万明方照顾艳华一生。然而,万明方怎么向人说起此事?如今得到艳华的允许,万明方下班后就像是长在小吃店里一样,活脱脱成了茹艳华雇的勤杂工。茹艳华对顾客态度和气,婷婷聪明伶俐,再加上万明方的无私援助,两年下来,小吃店扩建成“艳华饭庄”,茹艳华拥有了一笔可观的积蓄。年末,县妇联主任到饭庄来看望自谋职业女职工,直夸茹艳华是大家的榜样。茹艳华笑着说:“若不是明方当初的鼓励,我怕是早做了鬼,哪能有今天?”妇联主任也笑了:“你们俩呀,各自的心事人人皆知,我干脆替你们把这层窗户纸捅破算了。”万明方的心突突直跳,生怕艳华说出那个“不”字来。艳华却咯咯咯地笑了:“还不到时候呢。该揭晓时自然揭晓。到时候主任可一定要给民女做主啊。”

  妇联主任也开怀大笑起来。

  万明方心中有数。茹艳华办饭店,她有一个奋斗目标,就是钱不赚到五十万元以上,绝对不肯罢休。万明方不赞成把赚多少钱当成自己唯一的追求,他认为钱这东西,多挣多花,少挣少花,只要不欠人家的就成,对茹艳华必须达到一定数额存款的想法,他略有反感。可是,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包括她的缺点,万明方面上没表示出什么。后来,他干脆辞了职,全身心投入到饭店里来。他这人善于动脑子,想出很多办法来招徕顾客,饭店的生意更加红火。对于万明方的劳动,应当给多少报酬,茹艳华只字不提。万明方那点积蓄当初都曲线支援艳华了,厂子又常常几个月不发工资,万明方吃在饭店,但是换件新衣、买包烟什么的总得花费吧。他经济很紧张,茹艳华却不闻不问,只当没看见一样。有时夜里睡不着,万明方也琢磨,茹艳华对他是不是真情实意?她会不会利用自己对她的爱,巧使唤人?想到这儿,万明方忽然感到自己脸上发烧,他骂自己:“为区区几个钱,就把人往坏处想,艳华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你这样的男子汉还怎么获得爱情!”

  不管怎么说,在明方、艳华和婷婷三人的共同努力下,艳华饭庄日益红火,万明方估计,五十万的目标肯定达成了。他盼着艳华赶紧公开他们俩的事,可艳华却像是把它给忘到了九霄云外。明方急,又没办法。在共同的事业中,明方发现婷婷这姑娘美丽而聪明,对他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点好感,他自己心中也闪过那样的念头,但一想到艳华,他立即把“邪念”压了下去。

  五、肠断天涯

  春节临近,饭店要关门休息。万明方觉得利用春节期间办喜事是最理想的了,既不误生意上的事,又热闹。他好不容易找了个与艳华单独在一起的机会,鼓起勇气,对艳华说:“婷婷与你形影不离,我一直没法跟你谈。艳华,咱俩的事……”艳华打断了他的话:“婷婷跟得我紧,是我特意安排的,这样可以避免不良影响啊。你急什么,不是还有三天的营业时间吗,到时候我自有道理。”

阴历腊月二十八这天,按事先商量好的,午饭后送走最后一桌顾客,饭庄就准备关门。茹艳华吩咐万明方和婷婷:“你们俩在这儿应付着,我有点事去办一办。”谁也没往别处想。可到了晚饭时间,仍然不见艳华回来,手机也关掉了。两个人有些着急,艳华从来没在外面耽搁这么久过呀。婷婷说:“春节街上人多,艳华姐该不是遇上了坏人吧?”万明方也有不祥之感。两个人四处寻找,哪里见艳华的人影?他们赶紧到派出所报了警。

  万明方和婷婷精疲力竭地回到小店,望着空空的屋子发呆。这时,婷婷发现小屋里的录音机开着,一看,里面装着一盘磁带,她预感到了什么,两个人打开录音机,果然,磁带放出的是茹艳华的声音:

  “明方,我深爱着的人!从今天起,我决定离开你,离开我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饭庄。在离开你和饭庄时,我是多么不情愿啊,因为,你和饭庄是我今生的两大骄傲。可是,命运之神捉弄了我,不走,我将会成为一个不道德的人。

  “明方,那件事从发生起,我就没有怪过你的意思,我难道不知道他张义顺参与的是什么性质的犯罪?那种行为,会给多少温暖幸福的家庭以毁灭性的破坏呀。好了,不说这些。以往我疏远你,恰是因为我也一直暗暗地恋着你。你知道,一个好女人是不可以同时委身于两个男人的。后来,你一直独身,我知道是为了我,我多么感动啊。那个也曾经十分爱过我的罪犯死了,我真想趴在你怀里痛哭,对你说,你做得对。但我不能那样,人言可畏呀。当那团阴影终于消散后,我是多么高兴啊,我真心实意地想做你的妻子。明方,你不会怀疑我的真诚吧?

  “我自己也没料到我会这样倒霉。前年的夏天,一次例假反常,我随便到医院检查了一下,出来的结果却令我大吃一惊:我患了子宫癌,若想保住命,必须将子宫摘除!明方,我该怎么办?我当时就晕了!我不但自己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力,我还将连累我最爱的人做不成父亲!即使你不计较这些,和我结合,这些缺憾势必给我们婚后的生活带来阴影。与其发生那样不愉快的结局,还不如保留这最美好的记忆!我放弃了生存的努力,那样即使活下去,我也没信心。所以,我拼命想法赚钱,在生命的最后,给你留一点纪念。

  “年龄的差距不应成为爱情的障碍。我发现,婷婷是个出色的姑娘,她对你也有好感,只是因为我,她没有往深处想而已。其实你也喜欢她。明方、婷婷,能接受我良好的祝愿吗?

  “我真是个苦命的女子。一切幸福今后都不属于我,可为所爱的人做了,我不后悔。还有,明方,那张贺年卡中奖的事,我早就知道底细了。我去邮局查过,咱们市连个二等奖都没人中上……你撒谎的技巧拙劣而可爱,这举动更抓住了我的心。然而,我还是要走了……

  “不要找我。我既然想离开你,就绝对不会让你找到。当我默默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仍然深深地祝愿你和婷婷幸福……”

  艳华讲到最后,哭得几乎分辨不出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有一点可以认定,她此时已远离了这座城市,正静静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哇——”婷婷哭了。

  “艳华,你怎么这么浑!”万明方声嘶力竭地喊起来,“我爱你。无论你怎么样,这种爱不会改变!”

  “万大哥,”婷婷哭着说,“你说怎么办?”

  “我要找到艳华,哪怕跟她生活一天,也无怨无悔!”

  “你真是个男子汉。我陪你去找,万大哥,不管天涯海角,咱们也要找到她!”

  春节的喜气已降临,而这两个人,却要抛家舍业,去进行一番也许是徒劳的寻找。他们坚信,艳华就在中国的某个角落,找不到?那是心不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