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恼人的娱乐事件

时间:2019-11-09 作者:熊萍

夏珞刚从大学毕业,就在一家报社做娱乐记者。平时没有多少娱乐新闻可供采编,夏珞的工作无非是在这家网站搜搜,在那家报刊抄抄,勉强凑成一版了事。夏珞人年轻,激情高,很想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这天,夏珞组完一版稿子,打了两个呵欠,推着电动自行车走出报社大门,已是半夜时分。路过热闹的美食街,夏珞口水直流,东看看西瞅瞅,想选个位置坐下喝两杯解解乏。就这一看一瞅,夏珞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兴奋得跳了起来,那不是演员若娜吗?

  若娜是本市美女,几年前加入了北漂一族,演过宫女甲、尼姑乙啥的,最近在某电视剧中出演“女三号”,逐渐有了点名气。

  此时,若娜坐在大排档的一个角落,紧挨着一位男士,一边吃夜宵,一边窃窃私语。夏珞一心想做几篇有点特色的娱乐新闻,这机会不就逮着了?他赶紧掏出相机,一阵猛拍。“嚓嚓”几声。

  若娜发现有陌生人偷拍,非但不生气,“啵”,还调皮地对夏珞做了一个飞吻。夏珞受宠若惊,马上又拍了几张。

  回到家,夏珞打开电脑,连夜加班赶稿,写了篇《影星若娜回乡省亲,低调光顾大排档》。又对照片上那个男人的侧影稍稍作了变暗和模糊处理。

  第二天清早,夏珞把稿件交给主编,主编审阅完,微笑着点了点头,夏珞只等他签字,可主编仔细看了看照片后,眉毛拧在一起,说:“这些八卦新闻,我看就不登了吧。”

  好比当头一盆冷水,夏珞彻底凉了。本来希望这篇稿子能上娱乐版头条,自己也出出风头。他想争辩几句,主编却拿起另一篇稿子看了起来,事情没商量了。

  难道夜白熬了?心血白费了?夏珞灵机一动,不是还有互联网么?说干就干,他在某网站创建了一个“若娜贴吧”,把照片和文字贴了上去。炒别人,往往兼炒自己,夏珞落的真名真单位。

  若娜那个飞吻,时常在他的脑海里萦绕。此后,夏珞一直很关心若娜的事业,拼版的时候,尽量安排有关她的报道。

  若娜的事业发展很快,不久,主演了一部电影,并在歌坛崭露头角。若娜的成功,有夏珞的一份小小功劳。

  这天,夏珞敲着办公室的桌子,不服气地低声说:“如果我那篇稿子及时上了报纸,肯定会有轰动效应,可惜,咱报社错过最好的机会了。”说完,他又打开“若娜贴吧”。天呐,那个帖子的点击数已超过十万次,还涌现出不少若娜的粉丝。另外,贴吧里新开的帖子,何止一千。几位同事围过来,对夏珞的远见赞叹不已。

  这时,一位同事让夏珞去主编室一趟。夏珞一进门,主编便把一份外地报纸拍在他鼻子底下,怒气冲冲地说:“瞧瞧,你干的好事!”

  夏珞拿起报纸一看,天呐,报上配了他发在网上的那张照片,文章标题很刺眼,“人肉搜索:若娜身边的某市文化局领导”。夏珞看完报道,不免心惊肉跳,这下麻烦大了,这位领导居然是本市文化局吴局长!网民也太厉害了。

  真是乐极生悲,夏珞捅了娄子,被骂了个狗血喷头,顿时蔫了。他忙解释说:“我……我真不认识他……”主编说:“明白我为什么不发你的稿子了吧?吴局长关心本地演员的发展,很好很正常嘛,就怕有些人无事生非,说起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问你,谁叫你在网上乱发领导照片?你给我好好反省,写份检查交上来!”

  这时,电话响了。主编接了电话,赔着小心,一脸的笑,竭力向对方解释什么。夏珞转身想离开,主编叫住他:“等等,你自己给吴局长解释!”吴局长兴师问罪来了。

  夏珞哆哆嗦嗦接过听筒,说:“吴局长,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是您,请您原谅。”

  吴局长带着阴阳怪气的口吻,说:“夏大记者,想到哪儿去了?你是记者,无冕之王嘛。这样吧,下周一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把那天晚上和若娜的谈话情况,向你汇报一下。”夏珞还想解释什么,吴局长“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夏珞的脸涨得通红,等他给主编说了吴局长的意思,主编心烦意乱,挥手请他出去。夏珞跌跌撞撞出了主编室,赶紧打开“若娜贴吧”,凡是与吴局长有关的帖子,删得一个不留。

  夏珞郁闷极了,周末把自己关在家里写检查。主编的电话突然来了,主编说:“我想了一下,你还得给吴局长写份检查,尽量多讲好听的,下周一你直接交给他。注意,吴局长的脾气不好。”夏珞正在气头上,把检查撕得粉碎,说:“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有多大的错?这个工作不干也罢。”说完,赌气写了一份辞职书。

  星期一早上,他刚踏进办公室,就听大家在小声议论吴局长。原来,吴局长出事了。有网友认出,照片上的他,手上戴的名表价值八万多元。纪委根据这些线索,顺藤摸瓜,查实吴局长捞了不少钱。

  这下轮到夏珞扬眉吐气了,他恨恨地说:“哼,那天晚上,我一看那场面,就断定姓吴的不是好东西,多半想搞‘潜规则’……”主编走了进来,打断他的话,叫了声“小夏”,夏珞递上辞职书,主编白了他一眼,以为他递的是检查,没接,耸耸肩笑了笑,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检查就免了吧。今天晚上,若娜将在文化广场开演唱会,你和她有一面之交,去看看,写篇稿子,这回可得注意点儿。”

  “好吧!”夏珞松了口气,背起相机,直奔文化广场。广场显得很冷清,只见若娜正在那儿查看舞台布景,夏珞大步走过去,向她作了自我介绍。若娜一点架子都没有,笑着说:“夏记者,你就是‘若娜贴吧’吧主?我正要请你在父老乡亲面前宣传宣传呢。”

  “这些人就喜欢被炒作。”夏珞内心得意道。采访就地进行,夏珞想挖点猛料,单刀直入地问:“若娜小姐,你以前的朋友,也就是吴局长,出事了,你知道吗?”若娜快人快语,回答道:“他呀?早晚会出事!知道谁首先在网上揭露他戴豪华表吗?就是我!那晚我看得很清楚。”

  难道吴局长得了便宜不办事?夏珞正寻思,若娜又说:“其实,我仅仅想在家乡搞场演唱会而已,请姓吴的帮忙办手续,哪晓得他一副花花肠子,总爱动手动脚,我当然不答应。结果呢,其他朋友帮忙,我今天才如愿以偿。”

  若娜真是位好姑娘,夏珞在心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