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媒人不好做

时间:2019-11-09 作者:钱岩

春节期间,阿全领着老婆孩子到羊头村表舅家去拜年。表舅只有一个儿子叫大头,过年都三十五岁了,至今没讨上老婆。看着阿全老婆孩子一家子,表舅羡慕啊。想自己的儿子,岁数比阿全大,可仍然是光棍一根,他这个做老子的能不急嘛,大头人不傻,又勤劳,就是憨厚点,老实点,不知为啥就入不了女孩子们的法眼。

  真是病急乱投医。酒桌上,表舅求阿全道:“阿全啊,你表哥这么大岁数还没讨上老婆,你舅真的急啊!人家过年我过难啊。舅知道你阿全有本事,人热心又能说会道,今年你无论如何得帮你表哥介绍个对象。舅这棵大树,现在就倒在你田里了!”

  表舅这番话阿全爱听。这说明他阿全有本事,人热心可不是吹的,家喻户晓呢。不过,给表哥做媒这事儿,真有点儿棘手。表哥这么大了,按现在时髦的说法,这可是典型的“情剩”啊!不过,难做的媒做成更能显得我阿全有本事。于是趁着酒劲,阿全把胸脯拍得咚咚响:“表舅,你放心好了,表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保证让表哥今年娶上媳妇!”

  见阿全说得这么干脆,表舅可激动了:“阿全啊,你要是帮你表哥讨上老婆,舅、舅天天请你喝酒!”

  阿全笑道:“呵呵,喝酒那是肯定的,天天喝就免了。你有酒,我还不能保证有时间呢!”

  在回家的路上,老婆责怪阿全不该满嘴跑火车,拿老人家开心。明摆着,想给表哥做成媒,不是件容易的事!你阿全夸下海口,要是兑现不了,以后怎好意思再登表舅家的门!

  阿全不以为然:“表哥的婚事的确是个老大难,可同样的媒,要看什么人来做嘛!我阿全是什么人?天底下有什么事能难倒我阿全?嘁!”

  阿全善交际,朋友多。朋友多就是好办事,他把为表哥找对象的事发布出去不久,很快就收到了一个好信息。朋友阿华老丈人的朋友的朋友,家里有个女儿叫小丽,今年三十三岁了,还待字闺中,父母很着急,就盼着把女儿嫁出去。阿全听了,高兴得一拍大腿:这不是正好嘛,一个“剩男”,一个“剩女”,都是父母的包袱。阿全赶紧跑去给表哥牵线搭桥。阿全把表哥的情况一说,还没来得及包装,人家女方就愿意了。事情顺利得简直出乎预料。阿全热心张罗两个“包袱”相亲,谁知两个“包袱”见面后,互有好感,小丽就看中了大头表哥的憨厚老实。

  由于儿子的婚事一下有了着落,表舅可高兴了,隔三岔五就喊媒人阿全去喝酒。阿全可得意了。老婆警告阿全,据她观察,阿全给表哥介绍的这对象,人太瘦,精神还特别不好。

  阿全不屑道:“老婆,你老土了,这叫太瘦?拜托,这叫骨感,你懂不懂?人家精神不好,这不明摆着嘛,这么大岁数还没嫁出去,父母亲又一天到晚唠叨,你说,能好起来?”

  为了怕夜长梦多,在阿全的张罗下,双方商定,表舅给小丽父母两万块钱礼金,再给小丽三万块钱买些衣服和首饰,然后就择下吉日成婚。反正双方岁数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感情嘛,结婚后再慢慢培养。表舅就盼着早一天抱孙子,于是高高兴兴地给了小丽家五万块钱。日子是阿全帮着择的,农历二月二,龙抬头,好日子。

  由于日子很紧,表舅一家忙得热火朝天,又要粉墙壁、买家具布置新房,又要通知亲友、安排婚宴。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出大事了。表舅听到别人风言风语,说他要娶进门的儿媳,其实是个吸毒的!

  晴天霹雳!表舅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为了慎重起见,他悄悄跑到小丽家那儿去打听。谁知一打听,顿时就像寒冬里被人浇了一桶水,心一下凉透了。他这未过门的儿媳真的是个吸毒的!怪不得人这么大还嫁不出去,怪不得人长得这么面黄肌瘦、精神萎靡!怪不得人家嫁女儿这么心急,敢情是忙着甩包袱啊!

  表舅悔得肠子都青了,前思后想,最后还是决定:儿子大头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能娶这样的老婆!这吸毒的娶进家门,以后还不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可五万块钱已给了女方,不行,这血汗钱得叫阿全给要回来。

  表舅怒气冲冲地来找阿全,责怪阿全不该把个吸毒女介绍给表哥,甚至怀疑阿全是和别人合伙坑他这表舅。表舅发火,要阿全赶紧去把五万块钱给要回来。

  阿全头一下大了,忙打电话问朋友阿华,阿华也吃惊,说他只是出于热心,提供一个信息,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要怪只能怪阿全自己了,既然给人家做媒,事先怎能不把女方的人品了解清楚?一点儿都不负责任。

  没办法,阿全只好硬着头皮到小丽家,说出事情真相,要他们退还五万块钱。谁知小丽父母不干了:“是你们上门来求婚,钱也是你们主动给的,你们悔婚有错在先,凭什么要我们退钱?再说,这些年因为女儿吸毒,家里早一贫如洗、负债累累,那五万块还人家债了。明白告诉你,想娶给人;退钱没有!”

  阿全焦头烂额,灰溜溜回来跟表舅一说,表舅一蹦三尺高:“不行,五万块不是个小数字,一分一厘从土里刨,我容易吗?你阿全要是不能帮我要回来,那就你赔,一分都不能少!”

  阿全一趟一趟往小丽家跑,可次次都被人家轰了出来,空手而归。表舅要他赔,阿全哪有五万块钱?说心里话,就是有,他也舍不得赔啊。表舅天天来逼债,老婆又不停地数落,阿全都快要崩溃了。瞧这媒做的!

  为了躲避表舅,阿全走投无路,跑到沿海打工去了。在此之前,阿全可不愿外出打工,人辛苦不说,还不自由。现在阿全来到沿海,表舅找不到他了,可老婆经常打来电话诉苦,说家里电视、冰箱都让表舅搬走抵债了。老婆威胁道,你阿全年底最少给我挣两万块钱回来,要不然,这日子没法跟你过了!

  这下阿全慌了,要是老婆和他拜拜了,那他不就成了第二个大头表哥?面对严峻的形势,阿全只有埋头挣钱了,朋友也不敢交,酒更是舍不得喝,年底一算,阿全还真的攒下了两万块钱!

  阿全决定带钱回家过年。电话里,阿全反复叮嘱老婆,他回家的事千万不能让表舅知道了。阿全那天是摸黑进家门的,可屁股还没有把板凳坐热,门外就响起了表舅的叫喊声。阿全吓坏了,情急之下,钻到床底下躲了起来。

  表舅进了屋,不见阿全,问侄媳:“阿全呢?阿全不是回来了吗?”阿全老婆笑着往床底下一指:“回来了,这不,在那帮我堵老鼠洞呢!”

  听老婆这么一说,阿全只好尴尬地从床底下钻了出来,表舅忙上前亲热地帮阿全掸去身上的灰,接着就拉阿全上他家喝酒。这下可把阿全弄得找不着北了,怎么回事啊?

  原来,阿全跑到沿海去打工,表舅找不到。没办法,只好自己上小丽家要钱,同样是碰一鼻子灰。表舅不甘心啊,就让大头去要,大头去了,钱没要,却把小丽接回来了。这小丽,年轻时糊涂,染上了毒瘾,害苦了自己,也害苦了父母。其实,她也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啊!见大头不嫌弃她,愿意和她结婚,她很感动。在大头的帮助下,下定决心戒了毒。现在小两口种大棚蔬菜,一季就能赚好几万。不久前,小丽又怀上了孩子,表舅能不高兴?听侄媳说阿全今天要回来,表舅便烧了一桌子好菜,亲自来接大媒人阿全去喝酒。

  阿全这才明白,什么表舅搬电视冰箱抵债,敢情是老婆在骗我呀!

  老婆嗔怪道:“我要是和你阿全说实话,你还不早溜回来?那两万块钱谁帮我挣?”

  阿全现在哪计较老婆的谎言。他来到表舅面前,把胸脯一挺:“表舅,你现在知道我阿全当初的良苦用心了吧。凭我阿全的本事,别说五万块,就是十万块钱我也能帮你要回来。可我不能这么做啊。我到沿海打工,可不是躲你,怕被你逼急了,把钱要回来,那就拆了表哥好不容易到来的姻缘!你想想,我阿全这么聪明的人,什么时候做过错事?”

  表舅听了,一个劲儿点头称是。此时的阿全可兴奋了,一年来打工所受的委屈已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