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闲钱不闲

时间:2019-11-08 作者:张运国

催 债

  岳节是个农村中学教师,这几年他和老婆省吃俭用,家里攒下十万块闲钱存在银行。这天,岳节的老同学秦丁找到岳节,开门见山地说:“老同学,听说你手里有十万块闲钱,我想借着用用。反正,你的钱闲着也是闲着,放在银行里也生不了多少利息,不如借给我用,我给你每月五千块钱的利息,保证让你满意。”

  秦丁开了一家榨油厂,现在他急着购进一批原料,手头资金紧张,银行贷款又难,便找到岳节借钱。岳节一听就答应了,十万块钱,一个月就给五千块利息,这太诱人了,比银行存款生利息强过多少倍。

  可是,岳节借钱没几天,家里就闹开了,老婆马萍哭丧着脸,没日没夜地数落他:“你啊你,真是见钱就忘乎所以,像秦丁那样的生意人,你咋能把那么多钱一下子借给他,他要是骗你怎么办?那可是我们一家人从嘴里省吃省用攒下的,比血汗钱还血汗。”

  岳节说:“不会的,秦丁是我的老同学,生意上做得顺风顺水,他缺钱只是暂时的,再说借钱时还有借条,给的利息又高,他不会骗人的。”

  马萍把脸拉得更长,气呼呼地说:“骗子往往就是从身边人骗起。到时候,他秦丁如果生意做砸了,你砍下他的头,也只能流血不会流钱,十万块钱打水漂,连个泡也不冒。你呀你,趁早把钱收回来,不然我跟你没法过。”

  马萍这么一说,岳节本来松弛的神经顿时绷得紧紧的,天天给学生上课也没有心思,尽想着借出去的钱。可是,现在找秦丁把刚借出不久的钱要回来,怎么也说不出口,当初说好给人家用半年,现在才几天啊,这个时候去要钱,简直就是为难人家,以后老同学见面脸面往哪搁?

  马萍知道岳节脸皮薄,好面子,就给他出主意说:“要钱的事,你只管往我身上推,你当着秦丁的面把我说得坏坏的,有屎往我身上泼,就说我天天跟你闹得不可开交,还要跟你闹离婚,这样让他有紧迫感,无形中逼他早点还钱。只要能要回钱,你把我说成是本·拉丹都行。”

  岳节被逼没法,只得经常往秦丁厂里跑,去了就叫苦,把马萍说得一无是处。秦丁是个明白人,瞪着眼睛,反问:“岳节,你是想早点要回你的钱吧?直说好了,何必拐弯抹角的。不过,我们是有协议的,借期半年,现在才三个月时间,到时候我一定连本带息一起还给你,你只管把心放在肚里好了。我秦丁如果真想坑人,坑谁也不会坑你老同学啊,再说如果坑你骗你,我这么大厂子不要了?我现在正在抢原料,火烧眉毛的时候,哪能把借你的钱再抽出来啊。”

  听秦丁这么一说,岳节的心又放进肚里了,是啊,秦丁是老同学,关系一直不错,他怎么会坑骗自己呢。谁知道,马萍听了岳节的话,手指头戳着他的脸,恶声恶气地说:“你呀,别人把你卖了,你还帮着数钞票哪。你想想,哪个骗子骗人时,不是像他这样信誓旦旦,一旦时机成熟,趁人不备,把厂子一卖,再把钱卷走,溜之大吉,你喝西北风都找不到北,你呀你真是十足无用书生样子,你就等着上当受骗后悔哭娘吧。”

  马萍几句话,说得岳节后背直流汗,可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急得整天唉声叹气,上班更加心不在焉,常常出错。这天,秦丁却忽然来到岳节家里,从提包里拿出一捆百元钞票,说:“借你的钱,全部还上,请你清点清楚,看看少没少。”

  岳节接过钱,不好意思起来,说:“说好给你用半年,现在才四个月,急着还干吗?”

  秦丁站起身来,冷冷地说:“岳节,我们是老同学,彼此都很信任,借你钱用,我当然感谢,但没有到期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催要啊,就是催要明说也好了,用不着兜圈子找理由要啊。这钱是我从别处借的,先还给你,过些日子我会把利息一分不少给你。”

  说完,秦丁转身就走,弄得岳节尴尬万分,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出秦丁怎么会把钱还上了。晚上,马萍回到家,岳节拿出钱,说:“这是秦丁今天还的钱,十万块。我就想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痛快地把钱还上了?”

  马萍抱着钱“嘿嘿”一笑,得意地说:“都是我的功劳。为了要回这些钱,我专门把我姐姐搬出来,跑到秦丁那里,说为借钱这事,我跟你都在闹离婚了,逼着他还钱。”

  岳丁一听生气了,说:“就是催要,也没你这么个催法,这要是传出去,我的脸面往哪儿搁。”

  马萍笑嘻嘻地盯着岳节看了一会儿,说:“你的脸面跟十万块相比,一钱不值。我就怕你优柔寡断,死要面子,才出此下策,现在钱要到手了,你我的心不也就放回肚子里了,晚上睡觉也踏实得多。”

  岳节虽然不住地摇头,暗骂马萍无情无义,但是看到借出去的钱又回到自己手里,心里还是平复了很多,如果秦丁的生意真做砸了,十万块钱可真是打水漂了。这么一想,岳节也就没太追究马萍的做法,甚至还感到她做得对做得好。

  后 悔

  过了半个月,秦丁忽然又找岳节,拿出两沓百元钞票放到岳节手里,说:“我说过,借你钱一个月五千块利息,我整整用了四个月,应付你两万块钱利息。原来我手头紧,没付利息,现在我赚钱了,利息补上,一分不少。”

  岳节接过钱,两眼顿时傻了,两万块钱那可是真金白银,着实让人心动,看来秦丁这人真是讲信用,够意思。回到家里,岳节把两万块钱放到马萍眼皮下,也让她激动不已,嘴里竟哆嗦起来:“想不到,这个秦丁不是骗子,是个真正的生意人,是个正人君子,我们真冤枉他了。”

  马萍忽然有了新主意,说:“我们把家里十万块钱再借给秦丁,让家里闲钱接着赚大钱,反正闲着也闲着。”

  岳节眼皮一翻,没好气地说:“要借你去求人家借。当初,人家借钱,你疑心重重,生怕被人家骗了,生着法催人家还钱,现在又找上门涎着脸求人家借钱,你呀十足一个掉进钱眼里不知咋瞎的人,秦丁早让你给得罪了,现在人家会同意借你钱吗?!”

  岳节嘴上虽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是跟马萍一样的想法,只是他现在不知道秦丁会不会再借他的钱。马萍连忙笑着说:“你跟秦丁是老同学,就算以前有误会,只要说清楚也会得到他的谅解的。再说,现在的生意人都很缺钱,他借谁的都是个借,借老同学的钱用,还会落下好名声,他会借的。”

  经不住马萍七说八说,岳节最后硬着头皮找秦丁请他借钱。秦丁一听哈哈大笑着说:“老同学,你的钱,我可不敢再借。如果为了借你钱用,搞得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岂不成了千古罪人,让别人唾骂。不借,打死我也不借。就是借钱,借谁的也不借你的。”

  岳节涨红着脸,不停地搓着手,说:“过去的事,都是我不好,让你为难了。可是,我们毕竟是老同学,反正你办厂需要钱,借谁的都是个借,借我的钱就算是你帮了我一把,让我早点脱离贫困苦海,看在老同学面子上,你就帮帮我吧。”

  秦丁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借。岳节叹口气,说出了心里话:“我家里那些钱都是闲钱,闲着也闲着,我借给你就指望能够钱生钱,多赚点利息,没别的意思。”

  秦丁想了一下,说:“总之,你的钱我是不会再借的,我怕借了以后给你家惹麻烦。不过,你想让闲钱生钱的想法,绝对正确,你那钱存在银行里挣不了多少利息。我给你出个主意,保你钱能生大钱,就看你干不干。”

  岳节精神一振,说:“只要能让钱生钱,我就敢干。”

  秦丁说:“现在你可以把钱拿出来收购芝麻,这是做油的原料,现在市场价格较低,以后肯定要涨起来的。收这东西,基本没有风险,保你一本万利。”

  秦丁几句话,说得岳节一阵激动。对啊!拿钱去收购铁定要涨价的芝麻,赚钱可能比借给秦丁吃利息强多了。不过,岳节很快又冷静下来,说:“不行,我还得教书,再说我又不懂这一行,吃亏上当怎么办?”

  秦丁开导着说:“你老婆的哥哥不是村干部吗?你把钱交给他,让他帮你收,你出钱他出力,到时候卖了芝麻赚了钱,两人平分不就行了。说实话,我是看在老同学面上,才给你说这些的,换了别人我才不管呢。到底做不做,你自己掂量着看。”

 瞎 忙

  回到家里,岳节把秦丁的话跟马萍学说了一遍,没想到马萍顿时高兴起来,兴冲冲地说:“这主意不错,说干就干,明天我们就一起回家,让我哥哥开始收芝麻赚大钱,比借给秦丁吃利息强多了。”

  岳节还有些疑虑,说:“我担心,这会不会是秦丁的馊点子,故意让我倒霉亏本。”

  马萍哈哈大笑,指着岳节的额头,嘲笑着说:“你呀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不想想,收芝麻是我们自己干,跟秦丁根本不搭边,买卖都是我作主,谁也坑不了我们。”

  听马萍这么一说,岳节也释然了。第二天,岳节请假和马萍赶到马萍哥哥家里,结果两家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由岳节出钱,马萍哥哥负责收购,赚钱后两家平分。马萍的哥哥是村干部,在当地很有人缘,没几天就收购了一大批质优价廉的芝麻。

  正如秦丁所预料那样,芝麻市场价格不断攀升,岳丁和马萍算算账,如果现在把收到手的芝麻卖出去,能够赚几万块钱,而且确有人上门要整批购买芝麻。但是,岳丁却一口回绝:“不卖,等价格再涨高些卖。”

  真是天遂人愿,芝麻价格继续一路上涨,岳丁喜不自禁,跑到秦丁那里尽说感谢话。秦丁摆摆手,大度地说:“老同学嘛,能帮忙的时候,当然要帮了,绝对不会像你似的,尽搞釜底抽薪的糟事。”

  岳丁知道秦丁还在生他的气,但想到人家为自己指出了赚钱路,也就没有计较,当然他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搅秦丁。正在岳节高兴时,马萍哥哥打来电话,说:“现在芝麻行情在跌,你看是不是及时处理啊?”

  岳丁沉得住气,镇静地说:“放心,芝麻这东西是稀缺物资,跌价是暂时的,涨价是肯定的,用不了多久价格一定会涨得更高。”

  可是,岳丁没有料到,芝麻价格却一路走低,眼看着赚到手的钱又跌了进去。但是,这时的岳节却像一个赌红眼的赌棍,越是跌越是不愿出手,指望着价格再反弹大涨。然而,市场行情不以岳节的想法为转移,芝麻价格不仅没有反弹反而继续下跌。岳节想不明白,怎么会是这样啊?

  焦头烂额的岳节只得又去找秦丁求教,秦丁不等岳节把话说完,连连拍着手,着急地说:“你呀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呢?芝麻行情下跌,是由全国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今年,我国油料产地受干旱影响,减产严重,价格一路上涨,导致市场食油价格跟着上涨,已经超过了消费者承受能力。国家为了平抑油价,动用大量外汇,从国外进口食用油,结果带来了国内像芝麻这样的油料价格一路下跌。”

  岳节听到这里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在地上,最后问秦丁:“那我现在怎么办?”

  秦丁果断地说:“立即出仓止跌,不然你跌得更大。看在我俩老同学分上,我以每斤比现在市场价高一分钱的价格把你的芝麻全部收下,也算帮你少亏一点。我绝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一定要心甘情愿地卖才行。”

  事已至此,岳节只得按秦丁说的做,把自己所收购的芝麻卖给了秦丁。岳节最后总算账,收购芝麻净亏了两万块钱,再把秦丁给的两万块利息加总算账,忙来忙去自己的十万块钱还是十万块钱,人却像是大病了一场,走路都打颤。

  这天,校长找到岳节,严肃地说:“这大半年来,你上课心不在焉,学生们意见很大,请你好好反思总结,找出问题在哪里。”

  岳节长叹一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都是闲钱惹的祸。看来,想挣钱真没那么容易,只有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是最稳当的挣钱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