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钱

童话故事网(/) 2019-11-08

 黄加祥让生意伙伴骗到倾家荡产的地步,生活了十几年的老婆一气之下,与他离了婚,并带走了唯一的女儿,留下黄加祥一人对着空屋子发呆。一败涂地后他想东山再起,没有本钱那是痴心妄想,可人还要活下去吧,他只能求人托脸,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老板答应,让他春节后上班。现在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他想不出做点什么来打发这漫长的等待,没事了,便整天在街上瞎逛。

  这一天,黄加祥无意中在电线杆子上看到一则小广告,说是50元见一面,招聘男性话聊人员,假如有可能,还可以继续合作,待遇相当优厚。一看年龄、气质等要求,居然跟黄加祥本人十分吻合。他权衡了一下,反正闲着没事,不妨前去试试,就算被淘汰了,也还有50块见面费不是。他按广告上的号码打通了电话,立刻有位年轻的女性接听,告诉他带上有效证件,下午在某茶楼会面,并声明,喝茶的费用由她买单。

  猜不透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黄加祥带着好奇的心情赴了约。

  等待他的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年轻女子。她查验了黄加祥的有效证件后,十分得体地点了一壶茶,然后让服务员回避。两人喝着茶,女子作了自我介绍:“我叫孙茹娟,今年30岁。我已先后约见过五名男子,但都不理想。看先生的举止、气质,我感觉有了七成可能……我想请先生做我儿子的临时爸爸……”

  “我?”黄加祥吃惊得瞪大了眼睛,“我根本不认识您和您的儿子,这婚姻大事岂能如此儿戏?”

  “先生莫激动。”女子微微一笑,“怪我没有说清楚,是临时爸爸,更主要的是……你仅仅冒充我儿子的爸爸,而你我之间除了演戏,什么内容也不会有。当然,我会付你相应报酬的。”孙茹娟眼圈一红,泪水夺眶而出……

  孙茹娟原先的丈夫许光亮英俊潇洒,俩人并肩走在大街上,常常惹来无数羡慕的目光。没想到,许光亮跟着他的老板做起了贩毒生意,最后,在与警方对峙中被武警击毙。噩耗传来,孙茹娟已怀有6个月的身孕,她不忍心让这幼小的生命夭折,便远离家乡,跑到这座城市把儿子牛牛生了下来。

  孙茹娟不想再婚,决心母子俩相依为命,把牛牛养大成人。她不可能告诉牛牛,父亲是个被警方击毙的毒贩子,也不忍心告诉他,爸爸生病死了,于是骗儿子说,爸爸在国外出差。然而,随着牛牛一天天长大,天天逼着向她要爸爸,她才发现当年那个谎话编得捉襟见肘,让她无法应付,说不定哪天就彻底戳穿。为了做一个彻底了断,孙茹娟才想出了这个花钱请临时爸爸的主意。

  “你的任务就是冒充牛牛他爸爸,从国外回来。”孙茹娟斟字酌句地说,“然后,你要粗野地对待牛牛,从而引起你我的争吵,整个过程不会超过10天,期间,我对牛牛反复说你的坏话,最后提出‘离婚’。那时,牛牛对你也彻底失望,我母子的生活从此就会平静下来。”

  这个事情不是很复杂。那个牛牛,与他毫无血缘关系,又未曾见过面,做出冷冰冰的姿态极其容易,然后再按照孙茹娟的安排,操作出一些粗野的动作……孙茹娟给的报酬不低,十几天下来,五千块,他黄加祥可以过个舒舒服服的春节。想到这儿,他欣然与孙茹娟签下了雇佣协议,协议的义务大都由孙茹娟负责,比如行动策划什么的,唯独有一条,黄加祥不能半途而废,如果违约,那要赔偿孙茹娟五万元的损失。

  经过三天的简单训练,黄加祥掌握了牛牛的一些情况,孙茹娟又关照了他一些注意事项,紧接着,黄加祥粉墨登场,急匆匆地按响了孙茹娟家的门铃……

  牛牛没去幼儿园,专门在家迎接渴盼已久的爸爸,一听到门铃,小家伙欢叫着抢着把门打开。黄加祥弯下腰,开口刚叫了声“牛牛”,这孩子“嗷”地一声扑上来,一双小手揽住黄加祥的脖子,“爸爸,我想死您啦……”说着,把小脸蛋紧紧地贴在了“爸爸”的脸上,许久再不吭声,只有眼泪刷刷地流……

  黄加祥一下子呆住,事先研究的方案登时被打破了。按照原计划,他在牛牛叫他“爸爸”之后,用鼻子哼一声就赶紧去忙别的,以达到给孩子一个下马威的目的,然后再变本加厉地败坏“爸爸”的形象。可是,牛牛是个多懂事、多可爱的孩子呀,黄加祥无论如何也不忍伤害他。他轻轻掰开牛牛的手,起身去了卫生间,想稳定一下情绪。谁知,牛牛扯住他的裤子,紧跟着不放。黄加祥狠了狠心,按孙茹娟的安排,遇上这样的情况,应当不耐烦地说:“我去厕所,你跟着想吃屎呀!”可话一出口,却成了:“爸爸要去卫生间,牛牛自己玩去,啊?”那口气也柔和得要命。黄加祥一抬头,正碰上孙茹娟那责怪的眼神,他逃也似地关上了厕所的门。

  吃过晚饭,到了睡觉的时候。孙茹娟说:“牛牛,快去你房间睡觉!”

  牛牛不动,眼里全是讨好的神情:“爸爸,牛牛跟您睡觉好不好呀?”

  当初设计的是,黄加祥睡孙茹娟房间的地板。现在听到牛牛这话,他不知如何是好。孙茹娟说:“可以,你带爸爸去你房间吧。”

  孙茹娟的意思,黄加祥陪牛牛睡觉也行,总比俩大人挤一室自然。可牛牛不干:“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就一天行不行啊……”说着,那双清澈的眼睛蓄满了泪。

  孙茹娟怕孩子睡觉做噩梦,就没有批评他。结果,牛牛睡中间,让俩大人一边一个,躺下后,孩子把“爸爸”妈妈的手拉在他肚子上,一定要三人的手牵在一起……

  这样的睡法,不是折磨人吗?两个大人非常尴尬地熬过了这一夜。早晨,孙茹娟狠狠地瞪着黄加祥:“你真以为自己是爸爸了,臭美。我告诉你,牛牛醒来,你不许给他好脸。这小子离了肉不行,蔬菜一口不吃,你正好借机会骂他。”

  早饭端了上来,牛牛果然伸筷子先夹肉。黄加祥运了一下气,语调尽量严厉:“你为什么不吃蔬菜?我讨厌吃肉的孩子!”他以为牛牛一定会像他妈妈描述的那样,扔下筷子就撒泼,接下来,戏就好演了……可是,俩大人失算了,牛牛看了爸爸一眼,立刻把夹到的肉放回去,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蔬菜。

  这结果,连孙茹娟也没想到,只好傻傻地劝阻:“儿子,慢点嚼,别噎着。”

  真是奇了怪了。自从黄加祥出现,牛牛就像变了个人,孙茹娟事先策划的一系列方案,几乎用不上。她把黄加祥拉到厨房:“你错过了一个机会,他吃菜时,你为什么不训斥他,‘什么吃相,跟讨饭的一样’!”黄加祥说:“孙茹娟,孩子吃饭时挨训,是要做下胃病的,牺牲我这个局外人无所谓,可健康却是孩子一生的大事。”听到这话,孙茹娟只好把话咽回去。

  这时候,牛牛吃饱了,在地板上玩他的四驱车。孙茹娟朝黄加祥使了个眼神,让黄加祥弄坏牛牛最心爱的玩具。小孩子哪个不视玩具为生命,给他弄坏了,肯定伤心已极,无论他哭还是闹,黄加祥一定要借题发挥,甚至可以打他几下……

  “在规定时间内完不成离婚的目的,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孙茹娟下了最后通牒。

  成败在此一举。黄加祥在心里说了声“牛牛,对不起了,我也是身不由己”,他一咬牙冲过去,对牛牛喊了一声:“地上脏不脏?我叫你只顾玩!”他抬起脚,狠命朝四驱车跺去,那小玩具立刻碎成了几块!跺下这一脚,黄加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踩的哪里是玩具,分明是踩碎了一颗纯洁的童心!

  埋伏在厨房里的孙茹娟见时机成熟,箭也似的跑出来,抓住黄加祥连撕带骂:“你这个恐怖分子,一进屋,就对我们娘俩没个好脸,你安的是什么狼子野心……”

  小牛牛“哇”地一声哭了!

  两个大人松了一口气,这一回表演,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没想到牛牛边哭边抱住妈妈的腿:“你别打爸爸呀,是牛牛不好。我不要四驱车了,我要爸爸……”

  黄加祥一下子坐在地板上,任碎玩具扎得屁股生疼也浑然不觉。

  孙茹娟费了好大劲,终于哄得牛牛止住了哭声。她塞给黄加祥一张纸条,大声说:“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先饶你这回。罚你出去买些菜回来……”

  黄加祥没跟牛牛告别,他逃也似的离开孙茹娟家,展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你的表现很令我失望,请回家反思一天,想出对策。后天你过来,要一鼓作气拿下战役。你走后我要告诉儿子,说你赌气没回家,是个小心眼的人,这样,为你明天的扩展做下铺垫。祝你成功。”

  黄加祥回到家里,又接到孙茹娟的电话:“好了,我刚才对儿子把你好一番丑化,这算下了猛药。后天,你一定要找到机会打他,记住,打屁股上肉多的地方,别伤着骨头……”

  这天,该是“决胜”的日子了,孙茹娟一早接到黄加祥的电话,约她到先前的那家茶楼有话说。孙茹娟把牛牛送到幼儿园,便赶到约定地点。一见面,她焦急地问:“想出好办法来了吧?”

  黄加祥从包里掏出一只信封:“这是我的房产证,咱小城房贱,它仅值20万。或者你买下我的房子;或者我拿它做抵押,等以后赚到钱,我会赔偿那笔违约金。”

  “你什么意思?”

  “孙茹娟,我承认自己的无能,无法完成你交待的任务。”

  黄加祥说,这几天他一直承受着良心的谴责,一合眼,就看到牛牛那天真无辜的笑脸。他宁肯认栽赔钱,也不能继续扮演这个恶煞角色了,“孙茹娟,我已经让人骗到这种程度了,不在乎这五万块钱,你另请高明吧。”

  “这个孩子跟你没关系。况且,你也不算真伤害,小孩子很快就会忘记的。”孙茹娟莫名其妙。

  “我知道。”黄加祥说,“我说过了,我无能。这房产证你收着……我这位临时爸爸至此卸任。”

  “妄想!”孙茹娟杏眼圆睁。

  “你也要违约吗?”黄加祥说,“如果是那样,我可以告你虐待罪。”

  孙茹娟说:“黄先生,你误会了。”

  黄加祥“赌气离家”后,牛牛立刻变得非常听话。当听说妈妈要离婚,这孩子无师自通地给妈妈跪下了。孩子哭着说:“爸爸是有些毛病,可是,那也比没有爸爸好呀。妈妈,我们班好几个小朋友都没有爸爸,好可怜……”

  “那一刻,我心都碎了。我打算请求让你做牛牛的永久爸爸。其实,我通过一定途径打听清楚了你的品格,又亲自体验到你是一个诚实有爱心的男人。只有跟着你,牛牛才不会受到伤害。假如你对他好,我会像奴仆伺候主人一样侍奉你。”孙茹娟泣不成声。

  “我?”望着孙茹娟梨花雨的面庞,黄加祥不知所措,“我连振作起来的本钱都没有……”

  “不,你非常富有。”孙茹娟抬起头,直视着黄加祥的眼睛,“你的善良和诚实,就是世上最丰厚的本钱……”

上一篇:四斗蛮老婆
下一篇:闲钱不闲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