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沉重的证明

时间:2019-11-08 作者:川子

新学期开学了,儿子生病不能去学校报名。范正良只好向公司请了假,替儿子去办报名手续。在校门口,他注意到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姑娘来回走着。范正良热心地问了她一句:“带孩子报名呀?”

  女人顿时来了精神,说:“我想给孩子办转学,却不知道该找谁。”

  范正良把她们母女带到办转学的窗口,谁知,他帮儿子报完名往回走时,在操场边又碰见了那对母女。母亲紧锁双眉,不停地向女儿解释着什么,但小姑娘蹲在地上,似乎不愿意起来,眼角还有泪痕。

  范正良上前问道:“转学办好了吗?”女人叹了口气说:“我原以为办了这么多证明,就能够给孩子转学,可没想到,人家还是不肯。”

  范正良说:“什么证明?”那个女人递给他一沓纸片。范正良一张张翻看,有户口簿、暂住证、孩子无人看管证明、住房租赁合同、务工证明、防疫证、转学证……范正良看得头晕:“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给孩子转学要这么多证明?”

  女人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和孩子她爸在城里打工好几年了。孩子原来在乡下和爷爷奶奶住,在老家上学,去年才来和我们住在一起,在农民工子弟学校上学,今年我想给她转到这所公办学校来。我把能办的证明都办了,没想到还是不行。我说咱们回原来的学校吧,孩子不肯走。唉,都怪我,去年要不走错门,就没这事了。”

  范正良越听越糊涂:“什么走错门?”女人看了看蹲在地上的女儿,说:“去年我带孩子去报名,因为不认识路,走进了这所学校,谁知道孩子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里,不肯走。我好说歹说才算让她答应等一年再来,一个暑假,她都吵着要来这里上学。”

  就在这时,小姑娘站起来说:“叔叔,我想在这里上学。可妈妈说,我的证明不够,人家不给转学。叔叔,这个可以算证明吗?”说着,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郑重地递给范正良。范正良接过来一看,不由得愣住了,那竟然是一张年级第一名的奖状!

  小姑娘仰着小脸,眼睛里满是期待,范正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女人忙说:“傻孩子,你别给叔叔添乱了,这个怎么能算证明?”她又满怀歉意地对范正良说:“去年孩子非要在这里上学,我就骗她说‘只有在学校考到第一名,才能转学到这里来’。谁知道孩子把这话当真了,还真考到了第一名……”

  范正良拿着那张奖状,觉得手里沉甸甸的。他实在不能拒绝小姑娘恳求的眼神,说:“这个应该算吧。我认识这里的校长,我拿这些证明去试试看。”

  范正良拿着那一沓证明去找校长。校长说学校已经满员,实在是没有办法再接收学生了。

  范正良拿出了那张奖状,恳求道:“为了能到这里上学,孩子努力考了第一名。能不能给孩子一个机会?”黄校长摇了摇头:“孩子成绩是不错,不过我们是公立学校,只能按政策办事。你想呀,全市外来工怎么也得有上百万人吧?要是开了这个口子,所有的外来工子弟都往公立学校挤,哪里负担得起?”

  范正良没了法子,只得折回来了,母女俩那期待的眼神让他很是愧疚。小姑娘充满希望地问他:“叔叔,我那个算是证明吗?”女人拉着女儿说:“叔叔已经尽力帮忙了,咱们走吧。”小姑娘不肯走,脚仿佛被那些宽敞的教室、绿绿的草坪、红红的塑胶跑道勾住了。

  范正良想了想说:“等等,我再想想办法吧。”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朋友的电话。这个朋友姓王,在一家私立学校当教导主任。王主任听他说孩子成绩是年级第一,赶紧让范正良带孩子过去。他还说:“我们对成绩优异的学生不仅不收学费,连生活费也免了。你们过来,我们当面谈。”

  到了学校,一进校门,漂亮的校园让小姑娘眼睛都忙不过来了。范正良问她喜欢这里吗,她说喜欢,不过她还是最喜欢那所公立小学。

  王主任亲自到门口来迎接。范正良把那一沓证明交给他,王主任摆摆手说:“这些都不重要,我们主要是看她的成绩。”听说要看成绩,小姑娘忙把已经收好的奖状又拿了出来,郑重地交给王主任。

  王主任看了看,把范正良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说:“咱们是老朋友了,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们是私立学校,是要赢利的。我们给一部分高才生免费是为了吸引更多生源。也怪我事先没问清楚,刚才看了奖状我才知道她原来的学校。她读的是所外来工子弟学校,环境差,师资力量不足,教学质量也不高。他们学校的第一名,在我们这里只能算中等水平,这事——”

  范正良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从峰顶掉到了谷底,他没想到是这么个结局。当他考虑该怎么跟小姑娘解释时,同部门的小王打来了电话。

  小王问:“你只请了半天假,怎么现在还没回来?老板已经来问过两次了。”范正良这才想起自己为这对素不相识的母女已经跑了半天,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走向母女俩,边走边把事情向小王说了。小王这人脑子活,交际广,是个人精,他想让小王想个办法安慰一下母女俩。

  小王听了说:“有这事呀,那孩子挺让我感动的。这样吧,你等等。”

  范正良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没想到不一会儿小王打来了电话:“事情已经办妥了,你让那小姑娘到那所公立学校去报名吧。”

  范正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不是名额已经满了吗?”

  小王得意地说:“这你就不懂了。那学校是名校,名额当然很紧张。不要说一个外来工,就是一般市民,拿着钱还进不去呢!不过越是这样的学校,越会留出一部分‘机动’名额来应付方方面面的关系。我表哥在教委,我找了他,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范正良愣住了,事情竟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他一时还回不过神来。这时,那母女俩迎了上来。小姑娘问:“叔叔,我可以在这里读书了吗?”

  范正良故意摇了摇头。小姑娘眼里的光亮熄灭了,低下了头。范正良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咱们不在这里上学,咱们去你最喜欢的那所学校上学!”“真的?不是说我的证明不够吗?是不是我那张奖状起作用了?”

  范正良心情沉重却故作轻松地说:“是的,你那张奖状是最好的证明。对学生来说,有什么比求学上进的精神更能证明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