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仙人

童话故事网 09-15

一、人参被偷

陶小淘的爹陶伯安是大唐淄川县的县丞,因为上任县令高迁,新县令还未选定,由他暂行其职。这一日,小伙伴丁甲来找陶小淘玩,听到县衙大堂上沸沸扬扬的哭喊声,两人来到前院瞧热闹。

只见一位面容憔悴的妇人拽着一个白发老者,妇人哭哭啼啼说个没完。原来老者名叫杨业,是贤风药堂的郎中,他费尽心思买来了一棵百年人参,要救妇人马氏相公的命。一大早,杨业拿着人参急匆匆去马氏家,不料途中摔了一跤,盛放人参的盒子甩了出去,被一个突然蹿出来的黑影抢走了。

狐狸仙人

杨业立刻呼喊,巡视的捕头张虎刚好路过,一把扭住了一个可疑的人。不过还有两个可疑者跑掉了,多亏围观的店家记住两人的长相,捕快们很快就将他们抓拿归案了。

三个嫌疑人中被张虎抓住的叫做孙延福,逃走的两个,一个叫王勇,一个叫田化斗,三个人都是游手好闲之徒,平时除了喝酒就是赌钱。三人说他们刚喝完酒,听到有人咋呼,以为是追赌债的人来了才拼命逃跑,压根没见到什么人参。杨业很肯定是三人中的一人偷走了人参,马氏哭哭啼啼又拉着三名嫌疑者索要百年人参,场面一时失控。

陶伯安有些头大,他处理案件毫无经验,求助地看向张虎。捕头张虎同样一脸茫然,捉贼拿凶还行,审案判案他可束手无策。三个嫌疑人都不承认自己是偷参贼,而且从各自家中也没找到人参,所谓捉贼捉赃,没有赃物如何定案。

眼瞅着场面就要失控,陶小淘手心里捏把汗,仔细盯着三个嫌疑人,他决心要帮爹找出偷参贼。他小声在爹耳边一阵咕哝。陶伯安目光里充满了疑惑,但很快他就点头微笑起来。

二、做贼心虚

陶伯安出了公堂又回来,说偷参案有了新进展。一位亲眼目睹偷参贼行踪的证人正在赶来,只见三个嫌疑人神情各不相同,孙延福两眼发直,像是没睡醒一样,王勇咧嘴傻笑,田化斗垂着脑袋,看不出表情。

三个嫌疑人被关入了县衙里的三个独立的院子,不多时,有两个年轻的衙役先跑到孙延福房前,一边打扫院里的落叶,一边用半大不大的声音交谈。

“我刚才听到陶县丞跟那个很神秘的证人讲话了,他们正在说偷参贼的事。”一个衙役故作神秘道。

“你听见了?那快点告诉我,谁才是偷参贼?”另一个衙役十分好奇。

“嘿,其实很简单,证人说偷参贼逃跑的时候踩了一个臭水坑,偷参贼逃得飞快都没注意,他的鞋子和裤腿肯定有臭味!”衙役说得活灵活现,好像亲眼所见一样。

“哈,我懂了,闻闻谁的裤腿和鞋子最臭,他就是偷参贼!”第二个捕快快速说道。两个衙役边说边走远了,接着他们又分别跑去王勇和田化斗房前将刚刚的话重复说了一遍。

陶小淘和丁甲,还有其他捕快则偷偷溜到三个嫌疑人待的房间窗根底下往里面瞧。

第一间房里,孙延福无动于衷地坐在凳子上。第二间房里,王勇哈欠连天。第三间房里,田化斗焦慮不安地来回走,然后将茶杯里的水泼在裤腿和鞋子上,用力揉搓。过了一会儿,他干脆将茶壶里剩下的茶水也倒出来。

陶小淘注意到田化斗双手的指甲缝里有很多泥土,他不自觉地笑了笑。丁甲纳闷道:“陶小淘,你究竟想看他们三个人什么呀?难道人参被他们藏在了身上?”

陶小淘笑得像一只小狐狸:“我在看四个字。”

“哪四个字?”

“做贼心虚。”陶小淘目光明亮地说。

三、仙人降临

证人突然身体不适,三个嫌疑人便等到了晚上,陶伯安派人送来了晚饭,其余两人都狼吞虎咽地吃光了,只有田化斗好像没有什么胃口。

酉时过后,田化斗听见一阵奇怪的啾啾的声音,好像是某种动物的叫声。他伸长了耳朵,声音是从院子东墙根里传来的,田化斗好奇地走过去,猛一下子从树后头冒出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像猫又不像猫,露出白白的牙齿,吓得田化斗转身就跑。

“给我站住!”那东西竟然说话了,声音又尖又细,竟仿佛小孩子的声音,“转过身来。”

田化斗吓得气都不敢喘了,牙齿打颤:“你,你是谁?”

“你还敢问我!”怪模怪样的东西吼了一声,声音更尖了,“我乃狐仙,你扒开了我的洞府,还放了阳气十足的东西。这样东西阻拦我的法力,你立刻把东西拿走,否则我就让你尝尝厉害!”

田化斗头点得像小鸡啄米:“是是是,我拿走……”

狐狸仙人走了,田化斗一溜烟跑进屋里,蜷缩在凳子上,眼睛闭上不敢睁开了。

狐狸仙人

四、偷参贼就是你

又过了一刻钟,陶伯安告诉三个嫌疑人先回去,明早再来。只见田化斗快步走出县衙,风一样跑到自家后院竹林中的一块空地上,双手合十,嘀嘀咕咕道:“狐狸仙人,我来拿东西了,你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

田化斗双手挖土,挖了不多久,土里就冒出来一个木盒。他小心打开了木盒,里面是一棵人参,田化斗露出了贪婪的笑容。忽然后背被人拍了拍,他一回头,正看到板着脸的捕头张虎。

“啊,怎么是你?”田化斗吃了一惊,木盒掉在地上。

竹林里又走入几个人,杨业,马氏,陶伯安,还有陶小淘和丁甲。田化斗看着他们,双眼充满了惊慌不解。

“爹,偷参贼我帮你捉住了,就是他!”陶小淘指向田化斗。

“我,我……”田化斗支支吾吾。

陶小淘一脸正气:“田化斗,其实你偷听的踩臭水坑的事都是假的,因为根本就没什么证人,我只是用这个办法来看一看你们三个人的反应,结果只有你惊慌失措,还想用茶水洗干净裤腿和鞋子,这些都证明了你做贼心虚。”

丁甲点头:“整个茶壶里的水都用来洗裤子了。”

“后来我发现了你指甲缝里的新鲜泥土,猜到你肯定将人参埋在了某处。所以嘛,我就上演了一出狐狸仙人教训胆小鬼的故事,让你去挖人参,而我们就跟踪你。”陶小淘机灵地说。

田化斗还有点不相信,瞪着眼睛问:“你是狐狸仙人?”

“我就是!”陶小淘捏着嗓子说话,声音又尖又细。

“可我明明看见了一个吓人的怪物……”田化斗晃头。

“那是丁甲找来的一件长毛兽皮,兽皮罩在一根形状怪异的木头上,我又寻来一些马尾巴上的毛盖在木头顶端,就跟头发一样,牙齿是鸡骨头。至于声音嘛,那院墙上本就有一个不容易发现的洞口,我将一根竹管伸进兽皮里,竹管另一头从洞里伸到院墙外面,我们吓唬你呢。”陶小淘将狐狸仙人的真面目揭开了。

田化斗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

偷参贼被抓住了,陶伯安欣慰地望着儿子。陶小淘开心地挺起胸膛,忽然,丁甲轻手轻脚走到他背后,学着狐狸仙人的口气叫了一声:“陶小淘!”

陶小淘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吓得大叫一声,回头发现是好朋友逗他玩,不由脸羞得红红的,像是一个大苹果

上一篇:一只装满爱的袜子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