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消失的花儿

时间:2018-09-02 作者:梢白

槿槿是兰莲菊幼儿园的小朋友,读菊花班了。她常常对小班的小朋友说,我长大了,下个学期我就可以带红领巾了。小朋友都很羡慕她,在他们眼里红领巾就像解放军叔叔帽子上的红星一样神圣。槿槿很喜欢花花草草,因为看见院子里的木槿花很漂亮,就扯着妈妈的衣角央求给她起了这个漂亮的名字。她和妈妈在院子里种了许多花草,高大楝树下的花坛里就生长着白色的茉莉花,红色的玫瑰花,金色的萱草花,紫色的木槿花篱就围绕着这个美丽的院子。它们五颜六色一年四季轮流开放着,院子里的花香也一波接一波,从未间断过。槿槿很喜欢它们,每天早上洗漱时都不忘了给它们浇浇水。因为花草们睡了一个晚上,醒来也要喝喝水哦,这是大家的好习惯。到了晚上她还特别给正在开花的小朋友们淋淋水,然后把它们搬到卧室的窗台下,她要和花朵们一起睡个香香的觉了。

院子里的茉莉花和玫瑰花正在开放,远远的就闻到了它们馥郁的清香。太阳下山有一阵子了,院子里慢慢地阴凉起来。槿槿拿着喷壶开始给花儿洗白白了。她一边浇水,一边捡起落花放到鼻子里嗅了嗅,才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然后把浇好的花搬到窗台下。这时候院子里静静的香香的,连一只蚊子的哼哼都没有,蚊子是个不讲卫生的坏家伙,一闻到臭味就乱哄哄地凑过去,芬芳的花香倒把它们吓飞跑了。忙了一阵,该槿槿洗白白了。她把捡来的花朵放到鲤鱼盆里,白的茉莉红的玫瑰就在槿槿的身旁漂浮着,连盆底摆尾的鲤鱼也奇怪倒是它们会游泳了。有了它们作伴,洗澡洗便成了槿槿每天里有趣而快乐的一个游戏。她洗好香香白白,跟窗台下的花儿道晚安就上床睡觉了。

这时候,月亮悄悄地爬上了山坡,把银色的月光洒了下来。刚黑一阵子的院子又慢慢地柔和地亮起来了。月光笼罩着宁静的村庄,远远近近的景物若隐若现。淡淡的树影疏疏地落在院子里,它们仿佛也睡觉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月亮不知不觉地爬上了树梢,它坐在树杈上往院子里俯望。

“啊,真香!这是什么花香呢?不像楝花香,楝花香浓浓的还夹带点苦味。”她微微仰起头环视着茂密的楝树枝。上个月也是这个时候,它路过这棵树时,楝树正在热闹地开着一簇簇紫色的小花儿,像鹅黄色天空里满天的小星星。一连几个晚上,月亮姐姐每晚都要爬上那枝楝树桠坐上一会儿,和这些可爱的小星星说话,看调皮的它们在黑黝黝的树枝下一闪一闪地穿梭飞翔。如果天上的星星也认识它们一定很惊讶也很羡慕,因为它们不仅散发芳香,还会飞,像个发出荧光的轻盈的小精灵。天上的星星会飞的很少,而且一眨眼就消失了。月亮姐姐望着婆娑的枝叶,树枝上一朵花也没有了。原来挂着花朵的地方已经长出一个个绿色的小圆点,仿佛它们树下乘凉坐的小圆凳。花朵走了,凳子空了出来。月亮姐姐的眼睛可明亮了,哪怕她坐在高高的云朵上,只要她一低头,地球上的一草一物一举一动都落入她眼底。

“哪里吹来的芳香呢?”她又扫视了院子一周,花坛里的菊花和十里香挨着墙根一丛丛,影影倬倬,可是它们离开花还早呢。

“好像是从那个小窗户里飘出来?”月亮姐姐的眼睛和鼻子都很厉害。她悄悄地溜进窗子,小房子一刹那温柔地亮了起来。

“多美丽的花朵,白的比白云还洁白,红的比彩霞还鲜艳!它们在睡觉呢,连睡眠时的呼吸都那么芬芳。床上还有一个睡熟的小姑娘。啊,我要轻轻地别吵醒她们。”月亮姐姐悄悄地来到花盆前,一朵白茉莉慢慢地睁开眼睛,“天亮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片叶子这时也颤动了起来,叶子上的水滴滑落了下来,刚好滴在茉莉花洁白的花蕊里,幽幽地反射着着淡淡的月光。

“嘘,我是月亮姐姐。我很喜欢你,咱们交个朋友吧!我带你到月亮上去玩。”月亮轻声地对白茉莉说。

茉莉花点了点头,眼睛里放射出 喜悦的光芒。于是月亮姐姐小心地掐下它。她又望了望旁边沉睡的红玫瑰,一朵朵含苞欲放像一粒粒心形的火种,仿佛明天早上太阳光一照它就喷红而出。也许里面装满了诱人的葡萄酒呢,月亮姐姐心里想。她在有钱人家见过这种酒红色半透明的液体,瓶盖一启一股醇厚的香味就逸满房子飘出窗外。月亮姐姐决定也摘一两枝玫瑰,她想等它们在月球长成一个美丽的大花园时,可以摘下鲜艳的花朵泡在月泉里酿出芬芳的美酒。“可是小女孩第二天醒来肯定很伤心,我摘了她那么多心爱的花。”她很矛盾,沉默了一下,便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绣花荷包来,“我用月桂籽跟小女孩做个交换吧。”她打开荷包,把两粒椭圆形的黄豆大小的褐色桂子埋在花盆的泥土里。“月桂月桂请你发芽,太阳一照就生根发芽!”叮嘱完,月亮姐姐满意了。

月亮姐姐乘着夜风飞回了月宫。月兔正在捣药,它闻到了花香,放下药锤撒腿跑了过来。

“啊!茉莉花!”它兴奋地叫道,“以前我住的田野里也开满茉莉花,整个田洞都香香的 ,我在深深的地洞里睡觉都闻到呢。”

“可是嫦娥姐姐,这几朵红红的是什么花呢,那么美丽!也那么的香 。”

“ 这是红玫瑰 ,在地球上,青年男子在月亮下送给姑娘的礼物。”嫦娥说完叹息地想,“我们做神仙的都那么忙,月兔忙着捣药,吴刚忙着砍树,我一月有半月出门在外,到了中旬我又忙着促成无数痴情眷侣!”

“我们把花种桂树旁吧,以后不用等到秋天月宫就满庭芬芳了。”嫦娥说。

吴刚用斧头松了松土,把茉莉花和玫瑰花插到土里培好。“把花朵和底下的叶子摘些去,这样就更容易发新芽了。”他说完又跑过去砍树了。因为就在他种花的瞬间,桂树很快又在刀口处长出了皮球大的树瘤。吴刚就这样每天不停的砍,砍了又长永远不停歇!嫦娥按照吴刚的吩咐摘下花朵和一些叶子,见扔着可惜就把它们插在高高的发髻上,一朵茉莉花两片叶子簇拥着红玫瑰就盛开在她乌黑浓密的云丝上,配着一袭洁白的轻纱裙,分外美丽妖娆。

“真漂亮!”月兔一边给新种的花浇上药汁一边端详嫦娥。那神奇的药汁比预防针还神奇,浇上了它不仅能健健康康茁壮成长还可以长生不老。

“为什么月兔得一年不停捣药呢,没有一个病人,害病的是那专鼓弄人的老桂树,它不停地长出着奇怪的树瘤,害得吴刚和月兔一刻不得歇,可是谁叫长生不老的桂树害病呢?”嫦娥姐姐虽然戴着美丽的花朵,却满脸忧郁。“也许高处不胜寒,都病了。”

“我要给木星妹妹送花去了。”她说。

嫦娥飞到邻居木星上。木星光秃秃的,一毛不长,更不用说鲜花树木了。

“您今天真漂亮!又到地球上散步去了。”木星妹妹问。她没去过那遥远而美丽的蓝色星球,对于她来说那是件美妙而惬意的事。

“给你送来一枝茉莉和玫瑰,只要把它们插到土壤里,就会长出绿色的叶子和美丽的鲜花,喏,和我头上戴的一模一样。”

“多么神奇!多么美丽,还散发出一缕缕清香。比阳光的味道好极啦!”木星妹妹接过礼物好奇地望着那美丽的小枝丫。她把它们插到干旱疏松的泥土里。干旱的泥土闻到了芳香,仿佛也有生命了似的聚拢过来,在花朵周围形成一个长椭圆的花圃,水滴闻到了花香,也从泥土深处,空气里,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形成一条小溪流像护城河一样在花圃四周环绕。

“明天太阳一照,它们就会长出新的叶子,过不久你的家园也会像地球一样美丽芬芳。”嫦娥交代完,和木星一起默默地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祈祷。

黑暗的东方开始慢慢地在变化,灰,蓝灰,再慢慢泛白,然后白色慢慢扩大弥漫天空,那是温暖的太阳在海平面下慢慢地把黑夜融化。公鸡第一个感觉到了光明,它开始一个传一个地喔喔啼叫起来,很快整个村庄都沸腾了。这时在东边呈现一片红彤彤的云彩,那云彩愈来愈浓,越来越大,向四周膨胀扩张起来,有的仿佛被风扯破了,又被零零散散吹到了灰蒙蒙的天空。那就是太阳马车的金色缰绳。是太阳快要出来啦!随着一束强烈耀眼的的光芒喷射,红彤彤的太阳头戴金冠跃上云来。大地仿佛也瞬间染上了金色的温暖光芒,亮堂堂的,不再像以前那么灰暗清冷。太阳普照着大地,也照耀着槿槿的村庄和她的小屋。它甚至有点鲁莽地闯进了窗户,来到槿槿的眼皮底下,撩了撩她的睫毛,钻进槿槿的眼睛里。

槿槿被强烈的太阳光弄醒了。她昨晚睡得太熟,今天起得有点迟了。

“我的花呢,有两朵玫瑰和茉莉 哪去了呢?”槿槿给鲜花浇水时发现花朵少了。她把花盆上下左右都检查了一遍,发现一枝玫瑰上挂着一片黄色的紫荆花叶子,(不细心看还也为是黄蝴蝶呢。)叶子上好像还有些字迹。她摘下黄叶认真地辨认着,只认出当中月亮姐姐四个字,但已是兴奋不已,“啊,月亮姐姐昨晚来过,她昨晚来过!”她叫嚷嚷着,“可是我就怎么睡死了呢,真希望月亮姐姐吻了我。”

“妈妈,妈妈,月亮姐姐送我的礼物。”槿槿拿着月亮姐姐签字的紫荆花叶跑到厨房里。

“哦,是吗,给妈妈 也看看。果真月亮姐姐的字。”妈妈接过叶子,念了起来,“谨以月桂花籽交换您的茉莉和玫瑰——月亮姐姐嫦娥。”

“月亮姐姐说她用桂花和你交换花朵,她昨晚摘了你的花。我们去看她送的礼物吧 。”妈妈说完和槿槿来到窗台下。

“你仔细观察,发现礼物在哪 了吗?”妈妈对槿槿说。

槿槿看见了花盆里有两颗小小的嫩芽,于是她对妈妈说:“妈妈,这就是月桂花吗?可是妈妈,刚才我浇水时差点 把它当做野草给拔了呢!多么危险啊!”

“是的,宝贝!这就是月桂花,看这两片叶子嫩黄嫩黄的,还留有昨晚的月光呢 。往后我们不要轻易拔掉一棵小草,它们也会开出美丽的花,只要它不和我们种的花儿打架,我们就用不着拆开它们。有时候青苔也可以成为玫瑰的草原哦!”

“是的,妈妈 !我们把它移开吧,让它在土地里长成大树。”槿槿说。

“好的,宝贝。我们把它种到院子大门两旁,这样月亮姐姐就认得槿槿的家了。它会常常回来看看月桂树和我的宝贝。”说完,她们两小心地从花盆里挖出花苗,种到大门外,还用废弃的青砖给月桂筑了两个小小的花圃。也许到了明年夏天它们都嫌花圃小了。到那时桂花开了,月亮姐姐从高高的云朵上闻到了花香,一定会来访问她的小朋友。槿槿心里甜滋滋地想着。午觉时她还梦见了桂花长成了大树,像楝树一样高大,开满金黄色的香香小花。也梦见了嫦娥姐姐,和月饼盒贴纸上的嫦娥一个模样,盘得高高的发髻插着菊花桂花,黄色的绸裙像彩霞一样飘飞。槿槿还梦见了自己也穿上嫦娥姐姐那样的漂亮裙子,飞上了月宫。梦里槿槿甜甜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