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木偶之舞

作者:穆辛时间:2016-12-30
剧场里的灯亮了起来,舞台后面也渐渐喧嚣起来。舞女们在自己的梳妆台前化好妆,争先恐后地换上了鲜艳的演出服。小小的后台一时间挤满了即将登场的姑娘们,明亮的灯光下晃着妆后一

剧场里的灯亮了起来,舞台后面也渐渐喧嚣起来。舞女们在自己的梳妆台前化好妆,争先恐后地换上了鲜艳的演出服。小小的后台一时间挤满了即将登场的姑娘们,明亮的灯光下晃着妆后一张张娇滴滴的脸。她们高声谈论着各种各样新奇的事,尖细的声音像一窝拿着喇叭的麻雀

舞台下方的观众客人渐渐的坐满了座位,在等待演出开始之前大声地谈论着小城里发生的事情。剧场是富人们的天地,他们穿着华贵的礼服,在小小的剧场里挤挤挨挨。贵妇夸张的大帽子被绅士不经意打落了,绅士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寻找座位,贵妇的丈夫和绅士吵了起来;小孩子们从座位间、座位下穿来穿去,似乎没有听到大人们并不严厉的高呼声。

夕阳的余晖终于散尽了,演出也即将开始了,大家都在灯红酒绿之中兴奋着、快乐着,笑声、酒杯碰撞声响彻全场。剧场笼罩在了一片热闹之中。

除了舞台,似乎每一个角落都是嘈杂的。不过,舞台聚焦着所有的灯光,也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如果说真正的寂静,恐怕没有谁会注意到那个小小的角落。

后台一个不起眼的的小梳妆台上,斜靠着一只小木偶。梳妆台上的灯泡碎了一只,完好的灯泡也不会再亮了,梳妆台上落满了灰,似乎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大家早就忘了剧场里还有这样一个地方——那又怎样呢,这里又不重要。

木偶之舞

木偶的主人一个星期前被辞退了。那是个很老的,满脸白胡子的怪老头。在这个剧场刚建立的时候,老头带着他的木偶来到了剧团。或许大家还记得,那时的他还没有那么老,脾气也没有那么怪,尤其是对着孩子们的时候,经常开心地扬起眉毛,既慈祥又滑稽。

木偶就这样孤零零地在主人曾经的梳妆台上靠了一个星期,谁也不会在意它。主人一辈子都在舞台后表演,靠着系在木偶身上的绳子,开始自己的演出。每一次只有谢幕的时候的时候,主人才会走到前台来,向他钟爱的小观众们鞠一躬。为了这几秒站在舞台上的时间,主人也会场场化好妆,穿戴整齐。

木偶也是有生命的,它与主人共经风雨几十年,它的生命里只有主人,或许主人的生命里也只有它。可是主人离开了,单单把它留在了剧场。木偶记得就在一个星期前,剧场新来的老板要求主人参加一场演出——不带着木偶的演出,主人拒绝了。新老板把主人赶了出去,直到今日,主人也没有回来。

木偶一直担心着,那个瘦的只剩了骨头的主人,哪个多走几步路都会喘得不行了的主人,那个靠着自己才能勉强赚一点饭钱的主人,离开了自己会怎么样?木偶不停地想着,又不敢想下去,它希望主人能好好的,有一天能回来,或是带着自己一起走。

木偶和主人都知道,木偶剧早就不受欢迎了,即使演出也很少有观众——至少老板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木偶深深地记得,以前每次演出时,台下的小孩子都会被自己逗得哈哈大笑,那个时候主人也会很高兴。

其实,木偶剧的票价是很便宜的,有时即使是穷人的孩子也可以看。老板为了赚钱,逼迫着主人丢弃自己的木偶,像那些打扮怪异的小丑一样登台演出,以博得阔人的青睐。

对其他演员来说,告别了幕后应该是极大的荣耀,可是主人做不到,他必须带着自己的木偶,借用木偶来表达自己。而一旦来到了台前,主人觉得自己也成了木偶,要任台下的人操控,被他们用一根无绳的线控制着,谄媚般的笑着、乐着。

这一只木偶是会哭的,不像其他的木偶只有笑的表情。木偶在主人离开之后,脸上再也没有过开心的表情。其他演员经过木偶的梳妆台,眉头都不禁要皱一下。的确,不笑的木偶既不好看,也很煞风景。

可是,木偶怎么开心的起来!主人抛弃了自己,远离了钟爱的舞台,木偶的生活早就失去了原来的方向。

但是,木偶始终怀着一个小小的信念:主人迟早会回来找自己的,他舍不得木偶,就像木偶舍不得他一样。

终于有一天,有人把木偶从角落里拿了出来,可是让木偶失望的是,这个人不是主人。更让木偶没办法接受的是,老板说,这个人即将成为自己的新主人。木偶拼命地拒绝,但没有一点用,那个人揪着木偶身上的线,让木偶动弹不得。

木偶不得不接受新主人了,因为那些阔老爷的孩子们也喜欢木偶剧,他们大声的吵着,要求剧场重新上演木偶剧。剧场老板急了,只好去寻找主人的下落,可是主人到现在还不知踪影,剧场老板只能从剧场里随便拉来一个人,匆忙地准备着演出。

新主人根本不会操控木偶。木偶身上的线经常纠缠在一起,木头的结合处也变得生硬,木偶像是一个打着石膏的病人,行动不再灵活。木偶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主人能治好自己,否则自己永远是一只残疾的木偶。可是,主人,你现在到底在哪?木偶无数次的问着,但没有回答。

没有人知道那个倔老头究竟在哪,可能他真的不愿意回来,或是,回不来了。

眼看着登台的时间就要到了,新主人还是不能很好的操纵木偶。新主人暴怒,把木偶摔在了梳妆台上,木偶听见了木头挫裂的声音,但它不会疼。

晚上,演出又要开始了。新主人捏着木偶的鼻子:“小东西,你今天晚上要是让我难堪,可有你好受的。”木偶脸上露出了愁苦的表情。它不喜欢新主人,但是为了演出,排练的时候它依然在尽全力配合着新主人。此时此刻,木偶比新主人更加紧张。它不知道,离开了老主人,自己一个人的舞台会怎样?

演出开始了,新主人非常紧张。他用力地扭着绳子,让木偶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困难。木偶极力地跳着以前演出时的舞步,却怎么也拗不过新主人的力量。新主人越来越紧张,甚至忘记了木偶的动作。

演出停了下来,木偶和他的新主人被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赶了下来。

“怎么回事,这样的木偶剧也能上映!”富人们拿着他们的钱,来找剧场老板。老板把气撒在了新主人的身上。

新主人生气极了,一股火都发在了木偶身上,木偶的身上又多了无数道裂痕。

老主人从来不会这样,他把木偶看得比自己都重要,每天都把木偶擦的干干净净,检查绳子是否结实。可是,此时此刻,他又在哪里呢?

演砸了木偶剧,新主人的饭碗就快保不住了。新主人着急了,就开始不分白天黑夜地摆弄着木偶。又经过几天的折磨,新主人知道了如何操纵木偶。然而,此时的木偶的腿和手臂间的细线就快断了,身上也出现了无数道细小的裂痕。

老板终于同意让新主人重新上场了。新主人对木偶的伤痕视之不理,执拗地把病入膏肓的木偶拎上了舞台。

幕布悄然拉开了,剧场里的孩子们发出惊呼声,他们所钟爱的木偶又回来了。

著名的富翁班杰明医生生也带着小儿子坐在了剧场中,可是他对幼稚的木偶剧毫无兴趣,百般无聊之际就和旁边的玛格丽特太太聊起了天。

“玛格丽特太太,听说你要把街心的那栋房子卖掉,是真的吗?”

“当然,我可再也不能忍受住在那里。”

“那栋房子那么漂亮,真是可惜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昨天有个得肺痨的老死在了我家台阶上,吐了一地的血,真是恶心。”

“是流浪汉吗?”

“听说就是剧场里演木偶剧的那个老头。最近被赶了出去,成了流浪汉。”

“遇上这种事真是倒霉,那栋房子那么漂亮呢!”

“爸爸,你小声一点,你看木偶都不高兴了。”小班杰明不高兴地对爸爸说。

木偶的演出尚未开始,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老主人去世的不幸消息。

巨大的悲痛一下子掠过了木偶的木头脑袋。木偶会伤心,可是不会哭。木偶知道,今天,将是自己的告别演出。

“来,走路,对,往前走,往前走。”木偶恍惚间仿佛听到了老主人第一次带自己演出时的指令。

“来,转个圈,对,好。”木偶回忆着这些年老主人教会自己的一招一式,然后一点一点地呈现出来,从简单到复杂,从笨拙到灵巧。新主人有点惊讶,这么久以来今天是木偶最配合的一次。他感觉手下越来越轻松。

“向前三步,向后一步,转圈。看我的舞跳得多棒。”木偶听着老主人的指令,幸福地跳着舞。台下的孩子们已经好久没有看过这么精彩的木偶剧,更是不断地欢呼。

“然后来段华尔兹,对,就是这样。”木偶查着自己的步子,这场演出中,它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失误。

“探戈舞,我也会跳。来,大家为我鼓鼓气!”木偶沉浸在了自己的舞蹈世界之中,他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新主人的操纵之中,因为他只听到了老主人的指令。

“现在来跳谢幕舞吧,来,跳起来,转,再转。”木偶一跃而起,在金色的灯光下不停地旋转。木偶越转越快,孩子们的眼睛已经跟不上了。新主人拼力跟上木偶的舞步,却发现这很困难。终于,新主人再也控制不住木偶了。

“来,对孩子们微笑。”

“来,放平身体,你是世界上最美的木偶。”

“真高兴,能和你合作这么完美的演出。谢谢。”木偶微笑着对老主人说。

木偶身上的线紧紧地拧在了一起,只听“崩”的一声,线全断了。木偶的身体就像烟花一样绽开了,残肢就像珠子一般飞了出去。

前排的一个小女孩吓了一跳,手一松,手中的番茄汁掉在了地上,鲜红的果汁飞溅到了玛格丽特太太昂贵的大衣上。玛格丽特太太倏地站了起来,赶紧用手绢擦掉身上的果汁。

“真是倒霉。”班杰明先生摇着头窃笑。玛格丽特太太的女儿出神地看着地上,木偶的头刚好滚到了她的脚下,脸上沾了几滴果汁。

“妈妈,你看。木偶哭了。”小姑娘指着木偶对玛格丽特太太说,然后伸手去捡。

“亲爱的,它太脏了,我们不能带走。回家之后妈妈再给你买木偶,以后我们就不来看木偶剧了。”

在失去了房子和弄脏了衣服之后,玛格丽特太太对木偶剧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爸爸,木偶也会哭啊。”小班杰明也看到了,就好奇地问爸爸。

“才不会呢,别乱想了,回家了。”班杰明拉起了儿子,头也不回地出了剧场。

新主人呆在了幕布后,还没来得及谢幕,就看见满场的人都走了。木偶坏了,他的工作也丢了。他灰头土脸地走出后台,经过了木偶的脑袋旁边,发现木偶的眼里流下了红色的泪水,脸上却似乎露出了笑容——他所见过的最安详的笑容。

相关推荐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智斗灰太狼 智斗灰太狼

羊村的仓库里存着不少美味的罐头。灰太狼听说了,馋得直流口水。它费尽心思,终于打听到:“...

猴哥与熊弟 猴哥与熊弟

猴哥与熊弟本是好朋友,他们俩是同班同学,都在胖妞妞学校上学。在学校猴哥天性好动,老师很...

钻地的小蚯蚓 钻地的小蚯蚓

小蚯蚓的的相貌丑陋,尖尖的脑袋,没有眼睛,没有耳朵,也没有手和脚,为此它感到非常的自卑,平时...

到底谁最美 到底谁最美

在一个遮天蔽日的深山老林里,一个筹备已久的舞蹈比赛即将开始。为了在赛场上一展风采,最...

阿伦和外星人 阿伦和外星人

阿伦睡在床上,他在做梦。他经常做梦,不是梦到怪兽就是梦到考试。今天,他梦到了数学考试,所...

智斗刺猬 智斗刺猬

一天清晨,小蜗牛在挂满珍珠般露珠的枝叶上,慢悠悠的爬着。他正在享受清晨的阳光。忽然,一...

珊瑚森林失踪案 珊瑚森林失踪案

在中国南海的某一片水域中生长着许多美丽的珊瑚,对蝴蝶鱼来说,这片珊瑚实在太大太多了,简...

狐狸和山羊 狐狸和山羊

一只狐狸在路上匆匆奔跑,两眼盯着几只乌鸦,跑着跑着,扑通跌进了一口井里。井里水不算多,淹...

小雪人 小雪人

一场大雪过后,太阳急不可待地跳了出来,洒下温暖而和煦的金晖。孩子们央求妈妈让他们出去...

月光下的萤火虫 月光下的萤火虫

黎明的曙光,从黎明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召唤他。黎明是在初春的黎明时出生的,爷爷是在初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