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18 狼狈的模拟考试

作者:黄蓓佳时间:2016-09-20 20:45:31
18 狼狈的模拟考试开学才一个月,升学考试的序曲就紧锣密鼓地奏响起来。校长仿照天安门广场上的“香港回归日倒计时钟”,在教学楼一楼的楼梯口制作了一个活动日历牌,

18 狼狈的模拟考试

开学才一个月,升学考试的序曲就紧锣密鼓地奏响起来。校长仿照天安门广场上的“香港回归日倒计时钟”,在教学楼一楼的楼梯口制作了一个活动日历牌,上面写几个醒目的大字:距小升初入学考试还有×××天。

语文老师一上讲台,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还有3个月零10天。

数学老师上台,开口也是:还有94天零16小时零35分。

英语老师走进教室,马上用英语问一句:6月28日是什么日子?

一次,尚海实在憋不住了,在底下接着英语老师的话小声嘀咕一句:宣判日。

谁知英语老师年轻,听力特别好,竟准确无误地听见了这句近似牢骚的嘀咕。她的高跟皮鞋一路嗒嗒地响着,面无表情地站立在尚海面前,问他:“你刚才说了什么?”

尚海在班上一向以胆小著称,顿时吓得嘴唇发白,站起来结结巴巴地说:“没……没说……”

英语老师将目光转向金铃:“你来替他回答,他刚才说了什么?”

金铃慢慢地站起来。她这一刻真是为难:不说吧,有撒谎之嫌,况且老师都已经听见了;说吧,又觉得出卖了朋友,会被同学视为叛徒。她咳嗽一声,故意将眉毛痛苦不堪地皱成一团疙瘩:“刚才……刚才……有只小虫子飞到我耳朵里去了。”

英语老师气得白了脸:“好,你们都学会了互相包庇!我找你们班主任去。”

她课也不上了,扭身就走。于胖儿离开座位,追上两步,探身到教室门外看看,挤眉弄眼地报告尚海:“真的是往办公室走了。”

尚海刚坐下去,一听这话又站起来,两手死命捂住裤裆,一边哭丧着脸说:“我要上厕所!我忍不住了!”一边慌慌张张冲出门去。

全班哄堂大笑。金铃鄙夷地撇撇嘴说:“真丢人,小便都吓出来了。”

结果是邢老师一个电话叫来了尚海的妈妈,老师和家长联手,把尚海批了个狗血喷头,又逼着他立刻找英语老师道歉,一场小小的风波才算平息。

以后老师上讲台再说“还有××天”这句话时,全班同学就同时将上身坐得笔直,双手反背在身后,脸紧绷,目直视,做出一副听候宣判的模样。所有老师都不知道这是他们私下商量好的暗号,还以为坐得笔直是因为大家心里重视考试呢。

3天一小考,5天一大考,每天还有大量的试卷发给大家带回家完成,学校打印室的老师忙得脚丫朝天,揉着通红的眼睛找校长要辞职。校长就想出另一个主意,要求各班班主任发动学生家长帮忙,凡是单位里有复印机的,量力而行帮助班里复印试卷,一月一次也行,一星期一次更好。每班50多个人,lOO多名家长,排下来应该绰绰有余了。

邢老师在班里统计能够帮助复印试卷的家长时,金铃也不甘落后地举了手。回到家里跟爸爸妈妈一说,卉紫先表了态:“这事可别找我,我们单位小,没有复印机。”

金亦鸣说:“我们系里倒有,可是复印资料要付钱,本系师生优惠价是每张3毛。”

金铃连忙说:“3毛多便宜啊!外面复印要5毛呢。”

金亦鸣对卉紫摊摊手说:“这算怎么回事?全班学生的卷子要由我一个人承担复印工作,哪儿对哪儿啊?”

“那你们想不想我考上好学校呢?”金铃立刻追问一句。

金亦鸣无话可说了,想了想,嘀咕一句:“全班50多个人,复印一次试卷,要花掉我一天的工资收入。”他摇着头,表示对学校里的做法不可理解。

3月底,学校里为六年级毕业生举行了一次模拟升学考试。考的是数学。按正式考试的规定,每张桌子只坐一个学生,教室前后都有监考老师,窗外有流动监考人员来回巡视,上厕所另派专人陪同。考卷上也写学号,考完收卷时当场封死,最后由学校教务处专门组织老师集中阅卷,以免各班任课老师作弊。

考试前一天,数学张老师站在讲台上严肃地看着大家,说:“都给我听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模拟考试基本上能体现正式考试的难度,所以,你们明天考出什么分数,到升学试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分数了。我教了这几年毕业班,心里是有准头的。胡梅!刘娅如!倪志伟!”

被点到名的3个人不知何事,赶紧站起来,面面相觑。

张老师说:“你们3个,要确保98分,争取1OO分。我们班冲击外国语学校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了。”

3个人如释重负地坐下来,脸上不免都有些得意。倪志伟左顾右盼的,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

金铃就不服气,心里想:如果他们失手了呢?如果我能超常发挥了呢?当老师的怎么可以把人看死?分明是瞧不起人嘛!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尚海捅她的胳膊,原来张老师点到了她的名字。

张老师很愤怒地看着她:“思想又开小差!到这个时候你还心不在焉?你到底想拿个什么分数?”

金铃脱口而出:“100!”

底下就有了哧哧的笑声。

金铃涨红了脸,忿忿地喝道:“笑什么笑!”

张老师的脸上反倒浮出笑容,拍拍手说:“好,有志气!可是要保证不能粗心。粗心是你最大的敌人,打死这个敌人,你就能胜利。知道不知道?”

金铃说:“知道。”

张老师挥挥手:“坐下吧。”

接着张老师又分别叫起了尚海、于胖儿、杨小丽、李小娟一些人,指出了每个人的致命弱点,叮嘱他们一定不要掉以轻心。

一堂普普通通的数学课,被张老师弄得活像战前紧急动员。

金铃很兴奋,晚上脱了衣服上床之后久久不能入睡,两眼睁得大大的望着房顶,过一会儿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卉紫在外面听见金铃傻笑,心里很吃惊,以为女儿是紧张过度发了魔症。她丢下手里的东西推开金铃的房门。

金铃仍旧在笑,眼睛弯成了月芽儿,嘴巴嘻开成了花骨朵儿,笑声欢快如山涧流下来的泉水,清朗朗的,一串串的,溅出晶莹剔透的水花。

卉紫心惊胆战地踮着脚过去,轻轻地拍拍金铃的脸:“金铃,金铃!你怎么啦?”

金铃嘻开嘴望着妈妈:“我在笑呢!我心里很快乐!”

卉紫忧心忡忡地自语:“怎么回事?明天是模拟考试,该紧张得吃不下饭才对,有什么可笑的?真是中魔了?”

金铃说:“我在想后天评卷子的情景。”

“后天评卷子?”

“卷子判出来要讲评的呀!到那天,我们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很高兴,笑眯眯的,他说,别的班级最高分是98,只有我们班有一个同学考了100。”

卉紫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笑什么?”

“听我说呀!老师把卷子反过来扣在讲台上说,让我们猜猜是谁得了100分。大家就乱猜一气:胡梅、刘娅如、倪志伟……老师摇摇头说:‘不对,不是我们班上从前的好学生。’大家一听,呀,可不得了!赶快从后面往前猜,从最差的猜起:李林、王小山、古有威……老师又摇头:‘还不对。’大家心里着急了,到底是谁呢?全班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样子可滑稽了。最后老师才笑眯眯地说了个名字,妈妈你猜是谁?”

卉紫茫然地问:“是谁?”

金铃一骨碌从被窝里坐起来:“智商真低!我提示了这么半天,你还猜不出来?就是我呀!金铃同学嘛!”

卉紫哭笑不得。这孩子一个人躺在床上哈哈大笑了半天,原来想的是这样一桩美事!

卉紫摁着金铃的肩膀,让她重新睡下去,又替她塞好被子,说:“看起来你还是挺向往考个好分数的。”

金铃抗议道:“妈妈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不想做好孩子吗?”

“可你总是这么一副漫不经心、丢三落四的样子,不是算错题就是写错字,像个做好孩子的样子吗?”

金铃把头缩在被子里,半天都不说话。后来她轻轻叹着气说:“我真是恨我自己,我每次都想考100分,每次都想超过胡梅和刘娅如,做全班第一名,为什么偏偏就做不到呢?人想实现自己的愿望为什么这么难?”

卉紫跟着叹口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深入浅出地回答女儿这个问题。卉紫想,等金铃长大成人以后,有过太多的梦想、碰过太多的壁以后,就会知道理想和现实之间有着多么深的一条沟壑!人的一辈子就是要努力跨过这条鸿沟,只不过能跨过去的实在寥寥无几啊!

第二天风和日丽,老天爷仿佛故意要送给大家一个好心情似的。因为去考试,不准带书本笔记,金铃肩上的书包便显得轻飘飘的,简直有那么点休闲旅游的意味。一路上碰到一些在街上玩的一、二年级学生,为了腾教室给六年级模拟考试,学校把他们统统放回家了。不是要求考试时每人坐一张桌子吗?

金铃在校门口碰到了迎面过来的杨小丽。她缩着头,皱着眉,嘴巴里叽叽咕咕念着什么。

金铃笑着朝她打招呼:“嗨!念什么咒语哪?”

杨小丽一看是金铃,如逢救星,扑上去抓住金铃的胳膊:“我的天,快告诉我,整数是不是自然数?我忘了,全都忘了!”

金铃说:“自然数都是整数,可是整数并不全是自然数,因为整数中包含有‘O’,而‘O’不是自然数。”

【天竺轩主人注:过去定义0不是自然数,但现在数学书中新定义0也是自然数】

“如果比例尺一定,实际距离和图上距离成什么比例?”

“正比例呀!昨天不是刚复习过吗?”

杨小丽死死抓住金铃的胳膊,几乎要哭出来:“我昨晚还背得滚瓜烂熟,可今天早上全忘了,真的全忘了!”

“怎么会呢?”金铃耸耸肩膀,把快要被杨小丽抓下来的书包带子扶正。

杨小丽恨恨地跺着脚:“都怪我妈妈,早上她逼着我喝牛奶,我一恶心就吐了,把记在心里的概念题全吐出去了。”

金铃像个大人似的拍拍她的手,安慰她说:“你太紧张了。先别想考试,我们说点儿别的,好吗?”

杨小丽刚来得及点了个头,后面响起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于胖儿把书包的两根带子背在同一侧肩上,拖拉着旅游鞋的两根鞋带,气喘吁吁地追上她们。

“迟到没有?啊?迟到没有?”他喘着气,一张脸因跑步而涨成深红色,每一个毛孔都充血的样子。

金铃伶牙俐齿地回答他:“迟什么到呀?没看见我们也在走吗?你要是迟到,我们可不是都迟到了?”

于胖儿拍拍胸口:“吓死我了。我妈昨晚忘了给闹钟上发条,睁眼一看已经7点钟了,吓得我早饭也没吃,一路跑步赶过来的。”又说:“万一迟了到,张老师一定会把我杀了煮肉吃。”

金铃说:“你这么胖,肉一定好吃。”

于胖儿回击她:“你自己呢?”

杨小丽这才笑了,脸上没有了紧张的神色,眉眼也活泼起来。

倪志伟是最后一个进教室的。班上另一半同学这时已经下楼去了一年级的教室。倪志伟一跨进教室门就嗅着鼻子:“什么味道?谁的脚这么臭?”

于胖儿慌忙弯腰把脚穿进旅游鞋。

倪志伟故意皱紧眉头:“于胖儿你是存心不良,想污染空气,让我们中毒昏倒,你自己一个人拿高分吧?”

于胖儿急得跳起来,赌咒发誓:“小狗才这么想!”

倪志伟笑出一副坏样子:“开个玩笑嘛,急什么急?”

他走过去,乒乒乓乓把教室两边的窗户全打开了,说是要透透空气,保持清醒头脑。

毕竟才3月底,两边窗户一开,冷风吹进来,飕飕地让后脑勺发凉。金铃想提出抗议,又想到吹凉风或许真会让头脑清醒,就忍住没说。

上课的电铃很快就响了,尖锐而凄厉,冷不丁叫人心里一抖。金铃回头看杨小丽,她已经再一次脸色苍白。金铃便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个“V”字形的手势,对她用劲晃了晃。杨小丽看见了,勉强朝金铃点点头,表示懂得了好朋友的意思。

主考老师是学校教务处的杨主任。他是个面色庄严的中年人,终年紧闭嘴角不苟言笑,目光偶尔对人一瞥,尖尖的锐锐的,刺得人脸上肌肉一颤。新华街小学的学生个个怕他。

他走进教室,简短地说了几个字:“开始了。”他就开始发考卷。考卷是地地道道的铅印卷,这就使本次考试的分量越发沉重起来。

教室里没有人说话,连咳嗽的声音也没有,只听见一片传发试卷的窸窣声,再就是监考老师走来走去的轻响。

金铃牢记老师交待过的事项,首先在卷首写上了自己的姓名和学号,而后用一分钟时间把试题浏览一遍。

总共是10道填空题,每空1分;5道判断题,每道1分;5道选择题,每道1分;12道口算题,8道计算题,2道文字题,1道图形面积计算题,总共40分;8道应用题,40分。限在100分钟内做完。

金铃用劲眨着眼睛,她感觉自己老毛病又要犯了,一看到这些复杂的数字就头昏脑胀,眼冒金星。她咽一口唾沫,心里一个劲叮嘱自己:稳住!稳住!仔细看题目,争取拿满分!争取胜利!

先做填空题。相对而言填空题总是简单一些。

第一道:一个数是由2个10和5个O.01组成的,这个数是( )。

金铃先填一个“20.005”。用笔尖数数小数点,觉得不对,擦掉,重填一个“20.05”。再数一遍,对了。

判断题很绕人,头脑一不清醒,就会被它绕进去了。侥幸的是头一道是杨小丽刚才在路上问过她的:因为自然数都是整数,所以整数都是自然数。对或者错?

金铃毫不犹豫打上一个叉。这一分毫无疑问是拿到手了。金铃自喜地想:我怎么这么英明?昨天偏偏记熟了这条!

选择题问题不大,有现成的答案可供选择,蒙也能蒙对。

口算题。这一项基本上是送分的题,如果错了,只能怪自己命该如此。

计算题,最要金铃的命。一般同学都是在计算题上拿分的,但这一项是金铃的克星,她简直就不可能不让这些该死的数字出错。她紧张得浑身出汗,眼睛几乎贴在了题目上,用劲盯牢每一个数字,不让它们在眼前摇晃和跳舞。每一步竖式,她都算了3遍以上,一共用掉5大张草稿纸。

应该不会错了。再错一题她就不叫金铃!

应用题。前面的几条照例比较简单,从第六条开始,难度逐渐加深。有一题是这样的:第一小组的工作量是第二小组的三分之二,第一小组人数与第二小组人数的比是5:7,工作两天后,第二小组恰好完成任务,第一小组超额完成两人干一天的工作量,求两个小组的人数各是多少人?

又是求工作量的问题,又是求比的问题,出题目的老师怎么就这么狠心?

金铃用圆珠笔在课桌上写了三个大大的字:不讲理!

金铃刚写完,身后脚步声响起来,偷眼往后一瞄,是监考老师杨主任!金铃吓得赶紧把试卷往上一盖,遮住了那三个不能见人的字。

杨主任像是看见了什么似的,停在金铃身后好一会儿才走。金铃就将半个身子趴在试卷上,一动都不敢动。

好不容易等脚步声走过去了,金铃慌忙找橡皮,要擦去桌上的几个字。先抬起衣袖,不见橡皮压在胳膊下;又抬起试卷,仍是没有橡皮的影子。哪儿去了呢?天哪,小东西自作主张地滚到别人桌子下面去了。

金铃把整个身子钻到课桌下,伸长胳膊去拾橡皮。从北边的窗外忽然吹来一阵小风,把金铃摊开在桌上的考卷轻飘飘吹了起来,像一张阿拉伯的魔毯似的,轻摇着,慢晃着,在教室半空中飞舞摇荡。

眼尖的于胖儿首先叫起来:“哎呀!谁的考卷!”

金铃跟着爬出桌肚大叫:“哎呀!我的考卷!”

李林正做不出应用题来,坐在位子上抓耳挠腮呢,这么好玩的戏剧性场面岂肯放过!他跳起来就去抓那张卷子,又因为起身太猛,屁股拱翻了自己的桌子,他自己的考卷也轻轻地飘落出去,贴着地面滑出好远。李林却舍已救人,放着自己的卷子不管,不屈不挠地去追金铃的那张。

金铃以为李林是想趁机偷看她的答案,这时候也急了,跟着起身,离开座位抢先扑上去。却不料南面窗户又吹进来一股风,两股空气对流,竟把试卷托上更高的地方。而后试卷长了眼睛似的向窗外飞去。

满教室大乱,所有的眼睛都离开了自己的卷子,跟着那张白色“魔毯”转来转去,嘴里发出惊叹声、嬉笑声和催促金铃“快追!快追!”的声音。几个素来调皮的捣蛋鬼甚至已经站起身来,随时准备奔上去助金铃一臂之力。

不苟言笑的杨主任此时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慌慌张张登上讲台,连声地喊道:“封卷!封卷!”又用眼色和手势吩咐后面的另一个监考老师执行命令。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把学生未做完的考卷挨个儿抓过来,在手里攥成一大团。

金铃的考卷在南边窗台上略微停顿了一下,又被走廊尽头吹来的风带着沿走廊向西飞去。经过下一个教室的窗口时,它探头探脑往里瞟了一眼,竟身不由己地被窗口里的风吸了进去。原来二班教室这天也是开了窗户的。

这回轮到二班秩序大乱了。在枯燥烦闷恼人的考试中碰上如此有趣的“天外来物”,谁能按捺得住心中的兴奋和惊喜呢?于是,二班教室里哄闹一阵过后,监考老师也无可奈何地封了卷。

4个毕业班,分散在8问教室里模拟考试,竟有两个教室的试卷统统作废,可见出的纰漏之大。校长在办公室里大声责问道:“这如果是正式考试呢?嗯?一个教室出了乱子,全区的考卷统统没用,我们怎么向上级交代?怎么向学生家长交代?那时候怕是哭都来不及!坐牢都够了!”

校长的话把老师们说得一个个毛骨悚然。邢老师和数学张老师联合把金铃喊到办公室来谈话。金铃很无辜地申冤:“能怪我吗?足风吹的呀!要怪也只能怪开窗户的人。”又小声嘀咕:“我本来是能得100分的。”

邢老师和张老师想想也不错,这事确实怪不到金铃。于是又追究是谁开了窗户,大家众口一词地把倪志伟推了出来。

倪志伟同样一脸无辜:“老师没宣布考试不准开窗户嘛。说了吗?有人听见了吗?我是好心要让大家透透空气,让头脑清醒的。”

谁也没错,全是春风作怪。金铃想起看过的书中有这么一句古诗,好像是说什么“清风不识字,缘何乱翻书”,她在课堂上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了。

古人真聪明,她笑眯眯地想。人家在几百年前就知道了小学升初中的模拟考场上会有这么喜剧性的一幕。

上一篇:17 获奖专业户 下一篇:19 老师病了
推荐阅读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叫王笑的人,凭借父母留下的财产和自己的勤俭持家,积攒了一份不小家业。在当地...

农夫与野鸽子 农夫与野鸽子

  一位农夫刚在麦田里种下麦种,就从不远处飞过来一群野鸽子落到麦田里扒土吃种子。野...

小熊骑脚踏车 小熊骑脚踏车

  呼啦啦——我来啦——”小熊骑着爸爸新买的脚踏车,高兴地在林间路边玩耍。  小熊...

闪光的鱼 闪光的鱼

  有位善良的老公公,他的儿子都死了。现在,他不知道,他和他的老伴怎么生活下去,因为他...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很久以前,有个年轻的回回猎人,在林中一棵老榆树下挖了一个陷坑,下了一副套子。他刚走一会...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一天早上,小鸭子出来散步,它一边唱歌一边走路,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坑里,小鸭直喊:“救...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有一次,北风小姐急于想结婚,就到了西风先生那儿,问:“西风先生,你愿意做我的丈夫...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有个王子,已经二十岁了,长得很健壮,又有一手好骑术,好箭法。他自幼...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讲卫生,不爱刷牙,他的嘴巴越来越臭。  有一天,小狮子来找小熊玩,他刚开口说...

假装的外婆 假装的外婆

  妈妈要筛面粉,便让小女儿到外婆家去借筛子。小姑娘挎上一个篮子,装上些点心:一块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