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10 当家理财好滋味

作者:黄蓓佳时间:2016-09-20 20:45:14
10 当家理财好滋味卉紫曾经给过金铃一个用旧了的皮夹子,让她用来放每月的10块零花钱。皮夹子太大了,10块钱一张票子又太薄了,皮夹子看上去始终瘪瘪的不气派。金铃就想办法填很

10 当家理财好滋味

卉紫曾经给过金铃一个用旧了的皮夹子,让她用来放每月的10块零花钱。皮夹子太大了,10块钱一张票子又太薄了,皮夹子看上去始终瘪瘪的不气派。金铃就想办法填很多废纸进去,让皮夹子显得鼓起来。有一次她还偷偷拆了卉紫的两包卫生巾,用那里面软软的棉花做填充物。卉紫知道后骂了几句,说金铃太爱虚荣。金铃辩解说:“做有钱人的样子不好吗?钱多了能买房子,买汽车,买漂亮衣服,出国留学,还能捐款买一个名誉教授,报纸上这么说的。”

卉紫心里想,如今的孩子从报纸电视上都接受些什么呀!宣传一心助人、见义勇为、发奋图强的事迹他们视而不见,倒注意上了大款们给学校捐款获名誉头衔的事。

第二天上班,她为这事在编辑部里发了一通感慨。一个新分来的大学生却坚决跟金铃站到了同一立场上,说:“能挣钱有什么不好?发展了生产,搞活了经济,于国于民都有利。就是要鼓励孩子将来挣大钱,别像我妈那代人,用着钱心里开心,谈到钱又觉得肮脏,太虚伪了。再说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能挣大钱的都是文化人、知识结构高的人,把这点跟孩子说明白,他们自然会发奋读书。”

卉紫疑疑惑惑地说:“照你这么说,挣钱才是孩子学习的动力?”

大学生理直气壮地反问:“不是这样吗?名利名利,名和利根本是不可分的。”

卉紫真的有些糊涂,不知道这社会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比如像金亦呜,40岁出头,教授职称差不多快要给他了,教学成果和科研成果都能看见,可就是每月的工资不够买一件羊绒衫或是几斤大闸蟹,他能算是当代的成功人士吗?

有一天金铃兴冲冲地从外面回来,大喊大叫地对卉紫说:“我见到那个女人了,我见到那个女人了!”

卉紫莫名其妙地问:“谁呀?哪个女人?”

“就是幸幸的妈妈呀!”

卉紫一把拉住金铃:“幸幸跟没跟着她?”

金铃摇摇头:“幸幸住在外婆家。我求她把幸幸外婆家的地址给了我。你看!”

金铃摊开手,手心里是一个热乎乎的小纸团。她补充说:“很远呢,在郊区呢,我已经问过眼镜叔叔了。”

卉紫小心地看看金铃:“你准备去看幸幸吗?”

“当然。”

“那好,妈妈陪你去。”

金铃眯着眼笑起来;“我知道妈妈会去。”

卉紫说:“得带上点礼物。刚好昨天我们单位分了苹果,再上街买几本画书。如果不够……”

金铃打断妈妈的话:“我知道幸幸最喜欢什么。我要等攒够钱,买到那个东西,才去看幸幸。”

卉紫问:“是什么?也许妈妈……”

“不,你不会同意给我买的,我要自己攒钱。”金铃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很坚决,不容卉紫否定。

金铃跑进自己房间,关上门,开始数自己皮夹里的钱。连同五分一角的硬币在内,总共才6块3毛钱。她又拿出陶瓷储蓄罐,抽下底板,把存在里面的一块钱硬币倒出来,数了半天,不到50枚。这些硬币都是平常奶奶和外婆给她存着好玩的,怪她自己太会花钱,常常上半个月就把10块钱零花钱用光了,下半个月只好时不时从罐子里掏一个硬币用用。这样,储蓄罐里的钱就总不见增多。这下惨了,真该用钱的时候,财政困难了。

金铃灰心丧气地坐在床上,绞尽脑汁想赚钱的主意。卖报?不行不行,天天早上7点到校,晚上5点出校门,哪有多余的时间?卖废品也不行,妈妈总喜欢把家里的废品随时送进垃圾车,一点儿也不像人家那些精打细算的老太太们,废品能攒得堆满阳台。要么帮同学做作业?可是她自己作业天天被打红叉叉,谁能这么傻,雇一个错误率很高的“枪手”替自己增加红叉叉呢?

金铃无聊地想了半天心思,有一搭无一搭地翻着手里的语文课本。忽然她看到了这么一行字:“解放了,人民当家做主了。”她脑子里灵光一闪,忽地跳起来,冲出房门。

妈妈正在厨房里切菜,看见她就问:“做作业了没有?”

金铃说:“还没有。我想先跟你商量点事。”

卉紫停住手,警惕地看着金铃:“是不是哪门功课又考砸了?”

金铃说:“妈妈你脑子里怎么只有考试这一根筋呢?我想跟你谈的是家务问题。”

卉紫松一口气,叫她快说,因为现在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案板上的菜还没下锅。

金铃说:“明天是l号,下个月可不可以由我当家?”

卉紫惊讶地张大嘴。

金铃摆出几条理由;“一、当家理财可以锻炼我的办事能力,这是你一向希望我做的;二、你平常总是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当一个月家,肯定能提高节约观念,以后不会再大手大脚花钱,这也是你希望我做的;三、……”

卉紫不等她说完,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直截了当地问:“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金铃吐吐舌头,心想还是妈妈老奸巨猾,马上就猜出她并不想无偿奉献。金铃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并不过分……你一共只要给我300块钱,如果一个月过完了还能有节余,那么节余的钱可不可以归我?”

卉紫问:“你真的很需要钱吗?”

“是的,我很需要。”

卉紫想了想,说:“300块钱够我们一家用一个月?还指望有节余?你真是个孩子。这样吧,我大方点,给你1000块,所有的吃用开销都在里面,行吗?”

金铃张了张嘴,惊喜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了妈妈的许诺,而且开口就给了1OOO块。天哪!1000块钱是个多大的数字,她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金铃觉得头都昏了,手心里汗津津的,连嘴巴都有点发苦。她觉得需要有个安静的地方仔细想一想,于是就把自己关进了厕所。

金铃坐在厕所里开始扳着手指算细账,嘴里念念有词:如果一个月只用去200块,她就能节余800;如果用400,她能得600;算多点,用500吧,还能剩500。金铃数学虽然学得不好,这点账还是能算得出来的。500块钱是个多大的数目啊?买街头小摊上的“美少女战士”卡片能买500张,夏天买3毛钱一根的冰棍能买lOOO多根!上帝啊,那时候她就是全班最富有的人,张灵灵的芭比娃娃算什么?杨小丽皮夹子里的lOO元崭新票子算什么?她把她们统统压倒!

金铃从厕所出来时,关于这个月的用钱汁划已经了然在胸,马上对妈妈郑重宣布:坚决杜绝大手大脚花钱的现象,除了米面油盐一类生活必需品,其余一概不买。牙膏肥皂都要省着用,全月只可吃肉一次,吃鱼两次,吃鸡蛋数枚。

卉紫惊呼:“金铃你也太黑心了吧?这样用钱,你当一个月家可不是要赚去一大笔?”

金亦鸣也表示抗议:“这不行,一个月只吃一次肉,你这是虐待父母。”

金铃洋洋得意,马上就摆出了当家人的架势,对爸爸妈妈的意见一概不予理睬。到手的lOOO元啪啪作响的票子,她小心藏到了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家里除了她之外,恐怕只有老鼠才能找着。

第二天早上去学校前,卉紫向金铃讨要这一天的菜金。金铃心情很好地抽出一元钱,交待妈妈买菜不得超支。

中午回家吃饭时,桌上果然只有一碗青菜。一元钱上菜场能买什么呢?

金铃吃着青菜,觉得味道很好,不知不觉间一筷子接着一筷子,一碗青菜马上见了底,弄得金亦呜和卉紫面面相觑,只好从冰箱里找了一袋榨菜下饭。

金铃放下筷子后,很精细地问了烧这碗青菜所需的油、盐、味精、煤气、水的价钱,心里默算一刻,觉得还是贵了,顶好顿顿吃榨菜泡饭才节省。

金亦鸣宣布说,从明天起他准备在学校食堂搭伙,不吃家里的饭了。金铃马上转过身问卉紫:“妈妈你呢?”

卉紫绷住脸说:“我得回来,我们杂志社没食堂。”

金铃说:“回来就回来吧,反正女人比男人吃得少。不过我得声明:在外面吃饭的钱不可以在我这里报销。”

金亦呜叹气说:“我真是悲哀,将来我和你妈妈老了,如果要靠你养活,会是个什么惨景啊!”

金铃不同意:“你不应该这样的联想,因为那时候我自己就能挣钱了,我挣的钱会比你们多很多,让你们想花都花不完,不知道拿那些钱怎么办才好。”

金铃一边说,一边觉得肚子已经有点饿了,习惯地打开冰箱找食物。有一袋几天前买的面包,金铃原先认为不好吃,这会儿吃得津津有味。卉紫也不说穿,只在旁边偷笑。

晚餐时,桌上意外地摆了一碗红烧排骨。金铃大概是饿得慌了,坐下来就夹一块进口。嚼了两下,忽地睁大眼睛,跳起来大叫:“妈妈你怎么可以偷着拿钱买肉?”

卉紫说:“你把钱藏在哪儿,我根本不知道。这排骨还是上星期买的,一直冻在冰箱里没吃。”

金铃长出一口气,重新坐下来,筷子开始频繁地往排骨碗中“扫荡”,当然也知道兼顾一下爸爸妈妈,嘴里含着肉块呜噜不清地说:“你们吃呀。”

一会儿工夫,排骨碗里只剩下了汤水。

金铃心满意足地擦了嘴,开始宣布一条关于本月份家用的“修订计划”:冰箱里的存货但吃无妨,还可以开源节流,呼吁奶奶和外婆多送些好吃的肉食来。

尽管金铃把抓钱的手攥得很紧,有些开支还是无法削减,比如吧,牛奶不能不订,报纸不能不买,油、味精、牙膏、洗衣粉、手纸、电池等等都不是耐用品,需要经常添置。一星期过去,金铃扒出钱来数一数,已经用去200块。金铃心里真是纳闷:没怎么用钱,怎么钱就少得这么快呢?莫非钱会长脚自己溜了?

转念一想,还是很乐观,因为照这样算,一个月是4星期,用去800块还能剩200块,这个数字也够她心跳的了。

可是更严峻的问题次第出现:液化气要换,灶具要修,水电房租费要付,金铃的学校里要收补习班费、困难班费、附加教材费、加印试卷费。很快又是爷爷和外公的生日,买蛋糕礼品又要花钱……哎呀呀,简直没完没了。眼见钱像流水一样淌出去,金铃心如刀割,实在有种欲哭无泪的悲伤。此时的金铃对“节余”这个词彻底丧失了信心,她也不再奢望自己的皮夹子里会有一分钱的节余。她面色庄严地对妈妈说:“现在我真的懂事了,知道你们养活我很不容易。我决定交回当家权,也不再要求报答。”

卉紫说:“事情既然开了头,最好还是做到底。实在不够用,我可以再追加费用。”

金铃摇头,死活不能同意。她感觉花钱的过程太惊心动魄,她受不了那种割肉剜心的悲痛。

卉紫就跟金亦鸣商量,认为女儿当这一回家也不容易,至少在如何用钱方面受到了深刻教育,所以给她100元作为奖励。

金铃拿到这钱之后大喜过望。她一方面替妈妈心疼,觉得给得太多,一方面又实在是需要这笔钱用。她决定只此一次,以后决不再接受这样的巨额赠款。她把这意思跟妈妈说了以后,卉紫感觉十分欣慰,心想女儿是真的长大一些了。

金铃带着身上所有的钱去了商店,买回一个漂亮极了的芭比娃娃。那次跟妈妈逛商店时,幸幸盯着那个芭比娃娃看得目不转睛,金铃那时就有了要送她一个的心思。金铃抱着大礼盒回家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忐忑不安,生怕妈妈会责怪她买这么昂贵的东西。可是妈妈问明娃娃是要送幸幸的,非但没责备,还对爸爸感叹说:“我们女儿实在是个善心的孩子,朋友、同学的孩子中我没见过她这样大方的。”又说:“以后踏上社会,不愁她不能立足,因为好心人总有好报。”

芭比娃娃在圣诞节的前一天送到了幸幸手上。是卉紫陪着金铃花了半天时间才找到幸幸外婆家的。幸幸过得还好,只是脸上总有点与小小年纪不相称的忧郁。见了金铃,她心里也高兴,却不像金铃那样的狂喜大叫。她只是淡淡地笑着,牵紧了金铃的手,一步也不肯离开。

那个漂亮的芭比娃娃,幸幸用另一只手抱在胸前,像抱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推荐阅读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叫王笑的人,凭借父母留下的财产和自己的勤俭持家,积攒了一份不小家业。在当地...

农夫与野鸽子 农夫与野鸽子

  一位农夫刚在麦田里种下麦种,就从不远处飞过来一群野鸽子落到麦田里扒土吃种子。野...

小熊骑脚踏车 小熊骑脚踏车

  呼啦啦——我来啦——”小熊骑着爸爸新买的脚踏车,高兴地在林间路边玩耍。  小熊...

闪光的鱼 闪光的鱼

  有位善良的老公公,他的儿子都死了。现在,他不知道,他和他的老伴怎么生活下去,因为他...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很久以前,有个年轻的回回猎人,在林中一棵老榆树下挖了一个陷坑,下了一副套子。他刚走一会...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一天早上,小鸭子出来散步,它一边唱歌一边走路,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坑里,小鸭直喊:“救...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有一次,北风小姐急于想结婚,就到了西风先生那儿,问:“西风先生,你愿意做我的丈夫...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有个王子,已经二十岁了,长得很健壮,又有一手好骑术,好箭法。他自幼...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讲卫生,不爱刷牙,他的嘴巴越来越臭。  有一天,小狮子来找小熊玩,他刚开口说...

假装的外婆 假装的外婆

  妈妈要筛面粉,便让小女儿到外婆家去借筛子。小姑娘挎上一个篮子,装上些点心:一块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