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第十九章、一笔挺难算的帐

作者:孙幼军时间:2016-09-20 18:19:57
四只老鼠回到洞里,围着小布头,坐成一圈儿。 小布头仰面朝天躺在中间。他身上脸上的米汤都干了,好像蒙上了一层硬壳,倒真的像一块点心啦! 鼠老大说:“现在,喳喳,我们就来吃这块

四只老鼠回到洞里,围着小布头,坐成一圈儿。

小布头仰面朝天躺在中间。他身上脸上的米汤都干了,好像蒙上了一层硬壳,倒真的像一块点心啦!

鼠老大说:“现在,喳喳,我们就来吃这块点心。”

老二、老三、老四一听,就要往“点心”上扑。

“喳喳!”鼠老大大喝一声,“不许动!”

老二、老三、老四吓得不敢动了。

“喳——喳喳喳喳!”鼠老大大笑起来,“没什么,喳喳,没什么。大家先不忙吃。今天是大喜的日子:第一,咱们弄到了一块点心;第二,喳喳,这个第二,老五一出洞就不见回来,咱们从此少了一张嘴。咱们应该庆贺庆贺,每人作一首诗,喳喳,说说自己的本事。看谁的本事大,诗又作得快,喳喳到分点心的时候,就可以……喳喳就可以……”

鼠老二恭恭敬敬地说:“吱吱,就可以多给他。”

“对,喳喳,就可以都给他。大家都同意吧?喳喳!那好,现在就开始。我先作!”鼠老大说完,马上念道:

鼠老大,顶呱呱,

人人见我都害怕!

洞里大权都归我,

世界之上我称霸!

鼠老大怎么作得这样快呀?原来,这是他过生日那天,鼠老二献给他的祝寿诗。鼠老大把诗里边的“你”都改成了“我”,就成啦!

鼠老二心里在笑,可是嘴上说:“简直是杰作!太感动人啦,把我感动得都要流下眼泪来啦!吱吱,简直是杰作!”

鼠老大很得意。他看见老三老四在一旁发呆,就生起气来:“喳喳,你们怎么啦?都变成哑巴了吗?”

鼠老三正在那里编自己的诗呢,憋得脑袋都晕了。他好像听见鼠老二讲什么茄子,就赶紧说:“对,兹兹,真是个茄子!”

鼠老四也没头没脑接上去说:“对极了!唧唧,一定是个紫茄子!”

“胡说!”鼠老大气得直喊,“是杰作,不是茄子。更不是紫茄子!老三,喳喳,给我咬老四的脖子!”

鼠老三冲上去,狠狠地咬了鼠老四一口,咬得鼠老四“唧——”一声大叫。

鼠老大怒气消了,就说:“现在轮到鼠老二作了,喳喳!”

鼠老二假装想了好半天,才开始念:

鼠老二,本事大,

嘴儿尖尖会说话。

别看今天当军师,

哎呀吱呀吱呀呀。

鼠老大问:“完啦?”

鼠老二说:“完啦。”

鼠老大有点儿不放心,他问:“你这个‘吱呀吱呀’是什么意思?”

鼠老二笑着说:“什么意思也没有。这第四句,我实在想不出来了,就‘吱呀吱呀’地,随便凑上了几个字。要是我有你老大这样的天才,可就好啦!”

其实这首诗,鼠老二早就编好了,末了儿一句本来是“老大一死我当家”。鼠老二又不是傻瓜,他当然不肯当着鼠老大的面照实念,所以临时改成“吱呀吱呀吱呀呀”了。

鼠老二的花言巧语,鼠老大听了还很满意,他说:“不过,‘吱呀吱呀’也太不像话。喳喳,该老三的了!”

鼠老三憋得脑袋都疼啦。他翻着眼睛,“兹兹”地说:“鼠老三,不简单……兹兹,不简单……”

鼠老大发脾气说:“喳喳,就凭你这个磨蹭劲儿,你就不配吃点心!”

鼠老三急了赶紧念:

鼠老三,不简单,

又用牙来又用拳。

只要老大说声“咬”,

让他脖子稀巴烂!

鼠老大马上问:“让谁的脖子稀巴烂?”

鼠老三说:“谁说咬,兹兹,就让谁的脖子……”

鼠老大大叫:“你说什么?喳喳!”

鼠老三说:“不!不!兹兹,说咬谁,就让谁的脖子稀巴烂!”

鼠老大不满意,他说:“哼!诗里根本就没讲清楚!喳喳,这诗太差!老四念!”

鼠老四就念:

鼠老四,真能干,

香油能喝一大碗,

能吃饺子能吃面,

点心能吃二斤半!

鼠老四念完,看看地上的小布头,咽了一口唾沫。

鼠老大说:“你就知道吃。喳喳,这算什么诗!”

鼠老三问:“老大,咱们该分点心了吧?”

“好吧!”鼠老大说,“就分吧!喳喳,大伙儿说一说,该怎么分?”

“这好办,唧唧!”鼠老四高高兴兴地说,“老五不在,咱们把点心分成四份,每人一份。”

“你胡说!喳喳!你凭什么吃那么多!点心又不是你找着的,你的诗作得也不好!”

“吱吱”鼠老二赔着笑说:“照我看,应该让老大吃二分之一,剩下的二分之一,吱吱,咱们三个再……”

鼠老大没等他说完,就嚷:“这就对啦!喳喳,既然你们乐意全让给我,我也就用不着再客气了。”

鼠老三连忙说:“不是全让给你,兹兹,是让你吃……吃二分之一!”

鼠老大说:“反正都一样。”

鼠老四说:“才不一样哪,唧唧!把一个东西分成两份,其中的一份,就叫‘二分之一’。‘二分之一’,唧唧,就是一半儿。”

鼠老大说:“胡说!‘二分’,就是……喳喳……把一个东西分成两份儿……”

老三老四一齐说:“对呀!”

鼠老大接着说“这个‘之一’嘛,喳喳,就是都给一个人,也就是都给我!”

小布头躺在地上,听了这一笔糊涂帐,再也憋不住笑了。他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喳喳,你笑什么!”鼠老大冲着鼠老二大发脾气,“你说,不对吗?”

“我没笑呀!”鼠老二也没听清到底谁在笑。

鼠老大就喊:“那你说‘二分之一’到底是怎么回事?”

鼠老二看看老大,又看看老三和老四,挠挠头说:“这个,吱吱,这笔帐很难算。我一时也算不清楚。”

鼠老大说:“那好吧,喳喳,你们先去算,让我先吃。等我吃完了,你们也就算出来了。”

鼠老大坐下来,摸摸尖鼻子,捋捋小胡子,呲呲白牙齿,他预备吃点心了。老三老四眼巴巴地看着他,不住地咽唾沫。鼠老二倒没咽唾沫,因为他还不大相信小布头是一块香点心。

小布头多么着急呀!他想:“最好不要先咬我的鼻子……”

“喳喳!”鼠老大叫了一声,咬了一口小布头的尖帽子。尖帽子叫稀饭给粘在小布头的脑袋瓜儿上了,没给咬下来。

“喳喳!”鼠老大又叫了一声,咬了一口小布头的绿上衣,还是没咬动。

“喳喳!”鼠老大又大叫一声,咬了一口小布头的白裤子,仍旧没咬动。

“喳喳!呸!”鼠老大恼火了,“这算什么点心哪!喳喳,简直像布片儿!”

鼠老大一丢下小布头,老三老四一齐扑了上去,“兹兹!”“唧唧!”各自咬住了小布头的一条胳膊。

小布头疼得“哎哟”一声叫,两条胳膊使劲一甩,甩脱了两只老鼠。他从地上跳起身来,刚刚站稳,又一个屁股墩儿坐在地上。他一动不动躺了那么半天,躺得两条腿都发麻啦。

点心自己还会跳!四只老鼠吃了一惊,都呆住了。他们睁着贼溜溜的小眼睛,盯着小布头。

推荐阅读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叫王笑的人,凭借父母留下的财产和自己的勤俭持家,积攒了一份不小家业。在当地...

农夫与野鸽子 农夫与野鸽子

  一位农夫刚在麦田里种下麦种,就从不远处飞过来一群野鸽子落到麦田里扒土吃种子。野...

小熊骑脚踏车 小熊骑脚踏车

  呼啦啦——我来啦——”小熊骑着爸爸新买的脚踏车,高兴地在林间路边玩耍。  小熊...

闪光的鱼 闪光的鱼

  有位善良的老公公,他的儿子都死了。现在,他不知道,他和他的老伴怎么生活下去,因为他...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很久以前,有个年轻的回回猎人,在林中一棵老榆树下挖了一个陷坑,下了一副套子。他刚走一会...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一天早上,小鸭子出来散步,它一边唱歌一边走路,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坑里,小鸭直喊:“救...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有一次,北风小姐急于想结婚,就到了西风先生那儿,问:“西风先生,你愿意做我的丈夫...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有个王子,已经二十岁了,长得很健壮,又有一手好骑术,好箭法。他自幼...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讲卫生,不爱刷牙,他的嘴巴越来越臭。  有一天,小狮子来找小熊玩,他刚开口说...

假装的外婆 假装的外婆

  妈妈要筛面粉,便让小女儿到外婆家去借筛子。小姑娘挎上一个篮子,装上些点心:一块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