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第九章、坐上了真正的火车

作者:孙幼军时间:2016-09-20 18:19:43
真的,三轮车越跑越快,冷风“嗖嗖”地迎面吹来,小布头的耳朵和脸都冻得发疼。他的外套又丢了,手和脚也冻得发麻。 小电动机看小布头一个劲发抖,关心地问他:“你身

真的,三轮车越跑越快,冷风“嗖嗖”地迎面吹来,小布头的耳朵和脸都冻得发疼。他的外套又丢了,手和脚也冻得发麻。

小电动机看小布头一个劲发抖,关心地问他:“你身上冷吗?”

“冷!”

“到我外套里来避避风吧!我的外套虽然是铁的,可是里边总比外边要暖和一点儿。”

小布头起先还有点儿不愿意。他想,勇敢的孩子不应该怕冻。可是后来实在太冷了,小布头只好听小电动机的话,顺着他的铁腿爬上去,钻进了他的铁外套。

铁外套里边没有风,果真暖和多了。小布头不再说话,缩成一团睡熟了。

小布头不知道睡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他只听得一阵“哐当哐当”的声音,响得简直要震聋耳朵。三轮车还在跑吗?为什么晃动得这样厉害?小布头慌里慌张地从铁外套里爬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呀?看不见路灯,看不见天上的星星,也看不见前边的大卡车和后边的三轮车。周围是漆黑一片。

“你睡得很好。”黑暗里,小电动机很满意地说,“好好地睡一觉,对身体很有好处。”

小布头没有心思回答,他急忙问:“李伯伯在哪儿呀?”

小电动机问:“哪个李伯伯呀?”

“就是蹬三轮车的李伯伯。”

“三轮车回工厂啦!”

“什么?”小布头叫起来,“这下子可糟啦!我应该和李伯伯一同回去,明天早晨去找豆豆。这……这可怎么办呢?”

“哎呀!”小电动机也着急了,“你干嘛不早说呀!要是你早说,上火车的时候,我就叫醒你了。”

小布头问:“上火车?上什么火车?”

小电动机说:“火车就是火车呗!咱们现在,不就坐在火车上吗?”

“你净瞎说,”小布头说,“火车才不是这样的!”

“那火车是什么样的呀?”

“火车就跟……就跟苹苹家里的那样,反正不是这样的!”

小电动机很虚心地说:“也许,火车也有很多种样子……”

小布头没有心思谈这些,他着急地问:“咱们到什么地方去呢?是去武汉吗?”

“不是。火车要开到一个有山的地方去。我在那儿住过半年多。后来,我生了病,就回工厂去治病。现在,我的病治好了,还要回到那个地方去。那个地方美极了,告诉你……”

小布头可一点儿也不想知道那个地方有多么美。他急忙说:“你什么时候再回去治病?要是你回去,见到李伯伯,你就让他来接我,带我回去找豆豆。”

小电动机抱歉地说:“我再也不回去啦!”

小布头问:“为什么?”

小电动机说:“工人叔叔说:以后他们每过几个星期,就到那儿去看我们一次,给我们检查一下身体。谁要是有病,就在那儿治,免得来回跑,耽误工作。”

小布头不作声了。过了老半天,他才叹一口气说:“看样子,我是回不了幼儿园啦!”

火车一点儿没注意小布头在叹气,还是“哐当哐当”地往前飞奔。

推荐阅读
爷爷的花枕头 爷爷的花枕头

  爷爷最近在镇上买了一个新枕头。可漂亮了,枕头上镶嵌着蓝色和紫色的小花。还有好多...

烦恼的兔子 烦恼的兔子

  森林里住着一只烦恼的小兔子。小兔子的烦恼总是那么多。解决完这个又会有那个。它...

大教堂与流浪汉 大教堂与流浪汉

  闻名于世的德国科隆大教堂,是迄今为止人类建筑史上建造时间最长的一座“哥特式”建...

大头娃娃和补丁鼠 大头娃娃和补丁鼠

  幼儿园里有很多的玩具,也有很多的布娃娃。小朋友们在幼儿园最喜欢和布娃娃玩了。 ...

小鸟妈妈乖乖兔 小鸟妈妈乖乖兔

  乖乖兔从小就非常胆小,但是它却非常善良。可是,因为森林里别的动物都搬家了,只剩下乖...

近水楼台不得水 近水楼台不得水

  近水楼台不得水李良旭韩国外长柳明恒是目前总统李明博内阁中任期最长的一位部长,他...

小熊的青草空地 小熊的青草空地

  小熊的家住在森林中间。离他家不远处有一片空地。上面长着绿油油的小草,春天的时候...

洪水滔天(苗族) 洪水滔天(苗族)

  很古老的时候,有两位老人,养得两个儿子,一个姑娘。没过多久,两位老人先后去世,就流下三...

寒冷的稻草人 寒冷的稻草人

  秋去冬来,稻草人夹克一直在田野里面站着。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夹克都没有移动过半步...

倒霉的推销员 倒霉的推销员

  捣蛋大王王小天来了!  他是一个岁左右的男孩,大家都叫他“捣蛋大王”。他开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