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第一章 母亲带有风的气味(6)

作者:泽本嘉光时间:2016-09-20 18:18:55
母亲,把双手放在耳朵上扮做小狗状,一直注视着着我说: “第一,尽管遗憾,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只有十年左右。” “十年,那不是和我现在的岁数差不多。” “嗯,和你差不多。” 母亲,一

母亲,把双手放在耳朵上扮做小状,一直注视着着我说:

“第一,尽管遗憾,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只有十年左右。”

“十年,那不是和我现在的岁数差不多。”

“嗯,和你差不多。”

母亲,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

“第二,为了增进相互了解,请给予我们彼此足够的时间。”

“时间?”

“是的,就说我这个做母亲的,到现在也不怎么了解你啊。”

妈妈!”

“第三,请与我多说说话,好吗?”

“想说的话,很多很多。”

“刚开始养的时候,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这没问题,我明白的,有倾听者,是件很幸福的事。”

“第四,不要吵架,不要打骂我,因为我不会咬你的。”

“吵架这种事又不能事先预测的。”

“但是,如果预约的话,就不容易发生争执了。”

“是这样啊,我会注意的。”

“第五,我不听话的时候,总是有理由的,请你在责备我之前好好地想想。”

“这正是我要向妈妈你说的。”

“你说吵架吧,对不起啦!”

“那么第六个约定,请你相信我,因为我永远是你的伙伴。”

“是真的?”

母亲用力地点了下头。

“第七,你有学校也有朋友,但对我来说,我的生活中就只有你。”

“……只有我?”

“是的,只有小光你。”

“养小狗,比起我所想的,还要严重啊。那么,第八呢?”

“第八,即使我上了年纪,也请不要遗弃我。”

“当然不会做出那种事。”

“人类可没有做不出的事啊。”

“我不会做那种事,第九呢?”

母亲喘了口气,用和善的面容看着我慢悠悠地说道:

“和你一起度过的岁月,我一辈子都不会忘却。”

我的心跳瞬间加速,回答说:

“我也是,一辈子忘不了。”

“这样提出来,若是忘却的话,是最令人伤心的。”

“彼此的约定啊……妈妈,您怎么啦?”

眼泪在母亲的眼眶中打转。

“嗯……想起了以前所饲养的小狗。”

母亲急忙擦拭着眼泪。

“和那小狗的约定,你能守护吗?”

“嗯,但是,只有九个。”

“第十个,如果前面九个都遵守了的话,暂时存放起来吧。”

留下了一个未说完的约定,母亲的十个约定讲完了。

我们家的谈话,以母亲入院和出院作为转折,仿佛又重新回来了。

“哎?这样说,是妈妈走进了父亲的家。”

“是啊,如果尝试着,就感觉很好了。”

“就这么坐着不动,任性地铺上坐垫,就把这里作为自己的家了。”

“就是这个坐垫?”

“是啊,结果就是这样了。”

母亲,坐在那个坐垫上,从窗外眺望着大海小声低语着。

“多亏了这个坐垫,才能与小光相会哦。你就像这个坐垫的孩子一样。”

“虽然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不过多谢了,坐垫。”

“不过,真的,能和这个家庭见面,真的很好。”

“尽管是令人不解的一家子。”

“是的是的,如果养了小狗的话,要让它适应这个不可思议的家庭,小狗也会觉得痛苦吧。”

“不会有那样的小狗,如果妈妈在家,即使没有小狗也没关系的,绝对没问题的。”

愉快的笑声,响彻在秋天的庭院里。

自从母亲出院以后,没事就帮父亲掏耳朵。

“亲爱的,挖耳朵吧!”

“又要啊?过多地掏耳朵是不好的啊。”

“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啊,请好好地听听,稍微往这边来点。”

被叫唤着的父亲,平静地说着令人不快的话。

“对不起,刚才的话没怎么听到!”

而我们的掏耳勺也就是我母亲,却能接受父亲的奇怪个性和他的坦率。

一边从檐廊上眺望着深秋初至的庭院,一边躺在母亲腿上享受着掏耳朵的父亲感觉很陶醉,像一样,眯起了眼睛自我陶醉。

母亲,用不熟练的姿势,尽心地为父亲清理着耳朵。

“太好了,这样就能听清楚了。”

母亲像是满意地完成了任务似的,把脸贴近父亲的耳边,说起了悄悄话,不时地,还望向我。

在说我什么呢?我不清楚,只看到母亲消瘦的嘴角比刚才摆动得更厉害了。

听完悄悄话的父亲,像是要决定什么似的,眯起了的双眼一下子睁开了,表情正色道:

“我明白!”

到底父亲明白了什么,我不清楚。

是心情的缘故吗?我看到了父亲略微湿润的双眼。

“到底说了我什么啊?妈妈。”

“那是,秘密。”

“好狡猾啊,告诉我吧。”

“比起那个,小光越发像你妈妈年轻时候的样子了。”

“胡说,不过,要十年才能看出是不是像妈妈。”

“是这样,那遗憾了,等你十年以后,你妈妈都变成老婆婆了。”

“父亲,说得好过分啊,什么老婆婆!对吧,妈妈?”

“确切地说也是漂亮的阿姨。”

“不能接受,也不要生气啊!老婆婆,马上就会被人这么叫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做不成老婆婆的,是吧,他爸?”

“嗯……”

父亲忧郁的眼睛一直凝视着母亲。

母亲噗嗤一笑说道:

“小光就拜托你了,他爸。”

母亲再次入院,是那次谈话不久后的事,

而且,再也无法回到这个家。

“最令我挂念的人的病情,我却完全没有注意过。”

父亲,坐在母亲经常坐的那个坐垫上,小声地嘟囔着。

推荐阅读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富人与自乞丐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叫王笑的人,凭借父母留下的财产和自己的勤俭持家,积攒了一份不小家业。在当地...

农夫与野鸽子 农夫与野鸽子

  一位农夫刚在麦田里种下麦种,就从不远处飞过来一群野鸽子落到麦田里扒土吃种子。野...

小熊骑脚踏车 小熊骑脚踏车

  呼啦啦——我来啦——”小熊骑着爸爸新买的脚踏车,高兴地在林间路边玩耍。  小熊...

闪光的鱼 闪光的鱼

  有位善良的老公公,他的儿子都死了。现在,他不知道,他和他的老伴怎么生活下去,因为他...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梅花鹿的由来故事

很久以前,有个年轻的回回猎人,在林中一棵老榆树下挖了一个陷坑,下了一副套子。他刚走一会...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小伙伴们一起救小鸭子

  一天早上,小鸭子出来散步,它一边唱歌一边走路,一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大坑里,小鸭直喊:“救...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北风小姐和西风先生

  有一次,北风小姐急于想结婚,就到了西风先生那儿,问:“西风先生,你愿意做我的丈夫...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王子和桔子姑娘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有个王子,已经二十岁了,长得很健壮,又有一手好骑术,好箭法。他自幼...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爱刷牙

  小狮子不讲卫生,不爱刷牙,他的嘴巴越来越臭。  有一天,小狮子来找小熊玩,他刚开口说...

假装的外婆 假装的外婆

  妈妈要筛面粉,便让小女儿到外婆家去借筛子。小姑娘挎上一个篮子,装上些点心:一块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