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第四章 最后的约定(6)

作者:泽本嘉光时间:2016-09-20 18:19:28
寒风中,我们一边用温暖的话语交流着,一边在黑暗中散步,我不经意地瞥了一下袜子,觉得袜子的后背像是变小了,而我却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和阿进君,也好久没有联系了。 手机里不时

寒风中,我们一边用温暖的话语交流着,一边在黑暗中散步,我不经意地瞥了一下袜子,觉得袜子的后背像是变小了,而我却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和阿进君,也好久没有联系了。

手机里不时有短消息,发信者的名字是阿进君,可我从没打开过。电子邮箱里没有打开的阿进君发来的信件也就一直躺在那里。

学校,就算看到了优子,我也不去和她打招呼。我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每天在图书馆里消磨时间。第一次由于不愿见到优子而去教室,在那里,读着关于动物的书籍使我感到很快乐。

那天,我正读着关于长颈鹿生育的书。

优子一下子坐在了我的旁边。

“一直在找你,又不接电话。”

我一点都不愿看到说着难懂的省略语的优子的脸,因此不想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开,但优子却说了让我之后感到很意外的话。

“怎么,你一直在想我和明星君一起去东京的事吗?”

“哎?难道不是这样吗?”

“我说,明星君应该和你好好地解释清楚的,我是去东京参加明星选拔的。是明星选拔!碰巧在羽田机场遇到了明星君,就顺便给你打了个电话!”

这个意思我懂。

“是这样啊!”

“明星君,因为后来无法和你取得联系,所以一直很苦恼。一直唠唠叨叨的,就来找我帮忙了。”

我急忙打开手机里那些阿进君发来的我没有看过的短消息。我误会了阿进君,不是这样的,请你读下邮件,像这样的文字不时地出现在画面里。

“你啊,真是意气用事!”

“我要给他打电话。”

阿进君的电话总打不通,也无法留言。我试着打了几次,都是这样。

“对不起……”

我试着往阿进君的家里打电话。阿进君的母亲比起以前更加不高兴。

“我是齐藤。阿进君,在不在?”

“阿进君在家,但是,他不会再见你了。”

说完后,电话马上被挂断了。

在旁边一直听着的优子叫道:

“又是那老太婆!”

我想这其中肯定省略了以下的意思:

“老太婆,你别絮絮叨叨个没完,马上叫阿进君出来听电话。”

我彻底联络不到阿进君了。

我从父亲口中得知震惊的消息,是在那天晚上。

“你最近,和阿进君联系过吗?”

“嗯,但是没有联络到。”

“是这样啊。他遇到大麻烦了。”

“什么?”

“……你不知道吗?今天,和大学医院的旧同事通电话闲谈时得知,阿进君,遇上交通事故了!”

“怎么会?”

“是很轻的交通事故,身体虽然没什么大碍,不过好像左手的运动机能没有完全恢复。他,因为是吉他手,那种微妙的手指触感是很重要的。尽管做了很多的检查,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问题。我想,大概,是由于事故引起的心理问题吧。”

“那么,吉他怎么办?”

“嗯,看来是无法再弹了。”

“这样啊!”

“该怎么办呢?袜子。”

我和袜子商量着,袜子正用手抱抱自己的头,然后舔来舔去。

忽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产生。

“袜子,拜托了,请你救救阿进君。你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是你有治愈他人心志的能力。你不是迄今为止已经治疗过我很多次了吗?拜托你了!”

袜子,抖动了一下毛,站了起来。

“我们走吧,袜子。”

我和袜子朝着阿进君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阿进君家门口,底楼,阿进君的双亲正在教小孩子们弹吉他。

“袜子,叫叫,骚扰一下他们。”

我这么一说,袜子立马就在那儿大声地吼叫着,还把两只前脚站立起来做出祷告状似的跳着舞。

“这个不是想要供台上果子的动作吗?”

吉他教室里孩子们的视线完全集中到了袜子的身上。

“小跳舞了!”

“还会拜拜呢!”

趁这机会,我悄悄地潜入阿进君家,随后袜子也趁机跟了进来。

差不多到了二楼,我藏在了阿进君房门的右侧。

“拜托了,袜子!”

我敲着房门,袜子从稍开着的门缝里钻了进去。

我躲藏在外面一边祈祷着一边等待。

“袜子,怎么啦?”

阿进君从床上坐起来,抚摸着袜子的头。袜子的嘴里衔着一张明信片。那是,从前,我住在札幌的时候,阿进君寄给我的。

“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请随时和我打声招呼!”

明信片上写着这句话,上面还手绘着袜子小时候的照片。除此之外,上面还有我写的:“对不起,东京的事,是我误会了。”

“这张明信片,是我寄给小光的。”

阿进君一边看着明信片上的照片,一边小声嘟囔着。

“袜子,好久没来我家了啊。现在和那时相比,长大很多了!”

对比着明信片上的袜子的照片,阿进君摸着袜子的头继续说道。

袜子,则一直在倾听着。

推荐阅读
无花果和枯叶蝶 无花果和枯叶蝶

  天昏昏沉沉的,云低低地压着地面,风急急地吹着,眼看就要下起雨来了。一只枯叶蝶飞呀飞...

兔子四兄弟 兔子四兄弟

  兔爸爸和兔妈妈有四个孩子。四个孩子一起生下来,长得一模一样,谁是老大、谁是老二、...

怪书生 怪书生

  东晋时期,阳羡地方有个名叫许彦的人,一天,他从市场上买回一只大白鹅。路过绥安山岭时...

大猩猩的友情出租 大猩猩的友情出租

  从前,有一只大猩猩,他独自住在树林的一个树洞里。由于大猩猩从小性格就比较内敛,不愿...

失窃的尴尬 失窃的尴尬

  最后一口包子还没咽下去,她便伸手往衣兜里去掏钱。掏了半天没掏出来,钱包不知什么时...

阳光颜色的围巾 阳光颜色的围巾

  在某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奶奶。  老奶奶的手很巧,常常为附近的孩子们...

颜回输冠 颜回输冠

颜回爱学习,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门生。 一天,颜回去街上办事,见一家布店前围满了人。他...

爱散步的老鼠 爱散步的老鼠

  有一只老鼠,它特别奇怪,和别的老鼠都不一样。别的老鼠到了黄昏的时候,都会想到去哪里...

快乐由自己决定 快乐由自己决定

  从前,有个国王总是愁容满面,他一会儿担心军队吃败仗,一会儿担心宝库被人抢劫,再不然就...

魔术老虎 魔术老虎

  魔术老虎的“转移功”真逗,可是会这种功力的人可不太多。如果你不相信,现在来看看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