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第三章 父亲的谎话(2)

作者:泽本嘉光时间:2016-09-20 18:19:11
札幌的我,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总是,一个人。 没有说话的对象,自己也觉得说话能力有所下降了。 “不感到寂寞吗?” 父亲不时地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不过说到我真正的感觉,繁忙的

札幌的我,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总是,一个人。

没有说话的对象,自己也觉得说话能力有所下降了。

“不感到寂寞吗?”

父亲不时地这么理所当然地认为。不过说到我真正的感觉,繁忙的父亲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体会和明白的。

“怎么会?我朋友很多的。”

我总是倔强地反击道。

“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

父亲说着这话的时候,像是松了口气。

只是,在看到我房间里日益增多的袜子的照片,父亲便会露出抱歉的表情看着我。

照片的张数就是我寂寞数量的多少。

“变得开朗了啊,小光!”

为了向父亲表示我的倔强,我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志说谎,从那时开始,我在转学的学校里故意表现得开朗和外向,同学都为我“渐渐能够适应现在的新生活”而感到高兴。

其实,我并没有适应现在的环境。

在这里生活着的,只是虚假的我而已。

像这样的叛逆,就好像笑话一样。我所说的话,全然都不是我发自内心的本意。又不可能勉强地变开朗,因为会不自觉地想要哭。

我的心底一直在探寻带着大海气息的小樽的街市。但当我打开窗户,却并没有大海,只有隔壁的大楼将热得难受的我紧紧包围。

无论在外面再怎么做无理的事,当我带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家中时,就像抽干了自己的灵魂,我一直是沉默着的。

即使父亲关心地问我近况的时候也是诸如:

“小光……长高了啊!”

“昨天您也是这么问的。不可能长这么快的,又不是竹子。”

“是啊……”

就这样,我们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仅仅是没有深度的谈话而已。

这样存在的我,唯一宽心的就是接听来自阿进君的电话汇报。不知从何时起,我每天就只是在等待阿进君的电话中度过的。

“今天,阿进君会来电话吗?”

没有电话的时候,“阿进君,在干什么呢?”

我变得每天就在考虑这些。

很久没有阿进君的电话打来,就会不由得感觉到很寂寞,是打电话过去还是不打呢?心里面一直烦恼着感到不安。

至今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袜子真是很失礼啊!在我练习吉他的时候竟然打哈欠睡大觉。”

“阿进君,这是一种才能啊,这世上睡不着的人很多啊。”

“小光还是这样得理不饶人啊。不过,当我弹那首《时间,过后,时间》时,袜子会很高兴似地摇摆着她的尾巴认真地听着,活像节拍器一样。”

“那首,我一直唱的,因为是妈妈喜欢的歌曲。”

“袜子会央求我弹给她听的。”

“袜子也很喜欢啊,就弹给她听吧!”

“但是,我母亲说了……我不能弹除古典乐曲以外的歌曲。”

“你母亲说的啊,阿进君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啊!”

“果然说话很毒辣啊,小光!”

我们结束了谈话,我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只剩下自己独乐。

不过,会给我带来难得快乐的阿进君的电话却意外地中断了。

无法得知袜子情况的我很焦虑,听不到阿进君的声音,我就会感到很不安。

我无数次想伸手抓起话筒,一考虑到阿进君双亲说的“小会妨碍吉他练习”的话,我就没有勇气拨打电话。

就这样,等待电话的夜晚仍在持续,电话却一直没有来。

终于,电话来了,却第一次传来了阿进君无精打采的声音。

“小光,对不起。”

“怎么啦,我好担心啊!”

“你说袜子吧,她没事,你放心。”

“阿进君,发生什么事了?”

“对不起,不能再和袜子一起住了。”

听筒后面传来了袜子“呜呜”的寂寞叫声。

“为什么?为什么啊?”

“巴黎的音乐学校向我发来通知,是我瞒着父母亲申请的,现在这种状况我无法集中精力练习。”

仿佛有一件大事要发生似的感觉向我袭来。

阿进君要去巴黎,三天后,就要起程了。

那天晚上,我一直等着父亲到家。

差不多到了十二点左右,带了点酒气的父亲回来了。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小光?”

父亲脸上带着惊讶地说道。

“对不起啊,院长和我商量重要的事情,所以喝了点酒。”

父亲为了使自己清醒点,边喝着大杯的水,边说道。

“我也有重要的事要和您说。”

“你也有啊。”

父亲快速地饮水,稍有些呛到地说着。

“重要的事?”

“阿进君,要去法国的音乐学校了。”

“法国?”

“是的,照顾袜子的事,恐怕阿进的母亲是不可能了。”

推荐阅读
无花果和枯叶蝶 无花果和枯叶蝶

  天昏昏沉沉的,云低低地压着地面,风急急地吹着,眼看就要下起雨来了。一只枯叶蝶飞呀飞...

兔子四兄弟 兔子四兄弟

  兔爸爸和兔妈妈有四个孩子。四个孩子一起生下来,长得一模一样,谁是老大、谁是老二、...

怪书生 怪书生

  东晋时期,阳羡地方有个名叫许彦的人,一天,他从市场上买回一只大白鹅。路过绥安山岭时...

大猩猩的友情出租 大猩猩的友情出租

  从前,有一只大猩猩,他独自住在树林的一个树洞里。由于大猩猩从小性格就比较内敛,不愿...

失窃的尴尬 失窃的尴尬

  最后一口包子还没咽下去,她便伸手往衣兜里去掏钱。掏了半天没掏出来,钱包不知什么时...

阳光颜色的围巾 阳光颜色的围巾

  在某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奶奶。  老奶奶的手很巧,常常为附近的孩子们...

颜回输冠 颜回输冠

颜回爱学习,德性又好,是孔子的得意门生。 一天,颜回去街上办事,见一家布店前围满了人。他...

爱散步的老鼠 爱散步的老鼠

  有一只老鼠,它特别奇怪,和别的老鼠都不一样。别的老鼠到了黄昏的时候,都会想到去哪里...

快乐由自己决定 快乐由自己决定

  从前,有个国王总是愁容满面,他一会儿担心军队吃败仗,一会儿担心宝库被人抢劫,再不然就...

魔术老虎 魔术老虎

  魔术老虎的“转移功”真逗,可是会这种功力的人可不太多。如果你不相信,现在来看看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