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爱冒险的兔子

作者:阿泞 时间:2017-04-18

小兔磊磊有一身雪白的衣裳,一顶浅蓝色的鸭舌帽,一个橘红色的单肩包,包里空荡荡的,却有一个隐藏的口袋在里边。

有一天,兔妈妈对磊磊说:“你长大了,要有点自立吧!我给你一个大切片黑面包,五根火腿,一罐鲜奶,带着这些,去冒险吧!”

“那太好了,妈妈。”菲比愉快地答应下来,他是只爱冒险的兔子。

菲比快快活活地沿着一条畅通无阻的小路出发,他有时慢悠悠地走,有时蹦跳着前进。

“你好,磊磊,祝你有一个愉快地旅程!”小鸟早就听说磊磊要去冒险的事,将消息传出。大家都来向磊磊告别。黑狗汪汪,猫咪拜拜,肥猪茂茂,熊猫竹子……

“再见,美丽的鸟小姐!”菲比很快乐有这么多朋友惦记着他。

爱冒险的兔子

磊磊享受完和朋友愉快的告别,度过充斥着朋友们的歌声与支持的时光后,他感到十分孤独,他没有陪伴和依靠了。

“我要找个朋友,只有朋友能在我孤独的时候给予我快乐,但我首先得找到个人住的地方。”就这样,磊磊找到了森林中的一户人家,这是松鼠的家。

“您好,尊敬的松鼠先生。”磊磊记得很清楚,在试图跟人交朋友时要保持友好,“噢!您是多么小巧玲珑,美丽优雅呀!”

“谢谢,”松鼠对磊磊的夸赞很受用,“你真是个讨人喜欢小兔子。”

小兔磊磊问:“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当然,看样子你是来冒险的,我经常在森林里看到这样的人。”松鼠说。

“一起好吗,通达事理的松鼠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小兔磊磊问。

松鼠回答:“菲菲,我是个好交朋友的人。”

“真是太棒了!”磊磊认定菲菲已是他的好朋友。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冒险吗?”菲比问。

“当然,勇敢的菲菲爱冒险,咱们出发吧!”松鼠菲菲很热情。

于是,小兔磊磊和他旅途中的第一个伙伴,菲菲踏上了新的道路——森林被甩在身后,温暖的阳光不再被调皮的绿叶遮挡,它心安理得地躺在两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身上。

“真是太好了,我爱太阳,我爱温暖。”菲菲说。

“我也是。我有一个朋友,她不喜欢晒太阳。”磊磊说。

“这是为什么?”菲菲问。

“她说阳光会刺伤她,即使她需要温暖和力量。但寒冷也给了她成就感。”磊磊说。

“真是个奇怪的人。”菲菲感叹。

他们继续向前走,遇着了黑狗汪汪。

“汪汪!你怎么在这里?”磊磊特别开心。

“我不叫汪汪。我叫哈哈。你认错人了。”哈哈有点生气。它看出他们是去冒险的

“为了补偿我,带我一块儿上路吧。人多才热闹。”哈哈说。

“当然啦,我们都爱冒险。我是菲菲。”松鼠自我介绍。

“我叫磊磊。”磊磊跟着自我介绍。

“咱们是朋友了吧?”哈哈问。

“算是了。”磊磊和菲菲回答。

“那你们能帮助我实现一个愿望吗?”哈哈紧接着问。

“你先说愿望吧。”菲菲说

“我的愿望是让整个森林的动物朋友都知道我。”哈哈说

“那还不简单,跟着我们走,认识每一个生活在森林中的人。”

“不,那还不如谁也不知道我。我要他们知道我的名字,却没见我的人。”哈哈说。

“这是为什么?”磊磊问。

“如果他们认识我的人,就只是普通的朋友。”哈哈明白磊磊不懂他。

“那你是不能跟我们一起走了。但我们会向每一个遇见的人说你的。”菲菲说。

“谢谢,谢谢,非常感谢!祝你们旅途愉快!”哈哈笑着走了。

菲菲和磊磊继续向前走。

天渐渐黑了。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友善了。白天,光明赶走了所有恐惧。黑夜,它们又回来了。

“我想家了呀,菲菲。”磊磊怕黑。

“前面是我丽丽阿姨的家。我们到那去就不怕了。”菲菲安慰磊磊。

“好吧,菲菲,幸亏有你。”磊磊心安了。

“到了。”菲菲在一棵大树前停下来。

“敲门吧。”磊磊迫不及待。

“不用,叫一声就好了。”菲菲走近大树,“百里阿姨——”

很快,门开了。松鼠百里从自己温暖的小家里走入黑暗,身后是灯光。

“百里阿姨,这是我朋友磊磊。”菲菲倍感亲切。

“进来吧,外边冷呀!”百里阿姨热情地邀请菲菲和磊磊。

这个夜晚,百里阿姨不再是一只松鼠。屋子里有两只松鼠,一只兔子。

第二天,百里阿姨早早地起床,为磊磊和菲菲做早餐。

“你们要不要去熊大叔的校园里玩玩?”百里阿姨提问。

“有什么好吃的吗,百里阿姨。”磊磊问。

“吃完咱们去熊大叔的校园里看看吧。磊磊?”菲菲说。它想去学习。但又不想一只松鼠孤孤单单。

“好,吃完就去。”

早餐是松果派,香喷喷。

吃完饭,菲菲带路,磊磊跟着去熊大叔的校园。

熊大叔的校园特别小。熊大叔最大的愿望就是有钱建一个大学校。他期待有许多学生在校园里学习。他试图让森林里的所有动物都对知识感兴趣。

“你饿了吗?菲菲。”磊磊早上没吃饱。

“你这只小馋兔。”菲菲笑着说

“哼!”磊磊最爱吃。磊磊最讨厌别人说他爱吃。

“别生气,我在夸你类。”菲菲赶紧说,“我有个表妹,特别不喜欢吃东西。到驴大夫那里去看病。大夫让她好好吃。她说她吃不下。其实她是爱吃好吃的。不爱吃难吃的。你是好吃难吃都吃。特棒!”

“差不多。”磊磊意识到有点错。

“记得我跟你提起的朋友吗?那个总是不晒太阳的朋友。我忽然觉得她有些可怜。等我们上完学。就去看看她。”磊磊说。

“挺好。”菲菲期待上学。他有学习天赋。

熊大叔的校园到了。

一个小木屋。

门上开着牵牛花。屋顶上有一些爬山虎。

正有同学在上课。

黑狗汪汪,猫咪拜拜,肥猪茂茂,熊猫竹子……

他们怎么在这里?磊磊奇怪。

“咱们先在这里玩,等他们下课再说。”菲菲说。

“嗯。”磊磊点头。

“算啦,要不先去见见你的朋友?”菲菲说。

“好呀,菲菲,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心慌。里面上课的都是我的朋友。那只狗叫汪汪,那只猫咪叫拜拜,那只猪叫茂茂,那只熊猫叫竹子,是我最好的玩伴以前。”磊磊停顿一下,他有许多话要说,“我来冒险,菲菲,你还记得我是邀请你来冒险的吗?于是他们离开了我,或是我离开了他们,都是一样,只是,他们现在怎么都在这里?”

“他们也来冒险了呗,也许是来找你呢?”菲菲感觉到磊磊的不安。他发现兔子特别多虑与胆小。

“可是……”磊磊想说什么。

“好啦,别担心,咱们待会儿问问就知道了。”菲菲想转移一下磊磊的注意力。

“你看,磊磊,这里的风景不错呦。”菲菲抬头看天上。

蓝蓝的一片,柔柔的一朵朵。

“菲菲,我想先回家一趟,你能陪我吗?”磊磊心里有些内疚,他知道菲菲很想上学。

“可以。磊磊,我们是朋友。”菲菲不明白为什么之前快乐的磊磊变得不快乐了。

“谢谢,菲菲。”磊磊准备往回跳。菲菲也准备往回跳。

突然,磊磊不动了。他又后悔了。

菲菲不得不握紧了磊磊的手,说:“无论你有任何困难,我都会同你一起面对。”他干脆背起磊磊。

磊磊虽然不算重,但菲菲走得特别快。他准备先回到百里阿姨的家,请求大人的帮助。

太阳晒得菲菲感到刺痛。他的腿跳得特别酸。

傍晚,菲菲才背着磊磊到达了百里阿姨的家。

百里阿姨正在收拾屋子。

“百里阿姨。”菲菲放下磊磊。

“你们上完学啦?”百里阿姨发现菲菲是背着磊磊回来的,“磊磊,你腿受伤了吗?”

“没有。”磊磊脸红。

“阿姨,你别问啦。给我们煮点吃的吧!”菲菲笑着说。

“哦哦,好嘞,来点啥?”百里阿姨听出了菲菲的意思。

“嗯,胡萝卜汤!”菲菲想想说。

“好,我去外边摘一点,很快。磊磊,你们在家休息,不要乱跑。”

磊磊直接躺倒在沙发上,他立刻又坐起来。然后又站起来。

“菲菲,今天是我的错,没让你上成学。”磊磊内疚地说。

“没事,希望你早日走出困惑。明天我们再去一趟,问问清楚就行了。这点小事。”菲菲在屋里继续起百里阿姨的家庭工作。

晚上,磊磊喝了百里阿姨的胡萝卜汤,精神倍增。

百里阿姨说,兔子就是得吃胡萝卜。

大家就这样开开心心地睡了。

第二天。第一个醒过来的是磊磊。

他打开自己橘红色的单肩包,拿出切片黑面包,五根火腿,一罐鲜奶。包里空了。

他先把黑面包摆上餐桌,把五根火腿切片。把鲜奶倒进锅里煮热。

百里阿姨闻到了鲜奶的香味,从梦里香醒。

菲菲也在梦里闻到鲜奶香,但他不喜欢牛奶,没有醒过来。

“磊磊,这是你为我们准备的吗?”百里阿姨惊喜地问。

“嗯,希望你们喜欢。”磊磊拍了拍正在睡觉的菲菲。

菲菲在这个早晨开开心心地喝了他不怎么喜欢的牛奶。却觉得比松果派还好吃。

“上学去吧!”磊磊拉着菲菲就跳出了百里阿姨的家。

熊大叔很高兴又来了两个同学。磊磊向他的朋友们打招呼。才知道他们在他离开以后,都特别想念他。

“你们是怎么想到来上学?”磊磊问。

“我们喜欢听熊大叔讲话。”猫咪拜拜说。

就这样。菲菲和磊磊正式成为熊大叔的校园的学生。

菲菲和磊磊是前后桌。

菲菲在第一排,磊磊在第二排。

下午有两节课。今天是星期五。下午上树和小鸟。

熊大叔的校园课程特别多。每个星期都不同,每一天都不同,每一课都不同。

上课了。

“昨天我讲了啥?”熊大叔问。

“第一节讲草,第二节讲雨滴。”熊猫竹子说。

“请你们向我提问。”熊大叔说。

“草为什么写作”草“?”拜拜问。

“草字头,他是鼻祖,草要早早起来,他是太阳的孩子。”熊大叔回答。

“我们都是太阳的孩子。”菲菲说。

“好像是。”熊大叔说。

“雨滴是谁的妹妹?”汪汪问。

“云朵。”熊大叔回答。

“不对,是乌云。”菲菲说。

“好吧,都对。”熊大叔说。

“开始讲新课吧?”磊磊小声说。

“嗯,树是小鸟的家。”熊大叔讲。

“也是松鼠的。”菲菲讲。

“小鸟的最依赖的是树。”熊大叔讲,“树为它们遮风挡雨。”

……

很快,第一节下课了。

“你们要上下一节吗?”熊大叔问。

“我想回家了。”拜拜说。

“我也是。”竹子说。

“你们呢?”熊大叔问菲菲、磊磊、汪汪和茂茂。

“我上。”菲菲说。

“我也上吧。”磊磊说。他其实不想上。

“茂茂?”熊大叔转向茂茂。

“也上。”茂茂说。

“汪汪?”熊大叔转向汪汪。

“嗯。”汪汪趴在桌子上,好像准备睡觉。

“好,拜拜和竹子,路上小心,拜拜。”熊大叔笑得特欣慰。

“拜拜,拜拜。”磊磊和菲菲说。“竹子,拜拜。”

课上到傍晚。

“同学们,课上完了。”熊大叔说,“回家吧。”

菲菲跟往往和茂茂说拜拜。

磊磊也是。然后菲菲和磊磊就回家了。

当然是百里阿姨的家。

百里阿姨今天做了松果饼。

太阳从西边下去,又从东边上来。

太阳不累,动物们都累了。

睡前,磊磊给妈妈写了一封信:

美丽的兔女士:

非常想念。

这次冒险收获的挺少。但还是遇着了一个朋友。他叫菲菲。

我现在在熊大叔的校园里学习。

下次回家菲菲肯定也去。你要多热几罐鲜奶。还有松果饼、胡萝卜汤。

妈妈,还有一件事,我想念爸爸。我很想知道他究竟在哪。在做什么。过着怎样的生活。

请告诉我。

大家都来上学。但课上的内容我并不感兴趣。

就这样。

磊磊

“睡吧。”菲菲想看看磊磊在写什么秘密,可是又不太好意思。

“晚安,松鼠先生。”

“晚安,兔子先生。”

太阳还是升起来了。

小草也被叫醒了。

“你们出去玩要注意安全。”百里阿姨嘱咐。

“知道了。”菲菲说。

菲菲和磊磊在森林里走啊走。

突然,一个羽毛球落在了菲菲头上。

“这是什么?”磊磊捡起掉在地上的羽毛球问。

“谁知道呀,这疼。”菲菲摸脑袋。

“带回家?”磊磊说。

“嗯。”菲菲继续跳。

磊磊打开橘红色的双肩包,把羽毛球扔进去。

拉上拉链。

羽毛球置身于黑暗,有点害怕。

他们又跳了一段路。

“等等,我们去看看她。”磊磊停下来。

“谁?”菲菲问

“害怕太阳的人。”磊磊回答。

她的家是挺漂亮的。屋前种着向日葵。

磊磊敲门。

没人响应。

菲菲敲门。

没人敲门。

磊磊又敲门。

没人响应。

“她不在。”菲菲猜测。

“她在。”磊磊肯定,“她不见别人。”

“你好,我是兔子磊磊。上次跟你说过话的。”磊磊大喊。

菲菲吓一跳,他还以为兔子从不大声。

“我忘了。”屋里飘来一句疲惫的话。

“好吧,现在是白天。”磊磊说。

“我知道。”屋里说。

“出来吧!”磊磊祈求。

“不行。”屋里叹气。

“为什么?”菲菲问。

“走不出来。”屋里说。

“跳出来。”菲菲说

“跑出来。”磊磊说。

“你们真无聊,走吧。”屋里说。

“走吧。”菲菲对磊磊说。

“再等等。”磊磊对菲菲说。

“你们不走?”屋里说。

“我们不走。”磊磊说。

“那就聊聊吧。”屋里说。

“你先说吧。”磊磊说。

“从前我不住在这,住在一个很大的地方。”屋里说。

磊磊和菲菲都不说话。

“和一棵树,还有一条蛇。”屋里说,“树每天陪伴着我,蛇也是。可是我讨厌蛇。它很烦人。它有时也藏着树,让树也不得安宁。”

“你怎样来这的?”磊磊问。

“我不总在屋里。”屋里说。

“你从不出来呀。”磊磊奇怪,“你是夜晚出来透气吗?”

“不,我恐惧夜晚。”屋里说,“以前,我只是偶尔在这间屋子里,现在是越来越频繁了。”

“你不是自愿来的?”菲菲问。

“不算。”屋里回答。

“你怎样来这的?”菲菲问磊磊还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屋里说。

“有什么能帮助你?”菲菲问。

“下星期再来一次。再陪我聊一次天。好吗?”屋里说。

“当然。”磊磊说。

“希望你能尽早走出房子。外面的世界很快活。”菲菲说。

“谢谢。”屋里说,“愿你们能帮助我。”

“我们走了,再聊。”磊磊说。

“再聊。”屋里笑了。

回家的路上。

“快点,磊磊,时间不够了。”菲菲说。

“什么时间不够了。”磊磊说。

“回家的时间不够了,天要黑了。”菲菲说。

“嗯,快回家!”磊磊跳得比菲菲快。

“回来啦?”百里阿姨边问边煮香草汤。

“百里阿姨,我有个问题。”磊磊说。

“你见过害怕阳光的人吗?”菲菲问。

“见过一个好像,怎么了?”百里阿姨把煮好的香草汤舀进碗里。

“能跟我们讲讲吗?”菲菲说。

“嗯,先把香菜汤喝了。”百里阿姨把乘着香草汤的碗放在桌上。

菲菲和磊磊很快把香草汤喝完。

这天夜晚,星星集体出来乘凉。谁也遮挡不住谁的光亮。

“他是一个人类。”百里阿姨回忆,“他跟磊磊一个姓,叫磊鑫焱。”

“好怪的名字。”磊磊说。

“他不喜欢晒太阳?为什么?”菲菲急切地问。

“迫不得已。他对阳光过敏。”百里阿姨说完,睡了。

磊磊和菲菲看百里阿姨睡了,不好意思再问。

很快,他们也睡着了。

故事走到这里,屋里的人和百里阿姨口中的磊鑫焱究竟有什么关系?

磊磊和菲菲今天吵架了。

磊磊想继续去怕阳光的屋里人那,菲菲想上学。

“你为什么要上学?!”磊磊问。

“你为什么要去看她?!”菲菲问。

“你们别吵了。依我看,今天啥也别做。”百里阿姨不想看孩子们吵。

“你去上学吧,菲菲。我们总是要分开的。”磊磊说。

“那好,我去上学了,菲菲。替我向那女孩问好。”菲菲说,离开了百里阿姨的家。

“磊磊,你去见那女孩吧。祝你好运。”百里阿姨说。

“嗯。”磊磊走了。

磊磊在森林里走,他想着菲菲。

菲菲在教室里上课,他想着磊磊。

他们是一起的,不能分开。

“菲菲,感觉你课上心不在焉的,是怎么了,还有,磊磊呢?”拜拜下课问。

“没什么,磊磊今天有点事,你不用担心。”菲菲说。

“好吧,菲菲,磊磊其实有点任性,你别放在心上。”拜拜说。

“他很好,你别说他。真没啥事。”菲菲说。

磊磊没有到怕阳光的女孩那。

磊磊到驴大叔的文具店里买文具。

等他到那,才发现自己没带钱。

“驴大叔,我没带钱,但我真的需要带些文具回去。”磊磊说。

“没有钱,我不能把文具给你。”驴大叔说。

“下次我定把钱给你带来。”磊磊说。

“这不是童话。”驴大叔说。

“这是童话。”磊磊反驳。

“为什么。”驴大叔问。

“你是驴,我是兔子,我们却可以对话。还是用人类的语言。”磊磊说。

“傻瓜,你这只傻兔子。兔子和驴本来就可以对话。”驴大叔哈哈大笑。

磊磊本以为自己懂很多,可是被驴大叔一说,却觉得自己懂得东西真是太少了。

“与其来买文具,不如多去学点知识。”驴大叔嘲笑。

不知为什么,磊磊这回没有生气。

“走了,再见,驴大叔。”磊磊说。

“再见,小兔子,下次买文具要带钱。

磊磊回到家,回到百里阿姨的家,百里阿姨不在。

他留下张便条:我走了,去冒险,希望你学有所成,菲菲。越来越漂亮,百里阿姨。

磊磊

他背上托了个橘红色的东西。

离开了。